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東施效顰-看謝長廷訪中的激動
2012/10/06 00:08
瀏覽562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第一次陪我爸回中國,在機場看到許多人來迎接,當時心想等一下會有什麼表演呢?不過那並非我爸第一次回去了,第一次回去是和我媽,結果我媽回來後氣得大罵我爸真是散財童子。但這不是重點,我媽回去那一次,我爸故鄉的人就說要修墳,要我爸拿出錢來,我爸心想幾千塊人民幣不成問題也就答應,所以才有我那次陪他去,然後去祖墳祭拜,但其實有人告訴我,墳裡面其實沒有東西啦,因為我爸是國民黨,一家全成黑五類,文革後墳早就被「破四舊」給翻了。

我和我爸去祖墳祭拜,然後那邊的人真的很會製造氣氛,我爸紅著眼眶,說他沒能盡孝道,18歲就隨國民黨來台灣,也沒能照顧弟弟妹妹云云。不過事實也非如此,他兩個同父異母的弟弟,一個是黑五類,另一個卻是共產黨,一個八零年代住人民公社,一個是浙江農業大學的教授(後來併入浙江大學,退休了)。

看幾個跨越日治和國府統治文學家的經驗吧

鍾理和寫「原鄉人」時懷抱著對原鄉的憧憬,到後來北京寫「夾竹桃」來表現對原鄉的幻滅,這恐怕不是一般人所能領會的。

除了鍾理和的例子還有吳濁流,寫了無花果對祖國的憧憬,後來憧憬破滅,他寫了波茲坦課長和台灣連翹。

除了吳濁流,日治名人張聰明之子張月澄一心嚮往祖國抗日,後來祖國來了失望之餘,終生不在言語。張超英在他的口述「宮前町九十番地,中華民國大使館為張家舊宅,因為父親愛國心使然,想在台灣這土地看到中華民國國旗(實則為南京汪京衛政府之領事館)於是以一元租給南京汪精衛政府」

溫家寶有一次引用鍾理和的原鄉人一句話「我不是愛國主義者,但是原鄉人的血,必須流返原鄉,才會停止沸騰!」當時溫家寶把原鄉人唸成原野人挺可笑的。謝長廷到中國去剛好相反是熱血沸騰落淚哩!

我爸是中國出生那沒話說,他自然懷念他的祖國,雖然吃台灣米喝台灣水,但最懷念的還是故鄉。不過今天看到謝前院長的演出我感到很疑惑就是了。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雜記
自訂分類:評論
上一則: 農民老了就把土地交出來
下一則: 聽Beyond光輝歲月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