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美沙冬的迷思
2008/07/18 16:22
瀏覽5,031
迴響1
推薦14
引用0

中華國際人權促進會 常務理事    蘇熙文醫師

今年台灣的戒毒政策發生了重大變化,美沙冬替代療法取得法源,將會全面推行;此政策讓毒癮「除罪化」,使用替代療法者可以緩起訴、減刑。這項政策的實施,也象徵毒癮已經不是道德問題,而是一種精神疾病,需要靠精神科藥物去「持續治療」。

精神科將毒癮宣傳成一種慢性復發的「疾病」,是無法克服的「疾病」,然而精神病學榮譽教授湯瑪士 薩茲卻道出了真相:「幾乎沒有任何證據說明成癮是一種大腦疾病。」「精神科醫師堅持我們對於心理疾病的了解就和大腦疾病是一樣……使得他們有可能用想像的技術做診斷,並且用藥物做治療,但這不是真的。  

精神科在無力完全治癒毒癮的情況下,便開始宣傳「一種好的治療結果,也是最合理的結果,就是毒品使用量明顯降低。」「治療成功的合理標準並不是治癒病症,而是在於控制病症。」於是替代療法取代了治癒毒癮,減害計畫取代了完全戒斷,精神科將美沙冬這種二級毒品搖身變成戒治海洛因的藥物並大力推銷。

他山之石,可以攻錯。在台灣即將全面推廣美沙冬替代療法之際,其他國家的慘痛經驗正可以作為我們的借鏡。

2006年,一項由英國蘇格蘭頂尖的毒品權威專家Neil McKeganey教授所做的研究顯示,服用美沙冬戒毒的毒癮者三年後僅有3%的人成功脫離毒品,也就是說美沙冬戒毒的失敗率高達97%,但卻耗費蘇格蘭政府每年1200萬英鎊(約合7億新台幣),而且美沙冬成癮者在十年內增加了四倍,造成政府另一個頭痛的問題。

2003年丹麥的法醫公布調查結果,死於毒品替代療法美沙冬的人數反而高於施用毒品海洛因致死的人數。因為美沙冬會引起心跳停止、抑制呼吸和循環系統、以及休克,會產生使用過量及死亡。

美沙冬是一種精神科藥物,根據一位早期研究者的探討,其目標決非為了斷絕毒癮,只是讓毒癮者維持身體機能的運作。更糟的是,美沙冬是一種成癮性物質,強度相當於海洛因。更糟的是,要戒斷美沙冬比海洛因更困難,症狀可能持續六週以上,所以英國國家藥物諮詢服務專線的Miriam Stoppard醫師說:「稱美沙冬是一種醫療,混淆了它使人上癮的事實;其實,美沙冬至少和海洛因一樣會使人上癮。」

香港經驗更可以作為我們的前車之鑑,香港早在1972年就開始美沙冬戒毒計畫,但1996年三月香港立法局公告了一項調查報告,內容指出每年約有一萬人接受美沙冬計畫,但累計至今只有227癮。

而且該報告有幾點值得我們警惕:項計劃協助吸毒者過常而充實的生,事實上,吸毒者在參戒毒治療計畫,其就業狀況並未改善。

設參加美沙冬計畫的人之吸毒方,與所有接受治療的吸毒者的方式相,美沙冬治療計劃便無助於減吸毒者使用針筒

美沙冬治療計劃推行以,只有227人成。香港衛生1995月曾行為一日的調查,發現50的美沙冬服用者加該計劃十五年

該報告的結論更提到,美沙冬不吸毒者戒,只能視作吸毒者的另一選擇,特當海洛價格暴漲時,美沙冬可作為代用品。者,美沙冬治療計畫不善毒癮者就業情況及減低犯罪率

香港審計署更在200849建議檢討是否繼續運作美沙冬診所,然而諷刺的是,台灣竟於前一日(200848)三讀通過《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二十四條修正案,將對海洛因毒癮犯全面推行美沙冬治療計畫。別人已經實施三十多年後證實成效不彰且建議檢討廢止的作法,我們卻如獲至寶般地推動,其結果為何大家可想而知。

其實台灣在試辦美沙冬替代療法兩年之後,也開始出現問題。台北榮總毒物科主治醫師蔡維禎在今年三月表示,美沙冬替代療法實施之後,門診海洛因毒癮病患即大幅減少,現在門診一天大約只剩下二、三個海洛因毒癮病患,不過,最近回診的海洛因病患卻有增加的情形,且令他憂心的是,一問之下,這些海洛因毒癮病患都試過了美沙冬替代療法,不僅無法擺脫海洛因,又染上美沙冬,甚至有些毒癮者喝了美沙冬後,未扣除美沙冬的量,仍打跟以前一樣劑量的海洛因,結果暴斃死亡。除了醫院門診,多年從事毒癮戒斷工作的「晨曦會」也發現,最近開始出現喝了美沙冬又注射海洛因的毒癮者「回流」至他們的「戒毒輔導村」。

