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美麗福建.清奇河洋
2017/04/13 16:04
瀏覽22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榕城以北,鄰接閩東;沿途福州至溫州的高速,穿越重重遂洞,連接座座長橋,大型起伏路和彎道組成的一邊是海灣,一邊是崖壁。在碧海長天羅源灣畔北麓高地,祥雲青山裏的這一盆地古稱——河洋。

 

河洋,山是河洋極顯著的特點。山把河洋一切都包涵囊括了。山將河洋最好的風水都占去占盡了。除了層出不窮絡繹不絕連綿不斷的山,你搭眼看上去,河洋還有些啥呢。

 

“天地與我並生,而萬物與我唯一。”河洋人一天只要睜開眼睛,首先撞入眼簾的,是形態各異的山。攔擋河洋人目光的是山。左一架,右一架,前頭山,後頭山,擁擁擠擠,沒完沒了。山的起伏、豐豐滿滿,就這樣,構成了河洋,塑造了河洋,成就了河洋。

 

河洋的山,徒步半天掙扎不出它的襟懷。山把河洋擎舉很高,河洋人都是山中的人。山裏漢子,山裏女人,山裏娃娃,山裏老頭老太。

 

綠把河洋浸染了,浸染得色彩彌益昭彰。鬱鬱蔥蔥的森林,蒼黃紅土,紅薯,黃金一般的稻穀,葫蘆南瓜,加上黃皮膚黃臉的村人,一年四季,河洋山區的主色調竟是如此的富足而鮮明。河洋的山有綠,但那是在春風悠悠時候,那是春日融融的時候,那是春雨瀝瀝的時候。那是在山腳,那是在山腰,那是在山陰。

 

山,是我的良師益友,是我的精神家園。“自然化人”也即自然界萬物的人格化、人性化。人的情感,自然與人精神上的互通的生命體。一山一水一石一沙一草一木都顯得格外可愛,格外親切。美麗的河洋,一條小溪水在流淌,一溪碧水橫貫村莊,山不轉水轉。所謂的河,是碗口粗的溪水彙聚成河蜿蜒曲折,弱勢勢的這種東西,碧綠的河水從小鎮西邊往東而流,夜晚山城墨綠的河水顯得更加深厚。愚者似乎忘懷自己是成長在這座山城。河洋的這條河仿佛是一條琴弦,混雜著甜美與美麗悽楚的詩意。這是如夢一樣的境界,令人無法用語言表述。河水,很清;空若無所依。禪意深深如許,化為一片依稀可辨的浩淼和虛無。河水清澈可鑒。絲絲水草、粒粒卵石,偶現魚遊,盡收眼裏,那是一種能洗滌心靈的清明。小河水的流聲,反復體驗這種獨特的聲音,心中如同喝下了一碗清甜的水,心境由低到高產生了巨大的震撼。

 

河洋離羅源縣城30多公里,這裏山高路遠,寧、羅、古三縣交界,交通便捷。走進河洋,一座氣宇軒昂、古樸凝重,壯闊高大的建築群令你耳目一新,它是河洋的象徵,是河洋人的一種驕傲——陳太尉宮。陳太尉宮整座建築物由一組建築群構成,總建築面積達1200平米。殿堂寬廣、厚簷高翹、斗拱層疊、枋梁縱橫、雕欄彩塑,可謂高雅大方又造工精細,氣勢恢宏的“江南瑰寶”,走進宮中就如走進悠悠的歷史。陳太尉宮始建於五代初期,後曆宋、元、明、清四代擴建,數個朝代風格集於一體。1985年,陳太尉宮被列為省級文物保護單位,16年後又獲得了國家文物保護單位的殊榮。解讀陳太尉宮歷史的不僅僅是史學家,尼俗學家,還有建築學家,陳太尉宮因建築技術高超,風格獨特,具有研究和觀賞價值。上海同濟大學的古建築專家把它譽為“江南古建築的瑰寶,”給予很高評價。走進殿堂仿佛這人間只有美好,美麗、歡樂和幸福,令人欣喜若狂。古老的建築物形成於不同朝代。正殿為南宋原構建築群的精華所在,經歷900多年的風雨保存至今。正殿建築式樣典雅樸實,斗拱層層裝飾襯托,保持建築風格統一,令人欽佩宋代建築工匠絕妙的建築技藝。陳太尉宮建築群各部分相互通連,渾然一體。宮內彩塑展現歷史的長卷,讓人們品味到獨特的文化內涵。回首這座歷經千年風雨滄桑的深山古宅,歲月痕跡中仍能感到昔日的風采。精美絕倫的建築群體,令人賞心悅目,在明媚的春天裏,我們重讀著古人交給的歷史碎片,特色獨具。陳太尉宮香火甚盛,處處閃耀著中華文化藝術的光輝。站在宮前眺望山水、民居自然天成地勾勒出一幅水墨世界,如詩如畫。大宮與小鎮文脈深厚,源遠流長。古代相傳,新春上元翌日,藻林境為紀念傳統佳節,眾民歡呼、鼓樂喧天、鞭炮齊鳴,旌旗高揚,護恩主陳公太尉出宮巡迴河洋三十六境,村村供香、鳴炮迎接表達人民對一年風調雨順、國泰民安、五穀豐登、平安吉祥的祈求,表達人們的美好祝願。是河洋人民生活文化的一部分。千禧年元宵我正趕上節日,夢中傳來遙遠的嗩呐鑼鼓聲把我喚醒,親睹了這場波瀾壯闊的壯舉,為這次盛景而感慨。

