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京都大阪遊記(下)
2011/05/06 22:55
瀏覽1,019
迴響1
推薦9
引用0

    四月廿四日。一早搭京阪電車回到京都,先去錦市場吃了點東西。京都的錦市場是一我們前往上賀茂別雷神社,算是蒐集「世界文化遺產」吧。星期天,不少婦女穿著和服來到此處,特別是婚禮參拜,一眾人都穿得非常整齊。昨日在大阪天滿宮也遇到一家子以日本傳統儀式進行的婚禮,覺得也是美的展現。中國傳統婚紗,幾乎只存在於少數婚紗照中,有點可惜了。我覺得,新娘的婚紗似乎可說是各個民族最美的服裝的展現,而且多有令人屏息之美。

    神社也有寶物展,收五百日圓。不過所謂的寶物不過是幾幅畫,而「神官」對此「雷神」故事的解說,對我們更是鴨子聽雷,還不如在下鴨神社看參天巨木。而且這個「神官」也不知哪兒找來的,面孔像是張學友,但卻不像歌神那樣敬業。他搖頭晃腦、甚至擺三七步,解說又臭又長,不時閉著眼睛,不知是不是昨夜沒睡好覺呢。神官解說一陣子、把神聖的掃帚在我們一干人等面前晃了晃後,開了一扇門讓我們瞧瞧神社內部,但卻不是寺內參觀,而僅限於踏出接待處三、五步的距離,讓民眾對寺內景像探頭探腦而已。這寺苔長不好,屋宇失修,和這神官恰可呼應。話雖如此,寺外卻還是生機勃勃,五月初將舉行的賽馬會,現在就已有頻繁的練習;周日文化市集的攤位也頗有不少。日本人堪稱富已三代,頗懂得穿衣吃飯,生活小事就是最讓遊人回味之處。

    東、西本願寺的人潮湧動,讓台灣人不得不想到「大甲媽」的進香活動。今日東本願寺信眾頗多,每一撥聽講的信眾大概就將近千人,來來去去一日不知有幾撥人。廟宇維護非常用心,每一處都經過良好規劃;為防止信眾踩踏,入殿前的階梯被臨時搭建的斜坡取代,一進一出,使信眾不至於受摩肩接踵的苦。西本願寺是世界文化遺產,包括御影堂、阿彌陀堂等建築都屬於被保護的範圍。御影堂擺了上千張椅子,顯然是方便信眾聽講之用;在數百年歷史的巨大木構建築內聆聽佛教經文解說,這些信眾真有福氣。寺內興正派的建築內貼著一張「佛教反對憲法第九條修正」的海報,大意是日本戰後憲法第九條的放棄交戰權用意良善,是對政界人物的權力欲的限制等等。我們今日從大阪往京都的電車上才討論過這個議題,因此這海報讓我感到頗有緣份。我想,日本的生活方式、品質在世界已幾乎是首屈一指,日本一些人所謂的「二次戰敗」」、「重新開國」、「正常化」等等,究竟是要把日本帶往何處?日本真的需要更大的「ego」嗎?我真有點不得其解。

    晚上散步到祇園西南邊的新道通與宮川町通一帶,這些小路或巷弄已鋪上石板,仿古建物門口亮著燈籠,門旁掛著木牌,上面寫著一些女性的小名。他們是藝妓、舞妓,或何種妓的名字?二樓窗外都掛著竹簾,屋內的女子,是何種心情?

    四月廿五日。清水寺果然不是浪得虛名,書上說是京都近處的最佳遊憩之處,確實有其道理。學生們來此遊覽,特別對其旁的地主神社有興趣,據說沒有日本國前就先有地主神社,「大國主命」的雕像彷彿是自漫畫裡跑出來,一下子讓人分不清漫畫與現實。

    不過清水寺不大,讓人徘徊的倒是週邊的山腰小徑,例如二年坂、三年坂、八年坂、清水坂、清水新道、寧寧之道、下河原町通等。穿過重重店家、間間小廟,發現本願寺------或者親鸞聖人,幾乎是無所不在,而且整個東山彷彿都是本願寺的寺產。旅遊書上似乎不太強調這點,不過當你拜訪過規模宏大的東、西本願寺,然後在東山遇到大谷祖廟與長樂寺,發現又是那一派所有,或者甚至整個圓山公園根本就是被本願寺的許多分店所包圍的中央公園,然後為了見識號稱世界最大木門而來到知恩寺,發現又是一處本願寺別院,然後發現隔壁的青蓮院根本就是本願寺一派開山祖師親鸞的度化之地,你真的會為他開創的事業而驚嘆。

