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舊作~女兒的第一件小禮服
2010/05/23 14:02
瀏覽141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朋友一向稱我為糊塗媽媽,總是忙著照顧別人家的小孩,忙碌緊張之餘,就把自己的女兒給忘了。

  這兩三天,可能是母愛的光輝作祟,突然好想好想我家的外星女。

  上星期女兒打電話告訴我,她的學校將於下個月,於台北國家演藝廳的小廳,舉辦一場音樂演奏會,節目中有一曲目是她的個人獨奏。因此特別打電話來與我商議,是否同意讓她跟同學一起去訂做一件小禮服?
  我二話不說的就答應她,因為這件小禮服我已欠她多年,一直以來每次去聽音樂會,看到台上的演出者穿著美麗禮服時,心裡總是想著,如果我女兒也能擁有一件類似的禮服那該多好!可惜我是個窮媽媽,因阮囊羞澀,一直無法兌現心中暗自對她許下的承諾。

● 窮媽媽 & 才華洋溢的天才女

  女兒是個古靈精怪,音樂、跳熱舞、話劇、啦啦隊、全都一級棒。擁有全國音樂比賽,柳葉琴個人獨奏國小組、國中組、高中組的第一名紀錄。

  她六歲才開始上鋼琴課,可是就在我還沒有能力買琴,她就得到學校鋼琴比賽低年級組的第一名。小學二年級考進音樂班,主修柳葉琴、副修鋼琴,其中柳葉琴曾得國小組個人獨奏的全國第一名。

  遺憾的是,音樂班的學費,真的讓我這個窮媽媽無從於負擔,徵得她的同意,改讀一般國中,並順利考入高雄女中。

  因為孩子真的喜歡音樂,為節省昂貴的主副修授課鐘點費,她提議:鋼琴自己練,保持國小音樂班時穩坐第二名的水平,只要不退步就好;柳琴則每隔三年讓她隻身到大陸跟名師學藝二十天。所以整整有六年時間,沒再繼續接受鋼琴、柳琴的個別授課。

  去大陸學琴的收費是這樣的:授課鐘點費、吃住全包,一天收費一千元台幣,所以去大陸二十天,包括來回機票、零用錢,每次我都準備三萬元。

  有道是:「老師引進門,修行在個人。」回來台灣後,就得靠她自己勤練。

  孩子說,在大陸每天至少都得認真練琴六小時,二十天下來,共有一百二十小時的功力,就等同於上了三年的主修個別課。因此她能維持比賽常勝,演奏水準絕不輸以練琴為主業的音樂班學生。

  行筆至此,倘若孩子喜歡音樂,有心學音樂,並且大人也能全心支持。其實窮人家的小孩也是照樣可以學音樂的,可以像我們這樣便宜的學音樂。在孩子喜歡且認真的前提下,任何困難都會變得不再是問題,而且是全都可以克服解決的。

  很多家長都說我家女兒有音樂的才氣,其實外人哪會知道,之所以可以分別在不同階段,得到國小組、國中組、高中組全國音樂比賽柳琴獨奏第一名,全都是靠她主動勤練得來的呢。

  一般人都只看她戰績輝煌的一面,從沒人會來問她一天練琴多久?是真的喜歡音樂嗎?當然也看不到她練琴時非常專注、認真的模樣。

  學習的路上,我一向主張快樂的學習,再則我也沒有多餘的財力,所以從不主動安排她學東學西,能省則省,不能省則自己教。她從沒上過安親班、才藝班、音樂先修班,甚而高雄女中的那三年,她也是班上唯一沒有參加任何補習的人。

  朋友常說我養到這樣的小孩,真的很幸福,她什麼都自己來,自己決定後再找我商量,例如鋼琴是她自己要學的、主修樂器是她自己選擇的、科見美語也是她自己想上的、國立台灣藝術大學是她自高一就立定要就讀的…..她的人生全都由她自己做主,我只負責給意見、然後付錢,再來便是一串的叮嚀再叮嚀:「記得喔,當拿定主意後就要堅持下去,不可半途而廢喔。」

  她是個貼心、懂事的小孩。知道我是個窮媽媽,每次遇到有需要花大錢的時候,都會先問我:「媽媽,我們家現在有錢嗎?我想學.....」她知道家裡的每一分錢,都不能隨便浪費,所以至今她做每一件事都能貫徹始終,相當堅持的走向她的目標。

  「堅持」兩字讓她的學習,一路走來風平浪靜,順遂得不得了。

  她真的很棒,不但不用花補習費,而且高一下學期開始,連每學期的學費也全靠她每週一次到殯儀館跑si so mi打工賺來。

  她高雄女中的班導師常擔憂的來電話:「徐媽媽,聯考快到了,孩子的功課每次都是全校類組的最後第一名耶…….」

  「老師,沒關係啦,德智體群育,雖然課業成績是全校倒數2 %,其他德體群育她卻是全校前面數來2%,而且她為了讓我安心學東學西,還得幫我顧漫畫店,假日跑樂團打工,身兼數職的她,沒有任何補習能有這樣的成績,真的已經很棒了喔。」

  儘管我嘴裡說得輕鬆,心裡真的也會擔憂:我會不會是她的絆腳石?她若考不上她理想中的國立台藝大,會不會是因為我拖累了她.....

  今年二月,朋友們面對大學學費節節高漲,個個搖頭嘆息:「栽培小孩真不容易哪!」只有我噤聲不敢回應。在朋友眼裡,歹竹出好筍,傻呼呼的我竟能生養出精通十八般武藝的陽光女兒,著實讓她們又羨慕又忌妒的。

  養育我家外星女,真的很省精神、很省體力,也超級省錢的。大項的支出如補習費、琴課鐘點費,能省則省,能免則免。連小項的如:正式上場比賽的禮服也是東拼西湊的很克難,甚而高三那一年的比賽,她是穿我年輕時的衣服上場的。

  隨著她的琴藝愈來愈精進,未來一定會有更多的表演場次,所以今年再是辛苦我都得送她一套小禮服呢。

【註:這篇文章寫就於女兒讀大一那一年,如今女兒已經研究所二年級,並順利在苗栗教小朋友柳琴,看著她在課業、教學、生活、感情皆如意,我這個做母親的,就更加寬心了。】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