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薔薇娘子黑鷹郎-55
2019/10/27 09:33
瀏覽556
迴響0
推薦20
引用0

風雨一路隨行,煎熬也一路隨行,前方的路途不是殘破就是顛頗,現實的殘酷折磨了人的意志,項遠三人自從離開了童哥的隨行後便感到路途的艱辛,再也沒有人在沿路打點休息跟住宿地點,目的地郾城位於西南方,而他們為了要繞過昆崙山必須先東行再繞回西南,而這路上的官道並不完善,大小道路常是只看到荒草煙滅的景象,沒人沒車更是野獸頻頻出沒,薔薇腦海裡的所有的憧憬都被現實景象給擊敗了,三個人只有項遠臉上的表情始終沒有變化,薔薇跟東哥從期待的興致變成了挫敗的認知。


這一天雨又狂下,三個人走到了前不著店後不見村的困境,只能暫時窩在一間破廟裡的等待雨停後再趕路,原本載送薔薇的馬車也成了殘破不堪,東哥趁休息時間也趕緊將馬車補牢,而項遠只是拿著酒壺坐在火堆前自顧自的狂飲,項遠自從離開商山後只要過店必買酒,一路上酒不離身,整日就看他雙頰紅通通的連眼眶都紅了,薔薇不知道該怎麼勸他,只能很慶幸著還好東哥還陪在身邊。


薔薇站在破廟內看著在外面的東哥忍不住的招喚說[雨大,先進屋吧!]


東哥在雨中不敢轉頭看後面站在火堆前的薔薇,這夜裡清醒的人只剩下他跟薔薇了,那個項遠早就喝得不醒人事了,東哥對薔薇的感情隨著相處得時間越來越濃烈,但是他也很明白薔薇是黑鷹的夫人,黑鷹不可能放棄薔薇,而他對薔薇的愛慕只能放在心裡直到生命結束。


東哥在雨中喊著:[再等一會,就快好了。]多希望上天能多給點時間給他們可以好好的相處,多些累積回憶在心裡。


薔薇眼神盡是不捨的情緒看著東哥,心裡想著如果東哥是黑鷹多好,東哥對薔薇的好不是用說的,很多事情東哥都搶在薔薇前就照應好,雖然眼前情況很是困苦,但是東哥對薔薇的照顧還是很是周到,就是東哥做太多做太好所以項遠更加沒理會薔薇,肚子餓了是東哥找食物,沿途東哥只要遇到市集也都想方設法買些用品補足薔薇的需求,原本有語言障礙的東哥也在一路上學會了中原語言,現在跟中原人溝通打交道都不再需要項遠了,東哥自己就可以應付得很周全了,薔薇看著東哥的改變心裡十分的感動,內心裡的意念也波動了起來,此時薔薇似乎也明白了一件事情,她不只看到了東哥的改變,她也看到了黑鷹的改變,曾經的黑鷹跟現在的黑鷹完全不一樣,男人的成長似乎只在一夜之間就成就了,而薔薇呢?從自信滿滿到現在對未來充滿了害怕惶恐,不再敢期待能有甚麼美好的結果,想要完成一家團圓的局面似乎已經不可能了,而現實的殘酷正撲面而來準被蹂躪她脆弱的心靈。


薔薇認輸的想著她需要一個堅強又溫暖的肩膀,黑鷹是她心中最想要的對象,而黑鷹卻遠在天邊,就算近在眼前恐怕也是同床異夢,現在的黑鷹不可能心心念念著只有一個人,現在的黑鷹必須要替很多人設想,想當一個眾人的領導者最先犧牲的就是自己的慾望,現在能無時無刻陪在薔薇身邊的人卻是東哥,東哥成了她內心裡的替代品,黑鷹的替代品。


東哥在雨中拉緊了綁住馬車的繩索,再細心的巡視馬車的狀況後才安心跑回破廟中,只見到薔薇一臉關注的表情站在破廟門口前,那模樣就像是個青春少女般可愛,在中原這些日子薔薇磨掉了在黑風堡才有的霸氣,跟著項遠這一趟中原行薔薇經歷了從未有過的生別死離,薔薇彷彿活生生被人剝掉了虛偽的外表,在東哥面前可以看到她的惶恐無助跟害怕,那讓東哥心中的男子心態無限膨脹,多想一輩子扶持著這樣無助惶恐的薔薇,這樣子的夢想隨著行程南下遠離北方更加的清晰了。


東哥對著薔薇笑說:[沒事了,明天風雨停了就可以安心上路了。]


東哥話語一說完黑幕下閃出一到光芒,從天而降的雷擊閃在破廟前,薔薇嚇得抱住東哥哭喊:[天呀!這南方的天氣怎麼如此陰晴不定呢?]


