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2010在香港的日子.羅湖口岸。
2010/06/03 16:39
瀏覽1,068
迴響0
推薦12
引用0

  艾癮誇說,嫁來香港也那麼久了,怎可能對這兒不熟?旺角是她的地盤,跟著她走準沒錯!

  我和U邊跟著她、邊感受香港所謂的熱鬧;我來港這三天都在港島活動,九龍是今個兒才首次踏上,U雖在第一天下午搭地鐵經九龍到港島,也沒時間更不認識哪是哪,那時趕路趕到頭昏的她,只曉得自己去過紅磡站,之後怎麼轉搭列車的,已經迷迷糊糊。

  我笑她真是迷糊,卻在心中笑自己怎麼那麼迷糊,讓她自己一人陌生的來、如今又要陌生地回去。

  隨著艾癮腳步,我們來到旺角東站,自由作家說,現在的港鐵其實是鐵路與地鐵所組成,U來香港搭的東鐵線其實就是以前的火車鐵路,現在改成地鐵的模樣,不仔細真看不出來,無怪乎U嚷著她的確是搭地鐵到紅磡,卻怎麼艾癮說那是火車?

  從旺角東到我們的目的地--羅湖,只有十個站,約莫半小時的車程,很快,U就會離開。

  艾癮知道我們有八達通卡,提議咱們來坐頭等車廂。原來東鐵線有所謂的頭等車廂,只要加點錢就能享受,跟普通車廂比較,就是一定(應該)有座位、而且座椅頗為舒適的意思,既然都這時候了,多用點八達通點數並沒什麼,於是三人刷了卡,在頭等車廂候車處癡癡等著。

  自由作家拿起自己的iPhone給我和U拍了照,念念有詞這是多難得的瞬間,非得記錄下來,U也用iPhone,兩人立刻對這款風靡世界的智慧型手機談起感想。我默默,硬逼自己嘴角不能下彎,得多留點笑容給U,多一秒都好。

  上車後,我和U坐一起、艾癮坐對面,她一邊替我們拍照,一邊為我們介紹沿途各站的點滴,以她這個在地人與過來人而言,閒扯淡變成唯一能夠表示的關心和安慰。U懂,我也懂,我們都了解艾癮怕我們等一下要分開的時候難分難捨,刻意不去提起彼此心中的悸動,我以指尖抵著U的臉頰給自由作家拍照,發自內心的笑,仍遮不住嘴角稍稍透露不捨的弧度。

  原先我以為自己可以不激動地面對U的離開,事實上,我真做不到不激動,縱然表面仍老神在在,畢竟止不住逐漸狂放的樂章在心湖邊妄奏起來,我極力克制並壓抑著,讓歡笑呈現在臉上、讓話題在三人間流轉,內心深處,則悄悄流失專注。

  然而,U,始終抿著嘴,微笑。

  艾癮訝異我們相處這幾天都沒給自己拍過照,她說,現在不照、更待何時?拿起我的相機、U的手機猛拍,就連她自己的手機都不放過,過來人頗有深意地說,必須給彼此留下清楚的圖像,才會有內心更實質的交會。

  關於這點,我感恩艾癮。


  終於來到羅湖,快要六點半,天色仍亮著,這裡是香港與深圳的交界,也是內地與特區的交界,更是我和U不得不的交界。

  下車後,艾癮苦笑說,要不走慢一點,多爭取一些相處時間?U也有點苦笑,我亦同,我們都曉得到了這個節骨眼,時間忽然失去了意義,多一秒少一秒,都無法彌補內心即將承受失去的遺憾。是失去嗎?當艾癮這麼說的時候,我聽見自己跟她說,不是失去,而是下一次見面的開始,自由作家恍然地點頭,我卻在內心驚訝自己為何能說出這般違心之論?

  是失去的,幾分鐘以後,我就牽不到U的手了;幾分鐘以後,我就聞不到U的香了;幾分鐘以後,我就瞧不見U的笑容了。這樣的感覺,是失去,即便我挺著膽子與勇氣說這是下一次見面的開始,仍舊無法阻止內心往她的世界移動,下次,又是多久以後?

