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腎虛主要是四方面,一個是腎陰虛,一個是腎陽虛,一個是腎精不足,一個是腎氣虛
2009/06/18 12:12
瀏覽20,987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腎虛主要是四方面,一個是腎陰虛,一個是腎陽虛,一個是腎精不足,一個是腎氣虛
1.腎陰虛
【概念】
腎陰虛證是指腎臟陰液虧損。虛火上亢而出現的一系列症狀的總稱。本證多因內傷勞倦,久病及腎,或溫病後期熱極傷陰所致。

主要臨床表現為:五心煩熱,失眠盜汗,口乾咽燥,足跟痛,腰膝酸軟,遺精,女子崩漏,舌質紅,脈細數等。

腎陰虛證常見於「遺精」、「不寐」、「虛勞」、「膏淋」、「尿血」、「崩漏」、「消渴」以及溫熱病等疾病中。

本證應與「腎精不足證」、「腎陰陽兩虛證」、「肝腎陰虛證」、「肺腎陰虛證」相鑒別。

【鑑別處理】

腎陰虛證在不同疾病中出現時,各有不同的臨床表現,治法亦有區別。

如在遺精病中出現腎陰虛證,則見陽事易舉、夢遺、早泄。頭暈眼花,精神不振等症,多因恣情縱慾,腎陰虧耗,虛火擾動精室所致,治宜滋腎陰,瀉虛火,方選知柏地黃丸(《醫方考》)。
若在不寐病中出現腎陰虛證,則見心煩、失眠、雜夢紛紜、五心煩熱、頭暈耳鳴等症,多因思慮過度,所願不遂,陰精暗耗,腎陰不足,心火偏旺所致。徐東臬說:「有因腎水不足,真陰不升,而火獨亢,不得眠者。」治宜滋腎壯水制火、安神定志,方用六味地黃丸(《小兒藥證直訣》)合黃連阿膠湯(《傷寒論》)。
如在膏淋病中出現腎陰虛證,則見小便渾如米泔’尿道澀痛、或淋出如脂,形贏乏力、腰膝酸軟、舌質紅苔膩等症,多因房室勞傷,或情u茤珔芊A由腎陰虧損,下元不固,脂液下泄所致,治宜益腎固攝,方用萆薢分清飲(《丹溪心法》)合六味地黃丸加減。
如在虛勞病中出現腎陰虛證,則見形體贏瘦,煩熱、頭暈耳鳴、耳聾、兩足痿弱,神色萎頓等症,多因先天稟賦不足,後天勞作過極,或久病失於調養,使腎臟真陰不足,久虛不復,發為虛勞,治宜滋腎填陰,方選大補陰丸(《丹溪心法》)及大補元煎(《景岳全書》)。
若在尿血病中出現腎陰虛證,可見小便短赤帶血、腰膝痠軟,神疲乏力,舌質紅,脈細數等症,此由縱情色慾,相火妄動,腎陰虧耗,陰虛則生內熱,熱灼血絡而外溢,張景岳說:“此多以酒色慾念,致動下焦之火而然。」治宜滋陰清火,兼以止血,方用大補陰丸合小薊飲子(《濟生方》)。
若在消渴病中出現腎陰虛證,稱為「下消」、「腎消」,症見小便頻數量多,尿如脂膏,口乾舌紅、消瘦,脈沉細而數,此由房室不節,酒醴肥甘過食,腎虛陰虧,下焦虛憊,約束無權使然。《景岳全書》:「下消者,下焦病也,小便黃赤,為淋為濁,如膏如脂,面黑耳焦,日漸消瘦,其病在腎,故又名腎消也。」治宜滋陰固腎,以六味地黃丸重用山藥、萸肉等。
倘若溫熱病中,因熱入下焦,邪熱久稽,熱灼真陰,引起腎陰虛者,則病勢較急,臨床見身熱不甚,久留不退,手足心熱甚於手足背,口乾,舌質乾絳,甚則紫晦而乾,或神倦耳聾,脈虛大等症,治宜滋陰養陰清熱,方選加減復脈湯(《溫病條辨》)。
若婦科崩漏病中出現腎陰虛證,則見經行先期,崩中漏下,淋漓不斷,經色紅,量多,或帶下粘稠、舌質紅、脈沉細數等症,治宜滋陰涼血止血,方選清海丸(《傅青主女科》)、花蕊石散(《十藥神書》)。
腎陰虛證常因人、因時不同表現亦不完全相同。如老年腎陰虛證,以齒髮早墮、便秘、尿澀滴瀝、耳聾耳鳴、眩暈等為主要表現;在男性青壯年患腎陰虛證者,以夢遺、早泄、失眠等為主症;在女性患者則為經行先期、或崩漏,不孕等主症。從時間上來說,腎陰虛證的陰虛火旺現象以傍晚或夜間為甚,晨起好轉。

