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王墨林的虛空與豐盛
2020/04/09 20:49
瀏覽122
迴響0
推薦7
引用0

直面死亡,與神同行──王墨林的虛空與豐盛

摘自宇宙光第552  2020/4/6

採訪 整理/瞿海良、葉珉玉 攝影/黃光薏

王墨林,戲劇工作者,2019年獲得國家文藝獎。王墨林知道自己得獎,反而陷入複雜的思考:「這個獎到底對我有什麼意義?是安慰?鼓勵?還是肯定?」王墨林笑說:「好像老人過重陽節,獎金剛好成為抗癌醫藥費。」

 關於王墨林的成長,文化部資料如此描述:「青少年時期叛逆混過太保,遭多所學校退校,換過十餘所小學和中學。」如此直白,應該就是王墨林的本色。王墨林一生最大轉折,是罹患攝護腺癌末期,生命旦夕間僅懸一線,逼使他開始思考死亡跟自己信仰的關係,經過抗癌這些年的思索,他終於找到真平安與真喜樂。

 我不會說自己不怕死,但上帝接我回到天家的時候,我只有一個小小的願望,希望身邊有人唱聖歌,讓我平平靜靜、安安心心地走,我能面對死亡,不會不甘心,不會捨不得,我只求祂給我這樣的恩典祝福。

 醫生告訴我檢驗結果是攝護腺癌第四期時,我整個人完全「空」了,沒有任何想法,那一瞬間,我忽然發現有一種心情叫「無助」。面對世界、面對很多問題,我都可以有自己的想法,這時卻發覺完全沒辦法超越的,就是死亡。

 到底有沒有上帝?

受洗前,我很不喜歡基督教,因為這個信仰來自西方,我厭惡船堅炮利與帝國主義,外甥女是基督徒,我當時告訴她,信仰不要亂信。沒想到,二十年前,因著一位熟稔的女性友人邀請,盛情難卻去了一次教會,當下受到會友的見證感動,之後又去了幾次便受洗皈信耶穌。然而,當時我並沒有搞清楚基督信仰究竟是什麼?常常自問:「我到底為什麼要信耶穌?」也問:「到底有沒有上帝?」上帝的存在,都是從牧師講道或聖經知道,至於有沒有上帝,因為沒有真實深刻體會,所以完全感受不到。

十三年前,醫生告訴我得到癌症末期,所剩年月屈指可算,逼得我必須開始思考:生命到底是什麼?世界到底是什麼?未來到底是什麼?甚至,死亡究竟是什麼?

面對這些問題,我才逐漸體會一個真實的答案:我是無能的,完全無能;現實生活我可以為自己做任何決定,然而一旦碰到死亡,卻一點辦法也沒有。醫生告訴我,狀況好,可以維持十年生命;狀況不好,可能一年── 我才發現,屬世的生命原來是用數字計算出來的。

死亡是最大的罪

我以前喜歡用哲學的方式思考人生,生命只是一種跟隨思想的存在感,未來於我當下的思想沒有意義,這決定了我對人生的看法。我現在終於認識到:生命就是死亡──但死亡不只是完全的「空」,死亡帶給我的最大摧毀是感到完全無能,因為死亡帶來許多恐懼與軟弱,讓人失去信心和盼望,死亡其實是我們背負的最大罪惡。人們對罪的認知,往往歸之為道德的罪或法律的罪,其實它們不是真正的罪。基督徒要面對的罪是我們的原罪。因為死亡擋在我們前面,讓我們軟弱、無能、恐懼,完全失去希望,無法好好面對上帝創造的生命,只能空想:剩下十年我要怎麼樣活下去?三年之後我會怎麼樣?生命有限的恐懼,讓我們無法體會「生有時,死有時」的道理,這是我面對癌末體會到的意義。

 面對死亡,我不由得思考「復活」這個信仰關鍵詞。復活,是基督徒最重要的盼望,聖經講述的復活,不是再活一次,一如投胎轉世、六道輪迴那樣;復活深刻的意義在於產生新生命。直接面對死亡,我回到身為基督徒應該思考的起點──新的生命到底是什麼?復活的生命又是什麼?我以前認知的復活是肉身復活,不是生命的復活。但現在為了清楚認識生命的復活,我決心徹底切斷以前的自己,不再延續老我的欲望,把各種欲望都降到最低,甚至不要,讓自己在某種程度等於把過去閹割,到今天我反而覺得自己的身心靈更自由自在。

