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口罩非失語 軍審非軍魂
2013/09/06 01:14
瀏覽3,070
迴響11
推薦88
引用0

引用文章台灣的口罩文化和鍵盤文化

口罩文化

台灣人戴口罩的習慣普及確實跟SARS有關,當時n95口罩極缺,黑市零售價飆到上千元。爾後只要有流感,口罩幫就出沒大街小巷。另外還有名人乾脆戴口罩防狗仔。另外許多(自認)冤屈的受害者本人或家人陪同立委出來開記者會也經常戴口罩。可見戴口罩並不表示他們自覺心虛,他們就是想保有不被認出來的自在感。

您看美國樂透彩頭獎得主都習慣舉家接受媒體採訪,而台灣人則一反其道,一律隱名埋姓,這就跟戴口罩一樣,發財不欲人知,他們的個資也受到相當嚴密的保護與尊重。事實證明,台灣的樂透彩頭獎得主多半能守成,不似美國,「樂了就透支」,過個三五年爽日子,千金散盡者有之,鬱鬱寡歡追悔莫及者有之。可見東方智慧明哲保身並不為過。

軍中文化

關於洪仲丘案,我的看法與藍鳳凰不同。媒體或名嘴的表現不宜以偏概全,那些爆料已經有相當部分被證實(譬如擔任把關的兩位憲兵官原本都不同意關洪仲丘),哪些部分是誇大或無中生有的,相信司法機關能夠做相當的釐清。

媒體採取對被害人極端同情立場確實是兩面刃,一則摘奸發伏,一則逞口舌暴力,但即使媒體對這些涉案軍人或有不公,但他們終究是一群活著能為自己抗辯的人,沒有證據,誰也辦不了他們。

小弟當兵時幹參一,發過通緝令,送過關禁閉的文,其餘晉升任調、獎懲、休假也都業務一把抓,非常清楚國軍是怎麼從文化的根上腐爛的。

舉個例子,我剛接業務時,往往只能在晚上就寢時間加班作業,頭一個月經常不眠不休,但還是做不好,我心裡非常納悶,因為我拚了全力,還是會偶爾出個錯挨人事官狠刮,但別單位的參一卻總能通過受檢。我只能向這些同事求教,卻碰一鼻子灰,我不曉得他們這種無謂的競爭心是怎麼養成的,總之就是不願意提供協助。直到某日某連參一休假,一位代班作業的士官跟我投緣,其實他不懂業務,只是藉故來辦公室喝杯茶。於是我找到機會向他借看卷宗,才翻看個五分鐘,就發覺其中的門道。

原來頭七八頁都製作得相當精緻,標準,但下面幾頁就漏破綻了,甚至後幾十頁「壓卷之作」,只能用慘不忍睹來形容,我大吃一驚:難道這種投機取巧的作業模式通過得了業務受檢?但事實擺在眼前:「他們」就是這樣過關的。

如果您去翻我的卷宗,會發現從頭到尾行政和字跡方面水平都差不多,偶然出錯,但絕不可能錯誤連篇,如果你是行家,你會去核對發文流水號,將會發現我的文號很少缺漏、跳號,更別說前後錯置,毫無章法。

但我就是太一板一眼依律行政,才會把自己操得半死。而檢查文書業務的上級軍官通常沒那麼精實,他們看的是單項業務的表面,看個幾頁,一個單位抓一兩項缺失就足以交差。如果照本人上述的方法查這些連參一,咱們的油條人事官至少申誡難逃,看似前程遠大的營長也會灰頭土臉。

但我覺悟了,我不是來軍中做改革的,在下我也無此「通天本領」,我決定不再傻呼呼的「照章辦事」,這只會平白累死自己,於是我盡可能在最大程度上「便宜行事」,諷刺的是:我的業務「績效」居然因此獲得改善。

