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他們正在進行一場陰謀」
2009/09/06 11:06
瀏覽578
迴響5
推薦3
引用0

2009.9.5

沒有掌握權力的派系中人,經常想像掌權者正在進行著對他們不利的陰謀。被車子撞了,或者家裡失火了,杯弓蛇影之類猜測或者有些真實的成分,但有時想像似乎會讓局外人感到啼笑皆非。嗯,我不是要講台灣,而是我的房東。

聖塔莫妮卡的早期移民多為共和黨的支持者。二次大戰之後的房地產熱潮,開始吸引了一些「掏金的」民主黨支持者來到此地。他們人數漸多,似乎使得聖塔莫妮卡變得跟多數加州沿海地帶一般藍色。不過早期移民的人際網路還在,他們中間還是很多自命的「T party------中產白人,或者也就是納稅主力吧;他們是反對大政府的長期信徒,反對醫療改革------特別是當前財政狀況不佳的時候,反對加州高鐵計畫------也是以財政不佳為由,當然反對歐巴馬,反對這個「激進教派、反政府支持者的同盟的傢伙」,這個「氣象人」組織的一員,這個黑人「種族主義者」,這個「隱藏著極大陰謀的陰謀家」,這個把內閣搞成基本教義派大政府主義者的反美人士。「我們的訊息被政府壓制了」,「政府施壓,讓某個人閉嘴了」,「歐巴馬的陰暗內幕,被他們用錢收買,所以見不了光」,「真相愈來愈清楚了」,「我們將要看清他的真面目了」,「他們如果要強行用投票通過醫療改革,人們將走上街頭」,「內戰不是不可能的」,「政變不是不可能的」。

這群人佔了「國家的一半」,不要被毆巴馬的勝利欺騙了,沉默的多數是他們,「開始的時候,歐巴馬的演說大家都想看看,現在,看到歐巴馬就轉台」,「他三個月推行不了的改革,之後也不可能,就像柯林頓一樣」。「雷根是過去半個世紀最好的總統」,他是有膽量的,把蘇聯搞垮了;相對來說,柯林頓就差太多了,很慶幸「柯林頓在他的第二個任期基本上是做不了事的」,看,就是「這個柯林頓在美國軍艦柯爾號被凱達組織炸破一個大洞時竟然不出兵葉門,這在美國歷史上真是從來沒有過的;過去我們美國在軍艦被爆炸時,不就出兵佔領古巴?」柯林頓這傢伙在國家有難時時竟然不出兵,反而是發生性醜聞時,出兵轟炸南斯拉夫,呵。

是的,「我是共和黨」,但是「我也是中間選民」,他如此自陳;「我登記為中間選民,所以可以在不同的政黨進行初選時投票」;「我支持第三黨,共和黨對這些陰謀家太軟弱了」,「麥坎是個正人君子,所以沒有拿歐巴馬的個人資料進行攻擊,他真應該這樣做」。在尼克森將要下台之際,「政變疑雲也是很重的」,「沒有副總統和參謀長的命令,不能動用軍隊」,而現在又到了一個可以思考政變、暴動可能性的時候了。

在這個民主國家,一位自命中間選民的中年白人,如此向我陳述著他的政治觀。他的朋友們當然也是這樣的一群中年白人;他們對政治有興趣,對於國際局勢有自己一套觀點。他們的白人老婆雖然對這些沒興趣,可絕不會與他們唱反調。其實他們不是種族主義者,他們真是有一套信念,未必與膚色有關;他們對共產主義堅決反對,對各個國家搞獨立的團體都深表同情------當然希望台灣可以獨立成功;這是他們的政治直覺,而政治主要是依靠這種政治直覺進行動員的。

除非是真的遇到切身利益相關之事,否則人們不會與自己的政治直覺作對。就像大麻,因為房東先生身體不佳,他取得了合法種植藥用大麻以減低病痛的權利;於是他大量研究大麻的相關報導,成了大麻合法化的堅定支持者,「政府可以增加很多稅收啊」,這個理由對他來說真是再堅強不過了。洛杉磯要興建地鐵,這個預算也太多了,「不需要」,建了輕軌也就夠了,海岸各城市也可以用輕軌聯繫起來。雖然他現在得靠出租房子賺取一些收益,但是別忘了他也曾年入十萬美金以上,到現在他一家名下的車子居然還有五、六輛,雖然其中兩輛就擺在院子裡形同報廢。有這麼多輛車,地鐵對他自然也沒有吸引力了。毫不意外,這個房東自認為國家做出過極大貢獻,在美軍駐韓國指揮部服務過,現在身體病痛纏身,為什麼政府不給他殘障證明?「包,我跟你講,這裡面有種族因素;政府裡面那些拉美的和黑人,對我們就是比較不好,如果是個族裔人士早就給殘障證明了」,因此要上訴聯邦法庭,爭取權益。

