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喜歡新聞和想做新聞
2007/05/24 22:03
瀏覽683
迴響2
推薦2
引用0
我喜歡新聞傳播這個行業,就好像我喜歡體育運動一樣,都可以說說就好,感覺就像是個興趣,不需要太在乎什麼。


但要把興趣當作職業,真的會卻步。在聯合報寒假實習,榮導曾告訴我「喜歡體育和了解體育不一樣喔」,這種感覺就像說我可以當個球迷,只是看體育運動,不用管其他球賽以外的事情,但若是要當個體育記者,那可就不只這樣,而是要懂體育運動,規則、歷史、傳奇、運動文化、各國賽制,而且不能只懂某些運動,而是要各種運動都涉獵,當這些條件都要具備,而且又還能保持興趣時,真的不容易,更不用說還要靠興趣賺錢養家。


最近身邊有滿多人在找工作,或是想要換工作,或是畢業在即找工作,我自己也想要在暑假的時候找個實習機會,但這些過程當中,發現很多現象。像是,大學唸了新聞傳播相關科系,但是畢業後,卻找了不同的路,或是因為新聞傳播業太累,所以決定放棄這行,也有認識的人在國外,因為不喜歡台灣媒體環境,因而決定繼續學術深造,為自己多開拓其他機會。每個人有每個人自己的路,我當然沒有任何意見,況且如果可以因為換了興趣,更快樂賺更多前有更多自己的時間,那絕對是可喜可賀!!


可是,要能夠擁抱自己的興趣,同時又鼓起勇氣面對混亂的新聞環境,我想是有不怕死的精神,還有身邊的人的支持。我很幸運,家裏沒有給我太大的負擔,可以讓我鼓起勇氣面對未來的新聞傳播業。


新聞傳播業負起的責任很大。以報紙來說,以聯合報為例,正式錄用為記者後,起薪四萬多,看似很優,但其實調薪很慢,加上新聞工作的龐大壓力、與薪資不成比例的身心靈付出,雖然比起同學們,擁有令人流口水的薪資,但卻只是兔子,最後還是要輸給烏龜。


這會形成一種循環關係,錢多調薪慢又少壓力又大,寫多寫少、拼死拼活薪水也不會加太多,那正常人都會想「那我幹嘛那麼拼命,反正都拿一樣的錢,做多做少也沒差」,久而久之,公務員心態就跑出來了,可是,新聞記者應該有這樣的想法嗎?當然不行!這是社會責任,不像其他服務業或是資訊業,可以混一點或輕鬆一點,也不會有太大影響,但如果妳想要努力一點,還有比記者多一點的加薪機會,記者不能只看薪水,要看社會責任。聯合報很喜歡灌輸員工的一句話「新聞是志業,不是職業」,確實很有道理。可是也間接掩蓋了企業成長的空間,因為企業從上到下不可能每個人都抱持這樣的想法,一旦有人不這麼想,並且認為錢多錢少非常重要,那就有公務員心態的出現可能,一旦公務員心態出現,新聞社會責任的正當性就要受到挑戰。


迂腐的「志業說」,究竟有多少人願意聽?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重賞之下必有勇夫」。


「志業說」沒有對錯,但是擺在資本主義社會裡,就是要重新思考、思考、再思考。社會責任和資本主義並沒有太大衝突,為了錢,可以做壞事,但也可以做好事,只要有一套正確的標準,嚴格要求此一目標為基礎去追新聞跑新聞挖新聞,就算要挖大便才找得到好新聞,都有人會想去挖。現在商業媒體為了錢,為了收視率做出許多奇怪的事情,他們的目的沒什麼好質疑的,賺錢沒什麼不對,不用敬而遠之。只是說,老闆如果願意給員工機會挖新聞,鬥社會霸權,我不相信找不到優秀人才去做這樣的事情,閱聽人的胃口,是可以創造出來的,況且,台灣的閱聽眾根本就一點也不笨,只是被媒體當笨蛋。


回歸正題,「無可救藥的樂觀主義者」是林照真的自我介紹,我相信他到現在還是抱著這樣的心態在做研究,對這個領域有著無限的期待。先不論有沒有這個條件幹這行,至少要先問自己有沒有這個種去拼這個行業。


喜歡新聞是一回事,但想做新聞是另外一回事。
有誰推薦more
迴響(2) :
2樓. B.C.
2007/10/09 14:10
其實各行各業都一樣
喜歡某個行業,跟從事某個行業,心情上多少都要調適,
只是人因夢想而偉大,如果自己的筆可以改變什麼,或將一個社會現象讓人有所啟發,應該就值得了 XD

1樓.
2007/05/24 23:11
勇夫

我想我會是那個勇夫。

對我而言,志業說, 一點也不迂腐。只要有機會,就要努力實踐。

要有活在媒體的勇氣,才有能力,做出可以改變社會的新聞。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