根據臟腑相關的理論,一臟有病,勢必波及他臟,腎陰虛證在其病機演化過程中常出現一些兼挾證候。如心與腎之間水火互濟,腎陰必上滋於心,心火才不亢;若腎陰不足,水不濟火,心火獨亢,遂出現心腎不交之證,症見心煩不寐,多夢遺精,心悸健忘,眩暈耳鳴,口乾咽燥,腰膝痠軟,潮熱盜汗,舌紅無苔,脈細數等。

【類證鑑別】


腎精不足證與腎陰虛證:精屬陰,腎精不足證屬陰虛證的範疇,兩證的病因病機、臨床表現十分相似,但還是有一定的區別。腎陰的概念較之腎精為廣,腎精不足證是腎陰虛證的表現之一,但不是全部。從病因而論,腎陰虛證每因房室不節,腎陰虧耗;或下焦濕熱久蘊,耗傷腎陰;或在溫熱病後期,熱灼津傷,腎陰受損;或情志內傷,氣火傷陰;或慢性病中,其他臟腑陰分先傷,久則累及於腎,腎陰傷而虛火亢,發為此證。腎陰虛則生內熱,故有五心煩熱,失眠盜汗,口乾咽燥;陰虛則陽偏亢,精關不固,故遺精;虛火擾動衝任,故有崩漏,不孕;腎陰不足,精氣亦虧,故有腰膝酸軟,脈細數等症。腎精不足證的病因,常由先天稟賦不足,或房勞過度,陰精虧耗;或疲勞衰竭,精氣匱乏所致。從臨床表現看,腎精不足證的
主症是:眩暈耳鳴,腦鳴耳聾、齒搖髮落,鬚髮早白、神疲乏力、健忘、記憶力減退、男子不育、女子不孕、尺脈沉細等。其與腎陰虛證不同的是,一般沒有五心煩熱、盜汗、咽乾、舌紅、脈細數等陰虛火旺的症狀,以此為別。
腎陰陽兩虛證與腎陰虛證:所謂腎陰陽兩虛證即包括腎陰虛證和腎陽虛證。從病機上分析,腎陰虛日久,陰損及陽,導致腎陰陽兩虛,因此腎陰陽兩虛證可以是腎陰虛證的進一步發展。臨床表現有畏寒手足心熱,口乾咽燥,但喜熱飲,耳鳴盜汗,陽萎遺滑,腰膝酸軟,小便清長或餘瀝不盡,舌根苔白,舌質稍紅,尺脈細弱或帶數象等。此與單純腎陰虛所出現的陰血虧損、虛火上亢的一系列症狀顯然有別。
肝腎陰虛證與腎陰虛證:肝藏血,腎藏精,肝與腎之間乙癸同源,精血互生,肝腎兩臟的生理關係至為密切。肝腎陰虛證的形成,常由失血過多,或久病營陰虧損,或房勞過度,使肝腎陰分虧損;亦可因腎陰先虛,精不化血,血不養肝,使肝腎俱虛。臨床可見頭暈目花,視物不清、面色憔悴、耳鳴耳聾、脅肋疼痛、腰膝痠軟、肢麻、顴紅唇赤、手足心熱、盜汗遺精、女子月經不調等症,其與單純腎陰虛證不同的是,由於波及臟腑有異,因而後者常無眩暈、視物不清、脅肋疼痛,肢麻拘攣等肝血不足之證,以此可資鑒別。
肺腎陰虛證與腎陰虛證:肺屬金,腎屬水,肺腎兩臟乃金水相生關係,肺腎陰虛證與腎陰虛證在發病機制與臨床表現上頗多相似。但肺腎陰虛證的形成,或因久咳耗傷肺陰,肺陰虛者日久金不生水,進而耗損腎陰,使肺腎皆虛;或由於腎陰不足,不能滋養肺陰,形成肺腎陰虛證。臨床表現為咳嗽痰出不爽,動則氣促,間或咯血,口乾咽燥,或聲音嘶啞,腰膝酸軟,骨蒸潮熱,盜汗遺精,顴紅,舌紅少苔,脈細數。而腎陰虛證病因多由房室勞倦、久病及腎、熱病後期熱入下焦所致,病理變化僅局限於腎,尚未累及於肺,故不出現咳嗽咯血、聲音嘶啞等肺陰損傷的見證。
【文獻別錄】


