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翻開一本深情的書卷~《福爾摩沙雨林植物誌》】
2019/02/22 15:12
瀏覽2,407
迴響0
推薦10
引用0

*過新年,翻開一本深情的書卷~

      農曆年前在重慶南路的書店選書,看到《福爾摩沙雨林植物誌》書本封面右下方的「十字葉蒲瓜樹」手繪圖的時候,當下就買回家來了,完全沒有注意作者是誰。年假期間打開書卷,從臺大邱祈榮副教授、《科學人》總編輯李家維教授、中央研究院翁佳音副研究員等三位重量級推薦文以及作者序,就已經深受吸引;閱讀內文「文化雨林」「生態雨林」兩大部分十九個篇章,直覺這真是一本功力深、用情深、親切動人的書! 

*十字葉蒲瓜樹真的不見了!

      諸位從前兩張圖中,我翻拍自《台大校園自然步道》書中〈為誰背負十字架–十字葉蒲瓜樹〉內文中的葉子,和《福爾摩沙雨林植物誌》書籍封面右下方的葉子,是不是很像十字架呢?那就是十字葉蒲瓜樹的葉型。

    《台大校園自然步道》這本書是1999/06/05中華民國自然步道協會成立之後,幾位寫手合作書寫、貓頭鷹出版社於20002月出版的書,是該出版社「步道系列」的第一本,當年曾榮登暢銷書排行榜,舍下目前僅有的一本是20047月的初版第12刷。

    《福爾摩沙雨林植物誌》作者是胖胖樹.王瑞閔先生,城邦文化.麥浩斯於2018/03/18 出版;從蘇惠昭小姐2018/10/25的【蘋中人~給熱帶雨林的情書】專題報導中指出,當時已賣出超過一萬本。

      胖胖樹在書中提及他剛上大學不久,就從《台大校園自然步道》一書認識這種奇特的樹,並按著指引跑到植物標本館後方,去觀察那棵掛滿十字架的樹。他這個行為讓我想起二十多年前,我們開始學習「解說台大自然步道」的時候,所有人都也對這棵樹充滿好奇,很多人都會抽空去看看有沒有開花?會不會結果?我記得有一回遇見開花了,開在枝幹上;隔幾天再去時,花謝了,從來沒有看過它結果。

      花朵直接開在樹幹上的現象,叫做「幹生花」,這是熱帶雨林的獨特生態現象。胖胖樹在書中更深入地說明,十字葉蒲瓜樹同一株植物花彼此間無法授粉,所以臺大這棵幾十年來都沒有結過蒲瓜一般的果實,這個現象有個專有名詞稱為「自交不親合」。他還書明,這十字架一般的葉片,上半部較短的三片,是它真正的葉子;十字架下半部特別長的部分,是它的葉柄。葉柄本來應該都是像細細的樹枝一般,然而它卻演化出葉子一樣的構造,植物學家稱之為「葉柄有翼」,也就是葉柄長翅膀了。原來,這是它為了增加光合作用的面積而有的演化,植物在熱帶雨林裡演化出各式各樣的葉形,都是為了爭取到更多的陽光,使盡全力將光能轉化為化學能,才能長大長壯。

      胖胖樹在書中提到臺大這棵樹已經不在了,我於是立即趁著農曆年假期間前往臺大植物標本館曾經有十字葉蒲瓜樹棲身的角落,發現它真的不在了,讓我感到若有所失。請自然步道協會黃世仁老師寄來20059月初為它拍的照片,張秋蜜老師則提供20067月底拍攝它開花的丰姿,當時看起來還生意盎然。 

*樂生院遇老鄉親,家鄉味與蜂蜜香皂禮尚往來

      隨著胖胖樹《福爾摩沙雨林植物誌》的足跡,我得以神遊許多難忘的地方,更深入地認識家園各角落多種熱帶雨林樹種。比方六堆客家中右堆美濃的熱帶母樹林裡的大風子樹,學名Hydnocarpus kurzii (king) Warb叫作「庫氏大風子」,乃全台僅見;而新北市新莊樂生療養院裡那棵大風子樹學名Hydnocarpus venenata Gaertn叫作「毒魚大風子」,種子榨油可供毒魚或藥用,用來治療漢生病(俗稱為〝痲瘋病〞);胖胖樹推測是1930年代由戴仁壽醫師自印度引進;目前,台北植物園、樂生療養院、樂山教養院各有一棵。

