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關於無奈】
2008/04/04 14:28
瀏覽419
迴響0
推薦12
引用0

    我不過是個跌倒過幾次的人,說「無奈」,怕是還太稚嫩了些。少了些歷練數載的滄桑,我該是沒什麼資格嚷著「無奈」這個字的。

    幸而,多半真切的無奈,只適宜細細苦吟。

    例如孤獨。

    老是佈滿蛛網且人跡罕至的小小部落格中,關於我──現在的我──一片空白。倒也不是沒想過要振興一回。只是,當盯著掛零的來訪人數,心裡頭某些部分的感情是又淤積在胸,且傾洩不出。甚且,我終是個矛盾的人,試著想釋放出一切的自我,坦然地,近乎驕傲地,讓人們踏入心房,貼近著傾聽我的愁苦與咆哮,卻又可笑地試圖隱藏住自我。於狀似親近的人群中,可以丑角似地愉悅大笑,可請原諒我,吶喊不出什麼──什麼也沒有。

    是故,這樣的矛盾束縛住文字。不安地,搖擺於說或不說之間,我的情感拘謹地被駕馭著──近乎壓抑。狂亂的掙扎看不見光,有時我殘忍地嘲諷自己為那夜行的盲者,東碰西撞地尋不著出口。只因根本沒有出口。淚水亦或是什麼,埋在心裡日漸變味,腐臭的氣息阻塞胸口,又苦又悶──想是屬於這迷惘年少的苦悶。可,不會有人在意。

    與之相較,種種關乎愛情或人情或執著的無奈實是幸運多了。三角習題、沒有結果的追尋、推不開的請求、生來注定的出身,懷抱著那些無奈的人們,想來終是有著點碰撞的可能性。

    出身是難以改變,但正因如此,人們唯有更加奮力向上,依憑著本身的能力挑戰帶著偏見的體制,並且證明自己──「我就是行!」。至於推不開的人情壓力,假若自己的道德標準許可,應允下來並不失為可行之方。畢竟這不是個是非分明的世界,安身其中,但求自保而已,誰也不需得罪。要是有違個人良心,那就謹守自身的原則吧!如我等平凡之人活在世上不求事事順利,但求無愧我心,堂堂正正地頂天立地才是對得起自己。我是會如陶淵明那般瀟灑求去的,且毫不猶疑。世人皆嘆情關難過,奈何你兩情相悅生死相許都不一定白頭到老,而更何況那三角習題的難解,甚至無解?想愛的愛不到,不想愛的又甩不掉,一塊棋爭來爭去總是活不了,欲另謀出路卻又捨不下這塊苦鬥良久的邊角,舉棋不定之間更添煩悶,這棋局反倒是更看不清了。有道是「當局者迷,旁觀者清。」,何妨暫且走出這局死棋,待心志清明後再行細瞧?或許柳暗花明,另闢蹊徑;又或者廝殺之外別有洞天,自有奇趣,終不須為小小一隅所侷限而苦自身於恆久。

  綜觀上述,或許我的看法是挺膚淺的,對於這些類的無奈只舉了些狀似瀟灑的解方,並沒有深入探討懷抱著那些無奈的人們心中的苦處。但至少在我看來,這些無奈多少都有著些緩解的大方向。即便很難,但人們最少可以知道該怎麼做。一如於暴雨的夜裡見到了指引船隻們的燈塔,人們的心中終是可以得到些慰藉的。唯孤獨沒有。沒有方向,沒有光。它不會讓我痛苦,只會使我漸漸麻木、冷漠,直到那個會感動、會寫東西的內在的她枯竭死亡──悄然地、沒有人知道地慢慢死去。而後終為那隱匿於黑暗中的貪婪的獸吞噬。

  好可怕。可是,我逃不了。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