《藏府藥式補正‧中卷》:「腎家陰液不充,多有氣火外浮,隨經絡所過,發為肌熱,或則肌膚亦無熱象,而病人自知熏蒸燔灼,此宜峻滋腎水,以制陽光。」
《症因脈治‧腎虛勞傷》:「腎虛勞傷之脈,兩尺細數,真陰不足;兩尺數大,腎中有火;兩尺沉遲,真陽不足。腎虛勞傷之治,真陰不足者,人參固本丸,家秘肝腎丸;腎中火旺者,知柏天地煎;真陽不足者,金匱腎氣丸。」
《筆花醫鏡‧腎部》:「腎之熱,水將涸也,傷寒門有之,而雜症罕見,左尺右尺必沉數,或浮而空,舌黑無液,其症為口燥咽乾,為目不明,為小便不利,為小便濁,為小便出血,為大便秘。」
(王慶其)

2.腎陽虛
【概念】
腎陽虛又稱命門火衰。本證是元陽不足、氣化無權而出現的溫煦失職、水濕內盛以及性機能衰弱等臨床表現的概稱。多因勞傷過度、年高腎虧或久病及腎所致。

主要臨床表現為:畏寒,面色白、腰膝酸冷、小便清長或遺尿,浮腫以腰以下為甚、陽萎滑精、女子帶下清冷、宮寒不孕,舌淡苔白、尺脈沉細或沉遲等。

腎陽虛證常見於「虛勞」、「陽萎」、「癃閉」、「水腫」、「泄瀉」、「帶下」、「哮喘」等疾病中。

本證通常應與「腎氣虛證」、「腎陰陽兩虛證」、「脾腎陽虛證」、「心腎陽虛證」相鑒別。

【鑑別處理】

腎陽虛證可出現於多種疾病之中,其臨床表現各具一定特點,治法亦不盡相同,必須加以辨析。

如慢性泄瀉出現腎陽虛證,則多表現黎明之前臍周作痛,腸鳴泄瀉,瀉後痛減,肢冷畏寒等「五更泄瀉」的特點,此由腎陽不足,火不生土,脾運失健所致,張景岳說:「今腎中陽氣不足,則命門火衰,而陰寒極盛之時,則令人洞泄不止也。」治宜溫腎健脾,方用四神丸(《婦人良方》)。
若水腫病中出現腎陽虛證,其臨床表現每以全身水腫,尤以腰以下為甚,按之凹陷不起,尿少,腰痛酸重,四肢厥冷,舌淡胖邊有齒痕等「陰水證」為特點,此由腎陽衰弱,開闔不利,膀胱氣化失常,水液稽留,以致泛濫橫溢,而成水腫,喻嘉言說:「腎氣從陰則闔,陰太盛則關門常闔,水不通為腫。」治宜溫腎化氣利水,方用真武湯(《傷寒論》)。
