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津與依】睦月之二
2009/06/10 15:33
瀏覽747
迴響0
推薦2
引用0

  小依和我是高職同學,青梅竹馬。這麼說或許有點奇怪,但事實如此。

  青梅竹馬的定義可以是模糊曖昧的,但那一套在我們之間無法適用,我和小依的感情是沒有道理的,偶爾想起來,我仍不曉得為何會跟她成為那麼好的知己,彷彿是上帝派她下來,知道我需要一個出口,所以有她傾聽;同時,上帝派我聽她碎碎唸,知道她也需要個出口,所以我在她身旁。

  甚至,上帝知道我還需要她,於是讓她跟我考上同一所二專;也曉得她還需要我,所以教我們當了同校不同系的同學。

  我不喜歡同學朋友對於我和小依之間的感情多作揣測,我們只是知己好友,不是男女朋友,通常我這麼說沒什麼人會信我;同樣情形也發生在小依身上,她對我說,為什麼她跟別人說我們只是好朋友,大家都以為那是還見不得光的戀情說辭?

  我只有苦笑,攤手,沒法度。

  小依讀的是資管,老實說,她能跳組到資管就讀令我相當佩服,否則,她應該和我一樣都得走上電子這條不歸路。她知道自己興趣並不在此,報考時就打破自己極限,我也曉得自己的興趣不在這兒,卻沒執意跳脫出來,甘願當吃著黃蓮的啞巴,繼續往更深處的地獄前行。

  苦行僧?也許只是愚笨的人吧。

  「小依,我覺得妳班上有個女生不錯耶。」

  「哦?真的假的?」她開啟機車行李箱,神情詫異。

  「當然是真的啊。」我拿出日記遞過去:「喏,今天換妳寫了。」

  「哦。」

  她接過我手上的坦白,眼神仍帶質疑與好奇。她會猜疑我可以理解,認識至今,我很少對現實生活圈中的女生表示過好奇與好感,她能聯想到的僅有一位,恐怕也是她所知悉、至今唯一的那一位。

  「是誰啊?」

  「什麼誰啊?」

  「欸,你話都講一半了還裝蒜?就是你覺得不錯的那個女生啊。」

  「不是妳就對了。」故意開她玩笑,我坐上機車,拿出安全帽給她。

  小依接下安全帽,還擺出不悅表情,曉得我尋她開心,臉孔都扳了起來,故意不給好臉色看:

  「廢話!當然知道不是我嘛!到底是誰啊?」

  「幹嘛那麼好奇?」

  「當然要好奇啊,很少聽你說哪個女生不錯,現在突然扯到我班上的人,這一定要弄清楚來嘛!」

  「弄清楚之後呢?」

  「欸……你放心,我不會去通風報信或亂傳謠言,我只是想知道哪個女生居然可以『煞』到你而已。」小依跳上後座,聽見安全帽扣的聲音,我才催油門離開車棚。

  說來也巧,一年前的二專開學典禮意外遇見小依,才知道原來她跟我還是考到了同一所學校,這兩年繼續當同學。她不會騎車,應該說是還沒去考駕照,她認為學校就在縣內、離家不算遠,每天通車上學還能接受;當我知道她的情形後,決定在順路之餘、課程時間不衝突的情況下載她上下課。

  這般接送日子一週內有三天,也因如此,她給她幾位同學損得無以復加,認為我們根本就是情侶居然還否認。她既然都被那麼說話了,我自然也逃不開拽子的冷嘲熱諷,成天唸我明明就有女友還硬拗說沒有,事實擺在眼前怎麼推卸?

  溫馨接送情嗎?或許有一點,但僅是知己好友的情誼,沒有再向上發展的空間,這一點外人不懂,我和小依則再清楚不過。

  我認為男女之間確實可能存有單純友誼的事。如我和小依。

  「也不算什麼『煞』到啦……」

  「煞不煞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已經表示好奇與好感了,所以我要知道。」

  拿她沒輒,那女孩的身影開始在我腦海裡畫出輪廓。說真的,要試著將一位沒見過幾次面的女孩模樣口述出來沒那麼簡單,可我只要提點她幾個特徵,小依必定能即刻猜出是誰,因為那是她的麻吉。

  麻吉,外來語,我用不習慣,女孩間似乎流行得很。

  「她……笑起來很甜、膚色很白。」

  「這種女生不少耶!」

  「短髮,到肩膀的短髮……」

  「正在縮小範圍中。」

  「身材很好,尤其是胸部,看起來很有料……哎喲!」冷不防給她從後背捏上一把,痛得要命。

  「男生就那麼豬哥!怎麼看都是看女生的胸部!哇!」她又捏,讓我因痛楚而晃動機車,同時將她嚇出聲來。

  「好啦、好啦,我正經一點。」我嘶了兩聲,她手勁確實夠強,下次中暑要找她抓龍:「人家身材好是事實嘛!這樣講也不行?妳的範圍縮小多少了?」

  「大概有三、四個人選。」

  「嗯。那,她的眼睛很大……」

  她繼續捏兩把,顧不得我的哀叫,驚呼:

  「你是說韻亭!?」

  「哇啊!對啦!痛死我了啦!」

  「啊、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啦!嘿嘿……」

  小依會如此驚訝不是沒道理,韻亭是她最好的麻吉,我們見過幾次面,但未正式交談過,僅僅點頭之交,她也沒想過要將我特別介紹給韻亭,因為她認定我腦海仍然只能容納一個人的身影。

  曾有高職同學說過,提到我,就會想起她。那道神奇,柳津。

  小依跟我要好,她也沒有跳脫這份魔咒,亦如老同學們的想法,認為我是那樣專情的人,即便她不曉得究竟為了什麼導致後來我和柳津決裂。

  可以這麼說吧,決裂。

  小依察覺我愈來愈少提起她,卻不清楚什麼原因,她不想問,因為知道我不會想回答,於是她繼續扮演我身旁的出口,默默的。

  更因為這層大家都認為理所當然的陰影,我似乎不能再向其他女生追尋未來,小依也因此讓韻亭隔離在我的世界外,關於這點我逐漸耿耿於懷,我不想讓自己繼續陷在這般悲慘的陰霾中,我是可以抽離的,但要給我機會。

  我以為,眼前的機會就是她,江韻亭。

  「真沒想到你會看中韻亭耶……」小依聲音轉小,似乎在耳邊低喃,她的聲音裡住著精靈,對我演奏起命運交響曲。

  「不好嗎?」

  「不是不好。」她又笑了起來,對我賞出一記重槌:「只是韻亭早就有男朋友了,而且他們感情超好,要趁隙而入似乎不太可能哦。」

  我知道上帝要提醒我,柳津是過去,別再眷戀不捨,但我沒要上帝一塊兒告訴我,江韻亭早就不可能是未來啊。

  我的過去與未來,在哪?

  ######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