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閒聊中東 – ISIS 反恐跟土耳其
2015/11/28 03:26
瀏覽352
迴響0
推薦2
引用0

最近美國媒體24小時報告討論中東議題,又正逢總統初選,各個候選人爭先提供解決中東問題的方案,西方政府如何合作對抗 ISIS,再加上土耳其又擊落俄國戰機,七嘴八舌,熱鬧非凡。 坦白說,雖然西方各國政府因為民意壓力都覺得自己必須做一些動作,但是中東現在的問題卻不是西方國家介入可以解決的。

 然而中東現在的混亂確實可以歸咎於多年西方國家的介入。

 統治伊斯蘭世界六百年、與基督教國家 (中西歐國家跟俄國)爭戰數百年,鄂圖曼帝國終於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後被解體。 帝國分解後原本應該有一段時間的混亂與爭戰,然後再按照民族宗教重新分劃疆界。  但是西方勢力強硬介入,帝國疆土被列強在地圖上用量尺畫分為不同國家。 列強在乎的是政治分贓(主要是英法兩國), 不同的民族,遜尼 (Sunni)跟什葉   (Shia) 兩伊斯蘭教派之間的矛盾並沒有被考慮。

 數年前在伊朗旅遊時正好遇到   Day of Ashura。 在 680 A.D.的這一天,因為先知繼承人之爭,穆罕默德的外孫侯賽因被敵人圍殺,伊斯蘭教因此分裂,侯賽因的追隨者成為什葉派。 這一天德黑蘭大街小巷一片哀淒,不畫人像的伊斯蘭教卻處處懸掛著侯賽因的肖像和受傷獨自回來的坐騎圖像。 雖然事隔一千三百多年,信徒哭喊哀悼、遊行自殘如同侯賽因剛剛過世。 兩教派的仇恨是血淋淋地存在。

 帝國瓦解至今88年,這個地區的爭戰內鬥不斷,西方各國因為自己的利益選邊站,甚至自己捲起袖子來打。 中東各個國家民族因為歷史宗教衝突的原因,不喜歡也不信任西方。 但是又需要聯結西方國家對抗異己。 因為西方國家的持續介入,宗教極端組織如 Al Qaeda 或者 ISIS 又利用伊斯蘭教徒對西方社會的仇恨將戰火延伸到西方民眾。

 要把現在的狀況擴大解釋為中世紀的「聖戰」是太抬舉伊斯蘭世界了。 伊斯蘭世界並沒有挑戰西方的能力。 這個地區國家/種族/宗教紛爭的複雜度不是外人可以理解更不要說解決問題了。 很多西方國家 (尤其是美國)為了當地的戰略地位或者資源,往往錯誤地選擇了聯盟對象,間接地扶持了對方反對勢力,在伊朗、阿富汗、伊拉克、沙烏地阿拉伯都犯了類似的錯誤。 到了最後,自己也不知道是怎麼被拖下來淌這灘渾水?

 土耳其是北約成員國之一,又積極想加入歐盟,但是國內保守勢力依然想重返鄂圖曼帝國的光榮。 土耳其表面當然是支持西方世界的反恐,ISIS 遜尼的極端主義,跟土耳政府開放的 secularism 的確不相容。 但是土耳其更反對鄰國敘利亞總統阿薩德,軍方公開支持敘利亞反政府軍數年,在邊境甚至傳有土耳其正規軍跟反政府軍並肩作戰。 土耳其也反對阿薩德嘗試推動 <伊朗-伊拉克-敘利亞-俄國> 聯合對抗 ISIS的想法。  在敘利亞,土耳其是寧願選擇 ISIS 也不願意讓阿薩德繼續執政。 所以當俄國藉著反恐的名義攻擊敘利亞反政府軍,有北約幫他撐腰的土耳其當然是找機會修理俄國。

 美國即將大選,歐巴馬看來只想安安穩穩做完他的任期,對於反恐是相對被動且以防禦性為主。 只在乎預防美國境內可能發生的恐怖攻擊,並不想擴大海外的軍事行動。 對於俄國的參與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畢竟誰消滅 ISIS 對美國人並不重要。 當然更沒有理由因為土耳其的「暴走」跟俄國起衝突

 西方國家並沒有能力解決中東的問題。 但是因為西方社會的不安,政客又不得不表現出他們解決問題的「魄力」: 他們唯一的招式也就是軍事行動。 但是中東地區的政權往往是不堪一擊,可是如同過去的軍事行動,打勝仗容易,擒取暴君也容易,但是打勝仗了以後如何扶植一個的穩定政府卻沒有成功過。 因為中東伊斯蘭民眾對西方基督教國家缺乏信任,西方扶植的傀儡政府無法得到人民得支持。

 要徹底解決中東多年的紛爭也只有一個方法,這個方法很簡單但是政治上卻是幾乎可能,答案就是歐美國家未來都不參與中東的糾紛。 與其參與這個不會有贏家的新 Big Game,倒不如退到邊線讓這個地區的國家自己解決他們 88年前就應該解決的問題。 這個方案或許殘忍,因為會有更多的戰爭屠殺,會有更多人民流離失所,但是自己的問題必須自己解決,不經過這個必要過程讓這個地區的勢力重新洗牌,國界重新劃分,中東地區是不可能達到長期和平的平衡點。 歐美政府如果執意介入,也只會拖延當地人民的痛苦跟持續自己人民的焦慮。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