若癃閉病中見腎陽虛證,常以小便不通或滴瀝不暢,排出無力,腰膝酸冷為特點,多由腎陽不足,命門火衰,「無陽則陰無以化」,膀胱氣化失職所致,治宜溫腎益氣,補腎通竅,方用濟生腎氣丸(《濟生方》)。
若陽萎病中見腎陽虛證,以陽事不舉、或舉而不堅,滑精,精神萎靡、腰膝酸軟為特點,此多由恣情縱慾,腎精虧損,命門火衰,精氣虛寒所致,治宜補腎壯陽,方用贊育丹(《景岳全書》)。
若虛勞病中見腎陽虛證,則可表現為惡寒肢冷,下利清稀,小便清長而多,腰脊酸痛、遺精陽萎等症狀,緣因久病積虛成損,真陽漸衰,不能溫煦臟腑所致,治宜溫補命門、兼養精血,方用右歸丸(《景岳全書》)及龜鹿二仙膠(《蘭台軌範》)。
若哮喘病中出現腎陽虛證,臨床表現以氣虛喘促,呼多吸少,動則喘甚,肢冷面青,舌淡、脈虛浮等「腎不納氣」為特點,因腎為氣之根,哮喘日久,腎氣虧損,下元不固,氣不攝納所致,《證治準繩》說:「真元耗損,喘生於腎氣上奔。」治宜溫腎納氣,方用人參胡桃湯(《濟生方》)或腎氣丸(《金匱要略》)。
總之,證候雖相同,但在不同疾病中,其症狀表現各有特色,臨床可根據上述病證特點,加以辨析。
又,腎陽虛證較多發生於年高體弱者,因高齡元陽漸衰,常見精神萎頓,面色無華,動則氣促,腰膝酸軟,肢冷畏寒,夜尿多或有餘瀝等症;婦人見腎陽虛證者,主要表現為帶下綿綿而清稀,經行衍期或閉經,宮寒不孕等特點。此即因人而異,治當「因人制宜」。

腎為先天之本,中寓命門真火(真陽),故人身五臟諸陽,皆賴腎中元陽以生發,疾病發展到腎陽虛衰階段,常提示病情深重。在其病機演進過程中常伴見兩種情況:

一是由於腎中元陽衰微,陽氣不運,氣化失司,開闔不利,以致水濕、痰濁、瘀血等陰邪留滯,出現面色晦黯,精神萎頓,甚則神識昏蒙,眩暈,惡心嘔吐,尿少或尿閉,全身浮腫,舌質晦黯帶青等濁陰上逆之證;
二是由腎陽虛衰,復因外邪直中,或汗下太過,或病久元陽漸蝎,陽微陰盛,瀕於離決,出現大汗淋漓,汗出清稀而涼,畏寒踡臥,四肢不溫,神識昏蒙,脈微欲絕等陽氣欲脫之證。疾病至此,宜急挽垂絕之陽,救得一分陽氣,便有一分生機。
【類證鑑別】