 

河洋,地靈人傑,山水旖旎,民風享樸、人與自然和諧共處,河洋人秉性正直,待人真摯熱情、鄰里和睦相處。一個自然村就像一個大家庭,人們親密無間,不分彼此,是河洋人自然俗成。一片片粉牆黛瓦的民居,幽雅古典,黃綠相間的稻田,山青水秀,蜿蜒的石板路、斑剝的磚牆、古老的讓人產生一種從未領略過的激動。如嶺兜、沙阪、林家、中房、曹灣、乾溪、上宅等,是明清古建築的典型代表。這些“山裏水鄉”的古村落,是一座座建築藝術的博覽園,村落裏有著江南風光田園詩般的意境,高高低低的樹、彎彎曲曲的河,黃金季節稻花香。遠處眺望,白色的牆與古屋,在一片黃燦燦的稻田上透出恢宏之氣,又有一種田園優美景色,門前小河流水潺潺,白鴨戲水;石磯上,村婦洗淘素;古樸深厚的石橋,徜徉在這些古村落,真讓人感覺走進水墨畫中。河洋的這片寧靜的土地,一棵古樹、一段殘壁斷垣、一支牽纏古藤、都有一個傳說,一個典故,古樸的習俗和燦爛的文化讓人陶醉。

 

河洋,每當夏秋,可看到不同季節景色,秋天西風蕭瑟,滿山落葉繽紛,將山村裝點出絢麗的色彩;天空純淨明亮,山明水秀,空氣清新。冬日的山城北風冷冽地長驅直入,偶爾還飄降瑞雪,以優美的舞姿,冉冉降下,使人在陣陣喜悅中忘卻寒凍。“山麓豔秋山頂冰”,對久居都市的人來說,這一切都是那麼遙遠而親切。臘月河洋,農家人家家酒香四溢,因山高寒冷喝上一杯金黃色的美酒是一種無限的快樂,不僅是享受一種美食,而且是在感受一種文化。好客的河洋人民見面上茶,捧著透明的玻璃杯,杯中三起三伏的綠茶讓人從中感悟到人生況味。綠瑩瑩的茶葉從中讀出日月和乾坤,喝在嘴裏有一種說不出的醇香。

 

一路青山水,不亦樂乎!

 

