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論語 -〈知〉
2007/05/16 04:44
瀏覽1,981
迴響0
推薦3
引用0

論語 -〈知〉

 子曰:「而時習之,不亦說乎?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人不而不慍,不亦君子乎?」
 有子曰:「禮之用,和為貴。先王之道,斯為美;小大由之。有所不行,和而和,不以禮節之,亦不可行也。」
 子曰:「賜也,始可與言詩已矣,告諸往而來者。」
 子曰:「不患人之不己之,患不人也。」
 子曰:「吾十有五而志於,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天命,六十而耳順,七十而從心所欲,不踰矩。」
 子曰:「溫故而新,可以為師矣。」
 子曰:「由!誨女之乎!之為之,不為不,是也。」
 子曰:「人而無信,不其可也。大車無輗,小車無軏,其何以行之哉?」
 子張問:「十世可也?」子曰:「殷因於夏禮,所損益,可也;周因於殷禮,所損益,可也。其或繼周者,雖百世,可也。」
 或問禘之說。子曰:「不也;其說者之於天下也,其如示諸斯乎!」指其掌。

 子入大廟,每事問。或曰:「孰謂鄹人之子禮乎?入大廟,每事問。」子聞之,曰:「是禮也。」
 子曰:「管仲之器小哉。」或曰:「管仲儉乎?」曰:「管氏有三歸,官事不攝,焉得儉?然則管仲禮乎?」曰:「邦君樹塞門,管氏亦樹塞門。邦君為兩君之好,有反坫,管氏亦有反坫。管氏而禮,孰不禮?」
 子語魯大師樂,曰:「樂其可也:始作,翕如也;從之,純如也,繳如也,繹如也,以成。」
 子曰:「里仁為美。擇不處仁,焉得?」
 子曰:「不仁者,不可以久處約,不可以長處樂。仁者安仁,者利仁。」
 子曰:「人之過也,各於其黨。觀過,斯仁矣。」

 子曰:「不患無位,患所以立;不患莫己,求為可也。」
 子曰:「父母之年,不可不也:一則以喜,一則以懼。」

 或曰:「雍也仁而不佞。」子曰:「焉用佞?禦人以口給,屢憎於人。不其仁,焉用佞?」
 孟武伯問子路仁乎?子曰:「不也。」又問。子曰:「由也,千乘之國,可使治其賦也,不其仁也。」「求也何如?」子曰:「求也,千室之邑,百乘之家,可使為之宰也,不其仁也。」「赤也何如?」子曰:「赤也,束帶立於朝,可使與賓客言也,不其仁也。」
 子謂子貢曰:「女與回也,孰愈?」對曰:「賜也,何敢望回?回也,聞一以十;賜也,聞一二。」 子曰:「弗如也;吾與女,弗如也。」
 子曰:「藏文仲居蔡,山節藻梲,何如其也?」
 子張問曰:「令尹子文三仕為令尹,無喜色;三已之,無慍色。舊令尹之政,必以告新令尹。何如?」子曰:「忠矣。」曰:「仁矣乎?」曰:「未;焉得仁!」「崔子殺君,陳文子有馬十乘,棄而違之。至於他邦,則曰,『猶吾大崔子也。』違之;之一邦,則又曰:『猶吾大夫崔子也。』違之。何如?」子曰:「清矣。」曰:「仁矣乎?」子曰:「未之;焉得仁?」
 子曰:「甯武子,邦有道,則;邦無道,則愚。其可及也;其愚不可及也。」
 子在陳曰:「歸與!歸與!吾黨之小子狂簡,斐然成章,不所以裁之。」
 子曰:「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樂之者。」
 子曰:「中人以上,可以語上也;中人以下,不可以語上也。」
 樊遲問。子曰:「務民之義,敬鬼神而遠之,可謂矣。」問仁。曰:「仁者先難而後獲,可謂仁矣。」
 子曰:「者樂水,仁者樂山。者動,仁者靜。者樂,仁者壽。」
 子在齊聞韶,三月不肉味,曰:「不圖為樂之至於斯也。」
 葉公問孔子於子路,子路不對。子曰:「女奚不曰,其為人也,發憤忘食,樂以忘憂,不老之將至云爾。」
 子曰:「我非生而之者,好古,敏以求之者也。」
 子曰:「蓋有不而作之者,我無是也。多聞,擇其善者而從之;多見而識之;之次也。」
 陳司敗問昭公禮乎,孔子曰:「禮。」孔子退,揖巫馬期而進之,曰:「吾君子不黨,君子亦黨乎?君取於吳,為同姓,謂之吳孟子。君而禮,孰不禮?」巫馬期以告。子曰:「丘也幸,苟有過,人必之。」
 曾子有疾,召門弟子曰:「啟予足!啟予手!詩云:『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而今而後,吾免夫!小子!」
 子曰:「民可使由之,不可使之。」
 子曰:「狂而不直,侗而不愿,悾悾而不信,吾不之矣。」
 大宰問於子貢曰:「夫子聖者與!何其多能也?」子貢曰:「固天縱之將聖,又多能也。」子聞之曰:「大宰我乎?吾少也賤,故多能鄙事。君子多乎哉?不多也!」
 子曰:「吾有乎哉?無也。有鄙夫問於我,空空如也;我叩其兩端而竭焉。」
 子曰:「後生可畏,焉來者之不如今也?四十五十而無聞焉,斯亦不足畏也已!」
 子曰:「歲寒,然後松柏之後彫也。」
 子曰:「者不惑;仁者不憂;勇者不懼。」
 子路問「成人」。子曰:「若臧武仲之,公綽之不欲,卞莊子之勇,冉求之藝,文之以禮樂;亦可以為成人矣!」曰:「今之成人者,何必然?見利思義,見危授命,久要不忘平生之言;亦可以為成人矣!」
 子貢曰:「管仲非仁者與?桓公殺公子糾,不能死,又相之。」子曰:「管仲相桓公,霸諸侯,一匡天下,民到于今受其賜。微管仲,吾其被髮左衽矣!豈若匹夫匹婦之為諒也,自經於溝瀆,而莫之也!」