腎氣虛證與腎陽虛證:氣屬陽,腎氣虛證本屬腎陽虛證的範疇,兩證的病因病機、臨床表現十分相似,但亦有一定的區別。腎陽的概念較腎氣為廣,腎陽虛證可包括腎氣虛證,腎陽虛證可以是腎氣虛證的進一步發展。從病因而論,腎陽虛證或由稟賦薄弱、素體陽虛;久病不癒,累及腎陽;或房勞過度,下元虧損;或年高體衰,元陽不足所致。陽虛則不能溫煦肢體,故畏寒肢冷;腰為腎之府,腎陽虛則腰膝酸冷;腎主藏精,元陽不足,精氣不固,而見陽萎滑精,女子帶下清冷,宮寒不孕;腎主水,司二便,陽虛則開闔不利,氣化無權,水濕逗留而見浮腫;尺脈屬腎,故尺脈沉細或遲。腎氣虛證也可由先天不足,勞損過度,久病及腎等原因而引起,但病變尚未達到傷陽的階段,臨床以頭暈耳鳴、聽力減退、腰膝酸軟、夜間多尿
、滑精早泄、脈細弱等表現為主症。而腎陽虛除了上述表現外,尚有面色白、畏寒肢冷、陽事不用、帶下清冷、下肢浮腫,苔白、脈遲等陽氣不足見證。陽虛者見寒象,氣虛者寒象不顯,以此可資鑒別。
腎陰陽兩虛證與腎陽虛證:根據陰陽互根的理論,陰損及陽,陽損及陰。腎陰陽兩虛證與腎陽虛證在,病機上既有聯繫,又有區別。前者可由腎陽虛證發展而成,或因腎陰虛證演變所致。若腎陽已虛之體,遷延失治,陽損則陰無以化,或過服溫腎助陽之晶,溫熱爍陰,或感熱邪,腎陰受灼,致成腎陰陽兩虛;或腎陰先虛,陽無以生,亦可發展成腎陰陽兩虛之證。臨床表現有畏寒而手足心熱、口乾咽燥,但喜熱飲、耳鳴盜汗、腰膝酸軟、陽萎遺滑。小便清長或餘瀝不盡、舌根苔白、舌質稍紅,尺脈細弱或帶數象,顯然與單純腎陽虛證的一派陽衰陰盛之象不同。
脾腎陽虛證與腎陽虛證:脾屬土,腎為水火之臟,土能制水,火能生土,脾腎兩臟的生理關係至為密切。脾腎陽虛的形成,常由飲食勞倦、久瀉不已等因素致脾陽受損,久延失治,脾病及腎,造成脾腎兩陽皆虛;亦可因腎陽先虛,命火不足,火不生土,土運失健,漸至脾陽亦虧。臨床可見神疲乏力、面色萎黃或蒼白無華、納呆腹脹、泄瀉不已、完穀不化、全身水腫、腰膝沉重、苔白滑、脈濡弱等症狀。而腎陽虛證則以命門火衰、氣化失司為重點,故臨床除了水濕內盛的症狀外,街有腰膝酸冷、陽萎滑精、帶下清冷等下元虛冷、性機能衰退等較突出的表現,然無面色萎黃,納呆腹脹、完穀不化等脾運失健的症狀,可助鑒別。
心腎陽虛證與腎陽虛證:心主君火,腎主相火,心陽助血運,腎陽司氣化,在病理狀態下,心腎之陽可以互相影響。心腎陽虛證可因房勞、久病、本元素虧等因素致腎陽不足,氣化失司,水濕泛濫,繼則上凌於心,心陽被遏,造成心腎之陽皆虛;抑或由於過汗、勞心過度、痰濁等因素損傷心陽,累及於腎,君火不旺,相火不充,遂致心腎之陽俱虛。臨床可見形寒怕動、面部虛浮、色蒼白、心悸怔忡、動則喘促、自汗,小便不利,浮腫按之凹陷不起、舌質紫黯、苔白脈虛弱或結代等症狀。心腎陽虛證與腎陽虛證雖然都有陽虛及水濕停留的見徵,但前者心陽亦虧,心主血,位於胸中,心陽虛則胸陽不展,血運不利,或兼有心悸怔忡,動則氣促,舌質紫黯等症狀,與單純腎陽虛者不同。
【文獻別錄】