這是一群美國大汽車商、大軍火商、大零售商、大基督教派的擁護者,以及政府的反對者。他們的人數並不少啊。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國際
自訂分類:公共空間
上一則: 日常生活
下一則: 書呆子的城市------聖塔莫妮卡一瞥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5) :
5樓. Guoding
2009/12/23 11:28
Krauthammer本來就是這些大右派的代言人
蘋果(黎智英)本來就是右派的,不然為何請卜大中?總不能說中時請Krugman,就說這種在美國政治光譜上算中左的聲音在台灣有迴想吧
4樓. 沙包
2009/09/18 10:42
奥巴马的轮胎关税和共和党的“犹太人问题”(續)
从金钱收入,犹太人类同于美国最富的上层白人;但是从投票习惯,犹太人却类同于美国最穷的少数民族。 去年大选为例,犹太选票支持奥巴马的比例是76%,超过黑人之外的任何族群。而且在犹太人从弱势群体逐渐崛起美国社会的百年之中,这一比例从未出现显著变动。特别是近年来,左翼犹太人蜕变的新保守主义阵营投靠共和党,两届小布什政府对以色列几乎无条件的一边倒,却换得上述大选投票结果“报答”。

  新保守主义创始人之一波德霍瑞茨(Norman Podhoretz)因此近日在《华尔街日报》上撰文,哀叹犹太人“冥顽不化”的自由派倾向,良有以也。但是波德霍瑞茨对这一现象的历史分析,却错过一个重要的社会原因:除了经济收入最高,犹太人也发展为美国教育程度最高的族群。而今天共和党最有力的党争工具,却是南方下层白人的反精英主义。

  正如《华盛顿邮报》指出,夏季以来共和党草根的反奥巴马浪潮,受到南方下层白人感到被华盛顿新的政治权力排除在外的悲情刺激。但是受过良好教育的犹太人不仅没有这种被排除感,反而因为奥巴马的“常春藤专政”,而获得空前的参政机会。

  时下白宫最有权势的两大人物——白宫幕僚长伊曼纽尔(Rahm Emanuel)和资深总统顾问艾克塞尔罗德(David Axelrod)都是犹太人。从经济政策“沙皇”、前哈佛校长萨默斯起,“常春藤班子”里的其他犹太人士比比皆是。

  从这一角度,被反精英的南方草根牵着鼻子走的共和党战略只能是为渊驱鱼,进一步疏远美国“上层建筑”中犹太知识精英,而加剧共和党的“犹太人问题”。

  笔者早就说过,受到美国政治体系尤其国会两院长期形成的亲以色列偏向制约,奥巴马很难在中东问题上获得外交突破。但是另一方面,他也不必担心亲民主党的美国犹太人大批反对,加入共和党草根的反精英合唱。

3樓. 沙包
2009/09/18 10:38
奥巴马的轮胎关税和共和党的“犹太人问题”

奥巴马的轮胎关税和共和党的“犹太人问题”

(2009-09-18)

于时语专栏

  奥巴马政府宣布对中国轮胎征收惩罚性关税,是美国国内党争白热化对外交政策的冲击:奥巴马在医保改革上面临背水一战,不得不巩固民主党最重要的草根阶层——美国工会的政治支持。《经济学家》周刊立即指出:白宫为此不惜引发美中贸易冲突,是个沉重的价码。这一决策再次证明笔者的论点:奥巴马施政重点是内政而非外交。

  奥巴马取悦民主党草根,是因为美国右翼反对内政改革,走的也是共和党民粹主义路线,以至日益呈现南方白人种族主义的色彩。新近在奥巴马国会演讲时大喝“你撒谎”的南卡罗来纳州议员威尔逊,据《纽约时报》揭露便是当年南方奴隶制联邦“国旗”的一位卫士。保守的Fox卫视网网页新近刊登文章,更宣称奥巴马的医改计划是对奴隶制“秋后算账”,以白人交付的税收来为黑人的医疗买单。

  奥巴马上台初渲染的“后党派政治”,到头来只是一场幻梦,目前的美国内政,可以说是去年总统大选的再演:95%的黑人投奥巴马的票,而南方白人选票以压倒多数(不少选区达到九成)反对奥巴马。目前得到对中国轮胎惩罚性关税回报的美国工会,更是奥巴马入主白宫的主要功臣。

