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第四十二回:可憐天下父母心
2010/05/31 17:16
瀏覽442
迴響0
推薦5
引用0

翌日晨起,庭院中大夥兒忙成一團,照顧馬匹讓牠們吃飽喝足的、整理行李行頭好上路的,還有幾個女孩兒在後頭忙著張羅給大家填飽肚子的早膳,全沒人注意到廟宇外頭早聚集了一群人。

「屋裡頭的人,開個門啊!」

屋外一陣人聲嘈雜,聽得出來應是聚集了不少人,只是屋內的人也沒多安靜,吆喝搬東西的、喊人吃早飯的,還有忙著瞻前顧後打點一切的,全沒人聽到外頭的叫門聲。

「秀眉,妳昨晚睡得可好,今天咱們又該出門趕路了,妳得吃飽些啊!」

大師兄李平全然不顧秀眉不給他的好臉色,他一股腦地跟在她後頭,又是噓寒又是問暖的,把秀眉弄得極端心煩卻又不好意思顯露在臉上。

「大師兄,你別淨顧著我一個人,師父交待的事兒您都檢查過了嗎?我還得去看看巧玉打點好那些個娃兒了沒呢!」

秀眉不顧跟在屁股後頭的李平,她自顧自地由後頭膳房走到前院,雖然踩的是碎花細步卻腳程極快地,後頭昂藏八尺之軀的李平跟得緊,秀眉完全不搭理他地逕自前行,只是經過大門時忽地聽到門板砰砰作響,這倒讓她停下了腳步。

「秀眉,妳怎麼走著走著忽然給停下來呢?」

差點一頭撞上秀眉的李平給嚇了一跳,他完全沒有意會到秀眉的反應,只見秀眉一回頭望向他,再望向廟宇大門,李平這才發現了秀眉的發現。

「該不會又是昨天找碴的鄉民吧!讓我去會會他們!」

秀眉伸手拉住急欲奔上前去開廟門的李平,她示意他先按兵不動。

「大師兄,來人是誰?所為何來?我們全不曉得,您就這麼魯莽應門,不怕又該惹得師父不高興了。您暫且在此守著,待我去向師父通報,看看他怎麼說再決定該怎麼辦吧!」

秀眉一回頭轉身過了川堂、進了禪房,將正在收拾東西的張班主請了出來,後頭還跟了幾個師兄弟和師伯們。

「李平,將門打開,看看是誰。」

這門不開便罷,門閘一拉開便看到幾個農人手中拿著莊稼用的鋤頭、釘耙湧進廟內,看樣子來者不善,因此後頭站著的幾個師兄弟二話不說便抄起身旁的兵器或武器,全一躍而上護在師父和師伯面前。

「你們全退下去!」

張班主大聲斥退他的徒弟們,但是聲若洪鐘的他可也嚇著了進到廟裡的鄉民,大家停下腳步不敢再往前絲毫半步,深怕一個動作就要讓兩方人馬動手開打了。張班主緩緩拉開站在他面前的李平和承恩,他走上前去探問對方來意。

「請問,有何貴幹啊?」

只見來者也客氣地收下了手中的莊稼工具,一個個是你推我、我推你地沒人站出來說話,這場面看得張班主是好氣又好笑,顯然這並不是來尋仇或找碴的嘛!

推了半天,終於有個人說話了:「班主,咱們昨天晚上回去考慮了好久,有個事兒想請託您幫忙,但不知好不好開口,想說趁著今早剛從田裡忙完活兒後,來跟您打個商量。」

原來大家手上的工具是剛從田裡忙完莊稼的,壓根兒就不是拿來打鬥用的,李平幾個師兄弟聽了便不作聲地全退到一旁去了,也不再劍拔弩張地圍著他們。

「是這樣的,咱們村裡有個考生最近剛通過鄉試,他正準備要到縣城去參加縣試,但是您也知道,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讀書人平時就手不能提、肩不能挑,近來時局不穩更甭提他得一個人趕赴縣城,怕是人還到不了就在半路上給賊人殺了。」

「眼下這種時局還考什麼縣試,不如待在家鄉當個教書匠便罷。」

一大群人中走出個老叟,白髮蒼蒼,滿臉風霜,腰間還綁著鐮刀。

「班主,咱們做莊稼的一輩子只能給人耕種賺些微薄收入,怎麼努力也出不了頭。現在家裡好不容易有個讀書人,總是盼著能夠給咱們露臉爭口氣,所以再怎麼辛苦也得送他進縣城、京城去應試啊!」

看來說話的人應該是那位考生的父親,看他說得是殷殷期盼,張班主多少也動容了。

古伯看得出來張班主的神情,他上前附耳在張班主旁邊說了幾句話。

「咱們戲班子裡只是多了一個如善,他現在也能照顧自己了,我想再多一個人應當無妨。」

於是,張班主和古伯一陣討論後便應允了鄉民的請託,接著鄉民返身離開廟宇、師兄弟繼續收拾東西、張班主交待李平一些細節,隨後在慶餘班出發時已經多了個人。

「班主,我的孩子就勞煩您了。」

「那他應試的地方呢?縣試過後又要怎麼回來呢?」

「請讓他跟著你們到寧波就可以了,至於他考完之後會先到他寧波的姨父家借住幾天等放榜,若是縣試通過再想辦法進京趕考,若是縣試落榜便先在寧波由他姨父幫忙謀個職,回來也只是種田罷了。」

張班主看了一眼站在他眼前的男子,白淨瘦弱,長就一副讀書人的模樣,這般的身形不要說是做莊稼了,叫他到慶餘班幫忙搬東西都成了問題了,果然他父親的考量是對的。

喚來了柳允文,跟他簡單交待幾句話,讓他跟著允文的馬車。

「班主,咱們做莊稼的也沒有什麼可以答謝您的,這點小小的心意還請您收下。」

老叟挨近張班主身邊,由腰間掏出一包布囊,二話不說便往張班主手裡塞,沉甸甸的。但張班主知道那是他辛苦耕種攢下來的錢,因此打開布囊只取出裡面最小的一塊碎銀錠後,其他的全還給老叟,完全不給他機會再塞回手中。

「哪天等你兒子功成名就時再答謝我更多吧!」

「駕!」

一聲令下整列馬車便上路,馬蹄韃韃揚起了漫天的塵土,慶餘班的人又要開始趕路了,拋下腦後的鄉民,一行人猶如江湖俠客般地瀟灑來去。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