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陳文成教授之死 對比 許崑源議長之死
2020/06/27 12:31
瀏覽1,594
迴響0
推薦19
引用0

蔡英文/民進黨政權,已經明顯地直接或間接逼死了至少兩個人- 蘇啟誠處長 與 許崑源議長。

蘇啟誠處長是誰,是怎麼被蔡英文/民進黨政權及其所轄高官、1450網軍頭目集體逼壓,以致有冤無處申而走上自經絕路,具正常心理的正常人都明白得一清二楚,不必在此復述。

逼壓蘇啟誠走上自經絕路的蔡英文/民進黨政權及其所轄高官、1450網軍頭目,從無羞慚之色,遑論道歉之意。吾人除了引用當年李鴻禧針對以貪污舞弊罪起訴陳水扁的正直檢察官所加詛咒言詞  - 「三代不得好死」-  亦強力詛咒蔡英文「一代不得好死」、強力詛咒民進黨政權及其所轄高官、1450網軍頭目「三代不得好死」,夫復何言!

多年來,如「林義雄家人血案」一樣,1981年發生「陳文成教授離奇死亡事件」之後,台獨陣營每年舉辦週年紀念,以誌不忘。如今,2020年發生「許崑源議長死亡事件」,亦甚離奇,吾人從此亦當每年為其舉辦週年紀念,以誌不忘。

任何人因政治環境惡劣而直接/間接遭害致死,何其可憤!其家人何其傷痛,吾人當亦同悲!

當年國民黨政府藉威權統治下的懲治叛亂法條,箝制人民、媒體政治思想/言論。留美博士,台裔教授陳文成投身台獨運動,1981年返台期間,被治安單位警總約談後次日清晨,陳屍於台灣大學校園內,地處較僻靜角落的研究圖書館大樓外地面。(參考點閱:「陳文成事件調查報

當時政治情境,令人,許多人,包括我自己,直覺上、常識判斷上,難於接受/相信陳文成教授是「純粹自殺」的說法。

而今,全台灣籠罩著蔡英文/民進黨政權藉自由民主選舉漂白的、「國家機器權力」恣意行政的自由,搞鬼操弄「社會安全維護法」、通訊管理機構NCC及「台灣事實查核中心」,比當年警總更嚴密地營造箝制人民、媒體政治思想/言論而令之動輒得咎的肅殺氛圍,身為高雄市議會議長,素來不畏蔡英文/民進黨惡勢力而勇於在議會強力對抗惡勢力的許崑源議長,在蔡英文/民進黨政權傾「國家機器」全力完成「罷韓」後,陳屍於住家大樓外地面。

當下政治情境,令人,許多人,包括我自己,直覺上、常識判斷上,難於接受/相信許崑源議長是「純粹自殺」的說法。

當年,也有陳文成教授是「不慎自高樓墜落致死」的驗屍結論或「畏罪自殺」的推論,都一樣難令人信服,另有不同的驗屍報告強烈認定「不是墜樓而死」,而是「他殺案」。

現在,依據已有新聞報導,許崑源議長「不慎從17樓自家住處窗戶墜落地面而亡」或「久病自殺」的推論,都一樣難令人信服。日前,終於,亦有「乃一件他殺案」的傳言。不知法醫驗屍報告結論為何。

強烈認定陳文成教授死於他殺的,是專程自美來台做鑑識的法醫魏契(Cyril Wecht。他不同意台灣法醫們(包括有神探之稱的名法醫楊日松)或治安機構做成「不慎墜落或自殺」的結論,但魏契的「他殺」說法,也被指為「主觀的單方面意見」。

在當年的政治氛圍下,魏契的認定「他殺」論,對台獨集團而言,就是等同認定「警總殺」論。

當然,起疑「警總殺」,是可以理解的,因為警總聲稱約談結束之後,派了2 名人員護送陳文成到家門口,沒有等到陳文成教授進門或家人開門接入,2 名警總人員就離開了,但從陳文成教授赴警總約談之日離家到次晨被發現陳屍台大校園,期間陳家的人沒有一個見到陳文成教授回到家裡過。

不過,法理邏輯上,即使魏契由陳文成教授身體上的傷痕確認「他殺」,但確認「他殺」完全不可等於確認「警總殺」,更不等於確認「殺人犯是某人」,而既不能確認「殺人犯是某人」,又何從確認「警總殺」論?

若說【國民黨政府哪會去查案,案情都被警總封存(就像蔡英文封存假論文假學位相關證件到2049年一樣),哪有可能確認「殺人犯是某人」】,那麼,陳水扁執政8年,蔡英文執政4年,有查嗎?有查出真相嗎?

若說【警總指使殺人,再加以滅證(就像蔡英文對假論文假學位相關證物上出現的訛誤偽造加以滅證一樣),包庇殺人犯、所以查不出/抓不到殺人犯,事理邏輯上,很難說通:

1、警總若要殺人滅證,就在警總機關裡殺人滅證,恐怕還好掩蓋一點兒,像年前沙烏地阿拉伯王室特務,在駐土耳其大使館內將異議記者殺害分屍掩埋,屍體失蹤,人間蒸發不見,後來老天有眼留下蛛絲馬跡而破案,否則,若沙烏地阿拉伯王室堅稱毫不知情,找不到屍體,案子就是失蹤案,不知拖延到何年何日才能轉立殺人案,遑論破案。警總若殺害了陳文成教授,殺害後,也讓屍體被失蹤,對外謊稱已經送陳文成教授回家,即使沒有人相信,但只有這樣才有可能掰出一個死無對證的懸案,不是嗎?

