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多少柔情多少淚
2020/03/30 14:55
瀏覽2,061
迴響10
推薦81
引用0

   

多少柔情多少淚(小說創作)

前言:鑒於新冠肺炎持續延燒,人人身心陷入危險與恐懼之中,感於生命的脆弱無常,特地把四年前寫的文章重新改編,在這非常時刻藉以喚起自己和格友平時多關注身心的養護以及對親情的重視。祈望這陣風起雲湧早日歸於平靜,但願,回首向來處,無波,也無浪。

“丁寧清楚的意識到太太人生的路即將走到盡頭。這些日子來滿腦子都是她的影子,一個清純善良的女子,還來不及變老怎麼就病倒了。”

  探病:                                                                        
天黑之後的街道閃爍的燈光讓人眼花撩亂。車子在街上轉了幾個彎之後,靜剛決定停下來問路。没多久,他就看到高高佇立在夜空中綻放光芒的十字架,他知道醫院就在不遠處了。

車子轉入醫院地下室停車場,這時來探病的人多,尋尋覓覓好不容昜在角落處找到了停車位。來到醫院大廰,靜剛遞給服務人員一張寫著 ”丁寧"的小紙片,禮貌的說聲:請幫忙查個房號。

值班人員接過字條,手指在健盤上敲彈幾下,抬起頭來以職業的眼光看著靜剛,然後拿出筆和紙寫下了電腦上顯示的數字 說:右邊的電梯直接上5樓,這是單人病房。

走岀五樓電梯,靜剛直覺這家醫院的動線規劃的並不理想,不僅停車場的動線混亂,連病房的通道也是拐來拐去有如迷宮,只好再去詢問護理站的小姐才順利找到病房的位置。

來開門的是丁寧的女兒,一個年紀輕輕剛從學校畢業的小女生。

病房除了一張床,靠窗的邊沿和床尾各有兩張椅子,角落擺放著一個置物櫃。丁寧虛弱的躺在病床上,臉色慘白,除了手上打點滴,身上還插了二條管子,意識還算清醒,看到靜剛進來,他想張口說話立刻被靜剛阻止,他要病人好好休息,於是丁寧兀自閉上了眼睛。

靜剛挨著靠窗子的椅子坐下,轉頭朝向一旁丁寧的女兒 問:今天開刀的情形如何?

小女孩一臉倦容但神情鎮定,她說:爸爸早上9點被推進開刀房一直到下午5點多才被推出來,醫生說手術很順利。

靜剛聽到她沙啞的聲音不由得心疼起這個年紀輕輕的小女孩,短短二年內就必須承受母親的生離死別,而此刻又遭逢父親同樣攸關生命的重大疾病。

靜剛回憶起二年前自己太太腰間椎骨滑脫開刀,大約也是花了一整天的時間,漫長的等待讓他陷入極度的焦慮與不安,尤其當走馬燈出現”XX的家屬請與窗口連繫”時,那種忐忑不安的氛圍直叫人窒息。

因此他隨口問了聲:手術中有出現任何狀況嗎?

没有,倒是大約下午4點,爸爸還在恢復室的時候走馬燈通知家屬到窗口,醫生說麻醉藥效退了之後傷口會很痛,他徵詢家屬的意見是否願意額外支付兩天的麻醉藥費用。我没有考慮那麼多只是想到爸爸痛苦的樣子我就同意了。小女孩紅了眼眶。

在靜宓的病房中,丁寧沉沉的睡著,臉部肌肉時而微微抽動。靜剛的眉頭緊皺,他思索著;如果不是一年前的傷心往事,他的人生會像陽光一樣燦爛,也許糾結的病魔將被拒於千里之外。

靜剛再問:有醫生在嗎?

