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田蚌。牛屎鯽。一家親
2009/07/14 16:15
瀏覽6,250
迴響0
推薦30
引用0

台灣是個島國,四面環海,想吃海鮮並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早年交通不方便,有些非臨海的鄉鎮,想吃到海鮮還是要靠魚販踩著三輪車、腳踏車載進載出的到處販賣。記得小時候看到賣『蚵仔』的小販,總會用細竹子編成的畚箕做盛器,然後用一枚大貝殼來量取蚵仔販賣。現在販賣蚵仔幾乎都已經事先量好分裝在塑膠袋裡,但透過透明塑膠袋看到的蚵仔,卻沒有小時候那樣的親切感。不過在基隆信義市場裡頭一位賣菜的攤販,卻以蠻復古的方式在賣蚵仔,他兒子(或女兒)手中拿著的就是小時候看到的大貝殼~田蚌。

田蚌我們習慣用台語叫牠「家蚌」或是「田杯」,以前總是會在池塘裡頭才能看到牠的身影,由於它的肉質堅韌,並不為一般農家所覬覦。所以,當池塘冬季抽水準備捕魚時,總是被棄置在只留少量水分的池底。後來念大學時,校園內有一座蓄水湖泊名喚「白沙湖」,也是在冬天,同學竟然下去摸到田蚌,就這樣一群人瞎起鬨煮起田蚌來食用,知道它肉質的我,當然只在在一旁偷笑。

當池塘抽乾水時,水是被抽除到鄰近收割後的稻田裡,這時候總能看到體色有點紅紫的「牛屎鯽」,我並不清楚為什麼這樣子叫這種魚,但我從兄長口中知道,牠沒什麼食用價值,所以,一般都不會捕撈牠回家食用,簡直比「大肚魚」的身價還不如。那時候我還妄加揣測,是不是牠喜歡吃牛屎,所以以此命名咧。

搬到基隆後,有一次去基隆信義區「美的世界」社區玩,發現一個擁有美麗名字的湖泊~『茵夢湖」。在這裡,我竟然又再度看到童年的小魚~牛屎鯽,紅紫色的身軀在水底翻來覆去的尋找食物。我曾經以蒸熟的地瓜做餌料,用紗網捕捉牠們回家放在水族箱飼養,但這群一點都不嬌貴的野生魚兒,卻沒辦法長期存活下來。於是我上網搜尋相關資料才知道,原來牛屎鯽跟田蚌是一家親,沒了田蚌作伴,牛屎鯽就喪失了傳宗接代的環境條件。

高體鰟鮍(牛屎鯽仔)的俗名紅目鯽,雄魚身體發亮,體型較大;母魚則顏色較淡,有一條細長輸卵管,眼睛呈紅色,所以俗稱為紅目鯽,成魚通常只有 3 ~ 5 公分長,是相當可愛的台灣原生種魚類,可作觀賞。以前農業時代,水牛耕田後為了散熱都會牽到溝渠水中泡水,在水中大便就有一大群牛屎鯽仔來爭食,所以稱為牛屎鯽仔。牠在生熊系裡是專門食用鱼類的排洩物,是標準的清道夫,是環保魚,壽命可活存二年,因棲息環境遭到人類的汙染,現今野外已極為罕見。

牛屎鯽仔要繁殖一定找到河蚌,因為它與河蚌互惠共生,相互借腹懷胎,牛屎鯽仔找到了河蚌,母魚就把輸卵管插到河蚌縫隙裡產卵,雄魚在後面排出精液,卵子就在河蚌的腹腔中授精,經四天孵化發育成長至幼魚,河蚌就成為牛屎鯽仔的保姆,當小魚快要離開河蚌時,河蚌就將自己的子代寄放在牛屎鯽仔的鰓腔中,待發育成幼蚌而掉入水中,河蚌如果不靠牛屎鯽仔,把它的子代帶到他處,子代就會擠再一起,族群就會減少,因為河蚌移動太慢,牛屎鯽仔又變成河蚌的保姆,所以繁殖牛屎鯽仔一定要先找到河蚌,河蚌也會淨化水質,兩者而達到互惠共生。

以現在台灣的環境污染程度而言,我不清楚在野外還有多少地方可以看到田蚌、牛屎鯽一家親的和平共存景象。其實,連茵夢湖我最近去有很少看到牛屎鯽的身影,我並不清楚牠們是否還在那裡繁衍後代,因為外來的物種的任意棄養,真的給本土物種帶來相當大的傷害。不管最原始的目的是當寵物飼養,還是以經濟價值取向引進飼養,最後很多都因「不想再養」,「沒有經濟價值」而棄養,但是,這樣看似「放生」的動作,在我看來其實是在「殺生」。就算原本放生的物種僥倖存活,牠絕對會影響原地域的生態平衡,對原本棲息該地的物種就是一種侵略、殺生行為。

大自然和平生存的最佳典範~田蚌與牛屎鯽。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回憶。尋根
上一則: 塵封芝麻球
下一則: 日蝕童年記趣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