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植物日誌】關於黃槿的故事
2011/09/09 10:11
瀏覽3,883
迴響6
推薦66
引用0

關於黃槿,我總有一種深深的眷戀,源自於孩提時代偶爾才有那麼一次「豐衣足食」的感覺。因此,在我內心深處,黃槿所連結而成的印象,就是鑼鼓喧天、鞭炮乍響的慶典日子…

七月中一趟司馬庫斯之旅,當20人小巴回程在關西休息站暫停時,我冒著雨一個人跑到上高速公路的連接引道旁拍起「黃槿」。

記得去程時在車子要上高速公路時,我跟以往路過關西休息站時一樣,懊悔自己沒好好抓住拍攝黃槿的機會,慶幸回程時我能及時想起黃槿還在路的那端等我。只是午後近黃昏的黃槿只剩下緊閉的花蕊,還有那等待明天朝陽的嫩黃花苞在雨水滋潤下楚楚動人的模樣。

其實我還趁機觀察一下黃槿花苞的樣子,因為家裡那兩盆黃槿怎地就是沒開花,我想認知一下黃槿花苞初生的樣子,好讓我可以分辨出黃槿長出來的是嫩葉還是花芽。

如同我常講的那句話:『有願就有力』,從那之後大約不到一個星期吧!我已然發現樓下的那株黃槿抽出花芽了。容易受感動的我當然趕緊把這訊息分享給老婆,我相信她一定也能感受到我那顆雀躍的心。

之後日夜期盼哪天能看到黃槿的嫩黃花苞,因為那象徵著黃槿花再過一兩天就會開了!我記得八月初回彰化時還特地打電話回來問老婆:『黃槿花開了沒?』就知道我的心一直都放在黃槿花身上。只是這黃槿好似感於我的耐心,刻意等我回基隆時再開花吧!讓我能順利拍到第一朵綻放的黃槿。

觀察黃槿花的壽命也僅僅只有這麼一天。從一早鮮黃欲滴,到慢慢輕染嫣紅;再從輕染嫣紅轉成朱紅,就這樣一朵黃槿悄然墜地。拾在手中的黃槿雖然已沒了生命,但那份曾經有過的絢爛氣息卻依然可以聞悉。我想這曾經有過的嬌嫩恐怕禁不起豔陽整天蹂躪,只能在水分逐漸褪盡之後隨著夕陽西下後殞落大地。

為了繼續守護著其它尚未綻放的黃槿可以順利開花,我必須注意一再騷擾的大黑蟻,以及偶而出現的蚜蟲。記得七、八月時那些曾經裙擺邊輕掃過的台灣外圍的颱風來臨前,我都會刻意把它搬移到停車棚底下暫避風雨,深怕一個不小心讓未及時長大的花苞就這樣夭折。

看著兩枝蓄含著花苞的枝條依序輪流綻放花朵已接近尾聲,我期待著明年的另一次繁華。當然我也期待四樓露台的那株黃槿明年也可以加入戰局。只要想著自己扦插的黃槿可以從原本光禿禿的枝條上長出嫩葉,然後定根存活下來,那種成就感是無法形容與無可比擬的。更何況可以分享它開花結果的美麗一刻,喜悅與滿足自然會在臉上浮現。

 《札記》
鏡頭拉回童年時期…

三哥身形俐落爬上枝幹粗壯的粿葉樹(黃槿),我則在底下等著撿拾三哥採摘拋下來的粿樹葉,因為這象徵著鄉下的孩子最期盼的節慶或者是「神明生(誕辰)」即將到來。而這也正是我跟三哥大顯身手的好機會,採摘黃槿樹葉包草仔粿也好,摘取絲瓜花沾粉做炸甜不辣也罷,兄弟齊心聯手總有不少收穫。

這粿樹葉是早年包「草仔粿」最天然的襯底材料。在家鄉月桃花並沒有那麼的普遍,而且一般「紅龜粿」才會用得著月桃葉做襯底。只是家鄉那一棵豎立在路旁的粿葉樹,以及另一棵在灌溉溝渠旁的粿葉樹,不知何時已渺無蹤跡。天真浪漫又惜情的我,每回有機會路過,都還是會很自然的想起記憶中它們存在時的風姿。

等我手中、腋下拽滿了粿樹葉時,我跟三哥就會懷著滿意的笑容準備回家。因為父、母親那頭也早已為這節慶忙得不可開交,孩子能幫上這一點忙自是再好不過。而我也不忘在回程前撿拾一朵掉落在地的黃花,儘管我也是在多年後才喚得出它叫做黃槿,但我卻是從小就喜歡它花開時的模樣。

手上捧著粿樹葉做襯底的草子粿(一般會添加鼠麴),蒸騰的水蒸氣就猶如廟前香爐上的香煙繚繞般讓人神清氣爽。嗩吶、鑼鼓聲中正告訴著孩子們:今天廟口前將有好戲可看…

第五屆部落客百傑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6) :
6樓. ABCDEF(翠雲)
2012/06/15 19:05

按讚分享

謝謝

謝謝唷!

韋駝2012/06/16 15:02回覆
5樓. 王國良(阿國)
2011/09/16 09:53
黃槿
 小時後住的老家種有多棵黃槿,當時我們都稱呼粿葉樹,直到出社會工作,才知道真正名稱是黃槿,樹蔭可乘涼,葉子可用來盛粿去蒸,花朵裡的金龜子可抓來玩,花蕊可塗指甲,黃槿一身是寶。
的確我也曾用黃槿塗指甲,也抓過金龜子(還真不少)。
至於這名稱我是有一回我帶全家去宜蘭冬山河玩時,
在冬山河河岸看到兒時的「黃花(粿葉樹)」,
才在一旁的告示牌知道這花叫做「黃槿」...
韋駝2011/09/19 10:09回覆
4樓. JKTsai 老鼠嫁女兒
2011/09/10 16:21
黃槿
記得以前,田中一帶專種黃槿,日本藥品廠企約收購!

黃槿也能有藥用啊?我還是頭一回聽到哩!

韋駝2011/09/13 11:45回覆
3樓. 閒人
2011/09/10 15:45
拍謝啦

老啦!   思維都在 "七豆八豆"

我說的紅槿   就是   朱槿

謝謝韋駝老師的指正  

您的黃槿種的很漂亮  

我也常常會忘記(熊熊忘記)植物的名稱,
因為年紀慢慢大了,就會這樣子...

韋駝2011/09/13 11:44回覆
2樓. JANE
2011/09/10 10:17
果然

是相同的記憶

兒時節慶的記憶中

總少不了黃槿樹葉

那上頭乘載的是歡樂與滿足呢!

的確是那些曾歷經過「清寒」孩子們共同的回憶,
我想盼望這樣的日子到來對我們也是一種生命指標,
因為至少我還有希望,還有東西值得期待,
哪管這只是短短的幾天榮景也很滿足了...

韋駝2011/09/10 10:33回覆
1樓. 閒人
2011/09/10 10:11
黃槿

紅槿遍地開花經常會看到   社區走道也開滿了紅槿

而這黃槿還真少見了   

下回要去田園經過村子時要特別留意一下

因為好像有瞄到黃槿的蹤跡~~~

不知道閒人說的紅槿是不是就是朱槿(扶桑花)?
朱槿在以前鄉下的確相當的多,通常是做為圍籬用途。
黃槿的確比較少見,不過海邊村落應該有機會見著...

韋駝2011/09/10 10:37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