"下午有一位值班的醫生,我不確定他現在還在不在。"

於是靜剛來到護理站,也見到了醫生。他是一位年輕的住院醫師,靜剛說明自己和病人的關係並且以家屬的身份請教醫生。醫生微微的點點頭,從電腦上打開病人的病歷,抬頭看了靜剛一眼,似乎想說些什麼但又什麼也没說,直接拿出紙和筆把手術的相關細節畫在紙上,畫好,才開口說話。

他說,他也是病人開刀的團隊成員, 他用筆指著自己畫的器官位置圖說:這是胰臟、這是膽囊,癌細胞就長在胰臟頭這個地方、發病初期,癌細胞正好堵住膽囊分泌下來的膽汁通道,所以病癥很早出現,這是不幸中的大幸。

醫生繼續說道:為了安全起見,我們切除了胰臟、 膽囊及胃的一部份,因為牽連到三個器官,手術的過程比較複雜,也花了較多的時間。

靜剛一面聽著,腦海裡卻浮現出攸關醫病之間的嚴肅問題,人的一生難免有些病痛,有些病吃藥打針就會好,有些需要住院,但絶大多數都能預期會有痊癒的一天,不像癌症,手術後不但要化療,還得擔驚受怕那一天會突然復發,除了身體的痛,心靈的陰影更是如影隨形。

一年前丁寧太太癌逝的陰霾,英年早逝震撼了整個家族。誰都無法再一次承受失去親人的傷痛,於是靜剛千拜託萬拜託請醫生一定要救救這位病人。

回到病房,靜剛把醫生畫的那張圖交給丁寧的女兒,並且請她到護理站登記,請她們介紹一位看護,並且關心的說:妳一定要堅強,我的手機24小時開著,隨時都可以打電話過來。


 陌生人的電話:

丁寧開刀後的第二個星期天下午,靜剛再度走進病房,明顯的感覺到病人的氣色好多了。那時他正斜躺在床頭上看著女兒為他帶來的財經雜誌。

正確的說,丁寧並無心看書,只是拿著雜誌掩飾心裡的沉思。

傷口還痛嗎?靜剛問

丁寧回說:如果不碰觸到傷口就不痛了。

夏日斜陽,一束霞光照進冷冰冰的病房,適時帶來一絲絲的暖意,靜剛不想觸動丁寧已稍微平靜的心,只是輕描淡寫的閒話家常。

“女兒呢?”

”她在家裡,家裡有事需要她處理,只是來的時間越來越晚了。”

自從知道自己得了胰臟癌之後,丁寧的心情變得異常的脆弱,太太癌逝的陰影無時無刻籠罩著他。現在他害怕失去生命,失去一切,因此,女兒在不在身邊也就特別的敏感,看到女兒在身邊心裡才覺得踏實。

靜剛當然瞭解丁寧話裡的含意 "年紀輕輕的小女孩能自動自發的照顧你、陪伴你,真的很懂事很孝順。"

寂靜的病房,思緒各異,卻都選擇沉默。片刻,丁寧的手機鈴聲劃破寂靜,他緩緩的從床邊的置物桌拿起手機,用微弱的聲音說 ”喂,請問那裡找?”

電話那頭委婉的說:請問是小明的父親嗎?

“我就是”丁寧心裡一驚,以為兒子出了什麼事,急忙問說”有什麼事嗎?”

對方解釋說:是這樣子,我是小明服役單位的輔導長,上個星期小明從新兵訓練中心分發到部隊來,我看了他的資料上寫著媽媽去年癌症逝世的傷心往事,我們想多瞭解一下,也好為他做心理上的輔導,請伯父放心,我們會好好的照顧小明。因為打了幾次電話,家裡都没人接,最後才從小明那裡得知伯父的手機號碼。

"謝謝輔導長,真的很抱歉,我人在醫院,白天家裡没有人”丁寧說

“伯父在醫院上班?”輔導長問

”不是,我生病住院”病人的情緒微微激動

---短暫的通話之後,當輔導長得知他原本要慰問的眷屬,現在也正生病住院,而且又是癌症,他感到非常意外和震驚,一時之間像做錯事的小孩,不知如何接下話來,直到丁寧說 ”請輔導長多多照顧小明”他才回過神來。

因為不放心兒子,丁寧急忙套個交情:我以前也是軍校畢業,營長退伍,請輔導長多多關照小明。輔導長知道對方是同行長官,於是提高聲量說:報告長官 請放心,我們會好好照顧小明的,請長官好好養病,祝長官早日恢復健康。

掛上電話,丁寧再也控制不了情緒,兩行淚水直流。自從妻子過世之後,再也没有人關心過自己,没想到一個素昧平生的陌生人會因為太太的原因在他最需要關心的時候打電話來關心他,難道冥冥之中太太依舊守護著他!

