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二零一零Messoa美國分公司員工旅遊
2011/01/06 05:26
瀏覽707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二零一零Messoa美國分公司員工旅遊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三十日,星期四。工作日果然還是沒有提早結束的可能,會議進行到十八時三十三分三十分秒,然後開始旅程:第一步,先把Bruce帶來的便當吃掉吧。五元五角的便當,真是物超所值。七點七分,主力軍由Victor擔任先發駕駛,由老包擔任陪同小弟,向北方Inyo地區的Bishop出發了。BruceKiwi兩車如影隨形。溫度在旅程中緩慢下降,最後百里都在零度上下徘迴,但是路面非常乾淨,完全不像洛杉磯那樣坑坑疤疤。十二點二十二分到達了目的地,半夜行車成了這次旅程的一大亮點。

 

三十一日,清晨八時許一干人等,計五男五女與一小女孩兒Josephine,從好得路(hotel)出發。路旁的山巒早已白頭,接近滑雪勝地猛獁湖(Mammoth Lakes),主力車隊裝上了雪鍊,四輪傳動的Bruce則無此顧慮,這車現在接上了Kiwi與漪雯,有了五個成員。

 

滑雪場甚大,且有好得路多處。毫無滑雪經驗的老包、Lily開始艱辛的適應過程。穿鞋就令人頭疼,KiwiLily的腳不大適應Ski的鞋型,Kiwi滑了三分之一段路程,決定放棄,說下回要試試鞋子大得多的snow board,然後就閃進服務區用眼睛滑雪。老包則很適應這處雪地,所以用了十八種不同的方式熱情的擁抱了這片雪,包括左前翻、右前翻、後翻等,或者倒栽蔥時雪橇飛出去插入跑道外的雪地瞬時無影無蹤,或者衝出跑道而從樹間穿越時陷入雪堆裡幾乎沒頂。直到Bruce提點了老包幾項基本動作,老包才恍然大悟,告別了蹲在雪地上練武的命運。到了第八次從十一號雪道滑下來時,老包已成為Lily的老師,最後甚至「很A」的環抱著Lily左右前進。Nicole帶著小孩不便下場滑雪,Bruce當天發燒感冒,所以也淺嘗即止,但他在短短的時間不僅指導了老包,也充任了漪雯的老師,真是豪情義舉,可敬可佩。VictorSally如魚入水,不斷擺pose照起像來。Carol Leo每年都要滑個幾回,Carol每回要滑了十幾、二十趟才罷休,而Leo則總要嘗試從山頂往下滑的快感。這次因為時間有限,兩人並未過癮,決定盡快舉辦第二次滑雪之行。有道是,「Kiwi快意上餐館,Leo豪情下山巒」,「Carol快意二十滑,老包顛倒十八摔」,又有云,「Sallypose當正妹,Victor抓拍是帥哥」,「Bruce指點兩迷津,Lily轉圈一陣暈」。

 

回程見識了人性的光明面。主力車離開猛獁湖旅遊區,快要轉進395公路的時候,路旁號誌指示我們不妨拆除雪鍊。快樂的行程加上攝氏負十二度的戶外低溫,使我們決定拼命在兩分鐘內解決拆雪鍊的工作。兩分鐘到,三位男士以為搞定了,就讓車輛前行,雪鍊卻捲進了輪胎內側。三善男花了十幾分鐘、二十幾分鐘都搞不定,三善女召我們入車避寒,我們開始打電話求救。Bruce & Kiwi、警察、AAA道路救援、地區的修車服務等等,卻幾乎都束手無策。愁眉不展之際,幾位說不清是阿拉伯人還是北印度人的俠客出現了。顯然也是來此度假的帥哥們穿著單薄,抖擻著先修理了在我們後面的另一台同樣狀況但災情更糟的轎車------可憐那輛車上只有一位男士,他鑽上竄下東搞搞西搞搞也毫無進展,不曉得已經被車裡頭的女孩數落了多少遍------然後幫助我們拆除了雪鍊,搞定之後沒等多兩聲謝就翩然而去。雖然耽誤了一個小時,但是「大雪行車猛獁湖,寒夜喜迎活雷峰」,也頗值回味。

