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思想的守護者
2009/04/21 22:54
瀏覽437
迴響0
推薦8
引用0

Hatshepsu女王在位期間令她的建築師Senenmut 在底比斯的山腳建了一座歌頌她的神殿.

裡頭的壁畫記載著Karnak 神殿方尖碑從Aswan 運送的過程, 打獵的經過, 出海外交的情形, 以及她出生被封為太陽神Amun之女的過程.

Hatshepsu是埃及歷史裡少數的女法老, 帶來安定豐盛統治. 讓我想到了唐代的武則天. 只是在Hatshepsu執政的15年後被自己的兒子 Thutmose III篡位奪權. 政變後歷史記載著Thutmose試圖把女法老的雕像壁畫破壞殆盡.

歷史不管到那裡都一樣, 它記載著不只是發生的事, 而是人心的複雜. 散佈在世界各文化的歷史似乎都存在著某些熟悉感.

6千多公里外的台灣正也在重複著一樣的足跡. 我們正從一個集權英雄重崇拜的社會轉型到個人主義台頭的時代. 它們之間的對立如同基督教與回教之間的矛盾. 千百年不曾停止.

從山谷的轉角下車, 不同於整車的觀光客直接被載到神殿的門口. 從山谷的入口走向神殿又是一段數公里的腳程. 在這過程我體會到了建築師的用心.

神殿緩緩的從山壁的角落如日初般的出現. 雖然這建築體的宏偉度不及她老祖宗的鬼斧神工, 但在底比斯山壁的角落再也找不到比她更耀眼的位置.

她靜靜地座落在死亡的山谷邊, 卻散發著諷刺性的生命力, 顛覆以往法老永恆地埋在死亡谷裡.


對於一個建築的欣賞除了在它的周圍觀察外, 我決定要把這接近的過程也定意為必要的項目. 她的表情似乎隨著距離, 豔陽及我當時的體力慢慢的在變化.

只是不知20年前在這發生恐怖份子屠殺遊客的那個早晨, 神殿是否哭泣著還是等待著血腥的祭典, 千年一次的奉獻, 平息無知人們的需求.

Hatshepsue神殿的廣場不同於其它法老們, 這裡的神像很少, 沒有壓迫性的權威感.
取而代之的是建築乾淨的線條及整 體寬敞的空間感. 她不會給我距人於千里或令人崇拜高傲不可攀的冷冽. 返而覺得這是一座敞開雙手的神殿, 歡迎光鄰. 這在古埃及的建築是很少看到的.

走上第二階的神殿, 看到的是一隻孤獨的赫魯斯, 守護著眼前的天空線及廣場.

心事從重重的, 不知在煩惱什麼, 它又那麼的悶不肯講.

在埃及的文化裡一般人是進不了神 殿, 祭司們會在門口接受人民的奉禮, 再轉交到神殿的祭壇. 如此神殿永遠對百姓是神秘. 祭祀裡有文字的記錄, 知識的累積, 是神殿外所沒有的. 不難想像為什麼神殿老是神秘稀稀讓人看不清裡頭在作什麼.

祭司成了老百姓思想的守護者.

Photo: 2008 Oct Egypt - Part 4-A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