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世間行踏〉奇旺叢林聞象哭(109年11月27日中華副刊)
2021/08/26 11:24
瀏覽295
迴響0
推薦4
引用0

到尼泊爾奇旺國家公園參加「大象狩獵」是難得的旅遊經驗。

 

        去尼泊爾奇旺國家公園「大象狩獵」(Elephant Safari),已經是多年前的事了。那回目睹一頭大象紅著雙眼、低聲飲泣,另一頭大象用鼻子拉著它的尾巴給予安慰,這幕傷感的場景讓我久久難以忘懷。

 在尼泊爾文中,奇旺(Chitwan)的意思就是「叢林的心臟」。位於尼國首都加德滿都西南方約一百二十公里的皇家奇旺國家公園,佔地九百三十二平方公里,是亞熱帶最大的天然野生動物保護區,我們帶著探險的好奇心而來。

 傍晚抵達奇旺納拉雅尼河畔的旅館,這裡的旅館陳設沾染著電影「印度之旅」裡面的殖民色彩,錫壺倒出的尼泊爾紅茶配小甜餅,帶著幾分慵懶和閒適。旅館雖自備發電機,不過電力只夠供應到晚上八點,我們趕在「停電」之前,好好的洗去前幾天在安娜普納群峰健行的僕僕旅塵。入夜後,吹熄小木屋內如豆的燭火,流洩進滿窗月光。

 沒電燈也沒電話,清晨五點多,服務人員一間間敲門Morning Call,天還濛濛亮,就展開了大象狩獵。原先以為是「騎大象」,現在才知是「共乘制」,大象背上除了一個象伕外,還背了一個四方型的椅架子,四個遊客各據一方。搭上象背的地方,是座離地三、四公尺的高台,生平第一次坐在象背上,只覺得象毛刺得大腿隱隱作疼。

 納拉雅尼河上還罩著晨霧,一隊馱著遊客的象群,緩緩涉過一米多深的河面,邁進蓁莽叢林中。龐然大物的象,踩在地面上竟然闃無聲息,在人肩高的象草叢間迂迴,有如一隊垂下砲管的坦克,正待命向前突擊。我們則像一隊搜索尖兵,屏氣凝神觀察著四周,提防隨時會出現的狀況。

 公園裡有超過四百五十種野生鳥類,更有瀕臨絕種的犀牛、鱷魚、老虎、熊等珍稀野生動物,騎著大象高高在上,又能在沒有道路的密林間穿梭,視野比乘吉普車棒多了。

 經驗豐富的象夫駕御著大象追蹤野獸,一面揚著手中的釘棒,指引遊客們觀賞。一群群梅花鹿、山豬在草叢間奔跑而過,孔雀在木棉樹上展翅,幾隻像披著厚重甲冑的印度單角犀牛,抬起頭注意週遭的動靜,這一切畫面都沒有聲音,彷彿放映一場默片電影。拍照時心情有些緊張,生怕相機的快門聲,驚破這片美景。


在晨霧繚繞的叢莽中,發現三隻稀有的印度獨角犀牛。


 世界上只剩五種犀牛,我們在動物園常見的是雙角的非洲白犀牛、黑犀牛,亞洲的三種犀牛都只有一支角。和蘇門答臘犀牛、爪哇犀牛比起來,奇旺國家公園內的印度獨角犀牛族群數量稍多,但也只有一千七百多頭,其他地方難得一見。

 聽說奇旺還有孟加拉虎,不過應該都在國家公園沒有對外開放的區域,觀光客是不太可能看到的。沒看到老虎沒關係,至少降低被老虎吃掉的風險。

 園區內倒是有一些黑熊的蹤跡,從森林中被扒開的蟻塚和淌著蜜汁的蜂巢,就知道曾經有熊出沒。我們的象伕發現一隻黑熊,趕著象群展開包抄,沒多久便將黑熊團團圍住,遊客紛紛欣喜的獵取這罕見鏡頭。

 這時才發現黑熊背上背著一隻小熊,母熊基於保護幼崽的天性,竟不知死活的朝向最靠近的大象撲去。那頭大象突然受到攻擊,嚇得幾乎人立起來,象伕怕摔傷象背上的遊客,揮舞著釘棍猛敲大象的腦袋,好不容易才讓它安靜了下來。

 歸途中,那頭被打的大象紅著雙眼,發出嗚嗚啜泣聲,彷彿有無限委屈。另一頭年紀比較大的母象跟在它後面,不時伸出鼻子拉拉它的尾巴,或拍打它的背,好像在安慰它「不哭!不哭!」。

 離開叢林深處,涉過寬闊的納拉雅尼河,太陽已高掛天際,我們繼續未竟的旅程。這些年來,我似乎還聽得見那頭大象的哭泣。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