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陳進興妻張素真赴美探愛子
2009/09/25 12:30
瀏覽11,140
迴響0
推薦2
引用0


2009年9月18日出刊 第1648期 時報周刊

報導/楊肅民、張孝義、戴志揚 攝影/李安邦、中時報系資料庫

 
張素真和媽媽看到兩位兒孫都已長大,高興得掉下淚來,告別時張素真不忍,站得老遠。
 
 
1996年5月4日涉及白曉燕綁架命案的陳進興,闖進南非武官卓懋祺官邸,挾持武官一家人,張素真帶著兩名幼子到場親情喊話,終於讓陳進興棄械投降。十年後,兩個兒子出養到美國,如今都已經是青少年了,對於「老爸」的印象,十四歲小兒子一片空白,十六歲的老大當年已略懂事,在習作上畫了「鐵鍊和十字架」,顯見他內心深處還有父親留下的陰影。

「約書亞、耶利米……!」遠遠看到兩位皮膚黝黑的大男生對面迎來,張素真踩著小跑步,一把就摟住了他們倆,眼淚早就婆娑流滿眶,把臉上的妝都弄花了。

看見陳進興的兒子回來,彷彿看見他本人,兩個大男生都留著馬桶蓋頭,國字臉,加上一雙銳利眼神,一眼望去活脫就像是陳進興的翻版。而快六年沒見過小孩的張素真,在台灣日思夜念,如今把兩人摟在懷裡,她好像看見「阿進仔」又回來了;反而是一手帶大兩兄弟的阿嬤,兩位大男生看到有點陌生,阿嬤只好偷偷在一旁拭淚。

在台上學被欺負

「媽咪,不要哭,我們都很好。」兩位大男生已經不太會講中文了,用一口流利的美式英語,反過來安慰張素真。當年離家時,兩人身高都還比張素真矮一截,但六年後,老大約書亞比媽媽高出一個頭,老二耶利米雖然稍矮,但也比媽媽高了。望著兩個人高馬大的兒子,張素真又高興又感傷,尤其是看到兒子彬彬有禮,非常有教養,她說:「法蘭克夫婦真的把他們當自己的小孩在養,我終於可以放下多年來懸著的一顆心。」

這一趟,張素真大包小包帶了不少東西,有兩個孩子小時候最愛吃的科學麵一大箱,還有龍潭特產花生軟糖,都是送給小孩的禮物,也買了一些衣服;還買了不少台灣土產像鳳梨酥、大溪豆干等送法蘭克夫婦。

陳進興在一九九九年十月六日被執行槍決,兩個兒子擺不脫「壞人的兒子」陰影,在學校和社區裡,經常被人指著鼻頭幹譙是「歹人囝仔」,並被推入水溝,兄弟倆哭著回家,阿嬤只能抱著他們哭。

慈善團體經過近一年的努力,二○○三年終於有了好消息,為他們在美國找到新家庭。同年十二月二十三日耶誕節前夕,兩人隨著美籍養父母法蘭克夫婦飛往另一個國度,展開新生活。


筆談不提陳進興

報導/楊肅民、張孝義、戴志揚 攝影/李安邦、中時報系資料庫

 
當年為了探視陳進興,張素真常跑北所。
 
 
基督教更生團契總幹事黃明鎮表示,陳進興兩個兒子被領養出國,不是因為在台灣沒有人愛他們、沒有人要他們,而是「陳進興」三個字,在兒子戶口名簿父親欄上,是一輩子的烙印。

六年的等待,十一個小時的航程,張素真探子也是一波三折。據了解,為了袪除兄弟二人心中的「魔」,張素真原本同意不再看孩子,但受不了親情的煎熬,她央求成全這趟探親之旅。

但下飛機後,她並不是直接去見孩子,接機的人面無表情地把張素真和阿嬤,驅車送進舊金山機場附近旅社,甫放下行李,對方正色開出條件:小孩不太會說國語,如果要談話,可透過牧師筆談,但絕不可提「陳進興」三字。

「請原諒媽咪,我讓你們來美國是有緣故的,為了你們的安全,我必須這麼做,不是媽咪不要你們,你們的未來對媽咪很重要。」張素真透過黃明鎮翻譯,把她內心以前說不出的話,一五一十地告訴兒子。

「我非常感謝你的養父母法蘭克夫婦,他們把你們照顧得很好,你們要牢記在一起的日子,當你們準備結婚時我會來參加,請你們要寄喜帖給我,我會很高興來看你們的新娘。我希望你們無論是在學校或家裡,一定要努力用功,要聽養父母的話,要遵守規定,和家裡其他兄弟姊妹友愛共處。」張素真把她對兒子的愛,一股腦地交代清楚。

