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薔薇娘子黑鷹郎-54
2019/10/20 22:00
瀏覽439
迴響0
推薦20
引用0

商山山腳下原本是個很僻靜的地方,因為山高水遠的也無官道圍繞,更不是靈山神廟信眾數廣,所以會來到此地的人非常得稀少,山腳下唯一的茶館客棧可以說是童哥安排在此駐地的驛站,也是因為張師傅是童哥的師父,當年也是張師傅南下帶著一群人闖盪中原打下今日的基礎,張師傅對童哥這群人而言有著亦父亦師的情誼,如果當年張師傅不為了女人離開的話,今日的黑風堡會是誰當家都說不定。


童哥不會輕言放棄張師傅,但是也必須尊重張師傅的決定,所以也只能在商山山腳下安靜的布置了自己的人馬好隨時接應張師傅回頭,這一等就是個二十幾個年頭,滄海桑田也不過如此,當年在此落腳的部屬都已經在此地成家立業妻兒滿屋,誰還能記得往事雄風怎麼形容呢?


客棧在平靜了二十幾個年頭後突然間貴客臨門了,當看到一群人駕臨客棧時,客棧主人嚇得直發抖擻說:[童老大,怎麼會來呢?]這一天久未見面的童老大居然帶著一群人來到商山客棧,後面還跟著一群高大雄偉的年輕人,雖然這群人的穿著十分的普通,個個比不上渾身珠寶閃亮的商賈童哥裝扮,但是每個人渾身散發出的不凡氣息,然後有個濃眉大眼深邃五官的人渾身散發領袖氣息更讓人驚訝,沒想到今日真的是蓬蓽生輝貴客臨門。


童哥一走進客棧就命令人把大門關上,反正這裡一年頭做不到幾筆生意,單純是童哥安置在這裡方便跟張師傅聯繫的驛站,童哥深吸口氣說:[找人上山請張師傅下山,有貴人來尋他。]說完童哥就把黑令牌交出去。


客棧主人一看到黑令牌嚇到跪在地上說:[小的馬上去辦。]他們當年都是從黑風堡南下的一群年輕小伙子,離開的早對於黑令牌稍微知道,黑令牌是黑風堡主專有的,他們是黑風堡所栽培出來的一群人,但是對於黑風堡主這個神秘人物了解甚少,只能說他們的頂頭上司童哥跟張師傅都敬黑風堡主如神仙,那麼他們這些小嘍嘍們更是要尊敬萬分。


童哥交代完後也開始吩咐安頓好其餘人的安置,客棧的客房不多因為這裡本就沒打算招攬客人,所以客房加起來不到十間,除了黑鷹一個人住單人房外,他淒慘的也得跟其他人一起擠客房,童哥也不想暴露太多黑鷹的身分,黑鷹只帶了五名隨從就南下,加上童哥帶來的二十餘人,一群人浩浩蕩蕩地上路,這樣子的陣仗很容易引起官道官府人的懷疑,雖然每個人都扮成童哥保鑣的模樣,但是這些人個個熊腰虎背的模樣真得很能吸引路人的圍觀,尤其黑鷹那深邃又凹凸的五官,一看下去就明白他不是個中原人,來中原多年了童哥也明白強龍不壓地頭蛇的道理,只希望這一路能低調又平靜的走完。


童哥在心裡祈禱:[我的姑爺爺,姑奶奶,妳們腳程別太快,別讓我們跟不上妳們呀!]當黑鷹出現在府邸時童哥真得嚇了一大跳,他萬萬沒想到黑鷹真得自己跑來找薔薇,而黑鷹知道他讓項遠跟薔薇自己獨自南下時十分震怒,立馬要求他安排人馬跟著南下,媽呀!現在開始抱佛腳念經不知道來得及嗎?菩薩保佑項遠跟薔薇一群人平安無恙才好,不然黑鷹可以會把他宰了餵禿鷹。


商山上的樹林突然抖抖擻擻得驚擾在此棲息的飛鳥,一瞬間飛鳥躍出樹林稍,機機聒聒地往上群飛,是誰打擾了他們的安息呢?幾個人快速地穿梭在樹林間,腳程變換快速地衝往山上,沒多久一個身影跟著這幾個人又從山上一起急奔山下,畢竟是身分不一樣,一群人分秒必爭不敢擔誤。


黑鷹滿臉憂愁的坐在房間裡,從他進入中原開始他心裡就知道一天看不到薔薇他的心就懸在天上,他不該讓她這樣子離開,他還有很多話沒有跟她說,薔薇不明白他的心有多牽掛她,如果薔薇在中原發生事故,他會抱憾終生的,他必須阻止這種事情發生也要好好的保護薔薇,他懂了,薔薇是他心中的最愛,所以他也必須幫助薔薇去完成她的心願找到家人,如果今天他的爹娘還活著,他也會不計一切代價找到他們好好照顧他們,只可惜奇蹟只發生在項遠跟薔薇身上,無情的老天爺不讓他有機會安養雙親。


