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我的母親-大胖虹仔-1】…衣覆水流屍
2020/08/03 09:51
瀏覽454
迴響0
推薦18
引用0

摘要…天性善良的母親從小就挺會替人著想,連無物蔽體的女屍都還捨衣加以掩護。也難怪生了這個見不得無人飼養的動物滿街討食的我,成年後竟把自己的房子住成了流浪動物之家。

 

  台中市區裡頭有兩條河川經過,一條是哺育我長大及常去捉大肚魚玩兒的綠川,位在台中火車站前的第一市場,而我家的水果店就搭建在綠川橋頭的邊上。另一條是哺育我母親長大,讓她的童年有機會賺私房錢的柳川,座落于水果批發大市的第二市場旁邊,也就是她幼年時期幫祖父賣橘子的橋下。當年的水流較現在豐沛許多也較為潔淨,在沒有洗衣機的年代,是一般家庭主婦常聚集在一起洗衣裳話家常的好地方。

 

   在日據時代由於生活物質相當匱乏,一般人的日子都是過得非常清苦。幾乎所有的平民在一生當中,祗會在最重要的日子也就是結婚成家時,才捨得花錢或借錢去做一套西裝。而且也只有在重要場合才會捨得拿出來穿。平常就只是平整地收藏在衣櫃中。而且在真正沒錢買米時就連這樣一套服裝都保不住,祗能拿去當舖換些錢來貼補家用。至於較貧窮的人家能夠有用麵粉袋縫製的衣服或內衣褲可穿就算很慶幸了。

 

   在我小學畢業之前跟那個長得很像雙胞胎的二姐相處地比較親近,因為她年長我七歲,所以在我剛上小學時她已經是個初中生。印象中她常會要我背誦一些我連意思都不懂的唐宋詩詞。由於唸起來音調悅耳,我也就乖乖聽話。想想這個二姐也真是有心,是她讓我在小學三年級就會背五年級的課文,所以考試當然幾乎都是拿滿分。而我母親也每次都樂開懷地大方賞錢,如今忘了我有沒有分我二姐一些零花,不過真是感謝她當年對我這排行六妹的用心提拔。

 

   雖然我母親在生我時已經賺了一拖拉古的孫中山,平時給我的考滿分賞金也讓我儼然成了班上的小富婆。可我大概覺得讀書太過輕鬆,所以每天跟著二姐像是結在她的褲頭,手上拿著字紙簍,而腰上則綁了個馬蹄形的磁鐵,像小乞兒般地一同去撿破爛。這額外賺來的零花錢,就會拿去買我母親千叮嚀萬交待絕對不能吃的牛肉乾,然後和二姐一塊去電影院中,欣賞當時特流行的黃梅調影片。

 

   以上純屬正文開場前的插曲,因為一想到要寫屍體就讓從小就怕黑又怕死人的我有些膽怯。所以就先聊上一些題外話,也順理成章地把我和家中成員充當我母親的配角兒。我母親因為童年家貧無力就學,所以六七歲就會在柳川橋頭幫我祖父賣橘子賺錢貼補家用。沒曾想有一天柳川河裡飄來一具全裸的女屍,大夥兒圍在一堆像是在看熱鬧。當時我母親年紀雖小便懂得何謂羞恥,可憐這女屍赤裸裸地讓一群人圍觀而於心不忍,因此便顧不得天寒地凍,脫下身上唯一的禦寒冬衣幫這女屍給蓋上。

 

   常聽人言說是好心必有好報,可我母親回家後卻因丟了外套而挨我姨婆好一頓毒打。想想也真氣我這個沒天良而祗是來我阿嬤家蹭飯吃的姨婆,讓我母親的好心換來的卻成了這挨揍的報應。雖說當年物質的確是相當匱乏,而衣服則是保暖過冬的珍寶,也不該不分清紅皂白而亂打一通。像我一天到晚撿貓兒狗兒回家,我母親從來就捨不得說我半句不是,還直誇我心腸真好。當年我要是在場,一定讓我這個早去蘇州賣鴨蛋的姨婆姓外加兩個XX,好替我宅心仁厚的母親報那含冤不白的仇。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