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沉月之鑰同人】 這只是一場遊戲!? 伊X那 (5)
2016/05/21 12:26
瀏覽915
迴響0
推薦5
引用0

 而隔天一早,伊耶睜開眼,準備從被子裡爬出來時,突然全身上下傳來的酸痛痛到讓他的臉瞬間扭曲了一下。
    「靠腰啊……怎麼會這麼痛……」伊耶按了按僵硬的頸子,萬分克難地爬了起來。
    但他的身體仍然不聽使喚,在移動的過程中不小心撞到了桌角,發出了不小的碰撞聲。
    同時,那爾西似乎也被這動靜給弄醒,他揉揉勉強睜開的藍眸,聲音略帶沙啞,「……伊耶?」
    「嗯?抱歉把你吵醒了,現在還早,你想睡就繼續睡吧。」伊耶壓下心中的煩躁,略帶歉意地說。
    「……你怎麼了,動作看起來超僵硬的。」那爾西搖搖頭表示自己並不累,接著隨口問道。
    沒想到這句話卻讓本來心情就不太好的伊耶決定將原先對那爾西的愧疚直接打包丟掉,接著換上憤怒的語氣,「我沒事!既然起來了就快點回聖西羅宮啊!還待在這裡做什麼!」
    「……啊?你昨天不是才說過要幫我解決我房間的問題嗎?難道你忘了?……雖然你不跟去也沒關係啦……還有,我猜你絕對是因為昨天晚上睡地板後才全身痠痛的對吧?」那爾西盤腿坐在床上,雙手環胸,拋出一連串的質問,而每說一句話伊耶的臉色就變得更加難看。
    「……」
    「該不會全被我說對了吧?需不需要我幫你按摩?」那爾西見伊耶沒有回答,也不知道是不是在開玩笑,只是挑著眉問道。
    「誰……誰需要啊!這過一陣子就會沒事了好嗎!我先去沖個澡,等等就跟你過去啦,煩死了……」伊耶笨拙地站了起來,隨手抓了幾件衣服後便衝進了浴室裡,進去後仍不忘重重地把門甩上,發出了一聲巨大的聲響。
    「……該不會在害羞吧?伊耶?」那爾西喃喃說了一句後試探性地喊了他的名字,但回應他的卻只有響亮的水流聲。
    那爾西聳了一下肩膀,開始回想了一下今天的行程,當他發現自己的確還有一段空閒後,便決定待在這裡等著伊耶出來,畢竟關於結界的那件事或許還是兩個人一起想辦法解決會比較有效率些。
    過了十分鐘,浴室裡的水聲漸漸停止,接著那爾西便看見伊耶一邊擦著被水濡溼的頭髮一邊走了出來,「你要用浴室的話現在可以進去了,還有……剛剛對你的態度……我很抱歉。」
    那爾西眼尖地發現伊耶的臉頰似乎出現了淡淡的潮紅,究竟是因為他剛洗完澡的關係呢?還是……
    那爾西暗自搖了搖頭告訴自己不要想太多,說真的,他還頗意外伊耶會為方才發生的爭執道歉,畢竟以他的個性,他認為對方是個就算做錯事也會抵死不承認的那種人。
    「……不用介意,那麼借用一下廁所,我去盥洗一下。」那爾西無所謂地聳了一下肩膀,然後跳下床進入了浴室。
    「啊,那個,備用牙刷在左上方的櫃子裡。」伊耶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喔?沒想到你還蠻貼心的嘛。」那爾西在翻找牙刷的過程中仍不忘揶揄了一句。
    「才……才沒有!」
    那爾西沒有做任何回應,只是伸手抹去了鏡面上的霧氣,在看清鏡子投射出的影像後,頗驚訝地挑起眉。
    在那俊秀的面容上竟依然帶這淡淡的笑意,他已經多久沒露出那算是愉悅表情了呢?
    他偶爾還是會笑,但都只是被某些事或某句話語逗樂而露出的笑容,但發自內心感到愉快這種情緒卻是十分的罕見。
    究竟是為誰感到高興呢?他心中早已有了答案,只不過不想承認而已。
    「……那爾西,你好了沒?」伊耶不耐煩的吹促打斷了那爾西的思緒,他回過神來,接著驚訝地發現自己居然已經在鏡子前發呆了好一陣子,他含糊地應了一聲,連忙梳洗完畢後便和伊耶會合,準備前往聖西羅宮。