人在經歷了病痛之後才真正瞭解到親性的可貴,丁寧對太太一年前的病逝自責甚深,在太太最需要關心的時候他卻未盡到照顧的責任,為此他深感愧疚。因此,任何細微的關心,他都感念在心。

既然深埋在心裡的情緒宣洩開來,靜剛倒想,這樣或許對病人的心情會好一些。於是主動聊起這一年來丁寧的心路歷程。

隔絕了外面的喧囂聲,丁寧娓娓述說:

兒子本來就讀藥學系二年級,媽媽過世後受到很大的打擊無心向學,休學一段時間後最近應徵入伍。我病發的太突然了,一開始就痛得厲害,檢驗報告出來確定是胰臟癌,我嚇得連走路的力氣都没了,醫生要我馬上辦理住院開刀,都還來不及通知兒子,没想到輔導長就打電話過來了。

其實我對軍中袍澤同甘共苦肝膽相照的生活還滿懷念的,覺得滿溫馨的。

因為就讀軍校,一個人獨立慣了,也習慣了部隊的團體生活,家只是個避風港。後來結婚,和太太也是聚少離多,部隊到那裡人就在那裡。尤其在外島的那段期間,一年難得回來幾次,兒子女兒都是太太一個人照顧,愛情親情幾乎是疏離的,還天真的以為努力賺錢養家就會得到幸福。

退伍後,憑著在軍校學的專長很快在一家上市公司謀得一份工作。一開始從基層做起,也許是軍中養成的獨立與負責態度,也為了賺錢養家,我努力的工作幾乎把自己和時間都貢獻給公司。我的努力公司的長官都看到了,很快的從基層一路攀升到經理、恊理,後來外派到大陸當廠長,時空上的隔離讓我更忽略了對家庭的責任,直到太太生病,回頭已經太晚了。

太太是很傳統很保守的職業婦女,檢驗出乳癌的時候,為了顏面,她連向服務單位請假都没有,一直拖到暑假學校放假了,才由妹妹陪同去醫院做手術,出院後的化療過程還竭力的掩飾得像平常人一樣,生怕有人知道她病了。而那時我人在重慶,上市公司每月的業績壓力很大,每次來回都只陪了幾天又匆匆的回到工作崗位。

一句勉勵人的話”回憶並不叫人沉緬過去,而是要藉著過去開拓未來”,丁寧說:過去滿是傷痕,未來一片茫然,他幾度紅了眼眶。

“還是休息吧?身體重要”靜剛不捨的說。

丁寧沉默片刻:有些話兒女不一定能理解,有些事朋友不一定會懂。他繼續的說道。

暑假過後,太太匆匆的申請提早退休,她還樂觀的說,要利用退休後的日子好好到各地旅遊。她真的做到了,第一個去的地方是大陸北疆,十幾天的旅程,雖然她直喊累。但雄偉的高山、浩瀚的草原讓她震撼不已,她在學校教的是中文,對中華文化本來就嚮往,在一張以草原為底以連綿雪山為背景的照片裡她寫下了”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的感言。

我們都太天真了,以為這一切都會隨著時間的過去回復到以前的生活。從没想到癌症就像潛伏在海底的活火山,隨時都有爆發的時候。

糾結的心:

一年後太太感覺到開刀的傷口隱隱作痛,雖然她盡量的掩飾得若無其事,但心裡上還是有個疙瘩在,這一次她一開始就有了戒心,急急的到醫院做檢察。

走出醫院,一位婦人看她心神不寧一臉沉重,關心的過來跟她搭訕。

婦人說“太太,妳的臉色不好,要不要幫忙?”

