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看相回憶錄-11】…在美國餐廳有很多來自世界各國的非法居民打工賺取微薄工資
2020/10/14 18:39
瀏覽352
迴響0
推薦12
引用0

摘要…不經一事則不長那一智,為好友赴美國餐廳救火的我才有機會了解這些鮮為人知的行業內幕。真是令珍辰我這在台灣一向吃慣飯鍋中央的人長了不少見識。

  從來只是在一般餐廳灑錢消費的我,一下子昇格為美國百貨公司裡頭速食中餐館的經營者,因此可以了解一般餐飲的經營層面在人事方面為了節源而做的一些安排。一般而言上正常班領的工資最貴,而在學的工讀生次之,至於非法的偷渡者和重生人的工資,除了供三餐之外則算是最為低廉。而我的好友夫婦自然是最最廉價的免費勞力只供三餐,不但沒有薪資可領還得包辦上述所有人等的薪水。至於來美救火的我則被歸類為工讀生,除了包我吃住而外,還能像工讀生一般的按時薪計費支領。 

由於在我尚未赴美前這好友已然火燒屁股,自然在人力資源方面能省則不可能多花。中餐廚師需要對中國菜色有些基本的概念,因此後廚聘請的廚師多半是由中國來美國讀研究所的窮學生,或是一塊出國來伴讀的家屬所客串,而我則是因為是對方的知心朋友而自然被莫名地打鴨子上架。這小鎮裡的美式中國餐多半是做給洋人食用,所以完全不需講究火候跟調味,只需要會拿鍋鏟即便是沒下過廚房也能勝任。所以廚房的同事多半是黃皮膚的中國人,而外頭點餐的小妹則是想為自己賺些零花或學費的當地大學生。

 

然而在北京餐廳那頭的內廚請的人相對上就比較複雜,除了好友她先生由歌手轉換角色獨掌大廚而外,有墨西哥偷渡者和一些不被一般社會接受的重生人。有位矮小的墨西哥男子名叫阿魯曼道,我們都習慣喚他為饅頭。他與人照面時總是掛著一臉靦腆的笑容,偶而也會被派到住家幫助做些鋤草工作。初來乍到的我突然連想到以前的教科書中曾經提及的場景,在美國鋤草不正是那浪漫得不得了的情節。故而自告奮勇接下交待給饅頭的鋤草任務,沒曾想自己險些兒被這一畝地的雜草給累掛。這些離鄉背井的偷渡者只要有人敢僱用就覺得很幸運,看饅頭每天辛勤工作只為有三餐飽腹和微薄薪資可領的笑臉,同是離鄉背井的我不免感覺有些心酸。

 

命理網站上線服務在即,若有興趣參考的客倌們,敬請耐心期待唷~~~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