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第三十五回:生離死別莫若此
2010/01/28 02:35
瀏覽612
迴響0
推薦5
引用0

就在眾人飯後忙著整理東西時,孫員外和張班主另外闢室密談,討論的內容是,孫員外希望張班主帶走如善。

「孫老爺,為什麼?我心中納悶,如今如善好不容易回到您身邊,您為何又要將他往外推呢?跟著我們戲班子終究不是辦法,您何苦再受一次骨肉分離之痛呢?好歹是一家人在一起啊!」

孫員外長嘆一口氣,他緩緩低垂雙眼,看著自己的一雙手,再徐徐抬眼望向張班主。剎時,張班主竟被孫員外眼中的無奈、痛苦與悲悽所憾動,若非經歷一場撕心掏肺的折磨,斷不能有如此深刻的眼神。

「張班主,如善和如絮都是我的心頭肉,與他們分開一分一秒都是折磨,但是就算把他們帶在身邊又如何,而今我已經保護不了他們啊!毀了如絮的容貌,我是比誰都痛恨自己,但眼前這種時局,我非但得保她的命、還得為她的貞節著想,那已是萬不得已的下下策了啊!至於如善,我可也仔細考量過,讓他跟著你們是最安全的,慶餘班的人個個功夫了得,跟著你們比跟著我這個手無寸鐵的老父強吧!」

孫員外轉過身去,從一堆雜物中挖出一個包裹,似乎心中早有定見地從裡頭快速挑撿出幾樣物件出來。

一支秀氣的髮簪、一只玉鐲子、一本書,就這麼端放在張班主的面前,看來孫員外是早就打算好的了。

「張班主,這三樣東西要勞請您幫忙一起帶走,時候到了再交給如善。這髮簪是我已逝的夫人最愛的一樣東西,玉鐲子則是如絮的娘留給她的,至於這本書是咱們孫家的祖譜,我求您

話還沒說完,孫員外已經涕泗縱橫、無法言語,為了不讓張班主看到他流淚的模樣,孫員外一個轉身背對著張班主,然而不斷抖動的肩頭更看得出孫員外心情的激動與強忍。

張班主不發一語,他且靜靜地等著孫員外整理好自己的情緒後再繼續往下講。

「我求您將如善帶走吧!連同這三樣東西,能走多遠就走多遠,不管到那裡都不要忘記他是孫家人,祖譜是要讓他記著他自己是從何而來、該回哪去。」

人間最悲莫不過生離死別,眼前的孫員外數月間已然身經數回的至痛至悲折磨,但是他只一心地想將兒女往安全的地方送,自個兒的安危都不顧了嗎?還有那流落在外的孫家小姐如絮呢?此去南方數千里路,他又怎能安心孫小姐和得忠肯定是平安到達呢?

「孫員外,恕我無禮問一句,您就沒想過也一起離開這裡嗎?還有到南方依親的小姐,您能確定她可以安全抵達嗎?現在咱們中國處處是戰事、人人心惶惶啊!眼下的事沒人說得準啊!」

「張班主,您考慮得是,這事兒我也前思後想了好一番,最後決定我是肯定得留下來的。畢竟你們帶著如善已經多一個累贅了,若是再帶著我這個老頭子,路上肯定會給你們增添更多麻煩。再者,孫家不能沒人守著、祖先牌位不能棄置於此、我更不可能帶著牌位讓祖先們隨我一路顛簸奔波啊!所以我留下吧。日後時局穩定了,如善或是如絮回來,好歹有人在此守著、看著、等著他們呀!」

孫員外接著由包裹中取出五吊錢,連同剛剛的三樣東西堆送到張班主的面前。

「張班主,眼下我也沒法求助其他人了,就只有您能幫我,這些錢就當我微薄的謝酬,戲班子一大夥人路上也得有錢好使,只求您讓如善跟著你們走,他可是我孫家一脈單傳的香火了。」

那一夜張班主心中百感交集,原以為將如善送回孫府會是一家人團圓的歡樂景象,萬萬沒想到他面臨的是更多的分離與不捨。

走出孫員外房間時,張班主手上多了那五吊錢和孫員外請託的三樣東西,當下他心中暗自決定,取了孫員外的錢不僅要幫忙保護孫家少爺,他還要趕路追上孫家小姐的腳程,畢竟一個家丁如何能保護一個弱女子一路數千里,他得想辦法找著小姐。

橫豎戲班子都是要往南方去,就當這五吊錢是孫員外給慶餘班的酬勞,只是這會兒慶餘班不唱戲了,改行當起鏢局吧!

而這頭一宗買賣就是孫府的請託了!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