“山不在高有仙則名。”在河洋典故棋盤山有三仙下棋樵夫忘歸之說,因此而得名。高山看日出,棋盤山奇觀是一道美麗的風景。從少年時期留下的越來越不真實的記憶中去尋找,少年時期見慣不驚、熟視無睹的景色,荒草遍野的窮山僻壤也不遜色。那是十多年前的重陽節,與友登上高峰,站在高峰頂巔,真有一種“會當淩絕頂,一覽眾山小”的感覺。清晨的高山荒原小道上到處飄著野花散發出的陣陣清香,讓人產生無限遐想。疑入“天蒼蒼野茫茫”的天山草原,兩岸清山重回,野花爛漫、悠閒自在的雲霧。少時與大人們一樣,對濃濃的霧沒有什麼好感,它阻斷了我們視線,使大大小小、高高低低、形狀各異的山峰全都變成一片混沌,因而使村莊及其周圍的景色成為單調的灰白。這次登山,對霧的感受卻大為不同。它是那麼變幻無窮,又是如此的虛無縹緲,如詩如畫。霧使得山村的景色不像其本身那樣直白,增加了景致韻味。晴天的早晨,霧為高山的山頂戴上白棉絮狀的帽子。雨後初晴,半山腰的帶狀雲霧更像是山在學習山鄉的男子漢,在腰間松松地紮了一條手工紡織出的白布做成的寬大汗巾;散佈山坡,山谷的霧團,有的像團團棉絮或巨大的蒲公英花絮,隨風翻滾,不斷變換著形狀,有的像頑童隨意塗抹在紙上的灰白色彩,或濃或淡,或大或小,長時間一動不動。但所有的霧都會或早或遲、或快或慢地,從河川、山谷向上移動,最終離開生育它們的大地,進入空中升騰為絢麗多次的雲彩。它在告訴山村的人們,生物都是在一心向上,不斷進步提高的同時,也使他們從有關人間世界升入天上成為神仙有了生動的佐證。金秋寶勝,紅葉飄飄揚揚,日麗風和,花草繁盛,遠處山色蔥蘢,寶勝的深秋久久難以忘懷。西天晚霞,歡悅的笑聲中默然地回味著這座神仙福地。濃郁的神話氛圍孕育出獨具韻味的文化。平淡無奇,樸實無華,深刻而真實。回想起山中,靜謐的草原仿佛能聽到空氣的流動,遠處的身影早已淹沒在茫茫綠草之間,茁壯茂盛的綠草油綠油綠的在陽光下閃著盈盈的光。各色野花兒靜靜地點綴於綠草之間,有黃的、紫的、粉的、白的,甚至還有綠的。與都市裏供人觀賞的鮮花兒有所不同;這裏的花兒、顏色雖豐富,但一律淡的,必須近觀、方能識其本來的面目;順手摘它幾朵放到面前,竟然幾乎聞不到誘人的花香。年年歲歲,春榮秋凋,默然無聞,與世無爭。

 

河洋境內最高的山頂旗峰,屬羅源高峰之一,從河洋盆地到山頂需要走上十餘裏的石級土嶺。古今羅邑有識之士、文人墨客以登高鶩遠,壯懷謳歌,登上高峰之巔。以山之高,看日出便成為志士所好,登高鳥瞰,遠眺霧色的榕城秀景一頭迷失在遠處的煙霧中。晨曦微露,花草靜穆,山鳥啁啾,荒蕪有煙。忽天空出現一抹緋紅的亮色,美麗的東海邊江口上一輪紅日冉冉升起,沐浴在柔和的光輝裏。四望可見河洋境內四面群山環抱,霧都濛濛……透過歷史的隧道;我們似乎看到當年頂峰下行人徒步省城道路是從這兒延伸的情景。這些穿山越嶺逶迤盤旋的小路不知浸染了多少河洋人的心血和汗水。似乎看到當年行人的悲歡離合,當年的滿腹愁緒……生活本來就是這樣,不斷地延續著,河洋人卻一代代頑強地繁衍下來,生生不滅永恆存在。

 