 子曰:「君子道者三,我無能焉:仁者不憂;者不惑;勇者不懼。」子貢曰:「夫子自道也!」
 子曰:「不患人之不己,患其不能也。」
 子曰:「莫我也夫!」子貢曰:「何為其莫子也?」子曰:「不怨天,不尤人;下知而上達。我者,其天乎!」
 子路宿於石門。晨門曰:「奚自?」子路曰:「自孔氏。」曰:「是其不可而為之者與?」
 子擊磬於衛。有荷蕢而過孔氏之門者,曰:「有心哉,擊磬乎!」既而曰:「鄙哉,硜硜乎!莫己也,斯已而已矣!『深則厲,淺則揭。』」子曰:「果哉!末之難矣!」
 子曰:「由,德者鮮矣!」
 子曰:「可與言,而不與之言,失人;不可與言,而與之言,失言。者不失人,亦不失言。」
 子曰:「臧文仲,其竊位者與?柳下惠之賢,而不與立也。」
 子曰:「君子病無能焉,不病人之不己也。」
 子曰:「及之,仁不能守之;雖得之,必失之。及之,仁能守之,不莊以泣之;則民不敬。及之,仁能守之,莊以泣之,動之不以禮;未善也。」
 子曰:「君子不可小,而可大受也;小人不可大受,而可小也。」
 孔子曰:「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聖人之言。小人不天命而不畏也,狎大人,侮聖人之言。」
 孔子曰:「生而之者,上也;知而之者,次也;困而知之,又其次也。困而不知,民斯為下矣!」
 陽貨欲見孔子,孔子不見,歸孔子豚。孔子時其亡也,而往拜之。遇諸塗。謂孔子曰:「來!予與爾言。」曰:「懷其寶而迷其邦,可謂仁乎?」曰:「不可。」「好從事而亟失時,可謂乎?」曰:「不可。」「日月逝矣!歲不我與!」孔子曰:「諾,吾將仕矣!」
 子曰:「性相近也,習相遠也。」子曰:「唯上與下愚,不移。」
 子曰:「由也,女聞六言六蔽矣乎?」對曰:「未也。」「居!吾語女:好『仁』不好知,其蔽也『愚』;好『』不好知,其蔽也『蕩』;好『信』不好知,其蔽也『賊』;好『直』不好知,其蔽也『絞』;好『勇』不好知,其蔽也『亂』;好『剛』不好知,其蔽也『狂』。」
 子貢曰:「君子亦有惡乎?」子曰:「有惡。惡稱人之惡者,惡居下流而訕上者,惡勇而無禮者,惡果敢而窒者。」曰:「賜也亦有惡乎?」「惡徼以為者,惡不係以為勇者,惡訐以為直者。」
 長沮桀溺耦而耕。孔子過之,使子路問津焉。長沮曰:「夫執輿者為誰?」子路曰:「為孔丘。」曰:「是魯孔丘與?」曰:「是也。」曰:「是津矣!」問於桀溺,桀溺曰:「子為誰?」曰:「為仲由。」曰:「是魯孔丘之徒與?」對曰:「然。」曰:「滔滔者,天下皆是也,而誰以易之?且而與其從辟人之士也,豈若從辟世之士哉?」耰而不輟。子路行以告,夫子憮然曰:「鳥獸不可與同群!吾非斯人之徒與而誰與?天下有道,丘不與易也。」
 子路從而後,遇丈人,以杖荷蓧子路問曰:「子見夫子乎?」丈人曰:「四禮不勤,五穀不分,孰為夫子!」植其杖而芸。子路拱而立。止子路宿,殺雞為黍而食之,見其二子焉。明日,子路行以告。子曰:「隱者也。」使子路反見之。至,則行矣。子路曰:「不士無義。長幼之節,不可廢也;君臣之義,如之何其廢之?欲潔其身,而亂大倫。君子之仕也,行其義也。道之不行,已之矣!」
 子夏曰:「日其所亡,月無忘其所能,可謂好知也已矣!」
 叔孫武叔毀仲尼。子貢曰:「無以為也!仲尼不可毀也。他人之賢者,丘陵也,猶可踰也;仲尼,日月也,無得而踰焉。人雖欲自絕,其何傷於日月乎?多見其不量也!」
 陳子禽謂子貢曰:「子為恭也,仲尼豈賢於子乎?」子貢曰:「君子一言以為,一言以為不,言不可不慎也!夫子之不可及也,猶天之不可階而升也。夫子之得邦家者。所謂『立之斯立,道之期行,綏之期來,動之斯和。其生也榮,其死也哀』;如之何其可及也?」
 子曰:「不命,無以為君子也。不禮,無以立也。不言,無以人也。」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論語
上一則: 論語 <學>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