     想起2005年農曆年初四下午,曾跟青年樂生聯盟的成員,陪樂生療養院年長的院民們前往「松山菸廠」,帶他們認識這處比樂生院晚了將近十年興建、已被北市政府指定的產業古蹟;接著,青年朋友還帶他們前往寶藏巖。而在年長的院民群中,有一位故鄉在美濃的女士,她說數十年前因為額頭上長了一片紅印子,到旗山醫院求醫,醫生建議她來台北的台大醫院;醫院診斷說她是痲瘋病,於是她住進了樂生療養院,從此就沒有離開院區。

     我曾問她那是民國幾年的事情?她回答說:「民國四十年」。

      20074月,青年樂生聯盟號召很多團體為保存樂生療養院區而走上街頭;當年有一大群青年學子,行著邊走邊跪的大禮,那股對社會關懷的情操,讓人永生難忘。大約同個時期,舍妹用自己種的美濃白玉蘿蔔做了很好吃的「醬蘿蔔」,我特地送一瓶去給那位美濃鄉親,讓她再度品嘗故鄉的滋味;她回贈我一盒蜂蜜香皂,我存放了好久;後來舍妹的女兒就讀輔仁大學,我好像還請外甥女再送過一瓶醬蘿蔔去探訪這位年邁的鄉親;2015年舍下因為白蟻入侵進行大整修工程,才從櫃子裡取出剩餘的蜂蜜香皂繼續使用。

     2019/02/18下午,我去我們文山區的萬有公園尋找「大風子」;初春,大風子樹結了很多嫩紅色新葉,十分美麗。十多年前,我們偶爾就會經過這裡,但是吸引大家目光的是粗壯的猢猻木,比較少注意到大風子。如今,公園管理處設置了解說牌,一定讓很多人認識了它們,而胖胖樹這本書,讓我們更深入地理解:「庫氏大風子」「毒魚大風子」「驅蟲大風子」,原來跟我們的生命故事,有緊密的連結。 

*美濃的熱帶母樹林中,架起天空、陸地與地底的橋梁~

      我多次帶領親友走訪「美濃竹頭角熱帶樹木園」,園中有一柱擎天架勢的「吉貝木棉」,胖胖樹在《福爾摩沙雨林植物誌》P.138中說「對馬雅人而言,吉貝木棉是天空、陸地與地底相連接的橋梁,是世界的軸心。」不知道美濃鄉親對此是否有涉獵,倒是諸鄉親對於這片母樹林可能因興建水庫而被淹沒感到憂心忡忡,耆老都會提到那棵大風子樹可以治療漢生症,表示很希望這些歷史都得以保留。

      仔細閱讀這本書所附的照片,才讓我發現四年前在嘉義埤仔頭植物園中看見的胭脂樹結的果,我把紅色果莢誤認為花。胭脂樹種子製成的染劑叫做胭脂樹紅婀娜多,中美洲古文明馬雅人認為它是很神聖的,用來抄寫經文呢!

      大葉桃花心木和小葉桃花心木也是書中的要角,它們讓我想起20082月三姊由美返台期間,我們帶她去走美濃新威苗圃的大葉桃花心木林道的往事。因為曾經聽說有美濃國中老師會在寒假期間,帶著學生來這裡等待桃花心木果莢蹦開、種子從天而降,他們特別安排讓這樣的情景永銘學生的腦海中。我家三姊曾表示,這條林道上的板根偶爾會浮上腦海,夢境中似乎會泛出微笑;住在亞利桑那州的她,費盡心血、支出很多水費,才把幾棵樹木照料出濃蔭。 

*雲林縣水林鄉,佛經聖樹有黃金蝙蝠棲身~

從網路訊息得知,胖胖樹是雲林縣水林鄉番薯厝子弟;從地圖上看來,距離北港溪不遠,而北港溪口有國內知名的鰲鼓溼地;水林鄉誠正國小則有「黃金蝙蝠生態館」,記得館前有一棵孟加拉榕(拉丁文學名:Ficus benghaiensis)。生物學之父林奈把孟加拉榕、優曇華(拉丁文學名:Ficus racemosa)、菩提樹(拉丁文學名:Ficus religiosa)命名為佛經中的三種植物,它們都是桑科榕屬;全世界大約有八百種榕屬植物,是少數橫跨亞、非、美洲等三大雨林的木本植物。它們大量的果實,餵養了雨林中許許多多的動物,卻也絞殺了許多大樹。我們走在臺北的郊山步道或大學校園,很容易看見榕樹根纏上別種樹身,壯碩的氣生根跨越圍牆的模樣,被我們笑稱是「騎牆派」,近二十年來的觀察所得,騎牆派還不少;如果沒有處理纏勒狀況,則終將把對方絞殺。

