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一個颱風的過去記憶
2007/09/19 14:32
瀏覽750
迴響12
推薦69
引用0
  那年的強力颱風,將他由三層樓的鷹架上往下摔,身高177公分,體型卻是瘦到不行,這一摔,他變成...
  
  
  跟阿強認識是在我的高二夏令營裡,我是被學校指派去的學員,他們一伙兒是那兒的輔導員,專門負責帶領及策劃整個活動。
  
  夏令營回來後,我跟他們一伙兒人有了聯繫,他們那一伙人是專科的童軍社團,有男,也有女。
  
  阿忠哥是我們的領隊,對我特好的,他也高,超過一百八的身高,體重很輕,有點暴牙,戴個眼鏡,捲捲的頭髮,不太標準的國語...我記得,他住在高雄的阿蓮,那時,我不知阿蓮在哪兒,只記得,他每回寫信時會說:「你到高雄時,可以來找我...」,我記得,我陪著國中同學嫁到屏東時,高雄火車站裡的公共電話,留有我拿起話筒的指印。
  
  阿強、阿欽、阿芬、阿忠、阿雄...那個梯隊,那個我青澀的十七歲記憶,這些人佔了好多好多的空間。
  
  
  阿強的20歲在宿舍的Party,我也是被邀請的一員;幾回拉我開舞都被我閃過...看著別人大方的接受邀舞,我的腳永遠在打結狀態;僵持了一下,第二首曲子,他的手伸向我。
  
  阿強他們畢業後,我家的信箱裡常常會有他的筆跡,有他當兵的照片,有他許多的心情;休假的日子,他偶爾會由北投騎著灰藍色的偉士牌機車來看看我,卻常被倔強的我關在門外連一面都不想見。
  
  退伍後,他考上當年唯一的二技,迎新舞會裡,我踩著高跟鞋與他的同學共舞;他的畢業舞會,我被阿喜堵住,我在公館的公車站邊跟阿強說著「抱歉」,還交待著他要照顧原應跟我同行的同學。那回同學回來轉告阿強的話:「我和阿菊像二條平行線,我始終想交錯,她始終想迴避...唉,這麼多年了...。」
  
  當年選擇到淡水讀書的其一原因是...阿強住北投,淡水據說離北投很近,當時的我,也許是有著些許內疚(常把他關在我家門外嘛),也或許是習慣了這個人的筆跡..我曾真的認真地考慮接納他成為我生命中的對象..;阿強知道我要到淡水讀書,電話的那頭他要我考慮住在他北投的家,我驚訝得不發一語(他應知我的個性,不會輕易接受別人的好處!),他大概察覺了我的疑慮,急著說:「妳放心啦,我讀二技,要住校的!我家只有我姐和我爸媽,我都打好招呼了,妳住進來,一來可以省房租,二來我家人可以照顧妳,我也放心!」。想了想,以我不愛麻煩別人的個性,他的好意,我終究不可能會去接受。
  
  在淡水的日子裡,阿強曾經夜探過我,短短的幾分鐘,我們其實沒聊什麼。租屋處的電話響起,他在寒風中抖著的話語曾經溫暖了我的心,但是,平行線終是平行線...。
  
  我即將畢業的那年,基於認識多年而他始終關心的情誼,我撥了個電話給已在工作的他,要邀請他到我校來參與當年的校慶;電話那頭的他姐哽咽地說:「阿強現在在榮總,昏迷不醒,幾天前的強颱來襲,他們這些菜鳥工程師被命令著去工地確認鷹架的牢度及建材物料不會被風吹跑...一陣強風來,阿強和另一個同事由三層樓的高度被掃下來,現在,在榮總,還昏迷不醒!...」。(哭泣...
  
  隔天,我直奔榮總,找到了他的病房,他的家人全圍在身旁,錄音機轉著的是親人的呼喚;我握著他的手,把線繞在他的指間,線的那頭是個粉色的心型氣球,阿強一直很孩子氣,這個氣球,我想,他會喜歡。
  
  我在他耳邊跟他說:「阿強,你要快點醒過來,你的家人都在你身邊陪著你,你要加油!還記得我嗎?我是阿菊!那個你每年都會提醒我咱們已經認識幾年的阿菊啊...」。回到淡水的那個晚上,我記得,我蹲在我的租屋處,靠著牆角落著淚,我想著同學在他畢業舞會的轉述語..當時很認真的想..我要離開阿喜,去專心照顧這個多年的老友。那時,我真的以為,我的肩膀夠厚,可以讓人倚靠。
  
  第二天我又出現在醫院裡,同樣的話重覆在他耳邊說;到了該回淡水的時間,有個跟我同樣年紀的女生跟著我由病房一起走入電梯,她開著口問我:「妳知道我是誰嗎?!」我木然地看著她;「我知道妳是誰,阿強都告訴了我妳的一切..我是xx,是阿強的.未.婚.妻,我們即將訂婚...我住在他家很久了...」「喔..」。我急迫著掩護自己的不安並說著:「妳千萬不要誤會我和阿強之間..,既然妳很清楚我和阿強的一切,我跟他,僅只是朋友而已,我想,妳應很清楚...。」電梯門一開,我快步地走出去,彷彿作了什麼虧心事般。地上的石磚印著我的心情,我心裡明白,總算有個人可以照顧阿強這一生,我和阿強沒開始的一切,也該在這裡劃下句點。
  
