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我眼中的直貢澈贊法王:如何在21世紀修習佛法
2017/07/25 01:06
瀏覽1,022
迴響0
推薦25
引用0

  佛法是什麼?是把佛寫給信眾的經書倒背如流;是手持一串念珠慈眉善目的持頌佛號,心中那把秤卻從來沒因悟透而靜止過?直覺上,現今的宗教一如當今美食,我找不到記憶中的味道了,那有如親人一般噓寒問暖的慈悲與真心的關懷。

  知道我對宗教的態度,沒人相信我是五歲就皈依的信徒,我的叛道來自兒子的問題:「如果宗教是慈悲的,為什麼我們有難時,還要用錢來解決?那如果沒有錢的人,是不是就沒有神祇願意幫助?」一如國王的新衣,黃口小兒,反而能說出大人心中的疑問,佛真的存在?在,我心裡清楚的知道,但是,我也知道,祂不在廟裡。

  第一次聽聞要面見法王,不怕大家笑,很社會化的我不改直率的用Line回訊:「我沒有錢,只是一名公民記者,只有一隻筆,請問,我能做什麼?」螢幕前的你開了眼吧!我一名小人物,法王吔,他與我素昧平生,會要見我,這是假的。

  直到面見法王,我合十作揖後,大刺刺一屁股坐在沙發上,五星級飯店大廳信眾耐心守候,而我,就這麼靜靜聆聽法王的教誨,他澄澈的眸子似乎能洞察人心思,所有的問句,在我口中沒出聲,他就說明了,若不是見他頻頻拿I-pad中英對照,我絲毫分辨不出他是平日以藏語、英語為主要語言的人,那一刻,我真的見識到轉世法王的聰慧,他的理解力比任何我見過的資優生都更高,當下,我滿心折服,即便有自知之明沒資格當法王的弟子,但是,我當下決定要盡力宣揚法王的真理。

  2015年,奉法王之令成立佛法、文化、環保粉絲頁,法王交待這網頁不是為他而做,是為舍衛城而立,不分教派為利益地球眾生環保而做,對於一位高僧,不坐在廟宇中由信眾供養,而帶頭走入溪頭,挽起袖子撿拾垃圾,我的心,是感佩的。

  直貢法王在美國直貢祈願法會中講授「如何在21世紀修習佛法 (原創2017-06-30 Drikung Kagyu 直貢噶舉)

21世紀是歷史的一個轉折點,也是修習佛法的最好時機之一。科技的發展縮小了世界各地人民的距離,也因人們極其自私的態度,給環境帶來了前所未有的衝擊 。但我相信,21世紀,是人們覺醒、化消極為積極的時機。過去20年裡,我多次去到歐洲,特別是德國。20年前德國的山裡,鳥或鬆鼠等小動物很少。鄰國奧地利也是,河水很髒,魚很少。但這20年裡,歐洲的環境情況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他們植了很多樹,河也變清澈了。我上一次飛經德國時,看到幾乎所有人家都裝了太陽能電池。綠色能源也在印度紮了根。有一個工廠,專門做變廢為寶的工作,他們把做咖啡用掉的咖啡渣,做成彩色的布料。正是因為有這麼多的科技變革,我相信21世紀是一個充滿變革的世紀,也是修法的最好時機之一。”

“21世紀,佛法需要改革。過去,僧眾聚集起來盡可能多地誦經,但佛陀的法門太多了,一個人很難讀完所有經書,可行性更高的是讀論述,特別是印度聖者的論述。科技的發展方便我們直接讀佛經,接觸佛陀的言教。所有的經書很方便地就能下載到ipad上。我自己也用ipad。不管想讀什麼經,點擊一下,就可以了。為順應時代的發展,僧眾們也應該利用這些高科技,讀更多佛經。”

“我們佛教的典籍也需要更新。佛教有很多不同的傳承,這些傳承的觀點大多形成於500 到1000年前,但隨著時代的變遷,所有傳承的觀點也在進一步發展。而這些觀點形成時的時代背景也與當代社會截然不同。這也是為什麼,我們的典籍需要更新。我們的典籍需要加入其它宗教,如基督教,伊斯蘭教,猶太教的觀點。我們不能像以前那樣不同的傳承、宗教之間相互排斥比較,而應該廣泛學習不同的宗教觀點,吸收所有宗教的精髓。我的願景之一是,祖師吉天頌恭的800年究竟涅槃紀念圓滿以後,在強久林和噶舉學院開設跨宗教的課程。越南的一行禪師的書,是這方面的典範。我們的修法要跟上時代的步伐,也需要現在就采取行動。沒有時間可以浪費。”

“在21世紀,在家弟子在佛法的保存和弘揚方面要起到帶頭作用。曆史上,弘法基本是由僧團進行的,僧團的地位也比在家弟子高。這是有問題的。在馬拉西亞,在家的佛弟子們就是弘法的主力軍。他們有很多居士林,並設立主日學,弟子們的婚葬、幼稚園也都在居士林舉辦。所以在西方,你們每一個弟子,而不是我,才是弘法的主力軍。舍衛城佛教文化節就是一個例子。我們邀請年輕的在家弟子們來參與慶典。早上禪修,下午討論答疑,晚上是文藝表演。”