    「說真的,我今天倒是第一次來到你的房間欸。」
    兩人來到了那爾西的臥室,伊耶好奇地打量著眼前這緊閉的木製大門。
    「那也是正常的啊,你沒事來我的房間幹嘛……所以我們現在該怎麼辦?」那爾西用下巴指了指門扉。
    「……我不知道」
    「……等等,你說要跟我一起來的意思不就是有點頭緒或是找到解決辦法了嗎?為什麼現在又說不知道?」那爾西愣了一下後用像是被欺騙的口吻質問著伊耶。
    「喂!我從來就沒有說過我有辦法好不好!我是說我知道發生這個意外的原因!原因!」伊耶似乎也被那爾西說話的態度挑起怒意,聲音也不由得大聲了起來。
    「那我現在也不知道該怎辦。」那爾西冷淡地回了一句。
    「我看你根本就是什麼也沒想就來到這裡了對吧?難不成我們要一直站在這裡發呆?」伊耶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
    「我還以為你已經知道要怎麼解決所以就什麼也沒想就過來了啊……那不然打電話給范統?」那爾西說著說著便拿出了通訊器。
    「……啊?你沒事找他幹嘛?」伊耶的眉頭用力地擰起,語帶厭惡地說道。
    「當然是找他幫忙啊!說不定范統真的能破掉那個結界。」
    「應該是說范統手上的那把神器吧……但結界這種東西畢竟是術法,而范統不是要用符咒嗎?這樣真的也行?」伊耶忍不住提出質疑。
    「就試試看吧,如果那個神器真的那麼強,像這種結界啊,用符咒或許還真的破得了。」那爾西抱持著姑且一試的心態打給范統,在通訊器響了幾聲後很快地就被接起。
    「……喂?不是那爾西?」范統的聲音仍帶著濃濃的倦意,顯然是被這通電話吵醒的。
    「范統?問一個問題就好,我的房間昨天似乎被下了隔離結界,現在完全進不去,你有辦法解決嗎?」那爾西也不廢話,直接切入重點,語氣中帶有一絲著急。
    「喔……你說那個啊……」
    「居然跟修葉蘭的反應一樣……你是怎麼知道的?」那爾西心中的疑惑又加深了不少。
    「這……這是重點啦!我對術法很擅長,這種東西我真的辦不到啦……而且……」
    「而且什麼?」范統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終於讓那爾西看不下去,於是便不耐煩的追問。
    「就、就是,就算我真的沒辦法,珞侍他也不准我過去幫你啊!」范統不知所措地回答。
    「為什麼啊?聖西羅宮的事情跟他們又有什麼關係?居然連這個也要管?」
    「這……我也被要求可以說……總之,你那邊的問題我真的幫得上忙,對不起。」范統滿懷歉意地道歉後便掛斷了電話。
    「……」
    「……這又是在搞什麼啊……」那爾西鐵青著臉,對剛才與范統通話的結果不甚滿意。
    「果然還是不行吧。」伊耶椅著門板,淡淡地說道,似乎早已預料到這項建議是完全行不通的。
    「早知道就別抱著太大的期待……算了,再想別的方法吧。」
    「嗯……要不我進去裡面看看?」伊耶稍微思考的一下後對著那爾西說道。
    「到房間裡面?進去又沒有什麼幫助。」
    「可能會找到一些線索之類的吧,或者說這個結界其實可以從裡面解除……反正就去看看嘛。」伊耶邊說邊拉開大門,自顧自地往房間裡頭走去。
    「喂……喂!你先等一下……」那爾西太過著急以致於完全忘了自己無法進入房間,在準備踏入裡面的那一瞬間,頭便直接撞上無形的結界壁,發出「碰」的聲響。
    「……你到底在幹嘛啊?」伊耶探出頭來,頗無言地看著那爾西用手摀住額頭,痛苦地蹲在地上。
    「桌上的……」那爾西勉強擠出聲音。
    「啥?」
    「……日記,不准去動。」他抬起頭,用微小到幾乎聽不見的聲音開口,像是在向對方說一件很羞恥的事情。
    「……好啦,我才不會去碰那種東西,是說原來你也有寫日記的習慣啊。」
    「要你管,找到線索就快點出來,我討厭有人亂翻我的東西。」那爾西不耐煩地催促。
    「不翻翻看怎麼會找到問題點……我盡快就是了。」伊耶說著說著便走到了書櫃前,大致查看了一會試圖找到一些關於結界之類的書籍。
    但他很快地便將注意力放在位於書櫃一隅,不仔細看很容易被忽略掉的幾本精裝厚書。
    他隨手抓了一本,接著走到了門口,面無表情地對著正在等他的那爾西說道,「真沒想到你居然會看這種書。」
    「什麼東西……」待他看清那本精裝書的書名後,俊秀的臉龐瞬間染上一抹薄紅,「那……那是原本就放在這裡的!我絕對沒有動過!」
    「……呵,開玩笑的,只不過還真沒想到你會露出那種表情。」伊耶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咳……認真點好嗎?你沒事去翻書櫃幹嘛啊?還是說你找到線索了?」那爾西為了掩飾尷尬而輕咳了一聲,而後僵硬地轉移話題。
    「還沒,我是去找找看有沒有關於結界的資料,不過好像沒有。」伊耶靠著門框,隨手把玩著手中的那本書。
    「試著找找看這附近好了,這裡離施術地點較近,說不定能發現什麼……但首先先把那本書放回去……別打開來看!」在伊耶即將把書本翻開之際,那爾西連忙出聲阻止。
    「嘖,什麼嘛,不過就只是……好啦我放回去就是了。」似乎感受到那爾西的瞪視,伊耶只好聳聳肩,將書本放回原位,接著走到門口附近四處查看。
    就如同那爾西所說,他很快地就發現了一張貼在大門附近的鵝黃色便條紙。
    伊耶一邊皺著眉想著自己當初居然會沒有發現這張便條,一邊伸手將之取下。
    但當他看完上頭寫的那幾行工整的黑色字跡時,本來就不太有善的臉龐瞬間因憤怒而變得更加兇惡。
    紙上正清楚不過地寫著:

    就知道你會過來這裡,我們好心地告訴你一件事——這裡的結界只能用一個方法解除……我們想你應該已經知道了吧,呵呵。
    p. s. 如果使用其它辦法強行破除的話,小心結界會爆、炸、喔!那麼就加油吧,笨蛋!

    「這究竟是在搞毛啊!這樣做結界最好會真的消失!他媽的這一群混蛋是欠砍啊!」伊耶的手掌用力地施力,使之化作粉末。但這樣做卻絲毫沒有消去他心中的憤怒,仍不禁大聲怒吼。
    「……伊耶?」那爾西試探性地叫了一聲,雖然不清楚對方究竟是找到了什麼東西,但端看他的態度就知道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伊耶嘆了一口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接著臉色不悅地踏出了房間,「走了!這結界是破不了。」
    「……啊?你到底是看到了什麼?居然這麼篤定……」
    「這我不想說,不過不要強制把結界破除,會出事的。」伊耶頭也不回地朝聖西羅宮的大門口走去。
    「喂,你先等一下!搞什麼啊這是……」

    因為前陣子要會考了加上種種原因所以突然就跑去神隱了,很突然所以沒說真的非常對不起!
    總之也是很突然的要公佈一個好消息!至少對我來說是啦www,就是啊,關於沉月同人這篇新坑,目前是有打算要做成同人本販售,也就是說這邊不會全部放完喔,頂多在放個兩三篇這樣。所以想看到結局的各位還請大家花點小錢把本本帶回家吧!(被群毆)
    因為沒有事先說,所以很對不起想要在這裡全部看完和期待繼續更完文的讀者們,如果這個決定讓你們感到不開心的話那我再道歉一次!(總覺得一直在道歉)
    目前詳細的細節還在與編輯們討論當中,關於繪師的部分也在慢慢聯絡(汗),所以預定出本的時間大概是在明年的寒暑假吧……總之有新消息出來的話會在立刻通知的!
    最後至於這本會是我一直堅持的清水向,還是會一路 歪掉變腐向的這件事也還在跟某位編輯兼損友努力的吵架……我是說努力溝通中,所以連這點也還都沒決定。(倒地)
    看來要出本這條路還真是任重而道遠啊……(?)那麼就先說到這裡,感謝大家支持這幾篇同人文,我會努力加油別讓稿子窗掉!(喂)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