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一片葉子老師
2011/11/08 12:51
瀏覽313
迴響6
推薦35
引用1

葉子,凋零於生命的路途終點,

在宇宙理失去最後一滴水了。

它的線條,卻因為失去,

反而變得越發柔美。

當我們,擁有滿滿的時候,

並無法理解沒有時之苦,

反而失去越多了,

心越能體會生之苦與得之不易,

心慢慢謙虛、柔軟、溫暖。

昨夜忙到深夜,雨似乎沒有停過,有時似有若無的,

是撐傘還是不撐傘好?很難決定!可是病人沒有停過。

一位廠商負責人,來等著問我一些他預備進口的食品,

自早上九點等到快午休。

我跟他道歉,他說:「藥師,是我要麻煩您,應該等的。」

「可是,藥師,我真的坐在那兒等到嚇著了呢!我沒看藥局這麼忙的!

我說:「忙不同的,我的抽屜沒有多少進帳啊!但心裡很滿。」

我真的很忙,但戶頭裡始終只有那麼多。我常一個人回家時,

看著閃亮的北極星傻笑!雖然昨夜沒有北極星陪。

只有傘下的雨絲,一絲絲掃過眼際,空氣飄著潮濕的涼意。

馬路好安靜,只聽見自己的步伐,慢慢踩過積水的路面。

想起許多事。

 

一位老媽媽,癡呆了,但子女不管,我跟他們子女溝通,

子女說他們忙著生活賺錢都來不及了,怎麼一天到晚跟隨著她?

我問里長怎麼辦,因為有子女在,社會局也不方便介入。

老媽媽三天兩頭往我們藥局跑,我請助理陪她去看醫師,

看病回來的藥就擺在藥局,助理每天為她送一次藥。

 

一位老伯伯,每天喝得爛醉,有一天他離去的背影駝著,

雙腳自膝蓋以下反黑了,擔心他恐有糖尿甚且是末梢障礙,

問這位獨居的老伯陪他去看病好不好?他說好。

翌日中午,一個空檔,我陪老先生去門診,教他怎麼搭車去,

再隔日他很棒,記得空腹循著我所指示驗好血,回來讓我看他被抽血的針孔!

我們都給他拍拍手說:「老伯,您好棒啊!

得到關愛和鼓勵的老伯慢慢戒了酒,乖乖服藥,如今控制得宜。

有時拎一大袋水果來:「請大家吃!是孩子種的。」

原來慢慢戒了酒,脾氣變好了,孩子就回來陪他住了,他找回了另一個春天。

這對我們而言,是另一個更大的鼓勵和竊喜。

 

另一位老媽媽為了照顧她很年輕時因為車禍癱瘓的兒子,

自己沒日沒夜身體變得消瘦異常。有一日她來藥局,坐在等候椅上,

說她頭好暈,走不穩!我趕忙關門陪她跑了一趟急診室,再回來開門。

一整日跟急診室主任通電話,了解老媽媽病情!

急診室主任電話裡說:「腦血管有0.5公分破洞,瀰漫1-2公分

還好發現得早,還可以說話走路,住院觀察一星期便可。」

於是打電話給她開計程車的兒子回來幫忙一星期。

生活非常清苦的一家人,後來社會局來關心,才比較安穩一些。

但是目前這位老媽媽已經往生了。

我如今卻仍時常憶起她來藥局跟我說話時,望著我的臉龐。

那種慈母含悲;無奈的掏著口袋裡一點點積蓄的樣子,

我總是心疼的說個非常便宜的數字,拍著她的駝背說:「這樣很夠了。」

 

日子滑走的聲音太小,飄飛的速度之快來不及做記號,

只有偶而翻著舊時日記又一點一滴回來。

只有在河岸上看不遠處白鷺鷥輕點水面覓食,

在蘆葦下躲雨的幾隻小昆蟲,暗淡裡亮著的路燈下,時光暫時停留。

手上拿著一盒朋友寄來的號角樹葉,寫滿歲月的皺縮葉子,

生命不到一個季節哪!但它失去在人間的最後一滴水之後,

卻異常柔美。那種縮小自己的方式,讓我思索著人應如何學習去面對,

世事的尖銳?才能更柔軟。

 

我忘了時間,望著河堤邊住家的燈,都滅了,

又想起下午小弟打簡訊說:

「三叔昨天突然把爺爺的神主牌位請回來了!

上個月阿肥掙脫鐵鍊跑回家來時,

我把鄉人長輩說阿公想回家告訴三叔,他都不說話!

突然這麼做,好神啊!

我聽了莞爾一笑。

原以為人生的不可能,有時它也會是可能的。

 

今天寄出大體捐贈契約了,我簽的是模擬手術契約,

我往生之後的驅體,將在12小時之內送至慈濟大學冷凍,

安放於一間完全透明的房間內,外有迴廊,迴廊外有長椅,

家人或朋友可隨時來瞻仰,四年後方啟用做大體模擬手術。

 

所謂模擬手術,即醫學生即將畢業時雖經大體解剖之後,

了解人體器官位置,但手術時該自那兒切開?如何操作?

才不置於傷害到活體的其他器官、神經、血管,造成遺憾。

提供入醫院實習之前所用的模擬手術大體,又稱「無語良師」。

目前台灣的微創手術即是在模擬手術時發現的。

全世界的醫師如今都來台灣模擬手術。這是全世界首創。

而我的身體將是那兒的無語良師。

 

小弟前幾天聽了一直掉眼淚,馬上去父母案桌前請示,

父母連著三個聖杯,他才收拾起眼淚說:「大姊,我真服了您了!