前幾天到臺大找十字葉蒲瓜樹的時候,在臺大傅園,遇見圓果榕果實掉滿地,鳥兒們在樹上嘰嘰喳喳。

胖胖樹從小透過科普讀物、百科全書薰陶出探索世界的動力,加上台大總圖浩瀚書海的浸淫,飽讀中外典籍,還在台中鬧區中打造一方雨林植物園,寫出了這麼好看的書。

《福爾摩沙雨林植物誌》書中所敘,臺灣多數雨林樹種是研究性質引進,可能很少跟普羅移民有親密關係。然而,胖胖樹似乎有個伏筆–為來自東南亞雨林地區的媽媽們寫故事。這也讓我想起去年秋天,我們親戚家中聘請的印尼籍移工「耶婗」,想做家鄉的食譜,需要用到香蕉樹葉,她問我要去哪裡買?我想到我家二姊在高雄縣杉林鄉,家中有好大一片香蕉園,於是請他們幫忙寄來一箱香蕉葉,耶婗如獲至寶,跟同鄉合作家鄉美食,開心得不得了。

而在書中附錄「熱帶植物引進台灣年表」中,有「雲南裔移民和緬甸華僑引進」的幾種。這讓我想起兩三年前幾度前往美濃里港交界處的「雲南十八怪」社區,社區鄉親帶我們巡禮社區的時候,指著一種合歡樹說是「臭菜」,跟著香蕉花苞、他們稱為雞爪樹的魚木嫩芽等,做出「逃難菜」食譜讓我們當午餐,我曾以此作為中央廣播電台【99個社區故事】客家語廣播節目的題材。原來,那是跟著鄉親們遠道而來台灣的羽葉金合歡。

*雨林為師,種下無限慈悲體的化身~

胖胖樹在這本書中提出了非常嚴肅的課題—「循環經濟」,並且認為應以「雨林為師」,因為熱帶雨林是在有限資源下,養活最多生物的生態系統。另一個「造林減碳」的課題,也是很值得反思的。

    胖胖樹希望:「有朝一日,找到一塊合適的土地,將這些參天大樹一一種下,按原產地分區栽種。依它們在森林裡的位置打造合適的小生境,為台灣留下這些活的古蹟,留下一座文化與生態兼具,會呼吸、又能固定溫室氣體的雨林教室。

他這番心願讓我想起十幾年前在台北內湖社區大學參加論壇的時候,曾經聽到詩人「洛桑」先生的分享。依稀記得他是這麼說的:「有一年的傍晚時分,在一輪紅日將沉的美國西部,開車經過一戶農家,家門口有一棵大樹,忍不住停下車來細細端詳。接著,發現有一位穿著長裙洋裝(好像還綁著圍裙)的農婦走出來打招呼,並且拉著我走到樹下,指著樹上一段斷掉過的枝椏,跟我說,那是他們家祖先來西部拓荒的時候,栓馬的樹枝。

今年適逢自然步道協會20周年,協會最近安排【與綠人有約】系列講座,2019/02/13那天下午,我跟綠人夥伴們相聚的那一場中,提到了這本書;回家後,就接到了一則胖胖樹將在植樹節那天前往信義講堂演講的訊息:https://www.sinyischool.org.tw/course/view/767

拙見以為,未來,不管是不是有機會以公私協力促成政策推動種植,或是設法成立團體來推動實踐心願,我相信胖胖樹在書中展現做足功課的生活態度與內涵,已經引發了很多初學者的學習動機,提升了資深學習者的思辨力。前述「騎牆派」榕樹旁就是台灣大學「學生心理輔導中心」,從該中心牆上繪的圖,好像是抱一棵樹分享心事,還可以盪鞦韆,加上一隻貓咪,大概就發揮很大的療癒作用吧!聽說非洲肯亞的原住民認為,人悲傷時最好走入森林,找一棵最喜歡的樹,傾吐心中的悲哀,因為樹是無限慈悲體的化身。

而我必須盡快做的事情是:前往新莊樂生療養院,看看那位我出生那年就進入院區的老鄉親,是否健在?! 

*參考資料和建議延伸閱讀:

 ~《福爾摩沙雨林植物誌》作者:王瑞閔

                        出版:城邦文化.麥浩斯   2018/03/18

~http://blog.udn.com/selin7777/4062260《台大~都會區的生物避難所》校園系列之一

~http://blog.udn.com/selin7777/36749343《荖濃溪畔,雲南18怪。》~http://blog.udn.com/selin7777/37248981 《荖濃溪畔雲南18怪,學習保育珍貴水源。》

~http://blog.udn.com/selin7777/96433263《荖濃溪畔,雷聲響起在安身立命的地方!》

~https://tw.appledaily.com/headline/daily/20181025/38161469/

                【蘋中人~給熱帶雨林的情書】 作者:蘇惠昭 2018/10/25

                                                       本文完成於 2019.02.22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