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第四十回:鄉里處處皆殘破
2010/04/20 00:35
瀏覽406
迴響0
推薦4
引用0

日落月升,大隊人馬一路上幾乎沒命地趕路,雖說大師兄李平心裡是老大不高興著,但是張班主一聲令下沒人敢違抗他,直到張班主喊停才敢稍事歇息。

「李平,前頭看似炊煙裊裊,想必是有人居住的鄉鎮,你這就驅馬前去探路,若是確定可以落腳再回來通報,自個兒的安危小心著。」

張班主喊了大夥兒先在路旁稍做停留,就等李平探路結果再行拉拔車隊進鄉裡去。

不一會兒功夫,李平帶回不算太壞但也不是太好的消息:前方是一個鄉鎮,但是似乎已經遭遇過賊人洗劫的鄉鎮。

好歹是個落腳處,張班主也不多考慮便喊了大家動身前往,只是這浩浩蕩蕩的大隊人馬著實嚇著那裡頭的鄉民,打一進村口開始,每個見到慶餘班的人無不驚慌失措地避之唯恐不及,更有甚者還一路高喊提醒著四下鄰居鄉人關門閉戶切莫出門。

張班主見狀,心中大抵已有想法,他叫來李平。

「你傳話下去,大家盡量壓低聲音,別驚擾了民眾,看樣子他們確實剛受過一場磨難,別讓他們再受驚了。」

慶餘班一行人安靜地行經村口、鄉內通道,一直到見著了廟宇才停了下來,張班主正欲入內尋求廟宇住持的收留過夜,門一推,心中卻大驚!

極目四望門內盡是散落的書籍和倒落的佛像,那住持呢?其他的僧人呢?喊了大半天也沒半個人影,最後是廟宇旁的鄉人來應話。

「你們是誰?找住持做什麼?」

「這位大哥您好,我們只是一個過路的戲班子,因為已近日落時分,想要找個落腳處,希望住持行個方便讓我們借住一宿,明天一早即啟程出門,絕對不會給您們添麻煩的。」

來人上下打探張班主一番,看似思忖許久才緩緩開口接話。

「別問了,你們想睡就睡、想留就留,反正現在這間廟沒人當家了。咱們這個村子數日前來了一批盜賊,搶了值錢的東西不說,連廟裡頭的和尚也不放過,他們殺了住持還搶了佛像身上值錢的東西,連同咱們村裡的牲口都帶走了,真是可惡極了。」

在此同時,附近鄉人一個個出現了,他們全圍著慶餘班的人打量。

「你們當真是戲班子?該不會是盜賊喬裝又來偷搶拐騙吧?」

一連串的問題,似乎不把他們的來歷弄清楚絕不罷休似的,還有人湊上前探頭進馬車裡去瞧,這動作倒把馬車裡頭的幾個女孩兒給嚇著了。

「啊!你做什麼啊?」

李平聽到巧玉的尖叫聲,立馬一個箭步上前推開鄉人,但是這動作卻惹惱了更多的鄉人,大家作勢包圍住李平,甚至還有人抄來傢伙準備迎戰。

「不要以為做莊稼的人就好欺負,咱們平時可都有練個一招半式的,上回搶了咱們的牲口那一筆帳還沒算清楚,你們這回又想要搶什麼東西了。」

眼見大家都劍拔弩張預備動手了,張班主知道情勢不妙,連忙往中間一站緩和氣氛,他也喝令李平退到一旁以取得眾人的信任。

「各位,想來您們是誤會了,咱們只是個戲班子,本該唱戲掙錢討生活的,但是眼下這種時局唱戲是沒法糊口的了,因此接受別人的委託幫忙找尋他們的家人。那今日趕路到此,無非希望找個落腳處,明日一早就會立馬驅車上路,不會多叨擾各位的,希望各位行個方便,可否讓我們在此借住一宿。」

鄉人忖量著眼前這些自稱戲班子的人,除了推開鄉人的李平霸氣了些,說話的張班主倒是和善,馬車裡頭也盡是一些小娃兒、女孩,這樣的人怎麼看都不像是盜匪賊人。幾個鄉民商量一會兒後,有人開口說話了。

「你們說你們是戲班子,那可讓人笑話了,唱戲的憑什麼接受別人的委託找人啊!憑那點兒花拳綉腿的能耐膽敢接下鏢局的差事,我看你們是趁人之危要騙人錢財吧!」

「這位大哥,您小看我們慶餘班了,咱們平時練戲也練武,不然台上若沒點兒真功夫,怎對得起看戲給錢的大爺夫人們呢?」

「光說不練假把式,你就跟我過幾招吧!打贏了我才准你們留下過夜,否則現在就給我滾出去。」

張班主被對方逼得有點不知如何是好,他心中猜想來者或許是想探探他們的虛實,也或許只是想挑釁,眼前這一戰是不得不應了,但無論如何總是不能傷到人吧!慶餘班今天只是想找個過夜的地方,犯不著跟鄉人傷了和氣又傷害無辜的民眾。

因此他是不能出手的,雖然對方指名要跟他過招。

「允文,你就和這位大哥比試兩招吧!記得,點到為止。」

對方滿臉怒氣,顯然覺得被看輕了,但就在他出拳攻向張班主時,已然被允文一掌擋下,允文左掌化下對方的直拳再順勢曳引其身驅拉向自己,然後右拳直接又快速地逼向對方,準確又恰巧地停在其眼前,不偏不倚!

不過數秒光景,周遭的鄉人全看傻了,沒人敢再吭半聲,大家全回頭往自己家裡走去,就留下挑釁者還與允文對峙著。

「隨你們吧!最好安分些,若是讓我們發現你們有任何企圖,包管讓你們個個人頭落地!」

撂下這幾句狠話,人也就走遠了,剛剛鬧哄哄的廟門前只剩下慶餘班一行人,於是張班主靜靜地帶著大家進到廟宇內安頓好,準備在此過夜,得來不易也頗讓人心傷的一夜。

廟空了,人走了,月明了,星稀了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