《濟生方‧腎膀胱虛實論治》:「夫腎者足少陰之經,其位居於北方,屬乎壬癸水。左為腎經,右為命門,與足太陽膀胱之經相為表裏。腎精貴乎專澀,膀胱常欲氣化者也。若快情縱慾,失志傷腎,過投丹石,因其虛實,由是寒熱見焉。方其虛也,虛則生寒,寒則腰背切痛,不能僥仰,足經痠弱,多惡風寒,手足厭冷,呼吸少氣,骨節煩瘩,臍腹結痛,面色黧黑,兩耳虛鳴,肌骨乾枯,小便滑數,診其脈浮細而數者,是腎虛之候也。」
《藏府標本藥式‧命門》:「腎為水藏,而真陽居於其中,水虧則真陽失其窟宅,無可依附,故固陽必先補水。」
《筆花醫鏡‧腎部》:「腎之寒,腎之虛也,脈左右尺必遲沉,其症為命門火衰,為不欲食,為雞鳴泄瀉,為天柱骨倒,為踡臥厭冷,為奔豚。」
(王慶其)

3.腎精不足
【概念】
腎精不足證是指腎精虧損、髓海空虛所致的發育遲緩,未老先衰、肢體痿弱不用等臨床表現的總稱。多由先天不足、後天失調,或勞傷過度所引起。

主要臨床表現為:眩暈,耳鳴,腰膝酸軟,陽萎,不孕;小兒生長發育遲緩,智力和動作遲緩,骨骼痿弱,囟門遲閉;成人為早衰,兩足痿弱,步履艱難,精神呆鈍,動作遲緩,脈細無力。

腎精不足證常見於「解顱」、「五遲、五軟」、「痿證」、「眩暈」、「虛勞」、「陽痿」、「不孕」等疾病中。

本證通常應與「腎陰虛證」相鑒別。

【鑑別處理】

對不同疾病所出現的腎精不足證,應作辨析。

如小兒的解顱病,臨床以顱縫裂開,前囟寬大,頭額青筋暴露、神情ub鈍、目無神采、面色白等為特點,多由先天胎稟不足,或生後久病體虛,腎精不足,髓海不實所致。如《幼幼集成》:“腎主腦髓,腎虧則腦髓不足,故囟為之開解。」治宜補腎益髓、益氣養血,方用補腎地黃丸(《證治準繩》)。
若小兒五遲、五軟病中以肢體軟弱、屆期不能站立行走和生齒、兼解顱、智力不健、神情ub鈍、形體瘦削等為特點,多因先天稟賦不充,後天哺養失調,腎精不充,氣血虛弱所致。如《醫宗金鑒‧幼科心法要訣》說:“小兒五遲之證,多因父母氣血虛弱,先天有虧,致兒生下筋骨軟弱,行步艱難,齒不速長,坐不能穩,要皆腎之不足之故。」治宜填精補腎,益氣羞血,方選加味六味地黃丸(《醫宗金鑒》)。
若在痿證中出現腎精不足證者,以下肢漸見痿弱不用、腰脊酸軟、兼有眩暈、遺精、遺尿為特點,多由房勞過度或久病精氣虧耗,肝腎虧損所致,張景岳說:「元氣敗傷則精虛不能灌溉,血虛不能營養者,亦不少矣。」治宜補益肝腎,方選虎潛丸(《丹溪心法》)。
若在眩暈病中出現腎精不足證者,以眩暈、精神萎靡、健忘、腰膝酸軟、耳鳴耳聾、脈弦細等為特點,病由先天不足,或年高氣衰,或縱慾勞傷,腎精不足、髓海空虛,上下俱虛所致,如《靈樞‧海論》說:「髓海不足,腦轉耳鳴,脛痠眩冒,目無所見,懈怠安臥。」治宜補腎益精,方選左歸丸(《景岳全書》)。
若在虛勞、陽萎、不孕等疾病中出現腎精不足證時,可見遺精、滑精、耳鳴耳聾、陽萎不舉、神疲乏力、女子經少或經閉、不孕等等,治宜益腎填精,方選大補元煎(《景岳全書》)、河車大造丸(《醫方集解》引吳球方)等。
腎精不足證的出現常因人而異,在小兒為發育遲緩,體力、智力、體形皆較同年齡兒童為差;在成人則表現為早衰現象,如精力不支、記憶力減退、齒髮早墮、性機能減退等,當加以辨析。