張師父到達客棧得時間已經是深夜了,夜深了但是客棧還是燈火通明,理面擠滿了吃飯休息的人,幾個擠不到房間睡覺的人只能在大廳裡打著地鋪睡覺,當張師父推開大門時一群人立馬挑了武器跳了起來。


張師父一張黑釉的膚色臉孔,一路跑來汗水淋漓,頂著油亮的臉頰最驚人的那雙晶亮的瞳孔,每個人都可以在張師傅的瞳孔裡看見自己的倒影,幾個當年跟過張師傅的人看見當年的師父都激動的跪在地上說:[師父,徒兒終於見到你了。]


張師傅看到一群人後露出慈祥的笑容說:[多年不見你門還真認得我嗎?]真得是多年不見了,這些年在商山上過著與世無爭的日子,山下的一切彷彿已經成了另一個世界了。


張師傅慢慢地越過一群人走進後院客房,當他看見客房燈火明亮,他內心裡充滿激動好奇著房內的堡主是怎麼的人物,那個聶老頭是怎麼教育少堡主長大成人的,當年連黑夜堡主都不敢輕易的跨越北線南下,這個少堡主怎麼膽識過人敢南下呢?那日項遠帶著那位姑娘真得是少堡主夫人嗎?時間真的是故事的主軸,把人事物都給扭成一條直線,所有的過往都成了這條直線上的綴飾,豐富了這條直線的枯燥單調,不然這不就是妳的男人我的女人這樣子的故事嗎?人老了就會覺得人生不過就是追逐的過程,就像當年他選擇放棄一切追逐平靜一樣,一切都是為了愛,只有愛情能讓人改變一切從頭開始。


張師傅終於有勇氣推開房門走了進去,黑鷹起身回頭看著傳聞中的張師傅,一雙眼睛直盯著張師傅不放,黑鷹有點不客氣的語氣說:[你終於肯下山來看我了,這麼多年你連黑風堡都不肯回,非要我這個堡主親自來找你。]黑鷹雖然語氣帶點憤意,但是眼神卻十分的欣賞這位張師傅,傳聞這麼多年才看到這個當年英勇的人物,話說他跟聶師父應該歲數不分上下,但是整體看起來張師傅健壯年輕多了,可見這裡遠離人煙的日子很養生。


張師傅看到熟悉的臉孔不禁熱淚盈眶,那真的是活生生的黑夜堡主重生呀,那五官那模樣真有複製的神似度,張師傅哽咽地說:[請堡主原諒屬下。]


黑鷹走上前拉起張師傅讓他一起坐在椅子上,也倒了杯茶水在他面前說:[這麼多年了,聶師傅從未忘記提起你,我對你也是十分好奇很想親自見見你,沒想到苦盼多年還是我親自南下見你。]


張師傅趕緊雙手抱揖說:[屬下的錯誤,只是不放心家裡的人,怕這一趟耗時耗日的擔誤了回程,實在是不敢放心回黑風堡。]


黑鷹深吸了口氣繼續說:[我以前不懂,現在我多少懂點你的心意,你珍惜想珍惜的人,寧可拿一切交換,這一點我很佩服,而且你想照顧的人還是我的岳母,我更是要感謝你才對。]


張師傅趕緊說:[別這麼說,我犯了錯,不敢居功。]


黑鷹又繼續說:[是呀!你犯下了自私的錯,你自己把自己想照顧的人照顧得好好的,兩個人過著與世無爭的日子,可是你要知道你們活在世上也要有自己應盡的義務,我能了解當妳看到項遠父女的時候。你內心裡的害怕讓你更加自私,你要想想如果項遠跟薔薇這一南下出了差錯誰跟誰失了性命,那他們是不是就永留遺憾,而你不用等天意就難過報應這一關了,他們畢竟是一家人,家破人亡是悲劇,但是從旁阻止他們相聚的罪過勝過殺人,當有一天我岳母知道一切後能原諒你嗎?能好好地跟你過日子度餘生嗎?]


張師傅聽完後老淚縱橫,他這一生的心思居然被這個少堡主一語道破,他很慚愧的說[對不起,我太自私了。]人性是自私的,但是自私過了頭就是自毀了,只顧慮自己的幸福,沒有想成全他人幸福的私念,那樣的幸福不會長久時機一到終將毀滅,就像他現在站在這裡被這個少堡主埋怨一般,句句堵得他無法回應。


有誰推薦more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