我太太一時心虛,以為對方都已經看出她的病容了,又覺得這個婦人很有同情心,就一五一十把這些日子悶在心裡的話和盤托出。

婦人聽了之後面露喜悅,但她偽裝慈悲的說:我有位朋友也是得了癌症,後來去請教山上的師父,聽說師父道行高深,任何疑難雜症都能治好。婦人從身上拿出影印的資料和感謝信函證明她所言不假,還問說要不要我帶妳去見師父。她看我太太猶豫很久,最後那位婦人留下了影印的資料和聯絡的電話。

人生病的時候心理特別脆弱,尤其面對無法掌控的病情,內心的徬徨和恐懼外人是無法體會到的。我們相隔太遠了,她身邊又没有商量的人。太太經過一夜的輾轉反側思考,第二天她決定上山拜訪師父。

就這樣她一面接受醫生的治療,一面接受供師父宗教儀式的民俗療法,在師父的建議下她購買了一尊神像供奉在家,以防止小鬼纒身。

像奇蹟一般,太太的身體恢復得很快,幾乎像平常一樣,心情也開朗許多。於是她把治療的重心轉移到山上的師父,在一次長途電話中她喃喃的說:我終於遇到了貴人。

然而,好景不常,一段時間之後她的身體越來越虛弱,呼吸困難,胸腔時緊時緩作痛。太太再上山求助師父。

在詭異的氛圍下,師父編織一個稻草人,在神壇前搖頭幌腦手舞足蹈的起乩,劍指稻草人口唸咒語灑符水,然後將稻草人帶往山坡放生。驅魔儀式完成師父要她再買一尊價值不菲的較大神像。

生命來到十字路口,如同漂流在狂風暴雨的海上,多麼期盼有奇蹟出現,有一艘載她脫離暴風雨的方舟,為了生命,花再多的錢都願意,於是她越陷越深。

丁寧無奈的嘆息:我忘不了逝去的妻子,但也無法忘掉那人性的貪婪。

一天夜裡,我突然接到太太的電話,她告訴我打算把房子拿去抵押貸款,我才感覺到事態嚴重,立即申請調回台灣並且辦理留職停薪。

回台灣後,我把太太送到中部最好的醫院。

檢驗報告出來那天,醫生把我叫到診療室私下告訴我,太太的癌細胞已經轉移到肺部。

聽到這個消息我幾乎崩潰了,再也無法堅持男人的自尊在醫生面前流下了男兒淚。

我像瘋了一樣,不斷的喃喃自語:是我把她耽誤了。

之後,我拜託醫生以最先進的醫療方法最好的標靶藥來挽回太太的生命,我的真情感動了醫生,醫生曾試圖為她開刀,然而她的肺葉已經纖維化了,醫生只好把傷口縫回來,無奈的說:一切都太遲了。

靜剛回想起當時,他曾打算去醫院探望她,然而電話那頭丁寧委婉的說太太不想見客,於是想見最後一面的念頭也成了懸念。

丁寧低下頭,聲音悲淒的說:往事不堪回首。

丁寧清楚的意識到太太人生的路已經走到了盡頭,這些日來滿腦子都是她的影子,一個清純善良的女子,還來不及變老怎麼就病倒了!

丁寧想起了一天夜裡,他用輪椅推著太太進盥洗室,不久,就聽到太太淒厲的哭喊聲:師父 救救我。聲音劃破了寧靜夜,也撕碎了他的心。

片刻之後丁寧繼續的說。

那天晚上,我拿起手機想找個人訴說心中的痛苦,猶豫很久,媽媽走了,爸爸二年前也離我們而去了,我不知道電話要撥給誰,忽然間,人海茫茫自己像個孤兒一樣孤單無助。

太太終究走了,告別式的前一天,小姨子問我:我們要不要去法院告”師父"。

丁寧嘆了口氣,淡淡的說:放下吧!那天晚上我聽到妳姊姊哭喊著”師父救我”時,聲音敲碎了我的心,也敲醒了我心靈最深處的虧歉,在她最無助的時候是師父給她心靈上的慰藉,是師父陪她安詳的走完最後一程,就讓她聊無遺憾的安息吧!