  幾個月後我畢業,告別淡水及同學,同時,也告別了阿強;打了電話給阿強;那陣風造成了他的半身不遂,更傷害了他的語言表達能力;跟他對話必須像哄孩子般慢慢地說、小心地說,就怕傷害了他的自尊;簡單的對話裡,我答應他在我回桃園之前一定去看看他;約定好的那個下午,那幾年來熟悉的地址似乎在引導著我,很順利地找到了阿強的家,進屋,看到他那孩子般跳躍而興奮的眼神,不方便的行動及言語加諸在他身上,這個我曾經很熟悉、又很陌生的身影,在我眼前。
  
  他娓娓道來及加上他母親的補充說明:「他即將的未婚妻在他醒後幾天,搬離了他的家沒了下落;聽說,她跟個男人去了國外...(我看到他眼中的落寞)他現在每天正在努力做著復健;公司沒有規避該負的責任,薪水照領,年資照算(對阿強來說,還算有些安慰...);還有,為了我的到來,他跟母親吵著不肯到醫院做復健,他怕做復健的時間會造成見我時間的壓縮...」;那個下午,我一直很感傷地看著他,也努力地聽著他說..,那段時間之後我知道,我已離不開阿喜,不會再有想離開阿喜去照顧阿強的想法。
  
  我結婚,忘了有否通知阿強;我知道,阿強常打電話到我娘家關心我..也許,我娘有告訴他。
  
  阿喜走後的幾個月,我突然接到阿強的電話,他由我娘那兒知道阿喜的事及我的現況,我強忍悲痛又不知所云地回應著,他曾經想:阿菊沒了婚姻,也許我們之間...那段時間,他的電話不停地吵著我,我知他急迫的心,但,我的心~很冷;也許在那段時間也曾有過去的朋友一直關切我的狀況,直嚷著要帶我去散心,但,一聽到『我有個女兒』,關心的心隨即煙消雲散..我知道一個責任有多重,我也很清楚自己的肩膀再也無法承受更多的壓力..一個下午,我和婆婆及大嫂在賣場裡,手機傳遞著我的訊息『別再打了!』;我和阿強,正式劃下句點。
  
  阿強現在如何?說老實話,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知道了,會有許多的傷心與難過,不管是他,或是我...。
  
  想起這些,都是颱風惹的禍,喚起了一段記憶,一個過去式的幽幽記憶。
  
Google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雜記
自訂分類:不分類
迴響(12) :
12樓. lejeune
2007/10/15 11:34
記憶

我最近腦中也常浮現一些原以為忘記的人和事

突如其來的一個片段一個畫面都讓自己驚心不已

我的颱風新記憶是今年本來要去花東賞鯨被三個颱風破壞了計畫

我的淡水新記憶是今年一下飛機就直奔淡水的民宿,然後帶孩子去白沙灣.瑠園.兒童樂園....


是否當每個人都在追求不平凡的人生,此時平凡的人生才叫不平凡?
11樓. 橙瓢蟲
2007/09/30 00:26
...........................
一樣颱風兩樣情
~~少年要狂,青年要闖,壯年要養,老年要放~~
10樓. 伶玲
2007/09/25 01:58
緣份

誰都不知未來如何

我們活在現實    卻不能像看連續劇般的觀眾給予那些的 543

或許    回憶    還是放在心頭就好

加油


歡迎點閱
9樓. 燕(休息中)
2007/09/23 11:06
^__^
這樣的結局,其實很好,雖是短暫的傷痕,但會是去不到的疤。
莫大小說 ─ 暗潮
莫大小說選 ─ 瘼
8樓. 小筏 ( 休息中 )
2007/09/21 23:42
故事

年輕時的故事, 不管是甜是苦, 回憶起來總是別有一番滋味.

7樓. 5656亦是麵線糊
2007/09/21 18:54
一個颱風的過去記憶
^+++^
竊竊私語 電子報
6樓. Calla
2007/09/21 14:16
一個颱風的過去記憶
阿菊故事多,連颱風都有故事連想~
[ 灰綠色明信片。] *玩佈置
5樓. 小筏 ( 休息中 )
2007/09/20 21:42
先卡個位
今天在忙, 先來推一下, 明天有空再慢慢研究嘿
4樓. 鐵球
2007/09/20 17:24
!!

唉~~跑到妳家掉眼淚,真是的!習慣阿菊寫些俠氣正義的文章哪。


反正是個什麼"球"
3樓. 阿娘
2007/09/20 14:49
我出關了
回來掃掃掃ing~~~~~~~~~~~
颱風假ㄟ,我已經忘了颱風是啥滋味模樣了
年少輕狂總是老來回憶
只當作有緣無份吧
留個記憶給自己慢慢咀嚼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