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國運」
2011/02/11 23:46
瀏覽776
迴響0
推薦2
引用0

前一段時間去拜訪一位金融前輩,談到過去台灣「亞洲金融中心」的夢想,中國金融業的崛起,而過去十來年台灣與中國金融業者在國際市場的主客易位,不勝欷噓…

前輩在梁國樹時代就在央行幫忙規劃「亞洲金融中心」。 當他聽到我對現在金融狀況的批判,他反而勸我不要想太多。 「這就是國運!」他落寞但是又坦然地這麼說。

其實要將台灣金融業在原地踏步十多年的責任都推給閉關自守的央行倒也不公平。 1998金融策略急轉彎僅是台灣「國運」扭轉的一部份而已。 

1996年,李登輝與連戰搭檔參加台灣歷史上首次的總統直選。 選舉期間中共以飛彈試射與軍事演習恐嚇台灣選民,美國也派兩艘航空母艦巡防台灣海峽。 兩岸關係降至冰點! 最後李登輝依然以54.0%的得票率,贏得了中華民國第九任總統職位。

李登輝勝選之後再無後顧之憂,他既不能夠參與2000年的選舉,飛彈試射也讓他與中共徹底撕破臉! 李登輝開始主張「台灣本土意識」與「去中」的訴求,崛起的中共則在國際上加強對台灣的壓制,台灣從此走上鎖國排中的路線。 台灣主流民意就算不追求台灣獨立、反對中國,過去十來年也一直在尋求台灣本土的定位,以拉大台灣與中國的差異。

堅持「本土意識」的彭淮南在1997年參加APEC溫哥華年會的企業高峰會議時就曾經以英文公開反駁香港特區首長董建華有關一國兩制適用台灣的說法。 彭淮南因為反對台幣匯率自由化被「趕出」央行,當時以中國國際商業銀行董事長身份與會。 他捍衛台灣主權的作,適當反映本土意識同時也與中國切割,為他在台灣社會贏得相當好的評價,相信也一定傳到李登輝總統耳中。

1998年許遠東到巴厘島參加東南亞中央銀行總裁年會,回程時所搭乘的華航676號班機在降落時墜毀於大園,連同央行外匯局長、經研處長和秘書處長等四名高級官員共同罹難。 彭淮南因此「臨危授命」,由李登輝提名回鍋接任中央銀行總裁一職。

彭淮南接任央行總裁之後政府金融政策開始急轉彎: 反自由開放路線,加強對金融機構的管制與對資金進出的限制。 台灣從此無人再提「亞洲金融中心」這六個字,反而開始金融鎖國 

 

當對岸由經濟鎖國走向開放國際化之時,台灣走的反而是本土化鎖國的路線。 金融鎖國雖始於彭淮南,但是他也只是忠實地配合台灣大環境執行他的任務而已

以李登輝那年代的人,追求台灣本土化不見得是錯誤,更何況本土化與國際化不見得一定是相互抵觸 只是他的 timing 是千錯萬錯! 台灣追求本土化的時間如果是中共閉關搞文化大革命的時代倒也罷了,要命的就是台灣本土化的時段正是中國經濟開始起飛的關鍵時刻。 應對排山倒海來的中國經濟崛起,我們的鄰國競爭對手如香港、新加坡、南韓都是尋求如何強化與中國的互動,拉近雙方的關係。 而台灣本土化的過程反而是「排中」與「去中」。

面對對岸中國的崛起,以日本人自居的李登輝沒有學習日本當年明治維新的開放應對,反而如同晚清時代的皇帝一般關起國門來假裝沒看到。 台灣就是輸在這種鎖國鴕鳥心態。

金融鎖國的代價不僅是台灣金融業的呆滯不成長。 央行變的只會控制外匯,甚至靠操控匯率幫國庫「賺錢」。 彭淮南曾經向親朋好友抱怨說,「我一年幫國家賺上千億元,年薪卻只有兩百多萬元,我對得起國家吧。」 問題是,支持彭淮南的人有沒有想過,央行一年獲利一千六百億是哪裡賺來的? 其實就是一般老百姓的變相稅金! 低匯率讓一般老百姓花更多的台幣去買進口物品。

而台幣匯率維持在低水平我們台灣得到了什麼? 只是養肥了一群高科技肥貓!

有沒有想過我們國家的高科技業者為什麼不自創品牌? 只做OEM賺外匯出口差價? 因為我們政府的優惠稅率政策與穩定低台幣匯率讓他們容易賺取外匯,不需要像韓國廠商那麼拼命打品牌戰以保障長期獲利。

台幣匯率維持在低水平也就是犧牲全民的福利去補貼出口商,也間接造成台灣現在的反商情結。

經濟鎖國不能只怪彭淮南,他也是執行政府既有的政策。 台灣鎖國走本土化的路線是始於李登輝,他確實應該負一部分責任! 不過李登輝僅是一任總統罷了。 台灣現在的經濟困境,李登輝後面還有陳水扁、馬英九當總統呢。 他們兩位任內都有機會改善今天我們見到的問題,所以他們兩位也有責任。 只是到最後,台灣畢竟是民主社會,這些總統們還不都是台灣人民自己選出來的! 民主的代價就是人民自己得承擔選舉的後果。 說來說去,台灣現今的困境也都是人民自己的選擇,怨人不得。 這也就是「國運」吧!

p.s. 彭淮南下台之後歷史給他的評價應該類似 Alan Greenspan

有誰推薦more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