離開病房,走出醫院,醫院大樓上的十字架依舊閃爍著光芒,靜剛以手畫十虔誠的為病人祈禱。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下一則: 最溫馨的生日禮物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0) :
10樓. 兟絲
2021/06/27 22:20

想將遲回之訊貼上訪客簿
未果
所以就不顧女生的矜持
先邀神仙為好友啦

兟絲晚安:

何謂矜持,我早就把您視為好友了,其實在格裡能真摯談心的朋友不多,而您真心回覆都讓我感受到溫馨。拖了一個多月的回覆,還會是溫溫暖暖嗎?真的很抱歉。

神仙2021/08/04 23:39回覆
9樓. 兟絲
2020/09/02 14:11
原來神仙會上來
等回覆不必望穿秋水
近半年沒新貼
快向我看齊啦

來之前
特地回讀你留於前兩篇的文字
溫馨滿懷
想念之情油然而生

依稀記得女兒從事(影集?)英文翻譯
兒子執教南卡的大學(?)
尊夫人一直陪伴左右
過著神仙心情的愜意生活

無事一身輕
尤其值此疫情期
平安便是最大的福氣

兟絲晚安:

糟糕!我們家好像没有什麼秘密了,都怪妳記性太好了!(莞爾一笑)

真的很少上格子了,只是偶而來看看老朋友的文章,了解老友的近況,知道大家都很好,就

够了。其實我也參加西洋歌曲歌唱班,占去了我比較多的時間。

因為太太身體長久以來都不是很好,家中瑣事都得做,那能過著"神仙"生活,早就被貶為凡

人了。(妳的格子有空再回了)

神仙2020/09/04 23:20回覆
8樓. 小彩的美加台生活
2020/07/22 12:25
許多事情要及時.往往都認為未來還有機會.但是結果都沒有重來的可能.我最近才失去一位國中好友.同學們都不相信.但是這就是現實讓人扼腕

小彩午安:

感謝來訪和留言。其實人生没有完美的結局,路可以隨著意志走,身體由自己

照顧,但平常和無常很難掌控,因此我們要珍惜當下,如小彩說的"做事要及時。

神仙2020/07/23 11:47回覆
7樓. Bianca
2020/04/20 23:25

神仙晚安:

讓您掛心了,謝謝您的溫暖情誼!

無法在您的訪客簿留言,請移駕寒舍後院讀取回覆。

Bianca午安:

謝謝再次留言,已讀取了您的回覆同時我也把您加入好友。

這段期間,我們西洋歌也停了,每天都宅在家裡,遇有外出也都自己開車,只是

這樣的日子不知還要多久?這讓我想到早期歐洲的寒冬人們不得不宅在家裡,有很

多時間可以讓人冷靜下來思考,於是創造了很多音樂、戲劇、文學上的傑出作品,

苦中作"樂"也是不錯的消遣方式。但願Bianca在陰鬱的氛圍下也有個好心情。

神仙2020/04/22 12:36回覆
6樓. 兟絲
2020/04/12 09:57
首度讀神仙的創作小說
超強的描述能力,故全篇脈絡清晰
瀰漫的氛圍,也令
人深陷情境中 
分享過後,仍有意猶未盡的思緒紛飛
而這類故事,現實裡更時有聽聞
眼前至感傷
的,便是親密同事及大伯,相繼於12月.1月因肺癌病逝
退休後偶有的悲嘆,便是這日漸縮短的未竟之旅
但人生無常,且就樂活在當下囉

兟絲晚安:

故事的情節都有所本,幾經考慮終以小說方式程獻,免得節外生枝。

年紀越大越是無法避免面對親朋好友生病亡故的無常,生物界永遠没有完美的

結局只有代代的生生不息,這是宿命。因此我們也要隨著年齡的增長調適心情

,只您說的,好好的把握當下,讓生活過得愉快,了無遺憾。

在這防疫時刻,多注意防護,希望疫情早日過去,大家都平安。

神仙2020/04/14 22:56回覆
5樓. *Susan*
2020/04/01 21:40

病痛是每個人都無法避免的

重要的是 生病的人要如何擁有一顆健康的心

神仙大哥的故事 讓我們能夠更加懂得珍惜

Susan午安:

這幾天回甲仙掃墓,耽誤回覆的時間,抱歉!

