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一個沒人敢當警長的城市
2010/10/22 20:36
瀏覽2,453
迴響1
推薦41
引用0

先看看20101020日的國際新聞 

墨西哥北部罪惡市鎮 20歲女學生任警長 

【墨西哥城20日綜合報道】在毒品暴力橫行的墨西哥北部邊界市鎮,一名主修犯罪學的20歲女學生被任命為警長,因為沒人想擔當這工作。 

   瓜達盧佩首長辦公室周二晚宣布,瓦利斯將接任地方政府公共安全主任一職,「因她是唯一肯接受這份工作的人」。瓜達魯普緊鄰美國邊界,人口約一萬人。 

當地首長遭謀殺斃命 

   瓦利斯在墨國暴力衝突最多的華雷斯城唸犯罪學。華雷斯城位在瓜達盧佩以西約60公里處。 

   奇瓦瓦州多處均飽受毒品暴力日增之苦,包括瓜達盧佩,當地首長6月遭謀殺斃命,也有警員慘遭殺害,其中有些人遭到斬首。 

 

 

   上世紀90年代時,墨西哥人均國民生產總值剛剛跨過4000美元時,來自哥倫比亞的毒品大量湧入。由於緝毒不力,到2006年,墨西哥從初級毒品消費市場反轉成毒品生產大國和毒品消費大國,有40萬墨西哥人直接從事與毒品相關的行業,全國耕地近五分之一種植毒品,墨西哥販毒分子從上世紀的散兵游勇,糾集成令人生畏的販毒集團。墨西哥31個州當中的17個州實際上已經成了“毒品王國”。墨西哥從2006年起開始大規模打擊毒品犯罪,到2009年底,一份數據表明,在這幾年間,共有數萬墨西哥人死於販毒分子的槍口下,近千名警察被殺。令人恐懼的是,一些“光榮犧牲”的警察,據稱是因牽涉販毒集團而死於內訌和火拼。

    墨西哥的經驗表明,人均GDP進入4000美元時是個社會結構開始深刻變化的關鍵時期,貧富分化日益明顯。如果在此期間,政府腐敗和治理不良及行業舞弊,都會促成犯罪分子“從容”地向有組織的集團犯罪轉化,並把勢力向法院、警察等部門滲透,甚至滲透國會立出暗中為毒品護航的詭異法案,形成一個龐大的“犯罪共同體”社會。所以治理毒品犯罪,就得意識到它往往不是單純的毒品問題,而是與一個國家的治理水平和政府廉潔有密切關係的問題。 

    墨西哥的經驗也表明,在墨西哥發動“禁毒戰爭”(2006年)之後到現在差不多5年的時間裡,在軍隊參與“禁毒戰爭”的強力打擊下,禁毒形勢還是不容樂觀,說明毒品氾濫到一定程度後才來治理,為時已晚。墨西哥甚至得到美國和國際上的支持,與美國簽有“梅里達倡議”,得到美國巨資援助和技術支持。墨西哥的“先亂後治”,證明是一條行不通的、至少是代價高昂的禁毒模式。

   中國歷史上深受毒品危害,這個屈辱歷史記憶全球華人永遠不忘。台灣正逢人均國民生產總值向15000美元遞進期,國際販毒勢力正把台灣看成越來越“重要”的市場,台灣應在這關鍵轉型期,標本兼治,一方面加強打擊毒品犯罪,防範境內毒品犯罪與境外勢力勾結,打斷境內犯罪向有組織的集團化和法人化的路徑,另一方面,全面提升反腐敗反舞弊的法律,全面進行社會綜合治理,謹防台灣“墨西哥化”。

   無論如何,在國際秩序日益成熟,規則日益被人認同接受的今日,打擊毒品犯罪成為任何一個文明國家義不容辭的責任。禁止毒品,成為一項普世價值。 

   今日國際,儘管有成文法規禁止一切跟毒品相關的活動,法律對販毒者採取重刑,然而地下暗流湧動。那些形形色色的販運毒品者與吸食者不同,其中多半不是為了追求吸食毒品之後騰雲駕霧、欲仙欲死的那一刻快活,而是追求毒品身上的巨大利潤。

    跟合法的財富積累相比,毒品道路是一條捷徑,但是充滿了有悖法律和人性的惡,多少家庭的破碎,多少生離死別,兇殺、火拼、爾虞我詐,與毒品如影隨形而來的是數不清的犯罪,販運者為了擴大市場不擇手段,吸食者毒癮難忍時屢屢製造出難以置信的人間慘劇。

  毒品貿易,並非一個需求與供應構成的自由市場,是由龐大的利益驅使構建的,無休無止,成為社會的癌細胞。不僅異化市場流通資本,也異化著社會的秩序,威脅著個體生命的價值。打擊毒品犯罪,雖然是老生常談,但面對層出不窮的產毒販毒技術,一直是個不斷面臨新挑戰的話題。禁毒反毒,禁的是毒反的是毒,毒品背後更是有邪惡的慾望與人性的卑劣。 

鄙視台灣政府用一個只有主體沒有配套的『美沙酮替代療法』來屠殺台灣人民。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社會萬象
自訂分類:前俥之鑑
下一則: 毒品與戰亂下的人民
迴響(1) :
1樓. 彩虹心靈花園
2011/04/08 16:02
謝謝分享
謝謝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