年邁阿嬤淚漣漣

當兩兄弟緊緊抱住張素貞,一手扶養他們長大,跟他們感情最親密的外婆林市,則站在一旁微微顫抖拭淚。「看到他們還會說國語,而且還會叫我一聲阿嬤,我整個心都揪一起;幾年沒見到,長得跟大人一樣,看到他們過得這麼好,我也放心了。」林市接受本刊記者電話訪問時激動地說。

「我本來以為會認不出我,但是兩兄弟大喊阿嬤,然後過來抱我,沒有枉費我過去對他們的好,我希望兄弟倆能好好在美國生活。我也問他們兩個想不想回台灣,他們都說不想回來,其實這也是我的希望,最好一輩子待在美國,我們在這裡受苦就好了,兩個小孩不要把他們牽連進去。」

林市說,「其實兩個孫子還是很想媽媽跟我,在相聚的這段時間裡,我和女兒不管走到哪裡或是做什麼事,孫子都緊緊盯著我們。他們後來說,很怕我們又突然不見,聽到這句話我就哭了,我也捨不得啊。」

林市在電話中拜託,「這幾年來我們受的罪已經夠多了,我女兒四處躲藏賺錢,都沒臉見人,千萬不要再打擾我的孫子,讓他們好好長大成人,有機會我們還是會去看,只希望他們還能用國語叫我一聲阿嬤,這樣就夠了。」


早熟孤雛已展翅
報導/楊肅民、張孝義、戴志揚 攝影/李安邦、中時報系資料庫

 
陳進興挾持南非武官案發生時,警方曾要張素真帶著兩位稚齡兒子向陳喊話。
 
 
當年陳進興在獄中留下親手畫的全家福,把一家四口畫得和樂融融;另一張單獨的自畫像,還不忘在他腳底下畫一副腳鐐。

張素真在法蘭克家裡看到大兒子的一張習作,畫了三條粗鐵鍊,還有一條細鍊索纏繞著,看得怵目驚心,擔心大兒子還留有父親的陰影。

「約書亞,你為什麼要畫這個?」黃明鎮問他,約書亞解釋說,畫裡的「Josh」是指他,索鍊纏繞著他,但靠著耶穌的愛心靈獲得釋放。黃明鎮說,這個小孩心思頗細,可能小時候的印象還留在心裡頭,藉著圖畫抒發心事。

在和孩子相處的四天裡,黃明鎮租了一輛十二人座的中型巴士,載著大家到奧蘭多附近的「迪士尼世界」去玩,兩個小孩離開台灣後,就到農莊生活,除了學校就是家裡,並沒有看過外面的世界,所以玩得非常快樂。

張素真把握這難得的四天,儘管語言不通,但她靠比手畫腳,小孩似乎也懂得她在說什麼,就算有時會錯意,弄懂後也互相開懷大笑。她自認是位失職、不及格的母親,想要靠這幾天去彌補他們。看著孩子開心嬉戲,張素真似乎懂了,脫離羽翼的孤雛比較早熟,她的兒子如今已可以展翅,她理應放手讓他們高飛。

法蘭克夫婦 20個孩子宛如聯合國

住在美國佛羅里達州的法蘭克夫婦,約40來歲,在奧蘭多附近有4公頃的農莊,兩人一個是建築工程師、一個是牙醫助理,有5個親生孩子,還收養6個不同國籍的小孩,分別來自大陸、越南、保加利亞、蘇聯,這幾年又收養好幾位非洲籍的小孩,如今家中有20個孩子,簡直是個小型聯合國。

法蘭克夫婦幫張素真兩個小孩都取用聖經上的名字,老大叫約書亞,小的叫耶利米,老大如今上九年級(相當於高一),小的上小六,平常一星期要上教會兩次,老大對美式足球及機械較有興趣,小的對去教會比有興趣,法蘭克曾承諾張家的親友及宗教團體:「如果可以,會教育其中一個孩子成為牧師,算是幫父親贖罪。」他打算讓耶利米和他的大兒子去唸神學院,未來培養他們擔任牧師。

法蘭克的農莊很偏遠,附近都還未開發,為了照顧一大家子,他太太現已離職,專心在家開車接送小孩,煮一大家子的飯,幫小孩打理日常生活起居。在美國收養小孩並沒有政府補助,完全得自食其力,要照顧20個孩子的大家庭,日常開銷很大,必須量入為出。