“我們弘法的方式也要變革。當然,如果在直貢噶舉中心弘法,我會講直貢噶舉的法教。但當對象是普通大眾時,我便不再講直貢噶舉的內容了。我在舍衛城佛教文化節所做的講授,就和直貢噶舉傳承無關。去年,我講的是《法句經》。《法句經》是一部包含了佛陀所有言教精華的精簡典籍。在這裡,我鼓勵所有的弟子們去學習《法句經》。Youtube上有很好的《法句經》有聲書。我們可以把它下載下來,開車的時候聽。這也是21世紀修法的一種方式。”

“佛陀無法直接把我們從苦海中拉出來。他只能給我們指引一條解脫之道,卻不能把他的證悟強加於我們。路需要我們自己走,法需要我們親自修。在西藏,但凡有長壽法會,很多人會來,但大手印的教授卻門可羅雀。在亞洲,像今天這樣的法會,很少人會來,但如果是財神灌頂,便會爆滿。亞洲的弟子們喜歡請僧人來修法,自己卻不實修。很多亞洲和喜馬拉雅地區的弟子們,在念咒或做其它修持時,身和口很精進,但心不在焉。這就像射箭不瞄準靶心一樣,是不行的,需要調整。”

“我們說聞思修,修非常重要。兩年前我在尼泊爾博塔,看到一個藏人在對其進行修繕:他對佛塔進行粉刷,還做了千燈供養,但這個過程中他沒有祈禱,他的心不在修法上。當然,他這樣也能積累福報,但佛陀教導我們‘自淨其意’,這點,他沒有做到。一天,我去到尼泊爾的一個山村, 村民們在修火供,但因為那裡比較窮,火不大。一個20歲左右的年輕女孩,請了一盞酥油燈,點燃以後,把它供在了另一側的度母像前,並雙手合掌虔心祈禱。我能感到她的心和度母的心合二為一了。我們應該像她那樣修法,我們的心需要和本尊的心合二為一。接受佛菩薩加持的前提是,我們要去抓住佛菩薩拋給我們的拉手。所以我們修行,不是說傳統意義上的念咒誦經,最重要的是,我們的心要和本尊的心結合。修本尊,不僅僅是觀想本尊的身形,我們的心需要轉化成本尊的心。我們的身口意必須同時轉化成跟本尊無二無彆的境界。這才是正確的修法方式。在這一點上,我們西方的弟子做的很好。”

“另外,環保也很重要。據《佛說大乘稻杆經》記載,‘今日世尊觀見稻桿。告諸比丘。作如是說。諸比丘。若見因緣。彼即見法。若見於法。即能見佛。’ 《佛說大乘稻杆經》的內容就是彌勒菩薩應舍利弗之請,藉稻稈由種生芽,由芽生葉,乃至由花生實之事,比喻十二因緣的生起次第。何為緣起?‘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我們依存的環境裡,萬事萬物都是緊密相連的。我們的環境,完美地詮釋了緣起。生態係統就像我們的身體,任何一部分出現了病變,整個身體都會受到影響。這也是為什麼我們佛教徒需要參與到環保事業中來。剛開始,人們疑惑為什麼這個喇嘛不在廟裡修法而在地裡耕作,通過我們有機綠化組織的倡導,拉達克當地的居民們理解到環保的重要性。在大自然裡生存著諸多眾生,我們保護環境,便利益了這些眾生,也增長了我們的慈悲心。比如當我們停止使用農藥時,便解救了很多眾生的生命。紀錄片《老鷹想飛》講述的就是這個內容。在亞洲很流行放生,其實傳統的放生不太可取,因為如果他人捕獲釋放的動物,他們便會造惡業。真正的放生,是保護我們的環境。環境搞好了,很多眾生的生命便得到了保護。修持六波羅蜜不能僅僅在寺廟、關房裡,還得在社會裡修持。’

“另外一個想跟大家分享的變革是舍衛國禪修。舍衛城禪修本著不分教派的原則,攝取南傳佛教,禪宗、大手印大圓滿的精華,形成了一個綜合的禪修簡修法。今年一月,首期舍衛國禪修種子班,在台灣圓滿舉行。在為期一周的閉關中,我們每天從淩晨4點到晚上9點,嚴格按照《入出念息經》進行密集的禪修,包括坐禪,行禪,也結合了太極、氣功等。我與所有弟子一起,參與了整個閉關。之所以開設舍衛國禪修種子班,是為了培養年輕的弟子在將來弘揚這個禪修法門。紐約的丹增,在圓滿本次閉關後,現在每周都帶領弟子們做舍衛國禪修的共修,我對此感到十分的欣慰。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