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第三十九回:千里迢迢尋芳蹤
2010/04/15 23:26
瀏覽406
迴響0
推薦5
引用0

夜幕低垂、倦鳥歸巢,這時的得忠卻正忙著收拾東西,準備再帶著如絮趕路。

「小姐,是時候該啟程了。」

得忠輕聲地喚起睡得正熟的如絮,可憐的她自喝下那碗湯藥、吃了些乾糧後,又昏昏沉沉地睡去,臉上的淚跡仍未抹去。

而辛苦的得忠只能在忙完了如絮之後才又匆匆忙忙胡亂吞了些乾糧,再半睡半醒地假寐一會兒。睡覺是為了晚上能夠有精神趕路,但可不能睡沉了,深怕若是一個不留神給睡沉了,不僅沒了提防外人來侵的警戒心,更擔心把趕路的時辰給耽誤了。

所以廟宇外頭報更人的鑼點聲響近時,得忠立時跳起身來。

「亥時了,該上路了。」

自身旁的小盆中掬捧雙掌的水往臉上胡亂潑去,夜深露寒水更凍,得忠被這冷冽到刺骨的水一潑,整個人全醒轉過來。

為了不引起別人的注意,也為了躲開那些燒殺擄掠的賊人,得忠選在入夜時分趕路,趁著眾人都入睡的深夜,墨黑的夜色正好掩護他們的前行,而他就在車頭駕馭馬車、如絮則是安穩地睡在後頭的馬車內。

一如以往得忠對如絮的呵護與照顧,他仍是將她捧在手心裡照看著。

一樣的月色不僅照拂著得忠和如絮二人,也相同地映照在慶餘班一行人身上。

打從離開孫府那天起,張班主可也是日夜兼程地趕路,就怕腳程晚了,追不上孫家小姐,那可是負了孫老爺的請託。但即便是張班主不眠不休地追趕,一大班子的人每天一張口就是要吃飯、一睜眼就是要花錢,路上少不得是得找機會掙錢,加上人多馬多車多,趕路的過程總無法盡如人意地放馬奔行,於是慶餘班與得忠如絮二人是越追越遠了。

趕路過程最要緊的人除了張班主外,莫過於周靖宇了。

也算不清楚多少次,每在眾人休息片刻的時候,靖宇猶如火燒屁股似地猛趕著大夥兒快點啟程上路,每每與李平產生衝突。

「你是沒看到大夥兒累成這付模樣,再趕都趕出人命了,犯得著為了二個不相關的人把大家搞得人仰馬翻嗎?」

這句話才一說出口就惹得靖宇怒目相向,還不待靖宇開口說話,張班主倒已先發聲了。

「李平,做人說話要厚道些,什麼叫不相關的人?怎麼說孫員外可也是拿了錢請託咱們的,咱們拿錢辦事得信守承諾。靖宇是急了些,但是你身為大師兄講話可得斟酌著,別讓底下的師弟師妹們笑話了。」

說到師妹,李平這會兒一肚子的氣不打一處來,他早悶了許久,偏就挑今天一股腦全發洩了,全因他心疼秀眉。

「靖宇滿腦子只記掛著孫家小姐的安危,他心裡可有這幾個師妹的感受啊!成天就是趕路趕路地催著,秀眉也累、巧玉也倦,更不用說婷瑋、念祖、承恩那些個小娃兒了。」

「師兄,您多慮了,我們不會累的。我也贊成師父說的,咱們慶餘班的的確確拿了錢、受了託,再怎麼累也得趕緊找著孫家小姐才是啊!反正大家早顛沛流離慣了,這點路不算什麼的。」

秀眉出面為靖宇說項,底下幾個小女孩也輕聲應和著,這倒把李平搞得更加惱火了,他最在意的秀眉居然幫襯著靖宇反駁他!

李平氣昏了頭,一個箭步上前擰住靖宇的衣領,正欲動手時,張班主見狀更形發怒。

就在張班主即將動怒前,二師兄允文見著古伯對他使了個眼色,二人默契地拉開張班主和李平,古伯邊回頭對大家一聲吆喝。

「多說無益,趕路要緊。全都上馬準備吧!」

一聲令下,慶餘班一行人又浩浩蕩蕩地啟程了。

西湖,離他們還有好長一段路呢!而得忠與如絮早過了西湖往南方去了,這一前一後的距離要趕多久才追得上呢?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