2樓. 沙包
2009/09/09 10:44
白人選民漸背離
白人選民漸背離 衝擊明年期中選舉
  • 2009-09-09
  • 中國時報
  • 【陳文和/綜合七日外電報導】

     美國總統歐巴馬正快速喪失助其入主白宮的關鍵選民的支持,包括白人民主黨籍和無黨派人士,主因在於他全面翻修健保體系引發高度爭議,保守派也拋出連串陰謀論,對歐巴馬窮追猛打。

     《洛杉磯時報》報導,「Pew研究中心」的民調顯示,在今年四月執政滿百日時,美國無黨派人士對歐巴馬的滿意度達五七%,如今則只剩四八%。四月時,五十歲以上白人逾半數支持歐巴馬,目前已減為四三%。民主黨籍白人對歐巴馬的滿意度也從八九%滑落至七八%。白人女性對歐巴馬的支持率更銳減一二%。

     而這幾組選民將是明年美國「期中選舉」民主與共和兩黨的決勝關鍵。

     民主黨的民調專家畢提指出,選民對於歐巴馬若干宏大的計畫日趨不安,其中包括可能由政府資助的全民健保。一場有關經濟文化的戰爭已揭開序幕,針對歐巴馬的批評,矛頭主要指向其政策似乎擴大了政府在經濟領域的角色功能。

     據無黨派立場的《庫克政治報導》(Cook Political Report)研判,對歐巴馬的憂慮可能衝擊明年期中選舉民主黨的戰果。魏塞曼在該刊撰文警告,歐巴馬正面臨年輕人高度支持、而六十五歲以上老年人日漸背離的代溝問題。這可能導致民主黨在明年期中選舉喪失多達廿五個聯邦眾議院議席。

美國《紐約時報》近日刊發作者瑪特·栢撰寫的一篇文章《新一代的保守派》,要點如下:

 

    為什麼奧巴馬對老年人吸引力不及克林頓呢?大概是因為如今的老年人不再是生活在九十年代的那些自發的開著卡車去參加競選活動的一代人吧。

 

    力挺醫改 奧巴馬得罪老人

 

    典型的反奧巴馬分子是白人男性,更值得一提的是,他們大都年紀較大。本月早些時候CNN和意見調查公司共同推出的一個民意調查顯示,當涉及醫改問題時,年齡的分化十分明顯: 50歲以下的人群中,支持民主黨的醫改計畫的占57%;然而在65歲以上的人群中,支持者卻少了整整20個百分點。四月份,皮尤研究中心的三項調查結果也證明,在美國所有年齡段中,老年人群體對奧巴馬工作的支持率最低。"奧巴馬醫療"的主要設想,是擴大現有的"醫療輔助計畫"的覆蓋範圍,讓所有的美國人都擁有一份基本的醫療保險,同時削減在"老年保健醫療制度"計畫中的龐大支出。

 

    但是,加大覆蓋面的成本是,對於一些現有的醫療保險來說,肯定會降低醫療的品質。也就是說,一些大病和醫療品種,本來是全額覆蓋,但是未來也許需要更進一步的繳費。這樣就損害了很多老年人的"利益"

 

    奧巴馬與美國老年人之間的問題並不是上個月才開始的。在去年民主黨的初選階段,他便在與老年人的交流上有些力不從心。儘管在大選前皮尤研究中心的民意調查顯示民主黨在老年人中有12%的黨派優勢,奧巴馬總統本人卻從未真正贏得他們的心。這些老年人對奧巴馬的支持率比全體選民的支持率要低8個百分點;而上一位獲選的民主黨人比爾·克林頓在兩屆選舉中的老年人支持率都與全體選民支持率持平,甚至略高於後者。

 

    民主黨讓老人目瞪口呆

 

    從意識形態上來說,這種現象並非美國人習以為常的。畢竟,長久以來,成功的民主黨候選人都依靠著老年人的支持,這些老年人在對佛蘭克林·羅斯福的敬仰中成長,珍視他們所擁有的醫療和社會保險。民主黨近年來最常用的陳詞濫調就是共和黨正在預謀奪走老年人的醫療和社會保障。如果這方面民主黨的優勢已經漸漸消失,那可以肯定得說,這與備受爭議的醫改計畫有關。突然之間,民主黨成了討論更改醫保計畫、節約開支的那一派,而共和黨則成了熟練利用著老年人的憂慮(來獲取他們的支持)的那一派。

 