精神科把美沙冬替代療法納入所謂的「減害計畫」並大力推銷,聲稱對整個社會有很大的幫助,但真相為何呢?舉例而言,美國巴爾的摩市在1990年代中期宣布,減害計畫將會比執行司法更有效,但結果是悲慘的,巴爾的摩的用藥過量致死率遽增至紐約的五倍,那裡的殺人率增加六倍。

精神科也常將美沙冬替代療法能降低愛滋病感染率的論調掛在嘴邊,,其實這是將施用毒品的方式由靜脈注射轉為口服來降低共用針具傳播愛滋病的危險性。事實上,只要是有效的戒毒計畫都能斷絕靜脈注射而達到降低愛滋病感染率的效果,那我們為何還要採用這種「以毒換毒」、「飲鴆止渴」的美沙冬呢?不要忘了,美沙冬仍是一種毒品,所以接受過美沙冬戒毒的毒癮者有著非常貼切的形容:「尋求美沙冬療法的海洛因成癮者毫無受益,只不過是在鐵達尼號上換坐位而已。」「我已經被美沙冬療法欺騙了六年,……想到用美沙冬來戒絕海洛因的人,一定是個邪惡、殘酷的人。」「我過去服用美沙冬5年,而它比海洛因更難戒,你不能隔一天不去美沙冬診所,否則你馬上病得很重。這完全是個陷阱。」

美沙冬替代療法對愛滋感染率的下降看起來有短期的顯著效果,但對於毒癮者的最終戒斷並沒有幫助,反而造成更大的阻礙,不只是衛生署,包括法務部等相關單位亦應重視這個問題,否則,喝了美沙冬的毒癮者又回頭施打海洛因,屆時愛滋病的感染率恐會不降反升,毒癮者更難戒毒,問題更大。

精神科也常推銷美沙冬替代療法是一種經濟實惠的方法,但真相為何呢?根據衛生署的資料,海洛因施用者約有22,000人,若要全面推行美沙冬替代療法一年須花費27億元(人事設備費19億元,美沙冬8億元),平均一人約花費12萬元。而美沙冬的戒斷率極低(3%以下),香港立法局資料也顯示50參與美沙冬計畫的人均加該計畫十五年久,不少人可能終生都必須仰賴施打美沙冬,所以合理推論每人至少須花費10120萬的國家預算。另外,初犯者一年約有7,200人,也就是不計人事費、光是美沙冬費用政府就必須逐年增加2.6億元的支出,合理預測十年後政府每年至少須花費53億元,這還不包括處理美沙冬成癮所需之費用,因為美沙冬是成癮性極高的物質。總之,這種「前少後多」分期付款式的陷阱,成效低、後患多,政府千萬要三思啊!

那麼,難道毒癮問題就無法解決嗎?精神科也常用此來合理化美沙冬替代療法,說這是不得已的辦法。不!毒癮問題是可以解決的!筆者收集國內外的資料,發現存在一些有效的戒毒方法,成功率都遠大於美沙冬。其中一個方案更是令人驚訝,經過西班牙一個獨立的社會學團體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 :
1樓. 甘無花
2010/07/11 23:49
毒品防制方向須重新思考
美沙冬療法的確已經協助了一些本來社會功能受限於海洛因而無法上班的人開始能工作,但卻也同時看到北市療(松
德)分享” 但美沙酮停用海洛因率只有四成~~表示仍使用海洛因者60%”、成大精神科也提到”
服用美沙冬的患者不但流失率高且有很高(70-80%)的
比例仍然合併使用海洛因”,另外有些精神科醫師提到”戒毒以心理治療的成效不彰””監獄、戒治所功能不彰”,所以國外趨勢是”美沙冬”,但令人感到惋惜的
是,也許有些海洛因藥癮者非得靠美沙冬不可,但就我過去從事戒毒輔導與戒毒者中途之家共九年的感受,想質疑的是”相關單位(政府、法務部、衛生署、醫療機
構)有進過全力去提升心理治療成效與戒治所功能嗎?”,”不是讀完心理諮商輔
導或是完成精神醫學專科醫師訓練,就表示有能力進行有效的戒毒心理輔導!!”政府花費在這方面的財 力是否足夠?
明德戒治分監出獄後的海洛因、安非他命受刑人(大
多為海洛因),在2007年的再犯資料是34%,全國各監獄中最低,美沙冬無疑是一條可選之路,但她的優先順序應排在監獄/戒治所戒毒輔導及民間/醫院之
心理輔導之後,而前兩項到底是否有投入全力?所謂成效不彰,應該要問到底是誰在做? 受訓是否充足? 提供訓練者本身是否理論及實務兼備?    我於2002~2005曾辦過兩年多的中途之家,以出獄的尚未再接觸海洛因的穩定更生人為主,但因急於幫助更生人,在開放空間(平時不鎖鐵門,晚上11點才鎖,但二樓沒鎖,後門也可從裡面打開)也曾接待過10位有海洛因身癮者,在戒斷中來到我的中途之家,平均居住約4個月,目前有5位成功(所以我大膽的質疑,何謂某些學者所謂心理治療效果極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