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薔薇娘子黑鷹郎-57
2019/11/10 21:28
瀏覽697
迴響1
推薦20
引用0

忌妒跟愛情一樣都是人性中最無法移除的一種情感,人心中的妒恨如空氣中的氧氣一樣如影隨形,有人可以把忌妒埋在心中化做其他的力量,而也有人跳脫不了恨海無涯,活生生把自己的人格扭曲,毀了自己也毀了別人,如果沒有愛情可能會讓這世界變成枯燥乏味,但是如果世界沒有忌妒可能就沒有破壞也不會有建設,羨慕忌妒都是人性的基本,不需要特意去抹殺掩飾,需要的是ㄧ顆真誠的心,能融化所有負面情緒的一顆真心,讓所有人性中的好壞都在心中成長,隨著歲月慢慢地堆疊成智慧。

童哥一行人來到郾城沒多久就發現南方的市場很大,這裡有許多北方沒有的資源,童哥一邊探訪一邊打量,想這南方的布料比北方精美秀麗,水果蔬菜也比北多多樣,更不提到水產的魚類,他腦海裡開始布局著未來要在這郾城設立商鋪,將北貨南運,南貨北運,童哥的生意經真得讓薛武腦子裡充滿了希望,他正想把郾城的家產變賣舉家往北方遷移,正巧老天送來一個財神爺,真的是太讓人歡喜了。

黑鷹第一天到達就派人去打聽薔薇的消息,果不其然現在這郾城裡面熟客不多,馬上就打聽到他們三人的落腳處,但是黑鷹還不想去打擾薔薇,他心裡也是妒恨滿滿,恨那東哥占據了薔薇的一切,這些日子的陪伴他們兩個人是如何看待彼此。黑鷹想知道又怕知道,所以在還沒有想清楚該如何面對他們兩個人時,他選擇了沉默,他需要思考的時間,這個決定可能會改變三個人的未來,他不想太倉促也不想太草率,冷靜是唯一的好方法。

這一天薛武又找來了舞技招待童哥,童哥帶著黑鷹跟張師傅一起出席,四個人在花園裡喝酒大啖美食,花園裡擺滿了鮮花,樂師彈著輕鬆地曲目,身材苗條動作靈活的舞技不斷地在四人身邊周旋著,幾個人輪流灌薛武美酒,沒多久薛武就滿臉通紅開始胡言亂語起來。

黑鷹給童哥使了個眼色,童哥就故意提起李源的事情:[聽說這個新任的李源將軍甚是英勇,未來這裡應該是歌舞昇平發展的好地方才對呀,薛大人又何必急得把家產一次清空呢?我們可以建立合作關係。]

此時薛武已經喝最紅了整臉,也不知是否想到往事傷感起來,兩眼泛著紅光說:[這些年這裡發生太多事情,這城外的怒國是ㄧ大隱患,還有個像瘋子的女人糾纏著薛家,這裡我是真待不下去了。]薛武在意識模糊中開始講起了李源來到郾城後發生的事情。

這是李源第一次來到前守將薛洪家族的墓地,他帶著副將由薛武領頭,那薛武走路時肥肉晃動時汗水直滴,搖搖晃晃地走在前頭。李源來到郾城已近十天了,那日他身上中的毒在水晶球的調養下慢慢地都消除了,當日暗殺的二十名怒國勇士在第三天闖入府中被擒住現在也關入地窖解毒中,李源希望待那群勇士解毒後就能詢問怒國的現況。

突然薛武大叫:「鬼呀!」

李源正在思考中、卻聽到薛武的喊叫聲!李源往前頭看那顫抖不已的薛武用手指著前方一塊空地,地上有五個窟窿,旁邊還有五塊墓碑,有一個寫著「郾城將軍薛洪 之墓」,副將們又發現到五個粗糙的棺木被人丟棄在一旁,詭異的現象還有著有著令人致息的空氣。

那薛武嚇得在一旁打哆嗦,口理念著不停:「有鬼呀!」

「四周看看。」李源[吩咐副將們戒慎的往四周搜查,這時李源看見地上有花瓣的蹤影,他循著花瓣走到另一個地方,他看見一個墓群被鮮花包圍著,算一下大小約有十二個,墓碑上沒有姓名,他想走近卻被陽光刺了一下眼,他看見地下佈滿銀針,他停止腳步阻止副將們的前進。