!這孩子太感傷!軀體只是暫借,終有一天回歸自然,

像這一片枯乾卻皺縮如一件藝術品的葉子。

人,不應陷入「我」的執拗之中才好。

 

昨夜雨滴至天明,我在夢中聽了一夜的雨,

好像一首唱在永恆的歌,好舒服、好放鬆的一首歌。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靈
自訂分類:【藥師susu手記】
迴響(6) :
6樓. 旱墨蓮
2012/03/31 11:01
謝謝妳的的文字
妳還會看到我的留言嗎?妳的很多文章都讓我掉眼淚,這篇更是。。。謝謝妳的分享
5樓. 巴代 
2011/12/01 10:58
季曉君
我的小同鄉,讀了您的文章已經很愉悅了,加上音樂的催化,決定下午不寫作,吹風去。

不知後來,巴代上了哪兒去吹風?

更喜歡「美麗的稻穗」那首歌,想請巴代翻譯一下那首歌的意思,

http://www.youtube.com/watch?v=4xbHwPGaVG0  每次聽,每回都會淚下,

雖然不知其意,卻好似某些堅毅與不死的精神在旋律裡傳達了某種信仰,

讓人萬分感動。若有空,還請巴代告知此內涵。

「susu」2011/12/02 11:07回覆
4樓.
2011/11/10 11:59
謝謝susu告訴我

真的很感謝 
原諒我昨天看完先前第一則回覆  沒仔細於後來再看到第二則  差一點就錯過了這樣重要的  妳所要傳達給我的想法

說真的  我自己是沒資天格談人生的  因為我對生命不是很尊重  就是  隨便過  一天過一天
也從沒想過對誰有什麼貢獻  包括我父母 
但susu對我說的  妳的文字  都會讓我去想  原來  生命裡有許多可以不同的選擇
雖然一時之間  也許我還做不到  或者仍然很頹廢  但  確實  對我有波動 

susu說的  我想了很久  說真的  總覺得孩子該為父母  至少該付起至生命結束前的回饋
但  如果沒有  身為父母該如何看待  旁人呢   說真的  我會認真去想

不過  我還是要說  不管妳如何看淡自己的付出  但確實是很不容易
假使對至親  都無法要求  那麼外人溫暖的手  更顯可貴與仁慈  我還是這樣感覺
人與人之間  人道的救援真的很必要  也很崇高 
這世上真有太多  家庭已無法使力的所在  須要外援
外援少不了資源  但重要的是人  人的愛  在基本物資有餘之下  是最珍貴的所在
您的父母親把妳教育成長為能為別人奉獻的人  我真的很敬佩
妳的心  真的很美麗  如妳的外在   雖然我知道  妳不會太認同我的想法  
妳只是  做妳自己  履行父母教予妳的 
我明白  但還是要說  妳真好  認識妳  是我的福報 

3樓.
2011/11/08 21:17
軀體只是暫借,終有一天回歸自然
susu晚安
光就這句話  容我對妳深深的致意  有些俗氣  但卻是我能想到唯一能表達我的心情
不只是因為無語良師的決定  更因妳誠心付出予那樣素不相識的人  勝過他們親人的愛心  令我很汗顏  很感動
我想像裡的妳  是個清麗 不染世事 百合一般潔淨高雅的感覺
這樣的想法沒變  可對於妳的愛心  雖然先前就知道  卻沒想到妳做的超出我想的許多許多
妳自己很忙  卻願意給須要的人更多的自我
我真的真的打從心底的佩服  很榮幸與妳相識  雖然這樣說真的很俗

susu第一段所寫的  我也很喜歡
但我雖贊同  卻老做不到如此的豁達 
自己要好好想一想
謝謝妳  susu  我總不會空手而回   關於這裡  我得到許多許多.......


Dear WEI

沒有那麼好啦~因為我是一位醫療人員,善盡一己之責而已。

淡看人生法則而已。

但謝謝你的疼惜。

「susu」2011/11/08 23:32回覆

WEI,我所謂淡看人生法則之意,你可能不甚了解。在此稍做解釋。

人出生,是藉由某人的身體來到世上,但那並不意味完全相屬。

在我的觀念裡,即使是我孩子,他仍是他自己,他擁有絕對自主權,

那些病人的家屬亦然。你可以去溝通,但你不能說是老人家的孩子就應該怎樣怎樣,

人,都是獨立而孤單的,儘管我們對孩子的愛無怨無悔,但他們能同等愛你是很好,

沒有的時候,你期望他們也能同等愛他的子女就好,不能有所求。

因之,人與人之間互相的人道關懷便很重要。我所加入的TIMA組織,

便是無分國界人道關懷醫療團體,我秉成我所信仰的去實踐自己,是天經地義。

這真的無所謂的了不起,應該說是善盡我來此世間的天職而已。

也許我的信仰也不適用於別人,但是我自身對此趟人生的深刻領物吧。

畢竟我投入這些義診和目睹災難親臨膚慰已非幾年而已了,

這種觀念已深植並銘刻我心。我父母對我的教育亦然。我始終在實踐自己而已。

「susu」2011/11/09 08:42回覆
2樓. 沉潛
2011/11/08 19:23
老師
What a connection... the dry leaf and the dead body...and the possibility of being "wordless Teacher"....

I feel dumb somehow. 

hahaha....the dry leaf and the dead body were lost their life,dosen't it?
they can not say a word anyway but left something in the world !

you just joke on me..... 

「susu」2011/11/08 23:30回覆
1樓.
2011/11/08 16:06
susu午安

不好意思   佔用一個格子

但請等我一下  我晚點回來喔

呵呵~你先拿了一把椅子占位子喔....

又不是像小時候,我家廟口常有布袋戲可以看,我都會和哥哥他們

拿著小木凳去占位子耶...

「susu」2011/11/08 23:20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