腎精是人體維持生長發育、生殖以及全身各臟腑正常生理活動的基本物質,同時又能化氣生血,因此,在腎精不足證的病機演變過程中,常因腎精虧虛而致氣血兩虛之證,出現面色蒼白無華,氣短神疲,肢軟乏力,自汗,脈細弱等伴發症狀,治療時除補益腎精外,還須益氣養血。

【類證鑑別】


腎陰虛證與腎精不足證:兩證均屬虛證,精屬陰,腎精不足證隸屬於腎陰虛證,兩證在病因病機、臨床表現方面十分相似。然而仍有不同之處。從理論上說,腎陰虛證所包括的含義較腎精不足證為廣,後者僅是前者的一個方面;腎精不足證僅表現為精氣不足,而腎陰虛證則除了陰精虧虛的表現外,尚有因陰虧而產生的火旺現象。從病因分析,腎精不足證的形成主要因先天稟賦不足,後天失於調養;或因亡血亡液,陰精虧損;或因恣意縱慾,欲蝎其精,如《靈樞‧邪氣臟腑病形》說:「入房過度則傷腎」或因七情所傷,驚恐傷腎,如《素問‧舉痛論》說:「恐則精卻。」腎精空虛則腦轉耳鳴眩暈;腎主生殖,精室虛則陽事不用,性機能減退,不育;腎主作強主伎巧,腎虛則肢體痿弱不用;精是小兒生長發育的必需物質,精虧
則小兒發育遲緩,造成五遲、五軟、解顱、囟陷等等。腎陰虛證除了上述病因外,亦往往由溫病熱入下焦,肝腎陰津受灼所致,或由肺陰不足進一步發展而來。再從臨床表現看,兩證雖皆可出現虛象,但腎精不足證主要表現為精氣虧損、髓海空虛的各種臨床徵象;而腎陰虛證又以五心煩熱,口乾咽燥、盜汗、舌質紅、脈細數等陰虛火旺症狀為側重。因此,兩證不難辨別。
【文獻別錄】


《諸病源候論》:「腎主骨髓,而腦為髓海,腎氣不盛,則髓腦不足,不能盛,故頭顱開解也。」
《醫宗說約》:「行遲,齒遲,髮遲,解顱,鶴節,俱屬腎氣未成,元精不足。」
(王慶其)