    競選期間,關於此現象的大多猜想集中在種族問題上--這一問題存在於大多數生於種族隔離制美國的年代的投票者,對他們而言,敞開胸懷接受一位黑人總統,並非易事。勿須懷疑,的確存在這樣一些事實。(也許正是得知了這些,福克斯新聞的GLENN BECK最近猜測說奧巴馬其實厭惡一切白人,但這種假設大概足以令總統的白人祖父母大吃一驚。)然而,擺脫種族標準的世代阻力是不可能的--換句話說,老年人對奧巴馬的反對與否僅僅取決於他是黑人,他握拳時的情緒隱忍,奏國歌時並未手護心臟,以及RW文化理想的進一步消逝等種種表現。每位有成為總統野心的年輕候選人,如奧巴馬,似乎都植根於年代的騷亂--1960年的約翰甘迺迪,1984年的加里哈特--都不論意識形態或種族地頂撞過傳統主義。年老的選民不得不帶著隱隱抵觸經歷此類過渡型選舉,仿佛背後有只隱形的手,粗暴地將他們推向不可避免的退場。

沙包2009/09/11 15:16回覆
1樓. 沙包
2009/09/08 09:59
連在台灣都有迴音,可以想見在美國的聲勢

<美國與世界>奧巴馬深陷危機(柯翰默(Charles Krauthammer))

2009年09月08日蘋果日報

奧巴馬總統怎麼了?他在蠟製羽翼融化後,狠狠摔落地面。他究竟怎麼了,支持度竟跌得比民調史上任何新手總統都多,僅次於(赦免尼克森之後的)福特?
一般人認為,這是因奧巴馬犯了戰術失誤,他把議題外包給國會,導致自己被民主黨國會領袖的自由派教條主義拉往左傾。但視奧巴馬遭瑞德和裴洛西拉往左傾的說法,著實荒謬。你認為奧巴馬立場何在?他的友人可包括支持查維茲的前恐怖份子艾爾斯、替巴解組織辯護的卡利迪,及種族主義煽動者萊特牧師。
先撇下這些足以證明其人格的見證人不談。只要看看奧巴馬身為總統的行徑,就從他首度的國會聯席會議演說著手好了。在未受國會領袖要求、脅迫和催促下,奧巴馬提供他內心對美國最深沉的願景,發表美國歷任總統中最大膽的社會民主宣言。在美國政壇上,膽敢比該演說立場更左傾的人,恐怕都混不下去。
對於一個中間偏右的國家,這已經夠讓人傷腦筋了;奧巴馬卻透過錯誤詮釋自身的授命,把事情複雜化。他以為這是關乎個人的。他在真正經濟災難發生的一年內、在共和黨當權者極不受歡迎、對手不穩定的環境下,僅贏對手7個百分點。不過,正如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教授阿賈米精闢的觀察,奧巴馬自以為是在政治不民主的小國贏得公民投票,出任領導人,獲得授權依照自身形象改造一切。

民怒被當傻瓜耍

奧巴馬於是推出大翻修美國制度的宏偉計劃,透過制定大幅擴增國家權力、政府開支和國家債務的種種措施,推動其願景。不令人意外的,這些措施引發強大而廣泛的懷疑輿論,隨後引爆民眾公然抗拒。
「別擋路」、「不要只會出一張嘴」,這位獲得兩黨支持的偉大之士痛罵反對者,指摘他們創造「混亂」;他可是企圖拯救眾人,他們應看出來才是。因此,秉持著對自身說服力無以倫比的自信,奧巴馬展開夏季啟迪民智的活動,直接回應關於其改革的巨大反對意見。
事情愈變愈糟。他的回答油滑而不可信,甚至透露疑點,他開始折損所有新總統的最重要資產,也就是民眾的信任。你不能說這個制度已經完全破產、需要徹底重建,但你們所得到的將不會改變;你不能說健保已導致國家破產,但削減5000億美元(約16.4兆元台幣)將不會造成影響;你不能說將要擴大被保險人範圍,同時減少赤字;你無法這樣說而不引發懷疑和不信任。當普羅大眾了解自己被當成傻瓜耍之後,他們發怒了。
在歷經災難般的夏季,在錯認授命、信任自己的媒體、集中權力、左傾執政、蔑視公民(為一切事物)組織之後,奧巴馬身陷麻煩。讓我們說清楚:這是殞落而非崩潰。
但這是自格蘭特公園選舉之夜後,他首度將以最陌生的裝扮現身:凡人。對於奧巴馬這般自視甚高的人而言,這是一個可能永遠無法適應的危險轉變。

作者為美國《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