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南國的北方。
2018/05/17 13:13
瀏覽978
迴響0
推薦15
引用0

  超過一千個日子,沒有吸到那片海風的鹹味了。

  過了立夏,日頭逐漸加溫,天空還是藍的,難得有個片刻可以看見無雲的天際,偏偏那樣的無垠會讓我想起南方;我總念著,好像又是該去那兒走走的時候了,雖然曉得想法往往也只是想法,如果真的要去,哪需要按捺一千個日子?要是真有想去,怎麼會浪費那麼多次呼吸?

  那或許是台灣人,或許是北部人,或許是我,特別想念的味道,後灣與旭海。

  台灣就是個海洋國家,除了山裡走就是海邊去,以前寫過一部小說,那本書我厚顏請到知名作家張耀仁老師來為我寫推薦序,老師提到這是台灣應該繼續發展的海洋文學,我才赫然驚覺原來自己心中擁有那一片海景,而我對海的想像,多半來自住在北部的我不太方便抵達的南國。

  說不方便,其實是懶了。

  這座島嶼交通發達,西部成為一日生活圈以後,從龍潭到恆春當然也沒那麼遙遠,若非我堅持自己開車散漫地往南走,要去那個豔陽高照的地方哪有什麼困難?但我就喜歡那種氣氛,放了假、寬了心、吐口氣,南下吧。

  活到這個年紀,愈來愈接近四十了,每次自北部往南部走,我的心依然雀躍如昔,大概,跟阿嘉騎著那輛傳說般的野狼從台北到恆春的心情很不一樣。

  魏導說,南國的旅遊品質變成現在這樣,該不會是他害的?我想,魏導是多心也傷心了,那是屬於多數台灣人的夢。

  記憶中的南國一直都不屬於我認知中的這個國家,每回開車南下,當車輛跨出大樹臺地迎來越過高屏溪的斜張橋時,我都會有一種終於要出國的興奮,比起北部凡事匆忙的步伐,愈往南走愈感自在,如果出國得要跨過一個門戶,高屏溪斜張橋就是我到南國的門戶。跨過以後,另一個國度就要到了,卻也同時擔心起人擠人的夜晚大街,即便知道自己不是那種會要去湊熱鬧的傢伙,真望見那般景象還是不免皺起眉頭。

  如今,那場夢好像漸漸醒了,日夜遊客人數減少的南國大街雖然我還是難以想像,卻很期待哪時去瞧一瞧。

  曾經有過那般繁華擁擠的夢,清醒後,應該才看得見真相吧。

  也真是奇妙的感觸,如我很多年前第一次到旭海,初次到訪就對那兒的荒天靜地留下深刻印象,心心念念要再去一趟;一千多個日子前,終於又去了一次,原本的萬般美好經過第二眼確認,終究稍稍回到現實來,才發覺原來那裡不是天堂,肯定的是,那是內心深處一直有所期盼的原鄉,即使漁港人煙稀少、日正當中,還是透過鏡頭與鼻子再次領略了海岸的味道。

  要是再去一趟,感覺會不會更實際了?會不會更覺得少了一處伊甸可往?

  或者,早就給現實磨得失去了方向,有沒有伊甸,真的不太重要。

  重要的是,現在我仍困在這片藍天底下的遙遠北方,曾有的記憶只能回想,多久之後才能再擁有那抹心念與時間?期待在立秋之前能有個結束,或者,某個午後就乘著張狂的腳步遠颺?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黑.抒情】
上一則: 花店女店長。
下一則: 三百六十五天前的機上。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