軍中自有一套腐敗文化使劣幣能逐良幣,於是我得靠「便宜行事」一訣而存活,而獲上級首肯,但那並不使我感到任何光榮。

獎懲失度

譬如本部考績業務向由本人一手打理,連長只負責批「可」「如擬」或「發」,該項業務評鑑成績居然獨占鰲頭,獲師部表揚。由於考績獎金,某位領士的薪水甚至還比連長高。但他們不知道我如何絞盡腦汁為他們的職責本份腫事增華,簽呈如何一張接一張,方有此等成果。但這種虛文式的考績業務,對受獎者本人或單位來說,究竟有幾分名副其實的榮譽?但很抱歉,不要懷疑,這就是我們國軍!

洪仲丘去世七月三日當天,542旅旅部連上士范佐憲以「支援漢光演習有功」,得記大功一支,這真是年度大笑話!

當年我做考績業務是用嘉獎一個個去累記的,類似范佐憲這樣的演習「功勳」,按規矩要九次才能累積到一大功。事實上本部志願役士官甭說大功,連小功都是「作夢」。再說本人的戰車實彈射擊已經算數一數二(坦白說整個戰車營從官數到兵,尚不知道誰的打靶成績勝過我),我連半個嘉獎都沒撈過,拜託各位當過兵的告訴我:支援漢光算老幾啊?那群人違法兼程序做假,強送洪仲丘去關,操到死,卻還一邊麻木不仁的關起門來冒功打賞。請問這種領導能夠激勵甚麼士氣?

洪案中一干被起訴的軍士官在一定程度上是部隊體制的代罪羔羊。因為大家都這麼亂搞,在裏頭待越久越容易積非成是,習以為常

潛規則

當年聽禁閉生講,我們的禁閉室課程沒那麼多花招的(相較於269旅的陳毅勳班長),但就是一天一個單項,譬如俯地挺身,一做就是一整天。晚上也有「晚點名」 ,卻是由「室長」來執行,「室長」的角色就像黑獄風雲裡的角頭,「晚點名」就是在「玩」白天操課時拖累大家的禁閉生(搞連坐這方面部隊倒是始終如一)。而「晚點名」這個口令是誰喊的?要不要猜猜看。

不,不是「室長」,而是戒護士。是戒護士下令讓禁閉生去「玩」禁閉生的。禁閉生白天被連坐得苦不堪言,一肚子怨恨,您說說看他們會怎麼實施「晚點名」呢?

然而這般體制文化並非禁閉室獨有,而是早成為部隊的潛規則。

我們當年初下部隊時也是每天被學長「晚點名」。十點過後就寢時間,所有的菜鳥都被老兵集中到寢室或背包間聽訓,輪番上陣重複屁話,然後體罰。記得有位大專寶寶被學長一腳重踹到哭。挨那一腳時他正勉力維持著俯地挺身的姿勢,學長則由上而下借助自身體重狠踩下去。我得告訴沒當過兵的朋友,這類「晚點名」和「軍中倫理」從來就是部隊不可或缺的潛規則,連上軍官無一不曉(他們甚至把人拉到排長室毆打)。你要申訴?還是要改革?得了吧!第二天學長就知道誰是「抓耙子」了!政戰哪能信啊!?

斯巴達?

不要以為張爺是不耐操的軟腳蝦,才會對部隊心存負面看法。事實上本人除射擊一把罩之外,體能戰技也不輸人,至少勝過全部軍官,還有我的同梯,我的近幾梯,還有全部王八蛋學長。全連大概只有一個兵的體能表現是肯定贏過我,此外和兩位士官大概在伯仲之間。五千米跑第二~第四之間,三千米跑第二, 本人從菜到老從來就不打混摸魚,硬是跑滿分。

反白衫軍的朋友請不要跟我斯巴達,我可是斯巴達體制的贏家。

那些王八蛋學長連跟在後頭看我屁股的資格都沒有。如果五千米跑個六七圈,這些人有一半會龜速到落後我一整圈,然後若無其事的跟我一齊「抵達終點」,到了夜間,還能恬不知恥的集合學弟實施「晚點名」。瞧!所謂軍中倫理?

