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沉月之鑰同人】伊X那 這只是一場遊戲?!(6)
2016/06/05 20:01
瀏覽836
迴響0
推薦3
引用0

這是倒數第二篇試閱了哦。

還有再次提醒這是bl同人文所以不能接受的話還請不要繼續看下去!(認真)因為在這篇之後就會出現稍微刺激的,但不要太期待,因為其實也沒什麼。(?)

   那爾西很快地就追上了似乎只是在賭氣,並不是真的想離開的伊耶後,語氣帶點強硬地逼問,「我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還是我的房間裡有讓你看了不高興的東西?不要一直迴避我的問題!」

    伊耶原本就被那張字條弄得心情十分煩躁,再加上那爾西的質問,使他的脾氣一沒控制好,就粗暴地拉著那爾西的衣領,激動地大吼,「不是你房間的問題好嗎?這跟你沒有任何關係!結界的問題我會想辦法解決,所以不准再提這件事了!」

    雖然自己被對方拽住衣領,但那爾西的表情卻絲毫沒有任何變化,「我只是在關心你。」

    「什……我不需要你的關心!」伊耶說完話後才猛然驚覺自己就像是個為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鬧脾氣的小孩子,雖然那一群人做出的事情確實是有點過分,但他也沒必要產生這麼大的情緒波動吧,畢竟對著那爾西發火也無濟於事。

    「……對不起。」伊耶咬了一下嘴唇,緩緩鬆開那爾西的衣襟,「剛剛是我太激動了,總之不要再提這件事,我現在完全不想說,最後……還是謝謝你的關心,我沒事。」

    那爾西聳聳肩表示無所謂,接著表示自己已經耽誤了太多時間,必須趕緊回書房辦公,所以要先在這裡跟伊耶分別。

    「我……可以和你待在書房嗎?」伊耶遲疑了一下,決定如此問道,照字條上的指示看來,要解決問題就必須先與那爾西拉近距離,然後……

    「為什麼?你沒有其它事情要處理嗎?我記得你那邊還有幾份公文,雖然不是很趕,但還是要盡早處理比較好。」

    「呃……那些我之後會找時間弄,而且我是想說如果忽然有想到破除結界的方法可以馬上去實驗看看。」最後一句的理由當然是假的,但如果直接向那爾西表達其實只是想單純地跟他待在一起,也不知道對方會用什麼眼光來看待自己。

    「可是……算了,只要不影響我辦公就好。」那爾西面有難色地停頓了一會後,勉強說道。

    當伊耶還在思考這項決定是否會讓那爾西更加的討厭自己時,對方便頭也不回地走向書房,見此伊耶也喊了聲「等等」後連忙追了過去。

    那爾西趕在伊耶來到書房時迅速地掃了四周一眼,並很快地發現之前拜託修葉蘭準備的換洗衣物正大剌剌地放在了辦公桌的正中央,雖然衣服是有整齊地疊好,但是直接放在原本應該要用來堆放文件的桌面上,其他人進來看到後還是會覺得不妥吧。

    他一邊唸著「修葉蘭你不要把衣服放在這裡會讓我很困擾」,一邊打算將之暫放在其它地方時,原先落後的伊耶便突然出現在門口旁,一臉驚訝地看著那爾西。

    「你抱著一堆衣服做什麼?」

    「這是換洗衣物。」那爾西略為尷尬的說道,「之後回去你房間裡的衣櫥也借我放一下。」

    「……看來你好像直接把我家當你家了啊?下次要不要順便把公文帶回去改算了,省得你兩邊來回跑……隨便啦,反正衣櫥裡應該還有位子。」伊耶忍不住碎碎念了好大一串,但最後還是點頭答應了。

    那爾西道了謝後便將衣服堆在了不起眼的角落,接著從一大疊文件中抽出了幾份公文,「你先處理一下這些,稍微看一看再簽名就可以了。」

    他應了一聲接過對方手中的文件,左右看了一下,發現書房唯一一張目前能用的桌子只有那爾西正在使用的辦公桌,於是便擅自搬了張椅子與對方並肩坐著。

    那爾西很訝異地看了他一眼,正打算告訴對方「把角落的位子清一清也可以坐」時,察覺伊耶很自然地拿起筆開始批改公文,似乎對坐在這裡並沒有任何意見,於是他便閉口不提了。

    

    其實伊耶內心相當煩躁。

    在結界的問題發生之前,他大可以只把它當作是一場遊戲,在體認到無法獲得那爾西的吻後還是可以直接收手,雖然這樣做有違背他「玩了遊戲就是要贏」的原則,但比起這個,現在的狀況比起這個還要更加的糟糕許多。

    居然無心地把毫不相關的那爾西牽扯進來,雖說這真的不是他的錯,可是要是當初他如果選擇認輸的話也就不會造成這種局面。伊耶原本只是因為同情對方而答應幫助那爾西解決問題,但當事情演變成這樣後,他就不得不插手這件事……因為也只有他能解決。