看透死亡真平安

身為基督徒,六十歲開始直面死亡之前的信仰,是常常在問這是什麼?那是什麼?上帝是什麼?一直在聖經裡找邏輯。我的主內前輩告訴我,不能用人的邏輯來看聖經及上帝,但我沒辦法不用邏輯來建構未知的事,所以就一直和上帝摔跤。感謝主也一直在等待我,祂沒有放棄我──因為我感覺基督信仰裡有個「東西」是我要的,但我不知道那是什麼。十幾年來,我一直如此相信所要的「東西」在上帝那裡,得了癌症之後,讓我感受到的死亡不只是肉體死亡,原來軟弱是死亡,恐懼也是死亡,因為我們有太多軟弱、恐懼,讓我們感受到生命的孤獨。

以前的我完全在死亡管轄之下,生命充滿恐懼、軟弱及各種糾葛,所以用人的「罪」性來滿足無法填平的屬世欲望,而不是用上帝的愛來救贖自己屬靈的平安。當時我不知道平安真正的意思是什麼?而我現在得著最大的恩典,就是知道平安是什麼。平安不是萬事順利,世上的事再如意,卻因為欲望和罪會在其中糾葛不清,扭曲人的生命,所以沒有真正的平安。我現在依然要面對生活裡的每件事,接受種種挫折,即使面對失敗乃至成功,我心裡不再波濤起伏,反而有真實的平安,這就是新生命──看透死亡,有全然的盼望與平安。

經過治療,我的生命得以延續,又活了十三年,但去年身體產生抗藥反應,癌細胞復發,我必須接受電療,這時候的我有了之前的信仰經驗與體會,不再去想死亡是什麼?恐懼是什麼?我只有禱告,面對電療,完全交託給主,一定可以走過去,千重山萬重水也能走過去。結果我真的安然走過兩個月的電療,心中體會更深,原來盼望還只是個起點,真正重要的是完全交託。

 愛常如泉水湧現

以前聽弟兄姊妹禱告,把事情全都交託給上帝,我心裡暗笑:「什麼都交託給上帝,那麼人活著要幹什麼?」現在我真的能夠體會交託後的平安,以及平安帶來生命的喜樂。禱告除了是在向上帝求,更重要的是建立跟上帝的關係,重新思想耶穌釘十架、成為我們保惠師的過程。這樣的禱告讓上帝的愛充滿,不管是盼望也好、相信也好,一層一層深入,心中的門向祂敞開,豐盛的活水就會泉湧而出,其中,被上帝的愛觸摸是很重要的體驗。

基督徒很喜歡講愛,可是我覺得大部分人把愛當作一種形式,例如言語溫柔,噓寒問暖。我覺得愛存在於一種頻率之中,愛是一種流動的旋律,比如走在路上,我抬頭看著天空,吹著微風身心爽快,我就能體會到上帝是在觸摸我,就會泫然欲泣,深深感謝主。

 我不會用字面的意義去解釋愛,愛不是LovekindNice,愛深入生活,也在生活中顯現。比如,今天早上我在公園看見陽光照射下來,通過樹枝灑下陽光,遠處有人在運動,我感覺到上帝創造的世界真美,這美有一種安靜,如與祂同在的安靜,沒有任何世俗的灰塵,我想像:天堂是不是這樣?所有東西在轉動,很安靜,很乾淨,遠遠看就很舒服──我覺得這就是愛。這一切是因為上帝用愛創造陽光、創造樹、創造身體、創造我們看到的一切,我們這樣看著萬物,心中喜悅油然而生,這就是愛──上帝的愛。

 一定要真心相信

回顧我面對死亡、得到復活的經歷,《荒漠甘泉》裡有一句話很貼切:「越是黑暗的地方,你越能夠看到上帝。」剛開始,我不太能理解這句話,可是慢慢的,我感覺到這句話很真實。當我非常軟弱或挫折的時候,覺得很孤獨,這種孤獨就是一種黑暗。當我意識到自己身處黑暗絕境,就跪下來禱告,才能脫離黑暗,看到上帝。

我第二次癌症復發,治療過程非常辛苦,電療時躺在平臺上,我一直禱告,竟然感受到上帝真實的回應,一股暖流漫過全身一直到腳,我好高興。其實,禱告不是形而上的,而是坦然告訴上帝,求祂不要離開自己,而且要真心相信上帝就陪伴在身邊,一定可以安然度過黑暗。

(請見20204月雜誌【復活節專刊】)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