  來到閘門前,我把行李交給她,同她叮嚀回程路上注意安全,行李很重上下階梯要小心、累了在車上瞇一下、回到家記得給個消息……卻忘了說,我竟是如此戀著她。旁邊人潮腳步洶湧,我們都有些驚慌,我怕她一下子就被擠入閘門裡,她怕我一下子便給人潮掩沒身影,看不見、瞧不著了,那種感覺,該怎麼辦?

  艾癮把握最後機會,替我和U拍了照,我輕輕摟上她的肩膀,她緩緩靠在我身上,我們都笑著,笑容卻都僵硬了。艾癮也跟U拍了照,她說,這麼可愛的女孩兒,她也要給自己留紀錄。

  再等下去就更晚了,我柔柔拍上U的背,提醒她,回去之後一定要給個訊息,簡訊或電話都好,我等她。她點點頭,拖著行李走向閘門,臉上始終掛著微笑,卻一再回頭探尋才開始熟悉的臉孔。

  她走入閘門了,被人潮擋去身影了,快要看不到了,我猛地抓起相機舉高了手,想拍下她離去的身影,按下快門後,U隨即隱沒在人群裡、建築柱子後、明亮燈光下……冷漠的閘門那端,只是一道閘門,卻分隔了兩人,那一頭是深圳、這一邊是香港,那一側是封閉、這一面是開放,我很想穿過閘門去找她,邊境警察卻冷冷地盯住每個人的視線,我很想大聲叫她回來,卻又想到她明天得要上班,不要勉強與造成她的困擾及壓力,何況,會有下次見面的,一定會有的。

  我低頭檢視相機裡的照片,意外看見天使出現在裡頭。剛才那張舉高按下的照片,剛巧拍到她回頭看向我這兒的清秀臉龐,雖然有些模糊,但教我驚訝與驚喜不已,我把照片拿給艾癮看,她驚呼,怎麼有那麼巧的事情?如此巧合的時機、巧合的動作,我拍照、她回頭,她怎麼曉得我正在拍她?我又怎料得到她會回頭呢?

  我嘴邊牽起一抹極淺極淺的微笑,這,是默契,更是交心的感覺。


  U離開了。

  當我站在沒有她的這端時,代表她已確實離開香港、離開我身邊,正往她熟悉的城市與空氣回去,一個小時多後,她會回到能夠放下沉重的住處,回到兩隻狗寶貝的舔舐,卻跟一個打從內心疼惜她的男人離得更遠。這當下,站在「往深圳」燈箱下方的我,只能壓抑自己的呼吸,說服自己,這真的是下次見面的開端,沒事的,她會安全到家。

  艾癮拍上我肩膀,輕嘆一口卻說不出話來,她了解這種感觸,當初,她和老公隔著香港台灣兩地談戀愛時,每到分離時刻也是這般掙扎,她平靜地說,我現下的感覺,她真的都懂,也因為都懂,所以不知道能講什麼來安慰,更因為懂,才認為這個時刻應該要有個人陪在身旁,所以她才陪我們來羅湖。

  我懂艾癮的體貼,也能體會她說的意思,可腦筋卻只想到,我身旁有艾癮陪著有一句沒一句地聊,U呢?獨自踏上回程的她,跟誰聊?拖著空洞的沉重行李的她,誰來陪伴?

  站在閘門前一會兒,艾癮再度拍拍我肩,嘆說,回去吧,你晚上不是還跟朋友有約?

  我知道U不在眼前了,裝出笑容跟艾癮說,也是,多待著或許更傷感,還是離開吧。

  自由作家曉得我壓抑的情緒,笑說,是該離開了,九龍塘不去了,陪你搭車到紅磡,這麼講義氣的朋友哪兒找、對吧?她本來回程要去九龍塘逛街,但看我好像一顆未爆彈,當下決定取消逛街,多陪一段路、多講幾句話,也是種抒發。

  尤其,是這種隔著台灣海峽的遠距離。


  請參見:「香港四日旅」相簿!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旅人手札
自訂分類:【黑.遊記2010】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