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穿山
2012/11/28 08:44
瀏覽242
迴響0
推薦25
引用0

離開,是你和她唯一的選擇,儘管你們打探了很多線索、也研商可能的前進方案;鎖在車後座兩台27速登山車卻始終沒卸下保養、或組裝,你們的心情和暗沈的夜色由那起更糾結,就像那個綁了布農傳統頭巾的老闆娘露出額頭的表情,一洩心底、恣意憂戚。

那年開著車往這兒來時,是一個匆忙半天假的下午,狠狠地離開惱人的場所像逃命似地掙脫與浪逐,無目標地一味往南,好像往南變成啟開心由慣常的方向,哪怕白天夜晚、不管窮山遍城。

不知你由哪兒聞過荖濃溫泉的報導,趕著夜在往山的小路上左右轉適,亢奮的情緒在車廂裡迴盪著,一轉山壁、一彎深谷在夜的作弄下很快讓你走進立體幻像中,明明白白地失却了方向與距離,那起很快把你由擺脫的矯情拉回現實的認知,一直到太陽出來後第二天的行程,那座招手似地白色拱橋相同的地方只是一座普通水泥橋,而你跨在水泥橋上就見識了寶來這個小山鎮的繁榮與閃亮。

路人匆忙的走、車擁擠的穿梭;那長久緊箍後的噴發,搬演在每張暴突的笑罵和肢體對應中。你曾經為這樣的場景痴迷良久,只是往高坡處、向更深處那樣的心性指引,很快將你由躇躊中抽離而去,也就那回你開始認真在心中測量,由寶來到梅山多遠、多難?那個貫穿中央山脈只容單向通車的長洞,會否有如唐僧一度深陷的盤絲洞?

之後你又隻身往這橫路走了好幾回,時而東來、有時西往,每次卻為該不該找個深裡的居所住上一宿,真正尋一著孤涼來回思量,有時竟到了掙扎的地步。一個人、一部車、一碟大峽谷CD;所以,當真不能來時,你用這樣的抗拒說服自己的恐懼,來時,用一味前行的機械想望又擺脫眼前的恐慌。

進入山鎮之前,那個短髮容易被認成男生的加油人,彎下身來緊握油槍的同時,半轉個身用近似憂鬱的眼神說的,就是力勸你不要輕易往裡騎行,她說才連下了好幾天雨,騎單車上山很容易遇到落石;那個有氣無力的民宿櫃台小姐也有類似的勸誡,更重要是那個布農族女老闆眼中的無奈,明確的阻止了你此番想望。

離開,成了你和她唯一的選擇。

突然你想起最南半島199縣道和199甲線道交界處的那座三角公園,不知誰在那兒雕塑了一頭坐卧的耕牛,像是犁耕勞累後的休憩,卻昂首張嘴嗔目,十足一副不受械縛的神氣,像是什麼樣的寫照?又哪個有心人,把心事這樣遺落在那樣的地角裡?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雜記
自訂分類:行之懷想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