我幾乎可以在每一個重點項目擊敗所有的學長,靠的可不是學長制傳承或士官制土法煉鋼那一套。舉例來說,戰車砲射擊滿靶並不稀奇,但如果你當過戰車兵,請自問能否擊中靶心?靶心約是處於隔山之遙的一個書包大小。

張爺不但打中靶心,而且還曾經全數命中靶心,由於報靶是公開的,大家都知道彼此的成績,我的印象中,兩年當兵生涯下三次基地(第三次基地開訓不久就退伍),全營士官兵戰車砲命中靶心的就本人而已。

後來營長為此把我的「愛車」拗走充當營長車,但射擊成績並不佳,他們知道我的厲害,但「軍中倫理恥於下問」,也不會來切磋研究。而我是不會擺譜或藏私的。

即使被迫換車,我還是照準不誤,反正本人戰車砲射擊只脫靶過一次──不好意思,那是本兵的處男射。隨後怎麼打怎麼命中,而且我還是快手,老是第一個擊發。不久又于輕兵器項目再創紀錄:機槍戰鬥射擊(戰車行進間射擊)拿下全營最高分。

到底誰知兵?

我能有這些成績,靠的可不是甚麼軍中倫理,也不是你以為的軍紀。當然,我不像洪仲丘那麼不長眼,但是我照樣反抗過學長,甚至在演習期間與待退老鳥全武行,還帶領阿兵哥向不肖士官公然造反,還在大庭廣眾下咆哮過輔導長(但咆哮得很有技術,遊走法律邊緣不致以下犯上),但我這種不服管教的軍中頑劣份子卻能技壓眾人,憑什麼?憑那操死人不償命的口炮技術?還是皮靴擦得啵兒亮,制服燙得筆挺,年紀輕輕就跑不動更不想跑,卻還硬撐出來的那副威風凜凜卻虛有其表的官架子?

反對口罩幫/1985聯盟/白衫軍訴求的諸位自認為對軍事訓練懂多少?如果你懂,難道我不懂?如果您認定承平時代軍法審判交付司法會弱化國軍戰力,視軍審為戰力後盾,那你們根本不懂甚麼是領導統御:只有最卑鄙的軍頭才會純用高壓威脅來帶兵,如果將領的領導統御就剩下軍審這招,那麼逼到極處,他就等著部隊嘩變吧!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其他
自訂分類:時事
上一則: 台灣加油
下一則: 【宇昌案演義】南華生技與何大一
迴響(11) :
11樓. 張爺
2013/12/18 12:53

國軍酒駕志願役比例高 嚴明:已有改善

蘋果日報 2013年12月18日

【王烱華/台北報導】立法委員邱議瑩上午在立法院質詢時指出,國軍酒駕比例居高不下,而且是志願役比義務役士兵還高,「我們到底募到怎麼樣的兵?」國防部長嚴明強調,「我們已召開檢討會議,已慢慢有所改善。」

立法院外交及國防委員會上午邀請嚴明報告國防部「推動募兵制現況檢討與策進」,邱議瑩指出,國軍酒駕,去年志願役有121人酒駕,而義務役只有47人,今年到上個月為止,志願役也有113人,義務役則有49人,志願役遠遠高出義務役。嚴明則作了上述答覆。

募兵加薪 嚴明:每年增55億元

【王烱華/台北報導】國防部長嚴明上午表示,為推動募兵制,國防部希望調整國軍志願役士兵加薪與外島地域加給的提升,粗估每年需要增加55億元,這項薪資調整案行政院將在近日公布。

立法院外交及國防委員會上午邀請嚴明報告國防部「推動募兵制現況檢討與策進」,藍委林郁方質詢時指出,國軍飛彈指揮部2013年至第8梯志願役士兵招募情形,今年總招募目標為510人,1至8梯有152名社會青年報名,竟然全數錄取,實際入營報到數為89人,獲得率僅17.5%;林並指出,這些士兵是大專畢業者僅8%,高中則為81%,國中為1%。嚴明則強調,國防部會加強募兵宣導。

張爺2013/12/18 12:55回覆

畢竟好酒不便宜嘛!!