每次聽妳唱歌,也勾起了我想唱歌的欲望,這一年來我參加了西洋歌曲歌

唱班,所以上格子的時間相對減少了。唱歌對我純粹是娛樂,彌補以往缺

少機會的遺憾而已,也希望可以有個快樂的心。

在這疫情嚴峻時刻,除了多注意安全,也祝福Susan闔家平安快樂。

 

神仙2020/04/06 17:15回覆
4樓. 航迷老叟
2020/04/01 11:11

很寫實的描速,一生很短,短得來不及擁抱清晨,就已經手握黃昏,大妻感情也讓人動容。

所以每個人務必對身體好一點,健康一點,快樂一點。

問候老友,其實,人生的幸福、健康和快樂,就是一點加一點。

記住這些咱們同勉,快樂多一點,健康多一點,壽命長一點.....

航迷老叟午安:

感謝好友的問候,這一年來因為參加西洋歌曲歌唱班,上格子的時間相對的減少

了,這幾天又回甲仙掃墓,慢回覆真的很抱歉。

老友說得不錯,人生苦短,生命本來就没有完美的結局,只有生生不息,所以我

們要珍惜現在,珍惜我們所擁有的一切。很高興我們能在此彼此共勉,讓友誼滋

潤著我們的心靈,祝福好友幸福快樂常駐心中。

神仙2020/04/06 16:37回覆
3樓. 繽紛
2020/04/01 03:12

神仙細膩的筆觸,藉由主角探視癌症好友,讓我們瞭解癌症病人身心的煎熬。

讀罷內心好沉重,仿似壓了一塊大石頭,因為癌症已悄悄成為一種國民病,每一個家族中都或多或少有罹癌者。

四十年前,我的爸爸也罹患肝癌,初聞當下,有若轟天雷直擊腦門。

那時我正與命運纏鬥,人生陷入低潮,無心關懷家人諸事。

爸爸那陣子身體不適,想說請個假從苗栗北上榮總檢查身體,當下醫生要他馬上住院。

我每一趟從吳興街搭公車輾轉前來榮總,來回耗費體力,偶爾也會想要偷懶。

那一次在補習班準備考大學的小弟打電話給我,告知醫生轉述...爸爸得了肝癌。

心中一陣錯愕,思緒停頓,在那個年代,癌症等於宣判了死刑。

平常省吃儉用,為兒女拼搏吃穿的爸爸,有一次開口說他好想吃水梨。

那時我阮囊羞澀,也沒心力滿足爸爸,成了我此生的遺憾。

從爸爸住院到我們搭著救護車送他回家,不到三個月時間,爸爸完全想不到只是去看個病,竟是人生的終點。

那段時間是我人生幽谷,我沒耐心如您這般細膩描述,但卻牽扯了我過往的千絲萬縷。

家人夫妻之間都是緣與份的深深淺淺,讀後感...欲訴,卻是無從訴。

繽紛晚安:

因為回甲仙掃墓祭祖慢回,抱歉。

這是真實的事,我不想那麽直接呈現,所以用小說的方式來敘述,故事中的

病人丁寧現在恢復得很好,這大概就是醫生說的不幸中的大幸吧!

繽紛也有過對父親不堪回首的往事,尤其是年輕生活拮据人生陷入低潮時,

回憶總留下太多遺憾。也許是我的童年生長在偏鄉,國小畢業就離開父母,

對父母總是想念的時間多見面的機會少,後來有了工作,離家還是很遠,雖

然有能力照顧他/她們,但時間上不允許,只能盡量抽時間回去看他/她們。

退休後,我有時間他/她們已經走不動了。人生總是不能盡如人意啊!

還好,我看繽紛後來的人生過得還滿愜意的,祝福繽紛和W先生永遠

幸福快樂。

 

 

 

神仙2020/04/06 00:05回覆
2樓. Bianca
2020/03/31 23:43

神仙晚安!

這是一篇令人動容的故事,妻子的無助、丈夫的追悔...讀來教人感傷而低回不已!

