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黑電影】她的東京應召週末。
2018/01/13 12:52
瀏覽4,796
迴響0
推薦9
引用0

  我是不是做了什麼壞事?


  市役所的工作平凡單調,美雪每天規規矩矩上班、安安份份下班回家,沒有多餘的娛樂、沒有陪伴的體溫,甚至不知道該不該有未來的希望,住在組合屋裡的日子五年了,母親離開的日常也五年了,父親墮落的生活也五年了,距離那場巨大災害真的已經過了五年,不知未來在何方的呼吸,到底存有什麼意義?

  即使沒有意義,難道就能放棄?


  做完週間的工作,週末清晨,美雪就搭車從磐城往東京去,去那繁華生機又死氣沉沉的首都。

  磐城市,福島縣南部大城,是縣內面積最大的城市,二零一一年東日本大地震期間也遭遇到毀滅性的破壞,美雪與父親倖免於難,海嘯卻帶走了母親;面對這樣的突然劇變,美雪並沒有哭,只是封鎖了自己的表情,家裡務農,海嘯摧毀了農田,父親雖領到一筆鉅額補償金,卻從此失去奮鬥的目標與意志,成天在柏青哥的尖銳聲響裡虛度光陰,輸贏他一點都不在乎,只要可以短暫忘卻已經失去的人事物就好。


  金澤先生不斷在想,是不是上輩子沒燒好香才遭遇這般橫禍?還是這輩子沒做好事,上天這樣懲罰他?如果那年沒有偶遇,美雪的母親或許就在秋田老家跟其他人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他的自責,永遠改變不了已經發生的事實,美雪只能隱忍著,然後另外找尋目標。哪怕,未來根本沒有什麼目標了。


  她跟父親說週末要去東京教英語,轉眼便兩年了,父親看女兒的生活相當踏實,倒也沒什麼牽掛,雖然這樣的生活不知還要過多久,至少女兒不用他擔心,金澤先生把注意力放在死了雙親的小孩身上,陪他練投、陪他吃飯,感覺就像一家人;父親沒什麼起疑就好了,美雪每到週末就搭兩個多小時客運去可以埋藏任何事情的大都會,用時間換取金錢,用身體換來寂寞。

  她沒有跟任何人提起,「她的東京應召週末」(彼女の人生は間違いじゃない)。連前男友山本,她本也不想說的。


  東日本大地震以後,東北地區陷入一片蕭條,福島為核災影響最深的縣市,這兒的農產品至今無法外銷,金澤先生一生務農卻無法再以這份工作餬口,就像跟他一起打柏青哥的鄰居一樣,當了一輩子的漁夫卻不能再出海捕魚,一家生計全靠補償金,外人難以想像遭遇過那樣衝擊的人們內心創傷有多深,即使還有新田這種願意為故鄉付出的年輕人,一時間也無法改變既成事實,生活在那塊土地上的人們多麼哀傷,連身亡後的屍骨都無法拾起。

  沒有遺骨的墳墓,還憑弔什麼呢?


  美雪或許也不想留在故鄉,只是出不去,她明白這裡已經沒什麼生機,現有工作只能維持平穩的生活卻有難以為繼的隱憂,她需要兼職養家,為了不曉得何時會將補償金花完而陷入困境的父親與自己,為了可能不知何時何地能夠重新再來的生活,或者,為了逃離令人傷心的家鄉。

  給予過幫助的人,始終無法了解遭遇過災禍的人的真正感受,別說遠在海外的我們,就連不住福島的日本人都難以體會。


  匆匆的,她在不同男人身上跨過兩年,日本法律明文禁止陰道性交,風俗業者也有變通方法,既然最終點的性交不行,那就用半套來服務客人,打手槍、口交、肛交不一而足,美雪清楚法規底線但也看自己臨場的感覺,面對感覺不好的客人她只想趕緊用嘴吹出來,感覺頗佳的客人可以全壘打,她想賺這筆外快,三浦卻漸漸想要退出馬伕的格局。

  三浦知道應召女郎不是可以做長做久的工作,對想投入其中的女人他通常先勸退,畢竟踏進來就沒那麼容易脫身,每天面對的客人都有不同風險,他當馬伕這些年看到人性百態,深深明白自己不適合繼續待在這裡,況且,他本來就有正職,雖然也因正職無法餬口才來兼差,只是,當必須負起人生下個階段的責任時,他必須在家。

  美雪知道啊,總會有人擦肩而過,那就該打住腳步了;新田知道啊,總有人帶著希望走進來,那就該往前看了;別說三浦了,金澤先生當然也知道,當家裡多了一個小生命時,呼吸就該重新開始了。


  「她的東京應召週末」用三一一大地震後依然蔓延的哀傷著墨人生,廣木隆一導演以獨有的緩慢沉靜,在影像詩篇底下慢慢解除憂愁,好多人都無法選擇可以擁有怎樣的生活,繼續空寂下去所盼到的,是不得不繼續的浪漫、還是終究得別過頭去的感傷?抑或只是常磐自動車道上的無奈風景?


  不得不提,瀧內公美飾演的美雪,宛若活生生走出電影般的吸睛。



  電影名稱:她的東京應召週末(彼女の人生は間違いじゃない/Side Job)
  正式上映:2017.07.15(日本)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影視戲劇
自訂分類:【黑.電影】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