 

經此折騰,晚上一夥人到了主教市的敘香園。老闆與夥計們約十人,都是中國人,我們要了中國人的中國菜。菜頗可口,但飯乾了些。大快朵頤之後,十時許回到飯店,就紛紛躲入了各自的房間,也不管跨年倒數了。

 

二零一一年的新年第一日,眾人向死谷開拔。這一日我們先是在孤松鎮(Lone Pine)遠眺了美國本土第一高峰惠特尼峰,然後穿越美國最低點死谷,向拉斯維加斯前進。孤松的市民似乎多為白人,對外人疑慮多;英國經濟學人早有報導,加州沿海是民主黨,內陸是共和黨,良有以也。我們轉進小路拍照時,竟就有三兩警車據報前來盤查,真是「人民警察為人民」啊。Leo此時展現了東方人的肌肉,讓Carol坐騎在他的肩上,一下子成了姚明,孤松警察見狀一溜煙抱頭鼠竄而去(可惜這人民警察竟然不願幫我們拍張照片,他真得好好學習如何為人民服務)

 

前往死谷,會經過幾條山陵丘壑,路上有很多交通號誌,黃底黑字寫著「挖土」(dip)。有一英哩挖土、七英哩挖土等等。其實是翻成「哇」了會「吐」也可以,因為那意思是道路起伏,乘客會有搭乘雲霄飛車的騰雲駕霧之感。一個dip後面就是一次陡降、一陣暈眩,如果避震器不錯,在此飆車應該很有快感。(洛杉磯市中心南緣的十號公路高架段,也有一段應該豎一個「dip1 mile」號誌,以提醒加州居民那是一段特別的人造山坡地道路)。大概是由於道路起起伏伏,漪雯忍不住暈眩地靠在了Kiwi的身上,對講機突然一陣大聲,是Bruce的聲音,咆嘯著要前車的kiwi專心駕駛、注意安全。

 

忍受不住寂寞的主力車,跟著要求kiwi貢獻一片CD,好讓身體隨著地勢起伏之時,讓心靈也隨著鑽入耳多的節拍起伏。就聽Sally對著Kiwi喊道,跟上來、從窗子把CD丟進來,果然就看到充滿男子氣慨的Kiwi加足馬上跟上,漪雯打開了窗戶,手伸了出來,上面是裝滿了兩百多首張學友的合輯,關鍵時刻,一陣零度攝氏的大風襲來,就將此CD貢獻給了死谷的城隍爺了。主力車無奈,停車後接受了一張老歌精選,沉醉在「不是我願意」和「真的一無所有」的懊悔當中。

 

死谷和吐魯番窪地或許有些類似,地勢都低,缺水,有一些裸露的巖石呈現出紅色的紋理。紅色、黃色、綠色的岩石風化之後,又形成了紅色、黃色、綠色的碎石與表土,甚至死谷窪地、美國最低點「惡水」的鹽水結晶,也由此呈現了不同的顏色。但是這些不同的顏色仍然都是土色,一行人多數穿著素色衣裳,好像要來此進行迷彩試驗,這時就凸顯了Bruce的藝術家特質,他的大紅色與大黃色的外套,讓昏沉灰暗的死谷,一下子多了「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死谷旅遊服務中心連同周邊的商家、旅店,形成了一個略具規模的小城鎮。附近有一旅店,如同城堡,黃昏時燈光閃爍。雖然聽聞死谷「不過就是沙漠和山頭」,但若心存詩意,倒也能在此興起些「一片孤城萬仞山」、「春風不度玉門關」的幽思。

 

入夜之後抵達拉斯維加斯。倒人胃口的老包說,哎呀,怎麼那麼像中國的城市,一堆霓虹燈妝點著新蓋的、缺乏歷史感的、甚至似乎有點急就章的樓房。Sally說,那怎麼能比呢;是啊,拉斯維加斯的規模比起上海、廣州,就真是相距太遠了。不過霓虹燈未必是好事啊,若不精心設計,反而顯得粗俗,見多識廣的Carol補充說道。

