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當權派的戒毒騙局
2008/05/22 15:56
瀏覽2,502
迴響0
推薦15
引用0

香港新鮮出爐的審計報告的其中一支矛頭十分「頂癮」,這矛頭直指美沙酮診所使用率偏低:在濫用海洛英的情形有下降趨勢,而美沙酮診所的登記病人人數不斷下降;服用美沙酮的本質正是「頂癮」。

「替代治療」等同藥物詐欺?

誰都知道美沙酮(methadone)其實也是毒品,服用美沙酮,正是一種「以癮頂癮」的「替代治療」(maintenance treatment),對於它的「療效」,一直以來都有兩派意見,正方最強的論據在於將「替代治療」與預防愛滋病掛鉤——服用美沙酮可減輕共用針筒的危機,在聞愛滋病而色變的世界裏,這是「主流意見」,因此,對於美沙酮的異議,即反方意見或邊緣意見,聲音相對微弱,此派直指「美沙酮替代治療」(maintenance treatment)是一個「騙局」,其中以公民人權委員會(CCHR)出版的《戒毒騙局——精神病學的藥物詐欺》(Rehab FraudPsychiatry's Drug Scam)最具「驚嚇效果」http://blog.yam.com/wonderfuls/article/8534944 

《戒毒騙局》引述美國 「國立藥物濫用研究所」(NIDA)所長萊許納(Alan I. Leshner)的意見:「藥癮很少是一種急症。對大多數人而言,它是一種慢性復發的疾病……治療成功的合理標準,並不在於治癒病症,而是控制病症,就像治療其他慢性疾病的情形一樣。」又引述哈佛 醫學院的葛藍姆林(Joseph Glenmullen)的說法:「影響精神的處方藥品,只是產生『麻木感,與之前成癮的行為一樣』,並且無法讓人成功的克服其成癮性。」那是說,「頂癮」並非徹底治療,而且有很多後遺症。

是「福音」還是「騙局」?

此書指出「藥物濫用變得很猖獗」:「精神病學最大的藥物治療計劃,就是為海洛英成癮者所施行的美沙酮替代療法。那麼這計劃多有效呢?根據現有的文獻,該計劃牽涉到使用一種『藥物』叫美沙酮,以便重新平衡大腦中的化學物質,阻斷海洛英的作用,並減低慾望……事實上,美沙酮是一種成癮性藥物,強度相當於海洛英。將它稱之為治療用藥,使它的身分曖昧不清。更糟的是,要戒斷美沙酮比戒斷海洛英還要困難,症狀甚至可持續六周以上。」

《戒毒騙局》指出:「早在1971年,人們知道服用美沙酮的母親所產下的嬰兒,受到戒斷症狀所苦,包括痙攣抽搐。有關美沙酮的文獻報告,對於其威脅生命的危險加以警告,包括心跳停止、抑制呼吸及循環系統,還有休克。會產生使用過量及死亡。英國    1982年到1992年間,由於美沙酮造成的死亡人數從16人增加到131人,超過710%。在澳洲    的新南威爾斯,從1990年到1995年間,與美沙酮有關的死亡案件有242宗之多。」

正反雙方的論據無疑都很「頂癮」。

我們必須承認自己的醫學知識很貧乏,無從判斷美沙酮是預防愛滋病的「福音」,還是一個導致濫藥猖獗的「騙局」,農業是窮國經濟,但農產品及其營銷卻是富國經濟,比如富國政府補貼農業,農產品可傾銷至窮國,窮國的農民怎麼辦?最極端的結果就是改種風險高而回報高的海洛英和可卡因,銷售對象?正是富國的國民。

窮國種罌粟為什麼愈種愈窮?

審計報告對美沙酮診所缺乏經濟效益的批評固然很「頂癮」,查實毒品的經濟學本來就很「頂癮」——芝加哥大學的李維特(Steven D. Levitt)與經濟記者杜伯納(Stephen J.Dubner)合著的《怪誕經濟學》(Freakonomics)告訴我們:毒品拆家大多跟母親住,皆因他們被大毒梟剝削,收入遠不如想像中那麼好。同理,毒品售價愈來愈高,種罌粟的窮國卻愈種愈窮,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悖論?

    但毒品生產區的人民,卻活在永無止境的貧困,因為由罌粟割取其樹脂取得鴉片膏,再加以提煉成嗎啡,再進一步提煉成為海洛英,整個生產過程最需要的是技術,不是農民的勞動力,他們只能世世代代種罌粟,等待毒梟廉價收購。

頂癮」之後,該怎麼辦?

毒品的經濟學之所以「頂癮」,是由於它永遠不存在「雙贏」,雖然海洛因是市場經濟的「商品」,但是它根本不存在有「自由市場」,交易雙方力量不平衡,信息不對稱,因而像埃及學者阿明(Samir Amin)所言,三聯式的「自由、平等、私產」(liberty-equality-property)中的「平等」被不知不覺地「漂移」(drifting away)了——富國與貧國的貿易如是,全球毒品生產與禁毒政策亦如是,我們面對的政制,何嘗不是如此這般?

對我們來說,審計報告對美沙酮診所的批評唯一的功能,就是讓我們重新思考和面對一個「頂癮」的社會,一個「平等」被不知不覺地「漂移」的世界,我們的政府總有如此或如彼的「頂癮」政治和政策(比如所謂「死抱著不合時宜的舊毒品法猛在上面修正」),我們的問題可能只有一個:「頂癮」之後,我們該怎麼辦?我們的社會該怎麼辦?

 

                                           感謝葉輝先生資料整理

 


 

 

有誰推薦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