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打鐵舖子 《多舛》
2019/12/26 00:34
瀏覽729
迴響0
推薦53
引用0

                打鐵舖子 6《多舛》  

    元宵前一天二丫偕著順子高高興興地回到家,晚飯時二丫邊吃飯邊比手畫腳的述說在順子家的點點滴滴。爹娘知道這妮子不光已徹底收服了順子,看樣子連順子全家的心都讓她給擄了,爹娘微笑頻頻點頭。開工之後順子手腳更麻利了活兒更是搶著做,有時甚至讓師傅覺得自己好像多餘了。師傅眼看以往收了工就洗洗睡的順子,現在卻經常頂不住二丫軟磨硬泡,洗過澡就得陪著出去花前月下的,這要是哪天在外頭保險沒關好槍走火了可就難收拾,姊姊還沒嫁妹妹倒是不得不先嫁人,左親右鄰肯定會說得很難聽的。

    可是大丫平日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倒是令人愁,大丫已十九歲了在這裡前後左右十里八鄉,二十歲還沒出嫁就算老姑娘了。老是蹲在家幫襯也不是個辦法,如果當爹娘的再蹉跎只怕日後更難找到婆家,但儘管心急總不能像推銷貨一樣主動出去放口信。嗯!得讓她娘先探探大丫的心思意向,不然哪天有空去找那媒婆試試也是個辦法。

    事有湊巧,媒婆打聽到鐵匠家裡有兩個姑娘尚未嫁,正好一個十七歲一個十九歲趕緊跑來說媒。獲知二丫心有所屬已經跟年輕的二師傅在拍拖,只剩大丫還待字閨中,好在大丫對說媒這事兒也沒啥意見。沒過幾天媒婆正式來說親,當獲知對方大都是讀書的家裏也還算殷實,若大丫嫁過去當不至於辛苦過活,爹娘心想往後的外孫也應該更有文化,於是遣媒婆回去讓未來親家合八字。事情出奇得順利,未來親家合了二兒子與大丫的八字,認定二媳婦兒非大丫莫屬。於是雙方商定吉日吉時,幾經商洽談妥聘禮嫁妝等,在鞭炮熱鬧聲中完成親事。

    時光流逝似乎一眨眼大丫嫁了已近二年,大丫性子本就比較穩重,謹守婦道侍奉公婆與大伯小叔等,只是夫婿仗著家道殷實時不時地打牌喝酒而且每喝必醉,讓大丫常忙著清洗穢物甚至獨守空閨。爹娘獲知後不免嘀咕,這要啥時候才能抱得外孫?

    二丫羨慕姊姊已結婚了,自己只比姊少兩歲,心想跟順子正式拍拖已好一段時間,雖然大家早已默許認可,但頂多只牽牽手都還不曾親親摸摸的,啊!我怎會那樣想?可別變成花癡不禁一陣臉紅心跳。而且自己竟然再也沒像從前一樣欺負順子,還前所未有的常貼心遞茶水幫擦汗,這等毫無顧忌地公然曬恩愛,使得師傅爹實在看不下去,有一次忍不住邊揮鐵槌打鐵邊笑罵:

「我說二丫!怎沒給爹擦汗端茶只給順子?是不有了情郎就忘了爹娘?」二丫一跺腳嬌嗔:

「爹!說哪話,好啦!等你們再燒鐵我就端茶孝敬,以後我記得就是。」

    這天早上忽然親家那邊的人來報信:女婿一早去山裡見朋友喝春酒已兩天沒回家,但那朋友卻說當天只打一輪牌,他手風不順吃過午飯就回去了,這下子大家才驚覺不妙。師傅交代順子撐起打鐵活兒,跟著來報信的去親家那邊組了一班人馬搜尋去,才搜尋大半天果然在山溝裡找到遺體,旁邊不遠還有一支酒瓶子。近暮一眾人將遺體扛回,把大丫哭得死去活來。

    從此師傅經常長吁短嘆憐惜大丫命苦,也逐漸無心幹活,可是打鐵活兒有些還是訂製的,無法像賣雜貨說收就能收不得不繼續。想想這幾十年也攢了不少錢,雖不到大富卻也夠順順當當的過下半輩而有餘。心想:要不收手讓順子幹?這舖子遲早也會是讓他撐門面的,但這麼多活兒光靠順子一人也不成。突然猛一拍大腿:再收個徒兒幫手不就成了?於是邊收工邊問順子:

「我說順子!你家那邊是否還有人願意來學打鐵手藝?」

「師傅!上回在家時確是有個遠親問過,我回說要問師傅加不加人手。」

「唉!你這悶葫蘆怎不早說?」順子回說:

「師傅!就現在這些活兒我倆已足夠應付所以沒說,也不必多開銷。」

    正當師徒倆收拾活兒在商談時,忽然看見大丫揹著一個大包袱手上還提著小包包,沒進入舖子在門口站著,一見爹出來就淚流滿面跪倒。師傅大驚愣住了還沒來得及問話師娘獲二丫報信衝了出來:

「我說大丫!妳夫婿過世好像才百來天妳怎回來?」大丫一言不發只是跪著抽泣流淚,師傅見此情況憑經驗已約略猜出端倪,沉著臉拉起大丫牽著手入門:

「去裡頭洗洗換家裡的衣服再細說,換下的晦氣就丟了,包袱裡的衣服想留下也得洗了曬過再穿。」

    原來公婆認定大丫命中肯定帶凶煞,還聽那請來的道士說是白虎掃把星,肯定因而煞死了二兒子,於是在二兒子過了百日後說好說歹的將大丫給請出門。第二天師傅也不幹活了,氣呼呼地出門找那無情的親家理論。雖然明知道這下子已無可挽回情勢,但就是必須討個說法。親家說是他們請教那道士,他也不敢保證能鎮住大丫這隻白虎不再開口出事,嫁妝軟細已還給大丫,聘禮就不需退了算是賠償,死活不再接納大丫。 《待續》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小說
上一則: 打鐵舖子 《情深》
下一則: 打鐵舖子 《見家長》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