 

在亞運跆拳道事件餘波漸息之際,眾人表現出「壯志饑餐胡虜肉」的豪情,決定要大大的消滅一下韓國料理,還玩起猜數、海帶、男生女生佩等划拳遊戲。晚餐後老包與Lily並在金銀島飯店小賭了一把、足履威尼斯人酒店,並看了看Bellagio飯店前的水舞。水舞的音樂是波茄利與莎拉布萊曼的「time to say goodbye」,大概來過拉斯維加斯的人沒有沒看過這場免費的戶外秀的。美中不足的是晚上十點整的金銀島海盜船表演,由於天寒地凍而取消;少數眼尖的遊客可能已經注意到十幾分鐘前的上一場表演結束後,幾個年紀輕輕的演員,包裹著毛毯在拉斯維加斯大道上奔走,大概要趕往什麼地方進行裸體的演出。

 

第四天的早午餐是一客四十美元的韋恩(Wynn)飯店自助餐,Leo充分發揮了潛力,衝到了十盤以上。排名第二的是Bruce,他們倆並且進行了縝密的研究,哪一道要先吃、哪一道要接著吃,以提升胃腸的容量。這種孜孜矻矻的研究精神,正是Messoa員工高尚品質的表現。Leo單是烤肉就吃了不只五大盤,他的努力在當天晚上發揮了積極的作用。

 

三輛車回程分別出發,Bruce三點多就開始經歷塞車,兩個小時後才走了半小時的路,於是決定下高速,去大賣場為老婆大人補補隨身用的精品。主力車隊這回由老包駕駛,四時半上高速,經過兩個多小時的努力速度開始快了起來,過了巴斯托(Barstow)後,再一個小時就可以到家之際,老包又經歷了一個第一次,就是在大雪紛飛的高速路上駕駛。幾萬輛車堵在路上,最晚出發的Kiwi曾有一個小時前進四英里的清楚記錄。Kiwi曾下高速路尋找住宿地點,但都已客滿;主力車隊裡,眾人猜想旅店加價十倍也不愁沒有顧客。路旁加油站的廁所排起了長龍,僅是加油與上廁所,Kiwi與漪雯用了整整一個小時。

 

主力車上眾志成城,Sally拿起了GPS找路,指點老包下高速後在地方小路繞行約七英哩,估計讓主力車節省了一個半小時。之後主力車決定見好即收,回到十五號州際公路上,不久就看到緊鄰高速路的替代小路已經車堵為患,大家猜測積雪路段已使地方道路難以通行,並慶幸自己幾分鐘前做了明智的抉擇。經過了近九個小時的奮鬥,最後主力車在一點半前抵達Chino的公司大門前,這已是公司旅遊自出發當天起算的第五天了。

 

蹣跚而行的Kiwi,沿著十五號公路南下,也終於在四點半返抵家門;用了十一個多小時從拉斯維加斯到Norco的家,是一難以忘懷的經驗。Bruce在風雪中離開了十五號公路,從13814號往南,翻山越嶺、繞道洛杉磯市中心,進行約達一百英里的大迂迴。如此走法,更顯男人本色,但是風險也在其中,Bruce見證了至少三輛車滑落路旁;但他駕駛奔馳的四輪傳動,無此顧慮。只是他到了凌晨五時許才回到自宅,距離告別拉斯維加斯,已經十四個小時了。在「誰動了我的奶酪」故事中,Bruce絕對不是空等候的那隻老鼠。

 

此次員工旅遊,有些人第一次滑雪,多數人第一次接觸美國最高峰與最低點。老包第一次在雪地開車,Kiwi也有了往返VegasLA的最久駕駛經驗。而Bruce堪比漢尼拔遠征羅馬的壯舉,更將是Messoa美國分公司歷史上永遠難以抹滅的一頁。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旅人手札
自訂分類:公共空間
上一則: Messoa員工旅遊照片,續,死谷
下一則: MOMO流浪記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