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人生的境遇無法改變
2015/06/03 11:08
瀏覽26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也不知是前生緣,還是今生註定。面對著繁華,生活瑣碎。往往在我心底裏浮現的不是煙花勝景。而是,那個繁華街道,一個不會被人所察覺的攤位,一個車流人流的十一路口。留給我的是一份來自內心裏的震撼。本已為繁華的一角,多年來未曾改變的舊貌。那位風燭殘年的老嫗,她給我的印象是—————佝僂,臃腫,一張枯黃褶皺的容顏,一雙老繭油漬沾滿的手如同老樹皮般。鍋中油溫如熱浪向人海襲卷,沸騰翻滾的油也四散迸濺。而她,安詳的坐在油餅攤前,時不時將做好的餅放入鍋中煎炸。油煙嫋嫋,而她半微眯的眼依舊凝視前方。我不知道這位老者為何如此許,自我三年前來到這個繁華一角之城時,她就在那裏。

一個鍋灶,一把很大破舊的遮陽傘,一個凳子,僅此而已的簡單。我留意她,是因為她讓我想起一個人,那人別是我的奶奶。她和我奶奶有著驚人的相似。都有這不向所謂命運折服的心智。只不過歲月不饒人,待不住時間匆匆忙忙的急促。在她期頤之年時悄然離去。留給我的僅是了了數語。而眼前的老嫗,年齡怕是和她相近吧!為何還要如此堅持在此處設攤?其實買餅的人並不是很多,除了那些剛來這所城市的工人,還有那些吃不起高檔菜肴的人來而已。對於那些土生土長的城市人來說,怎麼能忍受如此許的煙火。對我來說,我曾經也買過餅,不是因為當初僅有幾元錢,而是對於我來說,那種餅是我奶奶曾經喜歡吃的,相比那些便利的食物來說,餅似乎不僅是充饑的作用,更是一種懷念。誰都可以做到,但誰也可以不這樣做。當我把錢遞到她手裏時,我才回留意到她那雙如同老樹皮一樣的手,顫顫巍巍的,她小心翼翼的將錢折好放進胸前。對於那種餅來說,早已不是我們這代你所享受的食物,而是我奶奶那個年代的代名詞。餅雖說不好吃,但對於我這樣的人來說,美不美味無所謂,充饑是實質的需要。因為當你餓的時候,你所吃的東西即使在美味,也不過是用來充饑的。只要能吃飽,或許是此刻你的幸福。不曾想三年前來過,更不曾會如此遇到過。
  
  我的那個她,她的那個我。人生最幸福的是她把她僅有的愛留給了我,留給了那個不管不顧的我,至今我還能在炎炎夏日聽到餘音。可曾記得你,記得那句至今還能記得你的那句:你一定會有出息。我也只是沉默而已,面對現實我確實走出了自己的路。面對父親曾經的質問:你能考上高中嗎?而今我高三了。倘若問我是什麼支撐著我,我只想說是奶奶。是她曾經給予我夢想。如今,我再次回首。那街角的老嫗,讓我頓時覺得人間多了一絲牽掛。也亦如我的網名,何為幸福,幸福不過是牽掛。如果說我不懂親情,我可以說我真的不懂。五歲那年母親離去,我沒有做到所謂的孝。四年前,我做到了,我為你帶孝靜守。看著暗色的霓虹燈,看著她遠去的身影,留給我的是無盡的想像。無論是世事難料,無論是人生何求。往往留給我的是,社會是泥潭,而我們不過是在其中玩弄泥丸而已。仔細想想,也不過如此。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工作職場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紫檀一場煙雨
下一則: 改變自己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