加薪!!

張爺2013/12/18 12:56回覆
10樓. 一畝桑田
2013/11/06 10:25
口罩與軍魂

大作已列入我的文摘,

這口罩與軍魂說來頭頭是道,

最近日本行我特別留意他們的口罩,

其實也和台灣差不多不值大驚小怪,

至於軍審軍魂,

應該是各班、各排、各連、各營、各旅、各師都各有不同的特色,

很難一概而論。


9樓. 張爺
2013/10/25 17:29
凌虐與訓練 傻傻分不清?!~~~~終於釐清

軍中凌虐新定義:非必要的非人道待遇

【2013/10/25 聯合報】

洪仲丘案外界聚焦於該怎麼畫國軍「訓練」與「凌虐」之間的紅線。行政院會昨天通過陸海空軍刑法第四十四條修正草案,明確定義部隊中凌虐是指「非因教育、訓練、勤務、作戰等軍事必要,使軍人受凌辱虐待的非人道待遇行為」。

草案說明指出,國軍負保國衛民之責,軍事教育(如各梯次基礎、深造教育班隊)、訓練(寒、暑、山、傘、基地訓練)、勤務(特戰、空勤、水下作業)及作戰(如艱鉅作戰指令)勢必從嚴從難,如因凌虐定義不明、動輒涉及刑責,恐將使幹部不願施以訓練、派遣任務,因此於陸海空軍刑法另定義「凌虐」。

國防部舉例,像兩棲部隊的「天堂路」訓練測驗,學員於石礫上打赤膊攀爬、翻滾、做蛙人操,幹部在旁嚴厲訓斥或喝令,若依社會一般觀念,恐已符合凌虐;草案因此新增凌虐定義為「非因教育、訓練、勤務、作戰或其他軍事必要,使軍人受凌辱虐待的非人道待遇行為」。

草案同時授權國防部依各項部隊教育、訓練、勤務及作戰派遣,或救災、演習期間的軍事應變作為,就性質、目的、態樣、強度及必要性等作出綜合考量,進而訂出適切合宜的實施範圍,以供國軍幹部遵循、判斷。

國防部軍事發言人羅紹和說,國防部已要求相關單位檢討;未來將採正面表列方式,敘明特定兵種可實施的高強度訓練,讓部隊訓練與執行任務有所依循。

出身空降部隊的陳鎮湘表示,軍中不同職務操練標準不一樣。例如,交互蹲跳對傘兵是基本訓練,必須訓練腰、腿的力量與協調性,否則跳傘著地時容易摔斷腿。 

全文網址: 軍中凌虐新定義:非必要的非人道待遇 | 法律前線 | 社會新聞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SOCIETY/SOC6/8251617.shtml#ixzz2iixaMJKY
Power By udn.com


8樓. 這是匿名
2013/10/21 12:02

國軍爆竄改退伍報告 洪姊:軍人心態未改

2013年10月20日蘋果日報

【陳世河/台中報導】洪仲丘案後,軍方再傳欺上瞞下弊案。一名志願役中士退伍前洋洋灑灑寫下六大張退伍報告,直言部隊弊端,豈料最後卻被簡化剩四句話,軍方還偽造其簽名和蓋章,他氣憤向《蘋果》投訴:「國軍連根都爛了。」陸軍第十軍團政戰副主任張勉說,涉嫌偽造簽名的人事兵及連長已依法究辦。