“靜謐渾然天成景,湖水清平波浪無,青山在枕鷺結伴,山映湖景碧連天。”平靜而澄澈的下大洋水庫,這裏原是下大洋村,1985年為建庫拆遷蓄河水而成湖。湖水;遠看它藍得如寶石、翡翠、纖塵不染,冬日像雪山的眼睛,苦苦地在守望遺落在這裏的傳奇,湖水在安寧的沉睡之中。植樹種草,湖光山色,青山疊翠,惠風和暢。站在庫區壩前,滿眼青山,其氣雄渾,或突出半空,或團簇相擁,實在觀之不盡。水庫下游,古老的溪床益發靜謐清幽。初入山溪,頗有一些可愛之處。有些溪床已經乾涸,露出岩石;有些溪床則小潭散落,潭水澄碧,魚蝦遊於其間,令人生愛。流水沿途而下,溪、峰、岩、瀑、潭、霧、湖等山水景觀,形成奇特的溝穀斷崖地貌,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天成奇峽溝壑縱橫,山石崖峽,險幽雄奇,群峰競秀,渾然天成。高山深澗的磅礴氣勢,又有奇石修樹的玲瓏秀美。過去每提起百丈,鄉里人認為那裏是一個死亡之海,1970年挖山築路建造縣級電站,百丈從此讓很多遊客嚮往。居高俯瞰百丈瀑布飛瀉而下,如同萬馬奔騰,發出雷鳴般狂吼,鳴鐘擊鼓震撼山谷,似天籟之音;摧冰碎玉般地從綠如碧玉的峭崖中淩空而下,濺起漫天水花,好比千萬顆珍珠撒在空中,漫灑在鱗片狀的崖壁上,形成一幅幅水簾。珍珠潭路途艱難,順道而進,峽谷裏空中霧水有些寒意。叮咚作響的水流和著清脆的鳥語,讓人覺得似乎誤入了人間仙境,太陽的折射閃爍光芒尤如夢幻奇觀名不虛傳。只見遠山近水脈絡分明,溪水兩岸盡是連綿芳草鬱鬱蔥蔥,眼前恍若畫家隨手塗抹的幾筆寫意山水,由深入淺,由濃及淡。臨近瀑布和河岸,在瀑布湧流所產生的巨大氣浪作用下,也好像要退避三舍,為奔騰而下的河水讓路。河水繼續東流,河谷中形成了幾次大小高低不一的瀑布,深潭。深山峽谷的景觀卻是非常的典型,河水穿行於岩石敲擊河床一遍遍轉入幽谷長潭,水繞岩行,經過激流險灘搏擊浪濤翻卷,漩渦密佈。誘人的瀑布、深潭、溪流、峽谷,伴隨東去的流水帶給你一個悠遠美妙的遐想。在灘上望溪水,像橫臥水面的音符,發出的卻是陣陣笑聲……

 

古時候這裏有一年天旱無雨,眼看著百姓辛勤勞作只能落得顆粒無收,鄉民們向上天祈福普降甘霖,河洋豐上裏十三境戶戶吃齋數日,齊備供品香案在龍王公壇前祈求龍王公行雨,山城裏鑼鼓喧天,彩旗飛揚,鞭炮聲聲,萬民敬香行拜,終於感動上蒼玉帝普降甘霖禾苗滋長,百姓歡呼、歌舞昇平以謝龍王公顯靈,於是塑造龍王公真像供鄉民敬仰,在羅邑傳為佳話,留下美好的傳說。

 

生活在這個大山裏,村前的小溪水日夜不停地流,流著詩,流著畫,流著許多趣事兒,流著無盡的美感,流著無盡的歡樂。河洋,她的美陶冶了多少人,孕育了百代人的幸福和歡樂。河洋,歷經百年風雨,大自然的造化,千秋歲月的磨礪,放射著絢麗的華彩。構成一幅幅天然山水畫卷,詩一般的美麗,靜靜河水情悠悠……由於思鄉心切,在遙遠的我聞到,母親河的乳香,讓我回憶故鄉,欣賞著你開滿鮮花的山地。

 

躺在石橋的大璃石上望星空的經歷培育了我全部的想像,溫情令我難忘。河洋是我生長的地方,在我睜眼看世界的時候看到的都是田野風光,男人樣的群山和黃金般的稻穀。還有看雨過天晴,觸天接地的空中彩虹,瑰麗無比,每次彩虹的出現,村口圍滿了鄉親用各種動作和語言比劃著感謝老天的恩情,讚頌無邊無際的大美風景。

 

月光下的山谷所有的景物都像夢幻一般,而一叢叢的稻草根象花一樣簇簇落地的月光,在這樣的夜晚,我感到山中的夜色如此寧靜而美麗,恍惚間,我不知道自己是在尋找一份美妙夜曲,還是在采拾月光的靈感。由於這是冬天裏夜晚,草叢中一些夜露都結成了薄冰,稻草根踩著嘰嘰作響,村莊如此安祥,留下只有那份純真,還有和我作伴的孩提時代摯友的竊竊私語,我再次感受高山上平靜與快樂。月光照亮了美麗的曠野,一座座山頭象少女一樣美麗,凝視村莊滲出無限光芒。月光透過小河床流動的河水卻似西施浣紗那般浪漫美妙。月光與水,以如此的君子風範教化著我們生存和繁衍。

 

故鄉與我息息相通,隱隱地滲透我對那塊土地的永遠懷念。夢中的旌旗使我常常回眸!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