東哥被薔薇突然一抱臉頰都紅透了天,一雙手懸在空中不敢抱緊薔薇,在懷抱中的薔薇不停地顫抖著,這讓東哥更加憐惜著說:[不要怕。我在。]這話說出來東哥內心裡充滿了幸福,能對自己所愛的女人說這樣子的保證是多幸福的事情呢?


薔薇臉上盡是驚恐害怕的表情,在這裡她唯一能依靠的人只有東哥,那個項遠爹爹已經退縮活在自己的世界裡,一路上除了喝酒還是喝酒,而對薔薇噓寒問暖的人只有東哥,薔薇內心不斷地掙扎著對東哥的感情,她知道她不該利用東哥,她知道自己心裡面除了黑鷹還是黑鷹,但是眼前這日子她迫切需要東哥的扶持,就像現在她十分需要一個溫暖的懷抱,能讓她盡情的哭泣吶喊。


破廟就是破廟,雨水不停地從建築縫隙裡流下,擋不住的除了雨水外還有就薔薇跟東哥彼此的愛意,兩個人緊緊擁抱在一起,東哥貪婪的享受著這一刻的幸福,他明白他只能擁有這一刻,天亮後,薔薇是薔薇,而他還是東哥不是黑鷹。


愛情無法替代,替代的只能是欲望,當欲望膨脹的時候,愛情退縮回初始,所以當薔薇跟東哥忍不住想要讓欲望佔領理智時,突然醉酒的項遠突然間大叫了一聲:[~]那叫聲讓兩個人迅速的分開了。


荒唐的夜有著荒唐的開始跟倉促的結束,命運製造驚喜也製造平靜,當熱情被無情澆滅後一切又回到了各自的位置了,東哥刻意的遠離薔薇躲在角落,而薔薇就只能跟項遠一起窩在火堆前,這個風雨夜不平靜也平靜了。


郾城一個原本默默無名的城都, 遠在西南的戈壁邊緣,有著邊境都市的多面化優勢,越靠近郾城就可以看到不同民族的建築風貌跟人情,這些南方的民族衣著鮮豔扮裝動人,不管男女都有著細緻的五官跟膚色,南方人少了北方人的粗曠跟豪邁,多了柔情跟神秘,有時後薔薇會跟人對上雙眼,總看得到水靈靈的眼色,彷彿會把人的魂勾了去般。

東哥選了在郾城市中心的一家客棧,這家客棧蓋成了半圓字型得五層樓房,東哥選了五樓跟項遠住了一間房,而薔薇也在隔壁要了一間客房,兩間房間的窗戶都正對郾城市中心的環狀道路,這裡是誰要進入郾城都必經過道路。

三個人入住好後就在一樓一起用餐,客棧的老闆是ㄧ對父子,可能老闆娘在後廚不見人影,前大廳只看到兩父子忙裡忙外的團團轉著。

三人吃了一會菜色後東哥便使了眼色把老闆兒子給叫來桌邊,東哥這陣子學了不少當地語言,語氣輕鬆的問說:[這裡好似挺熱鬧地,是不是有甚麼好吃好玩呢?]

老闆兒子甩甩手裡的毛巾得意地說:[客官們都是外來的,可不知道這裡早些年都是沒人敢來的地方,是前任守將薛洪奮力抵擋住怒國的不斷侵略,這裡的百姓才能安居樂業,可是這薛洪突然不明不白的就被滅族了,現在只留下一個弟弟薛武成了一方富豪,這老天也真得很沒天理呀!]老闆兒子當然是收錢為大,眼前這三個客人一下子就付了兩間房一個月地例錢,現在是他客棧裡唯一的大客戶,當然要有問必答,答必滿意就是了。

薔薇聽後了悲從中來,原來悲劇一直上演,或許看多了歡喜悲傷薔薇就能夠活得更加堅強起來,薔薇幽幽地嘆了一口氣拿起水杯喝了一口,而旁邊的項遠則是端起了酒壺大飲一瓶。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