洪仲丘姊姊洪慈庸說,這件事代表國防部提出的改革計劃只是紙上談兵,軍隊內部運作仍然我行我素,「國防部應思考,為何經過洪仲丘案的衝擊,部分軍人的心態仍未改善!」

7樓. 張爺
2013/10/03 19:18
看到一篇「天下奇文」

 GolfNut 滅親朋檄

南方朔說馬英九「瘋」了,誰知這位資深馬迷高爾夫衲豆也「瘋」了。

時局民心不利於馬騜,高爾夫衲豆認為馬英九沒錯,錯的是馬家軍以外的任何人,他深感無力,焦慮讓他心智瀕臨崩潰邊緣,狂熱政治執念不堪受挫,這樣違逆他的政治情勢他再也承受不住,然後他像個賭氣孩子般向批馬或者挺王的親友割袍斷義!

但,你以為台灣鄉親有義務在乎你你的極端控制欲兼強迫症麼?

醒醒吧!你多久沒向台灣繳稅了?你每個月花多少精神和工夫照顧你的台灣鄉親?

你是誰啊?高爾夫衲豆?

 


6樓. ABCDEF(翠雲)
2013/09/27 09:42

難得

只是不服輸Fox加油

張爺2013/09/30 00:15回覆
5樓. 邀請
2013/09/11 09:01
格主文武雙全

一言難盡

國軍絕對可以更好

我只是平凡人  我做得到  其他官兵弟兄沒理由不行

問題在整個訓練環境不佳

訓練要有方法 亂操是不會有用的

一個口令一個動作  也不可能訓練出成熟有判斷力的戰士

第一次戰車砲射擊時  我是全營最菜而且極可能是操課最少的射手

我甚至要靠冥想來熟記兼複習射擊諸元 加強戰鬥艙空間感及身體的反射

對於火炮性能及彈道修正

除了當好奇寶寶多問之外  我看準則

這點非常重要~~但除本人之外這些訓練書冊置於庫房乏人問津

連上課教官都不懂得研讀(看我們教官多不上進)

 

 

 

 

張爺2013/09/11 16:07回覆
4樓. 金晟發冠軍磁磚
2013/09/07 09:59
前輩早安

拜讀前輩此篇大作感觸很深

生意人不方便對爭議事件評論

只單就前輩的軍旅回憶也談談我的當兵經

從前輩中跑三千公尺測驗推算前輩年紀應該很輕

因為我二十三年前當兵時

只有測驗五千公尺

從未聽聞有三千公尺這麼短距離的測驗

 

其次

當然我只能以自己左營直屬部隊連隊經驗

同年代陸戰隊其他駐地弟兄情形未曾經歷不能妄說

體能戰技,軍,士官幹部測驗標準遠比士兵高

例如武裝游泳測驗

士兵只要六百公尺,軍官和我們下士班長則是一千公尺

任何阿兵哥,都可公然要求軍士官拔階挑戰任何項目戰技體能

軍士官沒有拒絕挑戰的權利

晚上晚點名操體能

發號施令的值星班長邊喊一二,邊以身作則自己服從自己命做伏地挺身

監督弟兄操體能有沒有確實偷懶責任是落在

循梯次起身後的其他班長和破大冬老兵(當兵超過二年,只剩一年役期)

每天晨跑五千公尺都是營長,連長帶頭跑

在左營軍區跑五千公尺,常遇到司令親自帶頭軍官連軍官跑五千

 

所以我不太能理解貴營的'軍中倫理'