4.腎氣虛
【概念】
腎氣虛證是指腎中元氣虛衰而出現的腎所主功能減退症狀的概稱。多由先天不足、勞損過度、久病及腎等原因所引起。

主要臨床表現為:聽力減退、耳聾,頭暈,腰膝酸軟、夜間多尿。滑精早泄、舌淡苔白、脈細弱等症。

腎氣虛證常見於「耳鳴、耳聾」、「虛勞」、「腰痛」、「陽萎」、「遺精」、「眩暈」等疾病中。

本證通常應與「腎陽虛證」、「腎氣不固證」、「腎不納氣證」相鑒別。

【鑑別處理】

腎氣虛證

在腰痛病中出現時,表現為腰痛痠軟,綿綿不絕,腿膝無力,過勞更甚,臥則減輕等特點,多因久病年高、房勞等因素,使腎氣虧虛所致。《素間‧脈要精微論》:「腰者,腎之府,轉搖不能,腎將憊矣。」治宜補腎健腰,方選青娥丸(《局方》)合左歸丸(《景岳全書》)。
若耳鳴、耳聾、眩暈等疾病中出現腎氣虛證,可見耳鳴、耳聾、頭暈、目眩、精神萎靡、腰酸軟等症。腎主耳,腎虛則不上承而為聽力減退。張景岳說:「無虛不作眩」,腎虛則水虧木搖,故眩暈。治宜補腎理虛,方選耳聾左慈丸(《小兒藥證直訣》)或右歸丸(《景岳全書》)之類。
若陽萎、遺精病中見腎氣虛證,可見陽事不用,遺精早泄,性慾減退,神疲肢軟,頭暈等症,多因恣情縱慾,房勞傷腎所致,方選斑龍丸(《醫統力》)、金銷固精丸(《醫方集解》)。
若在虛勞病中見腎氣虛證,出現頭暈耳鳴、聽力減退、腰膝酸軟、夜間多尿等症,治宜大補元氣,方用河車大造丸(《醫方集解》引吳球方)。
上述數種疾病雖均可出現腎氣虛證,但臨床表現各有側重,當加辨析。
【類證鑑別】


腎陽虛證與腎氣虛證:兩證同屬腎虛,臨床表現很相似。但腎氣虛證隸屬於腎陽虛證,腎陽虛是腎氣虛發展而成的。兩證病因基本相同,如先天稟賦不充,或年高腎氣漸衰,或久病纏綿,累及於腎,或勞傷過度,腎元虧耗等。又有共同的證候,如腎主耳,腎虛則耳鳴、聽力減退;腰為腎之府,腎氣不足則腰膝酸軟;腎司二便,腎虛則膀胱失約,故夜間多尿,遺精等。所不同的是,腎氣虛證尚未達到傷陽的程度,因此,一般不出現畏寒肢冷、面色白、苔白、脈遲等陽虛寒象,以此鑒別。
腎氣不固證與腎氣虛證:兩證均有腎氣虛的病機。不同之處在於,腎氣不固證由內傷或久病等因素,使腎氣受戕。腎主氣化而藏精,腎氣虧損則氣化無權,腎氣失封則陰精外泄,故臨床表現可見小便頻數或遺尿,尤以夜間為甚,或見滑精早泄,帶下清稀等。由於腎氣虛而不充,故必見舌質淡,脈象沉細,尤以尺脈弱突出。《仁齋直指方》說:「腎與膀胱俱虛,內氣不充,故脬中自滑,所出多而色白,是以過夜而陰虛愈多。」又說:「下焦虛寒,不能溫制水液,則尿出不禁。」可見腎氣不固證以下焦症狀為主,很少出現上焦清陽不升的症狀。但腎氣虛證則不然,不但有腎氣失固的夜尿多、滑精早泄等,還有腎氣不能溫養腦髓的眩暈、耳鳴、耳聾。此較起來,腎氣不固證的下焦症狀較突出,且較重。
腎不納氣證與腎氣虛證:腎不納氣證大多由勞慾傷腎,或大病之後,腎氣瀆散,或咳喘日久,肺損及腎。腎主納氣,腎之元-氣損傷,氣失攝納,‘吸不歸根,逆氣上奔而為喘。臨床表現以喘烏氧短,氣不接續,呼多吸少,動則喘甚,甚則汗出、肢冷、面青、唇紫等症狀為特點。腎氣虛證的病機局限於本臟元氣虛弱為患,無元氣失納,上迫於肺的咳喘症狀。
【文獻別錄】


《靈樞‧本神》:「腎藏精,精合志,腎氣虛則厭,實則脹。」
《中藏經》:「大小便難,飲食如故,腰腳沉重,臍腹疼痛,診其左右手,尺中脈伏而澀者,下實也;大小便難,飲食進退,腰腳沉重,如坐水中,行步艱難,氣上奔沖,夢寐危險,診其左右尺,脈滑而澀者,下虛也。」
(王慶其)
http://yibian.hopto.org/diag/syd.php?mn=lei&lid=262

有誰推薦more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