    不過,在我們拜訪過南禪寺後,又覺得本願寺的體系雖然規模宏大,南禪寺的精緻似乎尤有過之。「三門」、「南禪院」與「方丈室」的庭院都有其可觀之處,三門高聳宏偉,與號稱天下第一大木門的知恩院可以比肩,登樓而上,四周景色盡入眼前。南禪院庭園風光較似醍醐寺三寶院,不過規模小些。方丈庭園則有大概七、八處枯山水小庭園,各有姿色,好像龍安寺也未必得去了。南禪寺更大的優點是不像清水寺、金閣寺、龍安寺、仁和寺那樣喧囂,我們竟有時間享受僅屬於我們兩人的枯山水庭園,寧靜中乃可得禪意。南禪院實為京都不可錯過的旅遊景點。

    東山諸寺廟多可追溯日本與中國的文化交流。清水寺有「青龍會」,每年舞一青色巨龍,說是因為清水寺居東,按照「左青龍、右白虎、南朱雀、北玄武」的說法,清水寺就代表青龍之故。南禪寺與中國的關係也深遠,南禪院內葬有龜山天皇的分身,來自「大宋國」的國師葬在他的墓邊。「哲學之道」終點的熊野若王子神社旁,則有百多年前為了「日中友好」、共同抵禦西歐列強的先覺者們的兩座紀念碑。

    我們從哲學之道向西行去,先後穿過也屬於本願寺的岡崎神社別院與華頂諸學校;這中間,我們先到了平安神宮。這神宮創建於一八九五年,說是為紀念日本遷都平安京一千一百年而建,不過那時日本剛打敗中國,手頭寬裕得多,因此建築也頗稱大氣;例如平安神宮前的鳥居,我猜想或許是日本最大。勝負乃兵家常事,只要能自我惕勵、急起直追就好。中國會發生太平天國那樣造成千萬人以上死亡的大災難,國家軍隊早該整頓,照說應該對軍事多用點心,沒想到經過同治中興的一代人,居然還在甲午年戰敗,真怨不得別人。

    平安神宮往東南不遠,琵琶湖疏水道旁,有一處百年別墅「無鄰庵」。這是山縣有朋的退居之所;一九零三年他曾在此與伊藤博文、桂太郎等開會,討論對俄戰爭事宜。兩年之後,日本成為近代第一個擊敗白種人強權、進入現代化行列的非西方國家。百多年前日本戰勝中國絕非僥倖,當代中國人對此還應有更多省思。

    琵琶湖疏水與神宮道交接處的西邊,一條小溪分留西南,就是白川。延著白川南行,溪水非常潔淨,過往方便兩側民眾蹲坐溪旁浣衣的階梯沿溪多有,那也是江浙鄉村的常見景觀。兩旁住屋漸漸整新,雖然昔日陳舊景像依稀可見。事在人為,台灣應先重新確立公、私分明的文化,把市民占用自家門前街、巷的壞習慣改掉,才能向日本的標準靠近------政府在此過程當然責無旁貸。哈日族那麼多,其實就是仰慕日本的先進文化,既然如此,請兩大黨也多用點心。鄉愿所獲得的選票,遠遠抵不過對於其所代表的落伍的反感而流失的選票。

    從白川接上花見小路,一路南下,就到建仁寺。再往西行,暮色漸深,也就是此行的終點了。我們隨緣進入河原町通路邊的小店つるや,老闆很熱情,和我們用簡單的英文寒暄了幾句。他問我們是否擔心東日本的輻射問題,問我們哪兒來,並拿出一本英文導遊雜誌,翻了他認為最有趣的一頁給我們看,那是東映太秦映畫村。或許不同教派的廟,本來就不是一般日本人會去「蒐集」的對象;反而充滿市井小民趣味的電影城,或者像是大阪的環球影城,更能吸引一般人。人們更需要歡笑,雖然生死之學也不可或缺。