2、警總若殺害了陳文成教授,而後把屍體往外送到較隱蔽的台大研究圖書館外地面放著,還要說這是為了隱藏屍體,那一定是IQ只有20的才會幹的!若說是設想好屍體故意放在那兒,就是等著遲早當然會被發現,待有人發現報警之後,藉著地點隱蔽,警總才好鋪陳【因為畏罪,所以心情特壞,所以就走到那僻靜處,所以一時想不開,所以一不小心就墜樓或自殺死亡】的一段劇情,這一定是IQ只有10的才會編的劇情!這就是此地無銀(人)三百兩,就是脫褲子放屁的劇情!這種劇情,不但不能夠讓家人、社會大眾平息「警總殺」的想法,反而讓「警總殺」的想法加重了10倍!前文說到的美國法醫魏契(Cyril  Wecht,給陳文成教授屍身驗傷、勘察陳屍地點與圖書館建築物太平梯平台結構的空間關係後,就指出,陳文成教授是從五樓被推下摔死的。警總當年還不如採取沙烏地阿拉伯王室特務做法,屍體不要出警總大門。編劇都要送審的不是嗎?審此編劇的警總高層,一定是IQ只有零蛋才會讓此編劇過關!

3、一般追查凶殺刑案情事,首要之務在於釐清犯案動機,而爬梳動機之時,第一個要問的便是「誰會從此人死亡獲益?」比如「死者是否有投保人壽保險?誰是受益人?」、比如「死者是否知道某種機密?誰不願這機密外洩?」等等。若是警總設計陳文成那樣的死法、安排那樣的死亡時機,對警總有任何益處嗎?非但絕無得益之可能,只會給警總賈禍;若是有第三方設計陳文成那樣的死法、安排那樣的死亡時機,是否很容易就可達到嫁禍警總的目標?事實上,若是有第三方設計、安排,這第三方的嫁禍就已經完全成功了呀!「嫁禍成功」還不是最終目的,真正的最終目的,是由「嫁禍成功」引發陳家人、社會民眾對警總的恨惡敵視報復、從而對政府的恨惡敵視報復,從而使第三方成了最大受益者。

對比陳文成教授之死亡事件,不妨也來看看、想想許崑源議長之死亡事件:

1、親友從日常與許崑源議長的言行互動關係裡,一般民眾從看在眼中的許崑源議長主持議事風格裡,都知道許議長是一條硬漢,雖然有病,又非絕症,很難相信許議長輕生跳樓自殺。

2、親友更難相信許議長是不慎墜樓。台灣住家公寓的窗戶高度或陽台欄杆高度,不是可以輕易跨越的,一定要有攀爬或撐起的輔助動作才行跨越,而欄杆鐵柱之間的距離也難容穿越。如果搬了椅子來跨越窗戶、欄杆,或瘦身再扳開欄杆加大相鄰兩根鐵柱之間的空間距離來穿越,然後墜落地面,這還能算不慎嗎?

3、也有傳聞許議長之死是「他殺案」。不論是否有人瞎掰亂套法醫高大成墜樓他殺公式,或法醫高大成是否指責瞎掰亂套他殺公式,高雄當下政治情境,令人,許多人,包括我自己,直覺上、常識判斷上,難於接受/相信許崑源議長是「純粹自殺」的說法。

4、六月六日晚間8點45分,許崑源議長從17樓住家墜樓身亡。就在5分鐘之前,許崑源議長跟妻女在家,得知罷韓通過後,先在8點40分Facebook上留下最後一句話「這一次,誰會是贏家?,接著跟妻子說「社會這麼沒有是非,我活著有什麼意思。」這樣的遺言會跟沒有人性的謠言所稱「因賭債、經濟問題輕生」相干嗎?許議長是為韓市長2年來的遭兩黨全力打壓而反擊失敗抱不平便以死明志?還是為接下來的2年許議長自身可能遭遇同樣強力打壓而預見也將反擊失敗、抱屈含恨便以死明志?許夫人對許議長的死難以接受,若許議長果然是抱不平、抱屈含恨便以死明志,我輩自視良善者,對許議長這樣的死,可以接受嗎?這樣的死,是屬於「純粹自殺嗎?還是猶如蘇啟誠處長之死,屬於直接或間接被他殺」呢?

5、許崑源議長的死,誰最可能從中獲益?當然不是陳夫人,不是國民黨,不是韓國瑜,不是賭場。韓國瑜市府團隊在韓市長被罷免而離開前的這2年市長任期中,應該已經將陳菊的12年高雄市長任期中市府或官員所牽涉到的58項弊案內情,清查到一定程度。韓國瑜市長一走,繼續追案的責任,就落在議會多數黨的國民黨籍許崑源議長身上。許議長一向強勢監督陳菊市政的領導力,其他國民黨籍市議員難望項背。許議長這樣走了,現在哪些人會覺得鬆了一口大氣?將來補選勝出繼任市長也會覺得鬆了一口大氣的人,又最可能會是誰

6、許議長的最後一句話  - 「社會這麼沒有是非,我活著有什麼意思」,是否啟示著,猶如蘇啟誠處長接到某通電話或信息帶來的強大逼壓,自知無力抵擋而走上絕路,能夠從許議長之死獵取最大利益的某方也正加大某類威逼力度,讓許議長自知無力抵擋而走上絕路?

吾輩一定要反復地問:許議長這樣的死,是屬於「純粹自殺」嗎?還是猶如蘇啟誠處長之死,屬於直接或間接「被他殺」呢?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