黃明鎮說,法蘭克一家生活簡樸,家裡的房子和庭院都是自己動手蓋的,農莊馬路也沒鋪設,都還是泥巴路,但他們真正愛小孩,全心全力都在照顧一家大小,除了對來自問題家庭孩子的教育經驗豐富,對教養觀念也很正確,最重要的是有愛心。

白案時任刑事局局長 楊子敬:須有適當心理輔導

報導/楊肅民、張孝義、戴志揚 攝影/李安邦、中時報系資料庫

 
人性層面上,張素真以母親身分看兒子固然沒錯;但站在兒子角度,黃種人成長在白人家庭,長大後必會尋根,終究會曉得出身。

而站在犯罪實務的角度,目前陳進興的二個孩子,尚未成熟定型,所以這件事必須注意孩子成長的心理,如有適當的心理輔導與教育,才能將他們導入正軌。

白案時任北市刑警大隊長 侯友宜:出養絕對是好事

時間過得好快,原來張素真的小孩已經這麼大了。小孩是無辜的,但只要在台灣長大,勢必無法脫離外界異樣的眼光,我相信國外的環境和教育,會讓他們有一個健全的身心成長環境。

小孩終究是張素真的,而且他們離開時對家人都有一定的印象,我也樂見他們能維持親情,但絕對不要再向小孩提過去的事,或是家庭的過去,以免又喚起原本的記憶,多少還是會造成心理上的影響。能在美國成長,對他們來說絕對是一件好事。

陪酒賣麵四處碰壁 苦情母女坎坷路


報導/楊肅民、張孝義、戴志揚 攝影/李安邦、中時報系資料庫

 
張素真一家原本住在龍潭百年大鎮社區裡。
 
 
儘管陳進興已經走了快10年,但他的陰影還是籠罩著張素真。在大家眼裡,她不只是「陳進興的老婆」,也是「壞人的老婆」。她和兩個兒子一樣,被「陳進興」三個字糾纏一輩子;兒子可以遠走他鄉,重新生活,但她依舊只能留在台灣。為了抹去陳進興的烙印,她只能選擇搬離老家,改掉名字,希望大家都忘了她是誰。

張素真她弟弟張志輝都曾被檢警懷疑跟白案有關,均被檢察官起訴過,後來兩人都被判決無罪確定。但在那期間經常要跑法院,飽受眾人異樣的眼光,弟弟張志輝也改名,但還是因壓力大,最後把女友殺死,被判無期徒刑,如今還在牢裡。

張素真的情形也好不到那裡,為了避掉「陳進興老婆」的烙印,她也去改名字,為了討生活,她曾跟人學做生意、賣麵、甚至到到幼稚園應徵煮飯,但一旦被人識破她的身分,馬上遭到店家排擠,因擔心被媒體盯上影響生意,只好請她走路。

在走投無路下,最後她只好以「可可」為花名,從桃園中壢一帶輾轉到苗栗縣頭份、后庄一帶的酒店應徵陪酒小姐,甚至演出「「十八招」。雖然已改名換姓,但是她那張臉,外界永難忘懷,一段時間就有人爆料被狗仔跟監,短短四年換了四間酒店,只要從被狗仔拍到,張素真就「款包袱走人」。

下海只為一口飯

至於為何「下海」?張素真接受訪問時坦承,她只是為了一口飯,以及一個做母親的希望能再見兒子,其他就不管外界要怎麼看她,因為要活著,她就得忍受這一切。

這幾年,傳說張素真到南部去工作,偶爾才會回龍潭老家採望母親。住在百年大鎮社區張家的鄰居說,每次看到張素真回來,都穿得很辣、很時髦,還抽「峰」牌香菸。

黃明鎮牧師則說,他一直鼓勵張素真要上教堂,透過宗教的力量,讓自己沈澱下來,她也真的有去,但後來也跟他講最近較忙,所以少去了。這些天的相處,他相信她已遠離那種行業,因為從她身上並沒有聞到風塵味,反而比以前還亮麗、漂亮。

最可憐的其實是張素真的媽媽,她的兩個兒子都因為犯罪還在坐牢,女婿被槍決,女兒被迫隱姓埋名浪跡天涯,孫子被出養國外,還好在先生過世後再嫁,目前身旁還有個老伴作陪。但原本在家裡開的麵店,受不了社區鄰居抗議,被逼關店,搬到社區外頭租店面;但也因生意不好,半年前也關門打烊,目前只能在龍潭百年大鎮的住處深居簡出。

白冰冰:無可回應

對於張素真到美國探視小孩,白冰冰聽到記者提起「張素真」3個字,她停頓了一下,先說:「我可以聽。」接著用冷淡的語氣說:「我沒有任何事好回應的,不好意思。」便掛上了電話。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