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第四十四回:披星戴月趕路忙,餐風露宿心慌慌
2011/04/27 00:31
瀏覽428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可憐的如絮和得忠主僕二人,就這麼駕著一輛馬車以及帶著些許的家當,一路上馬不停蹄地趕路,得忠每天三餐幾乎是囫圇吞食、睡覺時也只是淺淺地寐上一時半刻便強撐著身子準備出發了,為的就是盡快趕到廣東將如絮安全送到她舅舅家中,一天少說趕路十幾個鐘頭,不要說駕車的得忠身體會受不了,成天坐在馬車後頭顛簸的如絮也會受不了,但是如絮知道得忠心裡頭急,即使說了幾回要他多休息,得忠還是執意要多趕些路。

這天得忠已經趕了大半天的路了,怎奈一路上就是看不到任何村落,簡直比前不著村、後不落店還要令人害怕,因為他不是一個人趕路,馬車後頭坐著的可是孫家小姐,他誓死守護的人啊!

雖說坐在馬車後頭有布簾遮著,但也不是看不到外頭的景況,如絮坐了一整天的馬車也納悶,怎麼還不停下來呢?到底這會兒是什麼時辰、天是暗了嗎?

「得忠,我們到了那兒了啊?」如絮輕輕掀開得忠身後的布簾,探頭向外望了望。

得忠生怕小姐被別人看到,趕忙回頭伸手把簾子拉下。「小姐,您別把簾子掀開啊!若要是讓路人看到馬車裡頭坐了個女人,怕惹來麻煩,這一路上不是盜賊就是土匪,咱們還是別引起別人的注意吧!」

馬車後頭原本安靜著,但是卻慢慢傳來細細的啜泣聲,壓抑地低泣著,雖說馬蹄韃韃的聲音早蓋過如絮的哭泣聲,但是得忠真是分毫心繫著如絮的一切,因此他早察覺到如絮的情緒變化,雖然心急也不能立馬停下來安慰她,只得盡快趕路找個安全的地方安頓妥當,好讓如絮能安心地睡上一覺。

但一路上不是開闊的大江大河,就是一望無際的平野,那裡有落腳處呢?漸漸地明月上梢頭、星宿點點亮起,再不歇息片刻,不管是如絮或是得忠都會累癱的,索性就在前方的矮樹叢後方找個可以遮蔽的角落吧!

馬車停妥後,弄了些糧草和飲水餵飽辛苦了一整天的馬兒,得忠還得忙著搬來不少的枯枝樹葉,把馬車遮蔽得別讓人注意,忙乎了好一會兒,這才真正可以喘口氣喝點水、吃些東西,還有關心一下如絮的狀況。

「小姐,您今天都還沒換藥,我先把您要服用的湯藥煎煮好,一會兒就幫您換藥。」得忠還沒來得及餵飽自己的肚皮,倒先忙起如絮的事情,他又是起火燒水準備煎草藥、又是拎著一個水盆要去打水給如絮把臉擦乾淨好換藥,整個人就是繞著如絮轉。

如絮呢?她的臉龐還掛著二行的淚痕,一雙眼睛大而空洞地望著遠方,絲毫沒有因為得忠的任何舉動而有所反應,估計這樣的情況已經持續好久好久了

得忠一時不察如絮的異樣,他只是一股腦地忙著,等到他藥也煎煮好了、水也打好了、連乾糧都準備好要給如絮吃的時候,他這才發現如絮一直持續那樣的姿勢和表情,一直沒有變過。

「小姐,您別嚇著得忠啊!您是怎麼了?累了嗎?還是受驚嚇了?您別這樣啊!您倒是說說話啊!」

得忠慌了手腳,他不敢動手去搖醒如絮,基於主僕關係、也基於男女分際,他只能看著如絮乾著急,口中不停地叫喚著如絮。倒還好,如絮只是一時沒了神,讓得忠這麼一嚷嚷也就回神過來,只見她輕幽幽地吐出幾句話。

「得忠,我沒事,只是想到我爹、想到如善、想到此去未知的命運,想到我今後這張嚇人的臉。」說著說著,如絮竟又落淚了,一顆顆斗大的珠淚晶瑩落下,這讓得忠更加慌了手腳。

「小姐,您千萬別難過,得忠會保護您不讓您受到傷害的,等天下太平了,我會立刻帶您回杭州找老爺和少爺的,您快別哭了,您把得忠弄慌了呀!」得忠只能愣在如絮跟前,不能幫她拭去淚水、不能摟她入懷,什麼事都不能做,因為她是他的主子。

如絮緩緩整理好自己的情緒,她安靜地喝下眼前那碗得忠揮汗熬煮的湯藥,再咬牙擦掉原本敷在臉上的膏藥,然後用得忠打來的水仔仔細細清洗臉龐,但她卻發現在她擦臉的同時,得忠將原本注視她的雙眼別開望向遠方,這個動作似乎刺傷了如絮。

「得忠,我的臉真有那麼可怕嗎?你為什麼不看著我?你為什麼把臉別開呢?」如絮現在的心情是敏感又脆弱,她已經對自己的外貌失去信心,更擔心別人異樣的眼光看她,於是乎別人一些些的反應就會馬上刺傷她,現在的如絮是淚水和刀疤都爬滿整張臉,說不驚人是騙人的,但得忠卻定定地看著如絮,並且堅定地跟她說了真正的想法。

「小姐,您別多心了,我是擔心老盯著您看反而會讓您不舒服,況且咱們也不能沒了警覺心,誰知道背後、旁邊會不會突然竄出幾個盜匪、幾隻狐狼攻擊咱們,我得警醒些啊!」

看著眼前的得忠,如絮知道是自己多心了,她收拾起滿臉縱橫的淚水,靜靜地敷上新的膏藥,沒多的話了,只朝得忠勉強擠出個笑容表示她的了解,接著便倒頭睡去。

看著哭累睡著的如絮,得忠總算暫時放下心中的一塊大石,今夜如絮能夠睡飽吃飽他就滿足了,明天?明天再說吧!

滅了煎藥的火苗、放下馬車後的布簾、斜倚在馬車駕座上閉眼小寐,得忠讓自己稍事休息,養足了精神明天再趕路吧!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