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黑電影】風櫃來的人。
2019/12/10 08:45
瀏覽903
迴響0
推薦11
引用0

  我叫楊金花啦。


  我記得風櫃的模樣。


  那是一個純樸的小地方,除了逐漸增多又慢慢變少的遊客,那個地方實在沒有太多人出入流動,什麼叫做純樸?可不是落後或鄉下,而是入夜以後,除了路邊幾隻小狗就沒有其他生物的地方,剩下的只有拍打在岸上的海浪,站遠一點,或許還能看到近海的暗潮。


  嚴格來說,風櫃也算是半島地形,除了東面接往澎南,風櫃東有海巡的安檢所、同樣歸在東側的還有東港與愈來愈氣派的金王殿,遊客最喜歡去的風櫃,其實是舊時聽濤的風櫃洞,往西過去則是風櫃西港,而最偏僻的,應該是往北、往蛇頭山那一頭去的風櫃尾。

  住在風櫃尾的人家,視野可能很大、也可能很小,單純是一定的,從小就聽老人家說風櫃尾就是當初荷蘭人最早登陸澎湖的地方,那是幾百年前的事,放到現代已經過時,記得的是大小商船與軍艦出入馬公港的壯闊,還有這輩子可能怎樣都無法離開的惆悵。


  以我這個才去過風櫃一次的外地人,很難理解當地情懷。

  同樣的,一輩子都住在那兒的在地人,恐怕也難知曉外地遊客如何看待風櫃,甚至,怎麼看澎湖?


  或許是年紀到了一個階段,開始會想去不是旅遊勝地的角落走走,前兩年去風櫃於我而言並非要去聽濤,也不是為了那一座奇特造型的觀景台,單純就是想看看澎湖的小地方,我想印證這片海上明珠有什麼地方值得留戀,風櫃,這個光聽地名就很有魅力的小漁村就是這麼單純而去。

  在電影裡,阿榮等人也是這麼單純而離開。


  打架鬧事是青春的印記,無法處理自己闖的禍,年少的阿清決定離開故鄉、去海那一頭的高雄闖闖,老家在這塊漂浮在台灣海峽上的土地好似扎實又很浪蕩,對阿清來說,離開他沒有太多不得已,反而是台灣、是高雄,那個親戚朋友都說希望無窮的寶島深深吸引著他。

  就這麼單純,想離開而離開。


  他知道去高雄闖蕩不見得成功,那裡會有複雜無比的人性、會有滿坑滿谷的猜疑,可能還有閃避不及的欺騙,但總比留在風櫃的好,阿清無法對深深掛念的爸爸說出內心牽掛,男子漢到底是要撐起天的,離鄉背井彷彿是風櫃人不得不的命運,只是高雄也沒有那麼陌生,因為這兒到處都有離開風櫃的澎湖人。

  不就隔了半片海峽,講一樣的話、賺同樣的錢,怎麼心思就都不同了?


  如果不是因為寂寞,誰都不會想離開,但也因為輕狂的寂寞,才嚐到真正的孤單。阿清望著小杏時,或許這麼想吧。

  或許是吧,他們畢竟還是個沒當過兵、連毛都沒長齊的青少年,怎麼懂得女生在想什麼?跟黃錦和那種願意為自己或為自己與小杏賭一把的男人比起來,阿清與阿榮實在稚嫩了,看著黃錦和上船的背影,阿清也許竊喜,同時也落寞。

  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成為那種男人?即使當下潦倒了,但夠肩膀。

  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到故鄉?即使最初是不意願地離開,總該回去故鄉?


  阿清或許還沒辦法大聲地跟身旁的女人說,我是「風櫃來的人」(The Boys from Fengkuei),經過小杏的這一段,他也才慢慢理解什麼是緣份以及什麼是割捨不下的親情,別離後,無法預料誰會是最後一面,他還沒讀懂的人生也才正要開始,而我對風櫃的依戀也才開始而已。

  侯孝賢導演對電影的痴戀,原來也從這部澎湖發生的故事開始呢。



  電影名稱:風櫃來的人(The Boys from Fengkuei)
  發行公司:萬年青影業公司
  上映年份:1983年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