    想到這裡伊耶不禁憤怒地用力握緊手中的筆,直到筆桿發出清脆的斷裂聲才瞬間回過神來,他連忙往旁邊一望,正好對上了那爾西的視線。

    「……你還好吧?」

    「沒事……大概。」伊耶從筆筒中拿出另外一隻筆,心不在焉地回答。

    「沒事的話就幫我去旁邊上次書櫃拿聖西羅宮的年度收支簿,我現在需要。」那爾西將公文翻至背面,理所當然地開口。

    「……喂,你把我當誰了啊?」伊耶無言地看了那爾西一眼,喃喃說了一句「真是的」後,頗不甘願地起身來到了書櫃前。

    「年度收支簿年度收支簿……」伊耶的眼睛在書櫃前來回游移著,最後終於在櫃子的最上方發現了目標物。

    但當他伸長手臂想要把帳簿拿下來時,卻發現自己怎麼樣都勾不到。

    「……明明是很常用的東西啊放那麼高幹嘛?」伊耶不滿地抱怨了一句,同時也墊起腳尖,試圖將之取下。

    可能是因為時間過得有點久的關係,那爾西疑惑地望向了伊耶,正想說怎麼這麼慢時,就看見了伊耶努力地拿取對他來說幾乎是完全碰不到的帳簿。

    「……」那爾西就這樣不發一語地盯著對方看了好久,突然覺得這樣子的他似乎有點……可愛。

    是因為不好意思說出自己礙於身高的關係拿不到才這麼努力的吧?

    那爾西忍不住勾起淡淡的微笑,接著站起身來到了伊耶的背後,「拿不到就說一聲啊,這樣做感覺好像我在勉強你。」

    聽到這句話,伊耶的身體明顯地僵了一下,「我拿得到啦!這不用你管,快回去!」

    他的臉因為心聲被直接說出而紅了起來,而後像是想證明給對方似的用力地伸長身子想辦法將帳簿勾下來。

    而這次連他自己都沒想到居然成功了,但因為手沒有拿穩簿子,所以帳簿在伊耶還沒反應過來時便從高處直直落下,且方向也正好瞄準他的頭部。

    伊耶驚愕到腦袋一陣空白,心中只剩下「慘了,那本是硬殼書!」這個念頭,而當簿子即將擊中他的頭頂之際,反射性地閉上雙眼。

    帳簿並沒有如他預想一般狠狠地掉在他的頭部,一點痛覺都沒有。

    伊耶戰戰兢兢地睜開一隻眼睛,然後往上一看,看見帳簿正穩穩地被那爾西的大手接住,而對方因為身高優勢而居高臨下地看著自己。

    此時的伊耶擅自認定那爾西絕對是在鄙視他。

    雖然很感謝他即時出手讓他免於被厚重的帳簿迎頭痛擊的命運,但那個身高!那個眼神!真的讓他非常的火大!

    此時伊耶突然很想看見那爾西那高傲的臉上露出害羞表情的樣子。

    這幾乎是處於半開玩笑的心態,伊耶瞬間抓住對方的手腕將他往下一扯,使那爾西的眼神能與他平視,接著臉倏地湊近那爾西緊閉的雙唇,可卻在即將要吻上時卻硬生生地停在了半空中。

    一般來說只要是兩情相悅的兩人,其中一個人做到了這一另一個人應該是會直接吻上……但那爾西卻沒有這麼做。

    搞什麼啊我。

    伊耶對突然產生這種莫名其妙想法的自己感到厭惡,同時也思考著這麼做是否也太過火了,強烈的愧疚使他無法直視那爾西的眼睛。

    他皺了一下眉,緩緩退離那爾西身邊,這時的他才有勇氣直接盯著對方。

    那爾西別過頭,並用右手遮住他們的嘴唇,但卻遮不住那滿臉通紅的臉龐, 「你……到底在幹嘛啊!」

    但目的……算是達成了呢。

    心中的成就感很快便蓋過了其它負面的情緒,也使他露出了勝利的笑容,「單純只想看你臉紅的樣子而已。」

    或許自己是個很容易被滿足的人,光是看到那爾西現在的表情就能讓他的心情大為轉好。

    「什……別鬧了好嗎?我還要工作。」那爾西的臉頰又染上了害躁的紅暈,接著僵硬地放下了手,拿著簿子回到了位子上。

    ……平常總是一副不易親近的撲克臉,如果那張清俊的臉龐掛上了笑容又會是什麼樣子?

    想到這裡,伊耶忍不住要求對方笑一個給他看,但卻被那爾西毫不客氣地拒絕了。

    「什麼嘛!還真是小氣。」

    「吵死了,別煩我!小心我把你趕出去!」

    「嘖……」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