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溫泉蛋
2009/03/03 13:43
瀏覽2,330
迴響0
推薦17
引用0

早餐桌上最好是一份熱騰騰的軟煎蛋捲,或煎得渾圓美觀的荷包蛋,他沒想到出現的竟是一份溫泉蛋。裝在馬克杯裡。

才用牙膏的薄荷味,把在口裡過夜的腥臭洗乾淨,他實在不想再讓一戳就泌泌流出的生腥蛋液,沾上唇或者是齒,任何一個和口有關的部位。來不及嘆氣,已經聽見他在廚房裡訝嘆:沒想到這麼簡單,馬克杯裝水打蛋,隔水加熱到蛋白凝固就完成。去日本料理吃,一顆要五十元呢。

他不禁打了一只寒顫。夾生的蛋黃他一向不愛,何況是這顆,第一次見到的溫泉蛋。慘白表面覆蓋的是匪夷所思的蛋黃,萬一蛋不慎過期,臭掉的黏液豈不是要流進冷透的馬克杯裡,久久不散......


不堪想像。他想起剛認識時的他們,曾經在汽車旅館裡,學伊丹十三的《蒲公英》,玩著用溫熱的唇舌口腔傳遞生蛋黃的遊戲。飽滿的新鮮的蛋黃,黃澄澄如一輪明月般被小心翼翼吞吐、接送著──那時候的他從沒想過,萬一蛋黃破了,會是怎樣的尷尬。他會毫不猶豫幫他舔食得乾乾淨淨?還是會索性把臉埋進他的胸膛裡,格格笑個不住,把蛋黃弄得兩人滿頭滿臉?還來不及想出結果,也沒機會說出對蛋黃的恐懼,他和他就已經在一起,轉眼三年了。

 不知道馬克杯這招,他是看哪個電視節目學的。這樣半生不熟的溫吞狀態,要維持在攝氏幾度的水裡、浸上多久才能完成?時間短連蛋白也熟不了,時間一長蛋黃就逐漸向裡僵硬,要用筷子猛戳才能分崩離析。如果不是真想弄破薄膜,追究蛋腥味何來,一枚白裡透亮的溫泉蛋,至少是維持著賞心悅目的優雅表象的。

 就像他和他,在一起已經這麼久的狀態。不會再大吵,也沒有人想離開,更不會有任何一方會追究:曾經有過的那些激昂去了哪。他早已學會了囫圇一口吞掉的本事,不咀嚼也不問解答。端起馬克杯,他閉緊呼吸把蛋一飲而盡。蛋迅速溜進他的喉頭,沒在口裡停留半秒。

 「其實,也不難嘛。」他感覺食道被蛋黃弄得暖暖的,瞬間一陣感動漫上來,就起身像每個清晨那樣,緊緊抱住了他。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男之事典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