李源生氣的說:「把薛武帶過來。」

那薛武早嚇傻了被拖拉到跟前時看見那十二墓碑當場紅了眼嚎啕大哭起來:「哥阿!你也知弟弟向來是一個廢物,我該死!我該死!我不應該貪錢把你們一家十二口人全葬在一起,我錯了,你原諒我吧!」薛武直在地上磕頭求饒,李源終也明白為何薛武一聽到他要來祭拜薛洪時即嚇得從椅子上掉下來,那薛武原本就是一的個卑鄙無恥小人做出如此下流之事根本不足為奇,但是誰把它們移到此處?佈置的如此雅致;又佈上銀針阻止人前進破壞呢?看到銀針就想起季梅那瘋婆子,酷熱天裡李源也不禁冷汗直流。

他十分敬重薛將軍,當他在軍中時就經常聽見他英勇的故事,他吩咐帶來的祭品放在墓碑前祭拜,也誠意的向它行禮,儀式結束、他回頭看見那墓園心中升起哀愁,他想著將來可有人替他整理墓園,李源馳騁沙場多年第一次有種孤寂感。

這時又回到現實,薛武跟童哥黑鷹一起飲酒,當說到這裡時薛武又忍不住嚎啕大哭起來,一邊黑鷹正靜靜聽著,關於李源的事情越來越多飄進他心裡,他心裡有一種羨慕的情緒,這個李源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但是他聰明努力更一步一步走向成功,看似充滿危機的未來卻給了他盡情表現的機會,而他呢?連妻子都不在身邊,算起來他比李源失敗了。

郾城城門外怒國的軍隊是越來越靠近,李源站在城樓觀望,怒國軍隊不斷的挑釁想引導漢軍衝出去對戰,但是出了城門那可是一片大草原,李源軍隊的馬匹沒有怒國養的馬匹善戰,而且在草原上應戰除了要對付可怕的敵人外;還要適應隨時出現的沙塵暴,這場戰爭可能勝算不大,所以他和副將們擬出一計劃,採取只守不攻,待他們攻城時引他們在城內廝殺再來個甕中捉鱉較萬無一失,但是怒國王子似乎也知道他的詭計般,多天來只是不斷的在城外挑釁卻不攻城,這樣也讓漢軍們有時會有一股衝動乾脆衝出城門一決勝負比較痛快。

李源在城牆上看著前方,平原上平靜的令人擔憂是否這已是決戰前的寧靜,但現在他的內心裡比較擔憂的是府裡的婆婆突然失蹤三天了,這三天不見她的蹤影,所有的人都一問三不知。

明日李源不知是否將要戰死疆場,他還來不及謝謝她這些日子來的照顧,他來到郾城每晚都可以聽到婆婆的琴聲、那琴聲聽來悅耳且能安定心神,婆婆不在這三天他老覺得心神不寧,婆婆妳怎麼會和月眉一般突然就消失了呢?他又想起月眉了。

平靜的草原上升起了狼火「咚!咚!」鼓聲大做,草原的盡頭鳥獸飛鷹亂竄,慢慢地怒國軍隊的黑黃令旗開始出現,大軍慢慢地往郾城方向集結,嗚嗚的的號角聲把在城裡所有人的心都提起了起來。

李源冷冷的說:「終於來了!」

在戰場上身為軍人的李源沒有害怕的權力,面對即將發生的戰爭反而有一股興奮的心情,早就厭倦等待的煎熬,期待能在草原上決一勝負,看著湛籃的天空沒有一片雲,可是他似乎看見了月眉的臉,他深情的望向天空:「月眉、婆婆再見了。」

生死關頭的李源居然完全沒有想到思思的存在。

弓箭手就定位,其餘的人站在後方拿著劍,李源的眼神充滿了殺氣,老將軍曾說過:「李源天生是個武將,別人聽到戰鼓聲通常會心驚肉跳,只有李源會露出興奮的表情。」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馮紀游(陸游:眺望迦南地)
2019/11/11 19:25

標題是否正確?

讚啦

叩謝提醒。

感謝再感謝。 艾杏2019/11/11 20:37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