    四月廿六日。行程接近尾聲,沒有高潮。原本抱有期待的二條城與東寺,並沒有南禪寺或醍醐寺那樣令人難捨。二條城的櫻花應該是好的,可惜我們來晚了。德川慶喜在此地宣布「大政奉還」,被視為日本走向近代國家的關鍵一刻,結合熊野若王子神社旁的日中友好期待,平安神宮的中日戰爭後的興築,無鄰庵的日俄戰爭謀劃,似乎串連起近代日本的歷史。

   與二條城的故事性相比,雖然東寺的佛陀、菩薩雕刻是精緻的,歷史也確實悠久,但歷史離開了人群,佛像好像被幽禁在不通風不透氣的古屋,濕冷的腐氣一出,也就難以久待了。就是那號稱日本古塔中最高的五重塔,也難以親近,遠不如醍醐寺的林木環抱。

    兩處世界文化遺產沒有讓我們悸動,早上再度拜訪錦市場,倒是買了不少小食。北京「胡同文化」的基礎是在其間生活出沒之人,人氣散去就不可觀。京都的錦市場人氣正盛,極高雅的婦人牽著聰慧的小孩兒在菜販前輕問蔬果來歷,讓人頗有感懷。中國的貧富差距大了些,暴富者若脫離材米油鹽醬醋茶的品味,五穀不分,他們自己,與所有國民,就都難以見著這種生活中的妙處。錦市場沿麩屋町通向北走,到御池通前,就是佟(木冬)家旅館、俵屋旅館,此兩家號稱京都最具代表性之京町家旅館,許多國際級貴賓皆曾下榻於此,然其樸實的外觀卻出人意外地與一般京町家民宅無異,若非特意尋找,極易擦身而過而不自知;低調奢華又帶點質樸無華之生活品味,融入於京都人之日常生活,可見一斑。

    一位朋友昨日來電,請我幫忙購買「AV產業------一兆円市場のメカこズム」。我們運氣很好,路上看到了不少書店,可以幫忙進去問問;但也運氣不好,不管是市役所前地下鐵站內的大型書店、烏丸通上的大型連鎖書店、高島屋百貨公司內的連鎖書店、寺町通販賣情色書刊為主的大型書店、巷道內的兩家二手書店與一家文具書店,通通沒有此書。我們竟為了這樣一本書逛了京都的七家書店,不曉得這些書店職員們對於兩位不懂日本的人到處詢問這樣一本書,有何想法呢。其中一位店東是為老太太,掩嘴暗笑,我自己倒是一本正經:這可不是我要買的呀。老婆看我窘樣,則閃到旁偷笑去了。

    晚上和老婆的一位朋友聚餐,她與土耳其夫婿在日本相識相戀,打造了一個幸福的家。小孩眼睛閃亮,非常可愛,我們也為她的幸福而高興。我們兩人可以勉強說是到過不少國家,我們共同的感覺是,對於能夠欣賞寺廟林野之美的人而言,京都的旅遊價值甚至高過倫敦、巴黎,更別說紐約、洛杉磯,而在此生活的愜意又更高些。城市不必太大,也足以令人低迴;我們對台南寄以期望。

    四月廿七日。從京都搭巴士到關西機場。機場的書店仍然沒有那本「AV產業」。書店裡討論中國的書不少,多數日本人所撰寫,主流輿論似仍是疑中、嫌中、防中,僅有少數書刊探討日本如此藐視中國的歷史根源,或公允探討中國成長的商業模式。島耕作系列出到「系長」,「社長島耕作」在最後又遇到中日衝突,釣魚台、科技移轉、資源獲取等等方面都存在矛盾。如何弘兼憲史所自稱,他絕非「右翼人士」,但他所反映的日本對中主流意見,恐怕不會讓中國人感到一絲愉悅。

    回到桃園機場,一航廈正在擴建中,內部裝潢大有改善,從機場回台北的路上,高速路的擴建、機場捷運的趕工,表明台灣正在「動起來」。從微涼的京都回到艷陽下的台北,我們重新加入台灣起飛的行列。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旅人手札
自訂分類:公共空間
上一則: 京都行照片一
下一則: 京都大阪遊記(上)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lukacs
2011/08/10 17:49
包公文章寫得好!
能否附上幾張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