獨立承擔生活重擔與壓力、經常處在負面情緒的人,似乎更容易成為癌症侵襲的對象。同事、朋友圈中也有些罹癌的不幸案例,她們不是單身、就是婚姻生活不和諧。圓融的相互依賴、相互支持關係,的確有助於身心靈的健康。

我們都無法預知明天和無常哪個會先來,生命的終點非我所能掌握,和至親的生離死別傷慟在所難免,時間或許可以慢慢療癒,但若是帶著追悔與遺憾別離,餘生恐怕都很難得到安寧!

神仙是個至情至性的人,藉由這篇故事提醒我們珍惜至親至愛的人。如果能夠盡心盡力去呵護與所愛之人的關係,成就一段美好情緣,到了必須告別的那一天來臨時,雖然傷慟,但起碼是了無遺憾的,那將是悲傷中的最大安慰了!

謝謝神仙感人而發人深省的文字!

疫情方興未艾,祝福您和您親愛的家人們身體健康、平安喜樂!

Bianca晚安:

我一直記得這個節目的結語,那是動物星球頻道曾播過非洲肯亞馬塞馬拉國家公園和

坦桑尼亞賽侖蓋第國家公園之間,為了逐水草,一年一度的動物大遷徙,過程艱辛又

必須冒險渡河,很多老弱和幼小動物在旅途中成為肉食猛獸的祭品。最後結尾是這樣

寫的:生物界永遠没有完美的結局,只有生生不息。這是自然界的宿命,所以我們更應

珍惜當下,珍惜所有,如Bianca所說,生命的終點不是我們所能控制,至少讓人生到

了終點能了無遺憾。

這一年來我參加了西洋歌曲的歌唱班,所以上部落格的時間就少了,只是偶而上來看看

格友的文章,上回看到Bianca因為眼睛視力的關係而關閉回應,其實心裡有點為您擔心

,希望您好好照顧好靈魂之窗 ,只果不方便就間單數語或不用回應都没關係,過來看看

我就很感激了。

在疫情嚴峻時刻,希望大家都保護好自身的安全,喜悅的時光早日到來。

 

這也是自然界的宿命。

神仙2020/04/02 23:52回覆

Bianca晚安:

我一直記得這個節目的結語,那是動物星球頻道曾播過非洲肯亞

馬塞馬拉國家公園和坦桑尼亞賽侖蓋第國家公園之間,為了逐水

草,一年一度的動物大遷徙,過程艱辛又必須冒險渡河,很多老

弱和幼小動物在旅途中成為肉食猛獸的祭品。最後結尾是這樣寫的:

生物界永遠没有完美的結局,只有生生不息。這是自然界的宿命,

所以我們更應珍惜當下,珍惜所有,如Bianca所說,生命的終點

不是我們所能控制,至少讓人生到了終點能了無遺憾。

這一年來我參加了西洋歌曲的歌唱班,所以上部落格的時間就少了

,只是偶而上來看看格友的文章,上回看到Bianca因為眼睛視力的

關係而關閉回應,其實心裡有點為您擔心,希望您好好照顧好靈魂

之窗 ,只果不方便就間單數語或不用回應都没關係,過來看看我就

很感激了。

在疫情嚴峻之際,希望做好保護自己和家人,但願光明的陽光早日出現。

(抱歉,因為送出後我發現有問題只好再重PO一次)

神仙2020/04/03 00:12回覆
1樓. Sir Norton 三角關係要嚴肅
2020/03/31 17:55
癌症的惡疾,動物只要活的稍久,就要撞進它。
生老病死,泰半是個人的承體,家人朋友再親再好,仍處於局外,而和終點的距離,每一個人祇不過五十和百步之別。😫

Sir Norton晚安:

感謝留言。記得動物星球頻道曾播過非洲馬塞馬拉和賽侖蓋第國家公園之間每年一度的動物大遷徙,

為了逐水草,過程艱辛又必須冒險渡河,很多老弱和幼子在旅途中成為肉食猛獸的祭品。最後結尾是

這樣寫的:生物界永遠没有完美的結局,只有生生不息。如您所說老必有所終,病也只能自己承受,

這也是自然界的宿命。

 

神仙2020/04/02 21:10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