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壞蛋一定是蠢蛋,越壞越蠢越可憐
2020/05/05 17:42
瀏覽249
迴響0
推薦8
引用0

網路文摘薦言:這是一位大陸青年女網友發在微信上的文章,說理清晰,內容豐富,見解獨到,值得一讀!特此推薦!原文如下:

壞蛋一定是蠢蛋,越壞越蠢越可憐 沉雁

我上周發了一條朋友圈:“蠢人未必是壞人,但壞人一定是蠢人,因為壞人喪失了善的美感,所以越是壞人越可憐”。

很快就有讀者朋友出來反駁說,“有的壞人的智商非常高”、“有的壞人活得天堂一般,可憐什麼”。

假如,某天你在大街上看見一個彪形大漢被眾人圍毆,被圍毆得滿地打滾,不但沒有一個人上去勸架,就連他妻兒子女都在旁邊鼓掌喝彩。

你覺得這個彪形大漢可憐麼?

沒有一個人勸架,說明他是一個人見人恨的壞人,妻兒子女也恨他,說明他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壞人,一定是傷透了妻兒子女的心。這就叫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行善是順人性順人智,作惡是反人性反人智。所謂反人智,就是智商指數為負數。智商都為負數了,豈言不蠢?

那個寫“冬天已經來臨,春天還會遠嗎”的雪萊,他有一句經典讓我銘記在心,“沒有真正的道德,就不可能有真正的智慧”。我是俗人,雪萊是名人,他這句經典算是為“越壞越蠢”蓋棺定論。

三國演義把諸葛亮寫成了智多星,但為什麼蜀國滅得最早?陰謀詭計不叫智慧,那叫缺德使壞,贏一時輸九時,豈有不滅之理?違背契約精神巧取豪奪了荊州,你看關羽被南北夾擊群毆時那慘狀,還不可憐?關羽不是死於自己的剛烈,恰好是死於諸葛亮的又壞又蠢。

短短七年之內,諸葛亮就六出祁山九進中原,無論多蠢的人也能猜到當時蜀國百姓過的什麼日子,但他諸葛亮卻視而不見,還有比他更壞更蠢的嗎?諸葛亮心胸狹隘不容異見,臨死也要設計把魏延給殺了,讓蜀國滅得更快。這種蠢壞,只能給諸葛亮豎中指。

前不久我寫了一篇《丟了厚道,你才真的什麼都不是》,文章就只講一個道理:厚道才是最高智慧。文章並給厚道做了定義:“做人誠懇不誇張,與人為善不造作,交人真心不算計,待人寬厚不刻薄。”但這篇文章剛一發出來就被秒了,誰最恐懼這篇文章?當然不是厚道人,一定是又壞又蠢的可憐人。

不妨看看當今世界,那些一線發達鍋架有什麼共同秘笈?答案就一個:厚道。為官厚道,為民厚道。

譬如日本,我們天天在橫店殺得他們人仰馬翻,但疫情剛一爆發,他們就送來了風月同天,這就叫厚道。譬如英國,你看那個首相伯里斯,騎個破自行車害怕被人偷的那副猥瑣狀,真是丟我們村長的臉啊,那就叫厚道。譬如老美,蓬皮襖是堂堂副球級領導,看他在廚房系根圍裙的窩囊樣兒,那就叫厚道。

與之相反,那些被圍毆的鍋架(應是「國家」為逃避網檢而取代),無論歷史上被圍毆還是當下被圍毆,被圍毆的根本原因也就只有一個:又蠢又壞,越壞越蠢。

老佛爺對洋人可是恨得牙癢癢的,如果不是她恨洋人,義和團幾個猴猴哪敢沖進大使館殺洋人?老佛爺做夢都想收拾一下洋人,如果她手上有秘密生化武器,你說她會做啥?只須看看她向八國宣戰時雙眼噴射的仇恨之火,你就知道她會做啥。

為什麼老佛爺這麼恨洋人?因為洋人經常提醒她:“呃,要改一改,讓老百姓也能過上日子”。

老佛爺一聽就鬼火亂冒,心裡直罵洋人十八輩兒祖宗:“百姓過上日子了,我就沒日子過了,改你妹啊”。

你們說老佛爺壞不壞?她心裡門兒清,她就是要對百姓一直壞下去。所以,最後就幹蠢事了,最後被圍毆得狼狽逃竄,可憐麼?

關鍵是,最後的蠢事她還不得不幹。不幹,大清必完,幹,說不定萬一賭贏了呢?當壞已經佔據了老佛爺的精神世界時,她已經容不得任何不蕩言論,誰敢礙她的一壞到底,統統拉出去死了死了的。

但讓老佛爺萬萬沒想到的是,當洋大人煽動“我相信每一個善良的清民肯定都希望啥啥啥的”,晚清子民就不再認老佛爺這個媽了,統統倒戈給洋人搭梯子送水送飯。表面上清軍三十萬對洋人兩萬,但洋人打的可是名副其實的全民戰爭啊。這就是120年前的庚子年。

索爾仁尼琴說:“總盯著過去,你會瞎掉一隻眼睛,但如果忘記歷史,你會雙目失明”。

索老的意思是:總是沉湎于老祖宗曾經的“輝煌”,你就不能睜開雙眼看前方看世界。這還是次要的,最要命的是,如果你忘記老祖宗的慘痛教訓,你就成了伸手不見五指的瞎子。瞎子聽見前面鑼鼓喧天,就誤以為前面就是鮮花錦簇的紅地毯,哪知敲鑼打鼓的人是在河對岸,瞎子就是這樣掉進溝裡嗚呼了,敲鑼打鼓的人把錢塞進荷兜裡也散了。

愛爾蘭著名詩人葉芝這句話非常有內涵:“奉承不用花錢,但絕大多數人卻不自覺地向奉承者付出鉅款”。

帝王粉和義和團就屬於典型敲鑼打鼓的奉承者,他們每天的任務就一個:看老佛爺喜歡什麼就奉承什麼,老佛爺不喜歡什麼就撕咬什麼。八國聯軍剛一集結,各地義和團全都作鳥獸散無影無蹤了,結果所有麻煩都是老佛爺兜著,跑到西安差點回不去了,究竟付出了多大的代價,只有老佛爺自己知道。

歷史是否重演,關鍵是看歷史人物是否重現,反正劇本都是現成的,不用修改就能開機。最近,成建制的帝王粉正在撕咬各個大學教授的言論不蕩,繼梁豔萍教授和王小妮教授後,今天又抓出了一個北大新聞學院胡泳教授的言論不蕩(應是「不當」為逃避網檢而取代),與當年捕殺傳教士和教民有著驚人相似的劇情。

今年又是庚子年,真令人想入非非。誰又將是付出巨大代價的可憐蟲呢?我們只須準備好瓜子和板凳,嚴格遵守卡夫卡的囑告:“待在原地不動,大千世界會主動向你走來”。

(出處)https://mp.weixin.qq.com/s/PyduSg2duYWog4xVarwDQg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257&aid=6974022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社會萬象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回不去的家 !
下一則: 我的台北,爸爸的台北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