因為以打靶來說

每次射擊管道都是營長先射擊,都是滿靶令人折服 

其次連長,班長要求標準也遠高於士兵

這樣才能服人也才談的到領導統御

要去參加小女學校的家長會了,就此停筆

初次拜訪,唐突失禮之處,還望前輩海涵

謝謝前輩分享經驗 

傳聞美台陸戰隊隊訓都是「永遠忠誠」,聽您分享陸戰隊文化,令人耳目一新,確實名不虛傳

如果每支部隊都能效法陸戰隊這種精神,國軍部隊根本不會發生那麼多奇奇怪怪的管教問題

我們年齡應該差不多。我在金六結新訓只跑過三千,下部隊後直接跑五千,訓練和測驗都是以五千為準。但有一次不知甚麼緣故,上級(不記得哪個層級)突然下令士官兵(不含軍官)測三千米(純測驗,沒有榮譽假問題),我們就照辦了,沒想那麼多。但那次測驗,連士官長和某位上士都沒參加。

戰車連不比裝步,沒那麼重視體能,但既然表定要操課,就應該從主官到最底層士兵一齊投入,但我們的連集幹部(主官管加士官長)通常是袖手讓值星去幹。本連排長有正期、有專修班,有官預,有預官,體能通通不行,看了實在很火大。別連的情況也差不多。但排副則是資深士官(領士或常士),體能甚至連戰技都比排長好很多,只是士官圈的學長制也很重,老士官像皇帝,菜士官跟菜鳥阿兵哥幾乎沒兩樣~~像奴隸。

我下部隊時受一位志願役下士幫助甚多。小弟第一次跑五千就是測驗,當天我站清晨的三五衛勤(第二天站衛勤~夠菜了吧),就在安官桌接到電話紀錄,要我們早上六點(或六點半?)受測,由於我不知道怎麼配速,就與眼前那位下士安全士官打商量。我問他能不能跑,他說「還不錯」,我說,「五千我沒跑過,不會配速,待會測驗時跟著你跑好不好」,他欣然同意。結果第一次測驗我就跟在他屁股後頭衝滿百。

當時這位士官接參三業務(交接中),我為了射擊還向他偷調戰車準則,四五百頁一本,針對射擊相關的我從頭看到尾,小弟在戰技上能有不錯的成績,心中對他很感念。

但一年多以後,我目睹一個讓我難忘場景,就是他的學長竟然在公共走廊罰幾個士官學弟下跪,而這位士官也入列受罰。我看了義憤填膺,但無法表示甚麼,只能臭著一張臉大步邁過。事後我半帶責怪的語氣問他「你為什麼要跪?!」他竟低聲回答說「(他是)學長啊」(語氣無奈)

那位罰他跪的資深士官就是體能最差的一位,射擊成績也一團烏鴉鴉。

這就是我們部隊:老鳥天堂,菜鳥地獄。

軍事領導要以身作則才能服人。當年我跟高中同學還經常以手寫信件聯絡,某位同學當排長,五千他沒辦法,但是他的臂力好,手榴彈能左右開弓(扔出去會有咻咻聲那一種等級),爬竹竿也是抓一兩下就到頂,他得露這一兩手鎮壓阿兵哥,否則會被看扁。

本部隊也曾拔階訓練,但就那麼一次,而且還是出於嬉戲。那一回我們參加體能戰技測驗,刺槍術二教習練完,休息時間我們幾個老兵已經在跟幾位士官玩戰鬥對刺,著一般軍服,用真槍上刺刀,但有刺刀鞘保護。士官長看到也玩性大發,下一堂課就開始拔階「釘孤支」....

 

 

 

 

張爺2013/09/07 13:56回覆
3樓. JKTsai 老鼠嫁女兒
2013/09/07 03:01
呵呵,口罩無辜,個人為了「(偏執)政治信仰」,不對事而對人,甚至忘記宗教信仰的基督佛陀教誨!

阿公在懺悔喔~

小弟只覺得洪案雖是個案  但部隊腐敗文化(不包含四樓弟兄的陸戰隊)  積弊已深更值得反省

張爺2013/09/07 12:37回覆
2樓. ellen chou 雨僧 探秋秋未老
2013/09/06 23:33

優秀!


只是不服輸

聽口令  俯地挺身 預備

一下二上

開始!

one more two more.....

 

張爺2013/09/07 12:30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